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太虛仙帝
太虛仙帝 連載中

太虛仙帝

來源:google 作者:長白山在逃鹿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袁天風 長白山在逃鹿茸

都說好人有好報,可誰又聽過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上輩子救了一個小女孩的爛好人,下輩子修仙,不過這仙道誰愛修誰修,未法時代,靈氣枯竭,諸天萬界放飛自我打內戰?關我何事?回家真難諸天生靈有生皆苦不自知,成住壞空與我何干,我一樣活的自在,這一世,袁天風創天庭,戮仙斬聖,殺至源頭,平定禍亂,了斷諸天因果唯願我輩天驕妖孽人人可飛升成仙帝,彈指壓天展開

《太虛仙帝》章節試讀:

天元山,西南縱橫萬餘里,大稷朝廷的西南邊界 這裡山脈連綿,叢山峻岭,山林茂密,是大稷朝廷內數一數二的險惡地形。

而且山脈之中還有不計其數的野獸,毒蟲,各類蛇蟲鼠蟻遍布,極其危險,一旦進入其中,必須要小心謹慎才可。

不管是誰,進入其中只要走錯了路,都是九死一生,有去無回,但山中有許多藥材,長足了年份,有很多採藥人趨之若鶩。

天元山外圍,有一男一女,背着背簍,正沿着崎嶇不平的山道緩慢前進,一邊走,一邊欣賞四周風景。

男子穿一領百衲袍,不惑之年,系一條呂公絛。手搖麈尾,漁鼓輕敲。三耳草鞋登腳下,九陽巾子把頭包,飄飄風滿袖,口唱《月兒高》。

而女子身穿淺色粗布補丁道袍,頭束青布巾,身材纖細苗條,腰束麻繩,背挎木匣,腰挎青囊,腳踏破草鞋。身着短打衣,一臉清秀,不過豆蔻年華。

兩人一路上閑聊着,不時還有幾句談笑,一邊前行,一邊欣賞着四周的山水,這種愜意的感覺,是常人所沒有的。

「師兄,你說古西域王陵在這天元山嗎? ”女子忽然扭過頭,一雙秋波流盼的眸子里充滿希冀的望向身旁的男子。

「當然在這裡了,據古籍記錄古西域王生前痴迷煉丹求道,將自己陵墓修建在此,以求得仙緣,而我觀此山,氣如天地間的龍盤虎踞之勢,此山又有仙葫之形,此山必然是古西域王陵寢之地,不會有假。 ”

男子一本正經的解釋道。

男子道號玄虛道人,是一名風水先生,不僅擅長卜算推測,更擅長看風水陰宅,堪稱奇才,而他身邊的女子則是他的師妹,道號純陰,兩人年齡相差無幾。

這純陰相比玄虛道人就遜色許多,她僅擅長推算占卜,並不精通風水之術,只是略懂皮毛。

兩人一路上閑談着,不知不覺,已經接近黃昏時分了,太陽西沉,霞光照耀在山巒之間,一片紅彤彤的光芒灑在天元山上,宛如披上了一層金紗,讓山峰變得格外的神秘,宛若仙境。

「師兄,你快看,這裡有一棵年份極長的野人蔘! ”純陰指着不遠處的坡上,小聲叫道。

”師弟,小聲一點,莫要驚動了人蔘,跑了就完了。 ”玄虛道人低聲提醒道。

”知道了師兄。 ”純陰連連點頭。

兩人悄悄潛行過去,來到坡邊的不遠處,蹲下身,往那邊望去。

這是一株年份較大的參王,足足有三丈多長,通體呈黃色,枝幹上結了許多紫色的果實,一看就知道是好東西。

”這棵參王的年份居然有二千年了! ”玄虛道人吃驚道,一雙眼睛瞪得溜圓,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

二千年份的參王,可是一等一的稀罕寶貝啊,價值非凡,這種參王,可遇不可求,一般的人根本就買不到,就算在天元山上也絕對是一等一的珍貴。

”師弟,你去把這參王給挖了,記得綁上紅繩,上了年份的人蔘可是會跑的,」玄虛道人低聲叮囑道。

純陰點了點頭,熟練的從腰間青囊中取出挖草藥的鏟子,小心翼翼的挖着野人蔘王,不時還用鏟子拍打一下。

不久之後,一個碩大的野人蔘王便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純陰取出了紅繩,將參王綁好,又仔細的檢查了一番,這才放下心來。

但是在這時,參王突然靠着根須,向上翹了起來,純陰連忙伸手去抓那根須,不料手剛碰到參須,就見那根須猛地一抖,掙脫了她的掌控。

緊接着,參王便消失在了原地,一溜煙的跑遠了,而純陰也因為力竭,摔倒在了地上。

”師兄,人蔘跑了,怎麼辦? ”純陰爬起來,一臉焦急的說道。

”追阿! ”玄虛道人咬牙道。

純陰點了點頭,說道,兩人立刻追趕着參王跑了起來。

參王是活的,而且靈性十足,一跑起來比兔子還快,很快就把純陰甩掉了。

「哪裡走? ”參王身後傳來一陣厲聲呵斥。

玄虛道人猛的撲了過去,死死的抓住了參王,吃了一嘴的泥,氣喘吁吁。

但他顧不了那麼多,直接用紅繩給參王打了一個死結,這才鬆了一口氣,說道, ”師弟,你沒事吧! ”

”我沒事 ”,純陰搖了搖頭道。

玄虛道人點了點頭,望向四周,只見不遠處躺着一個年輕乞兒,生死不知。

純陰走過去,蹲下仔細的打量着,發現這乞兒面如金紙,眼看就活不成了。

這位正是魂穿而來的袁天風,此刻的他,氣息奄奄,但靈台方寸都極其清晰。

「師弟,背上他,我們儘快出山,救人要緊。玄虛道人急切的說道,一邊說著,一邊背起了袁天風就向山外跑去,純陰緊緊跟隨其後。

兩人背着袁天風,一路狂奔,很快離開了天元山。

天元山的不遠處有一個小鎮,名叫雲水鎮,距離天元山約五六公里的路程,兩人背着袁天風來到鎮上,找到杏林堂,付了診金,讓醫生給袁天風看病。

杏林堂的面積不大,約五六十平米左右,坐堂的是一位身穿白色長紗裙的妙齡少女,面容嬌俏,氣質淡雅,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美人坯子。

”還請白姑娘幫忙看一看他傷得如何? ”玄虛道人拱手道。

這白衣衣少女是這家杏林堂的主人,名叫白素顏,菩薩心腸,見不得苦難。

白素顏微微點了點頭,伸出一隻素手搭上了袁天風的脈搏,閉目凝神,靜靜的感應了一陣,眉頭微皺。

白素顏眼神漸漸變得凝重起來,半響,才收回手來,輕輕搖了搖頭道: ”他時日無多了,不過,我倒是知道有一種藥材可以吊著他的命,不過,那藥材太過珍貴,己經很罕見了。 ”

”什麼葯,需要什麼藥材,你直說便是。 ”玄虛道人問道。

”那藥名喚千年參王,不過這東西生長環境特殊,想要弄到手並不容易,所以,千年參王的幾乎絕跡了。

玄虛道人與純陰兩人對視一眼,均露出苦笑,千年參王,他們手中正好有一株,也太會挑選了。」

玄虛道人的臉糾結成了苦瓜,純陰的臉上也浮現出一絲愁緒,兩人心思各異。

”白姑娘,貧道這正好有一株千年人蔘,當下救人要緊,貧道一定酬謝姑娘大恩。 ”玄虛道人沉吟了一下,終於決定冒險一試。

”哦?道長,快拿出來,讓素顏瞧一瞧,素顏還沒有見過這種寶貝。 ”白素顏驚訝的說道。

玄虛道人掏出了一個錦盒,遞到了白素顏的手裡,說道: ”這就是千年參王,是貧道與師弟方才在天元山尋到的一株。

不過它似乎很狡猾,逃跑的功夫強悍得緊,貧道與師弟花費了好大勁才將它逮住,不過它卻被我綁上了紅繩,不能再逃跑了。

白素顏將錦盒打開,看到一株長約三丈長的參王,不由得露出一抹喜悅的神情, ”真的是千年參王,好東西呀! ”

”還請白姑娘出手相助,晚了就真沒機會了 ”,玄虛道人懇求道。

白素顏點了點頭,說道: ”道長稍安勿躁,素顏先請我妹子過來看看,然後再把它燉成藥湯喂這公子服下。 ”

”多謝白姑娘。 ”

玄虛道人大喜,急忙說道。

白素顏轉身進入內堂,不多時便領來了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少女。

少女長得英氣逼人,頭上挽了一個簡單的馬尾,插着一支碧玉簪子,穿着一件灰色略現粗糙的襯衣,斜襟低領短袖,鎏銀襟扣點綴領口。

蓮青色外衣長袂垂落腳踝,側腰至裙擺處綉有青蛇暗紋刺繡,足踩墨色緞面小腿靴,腰懸錦囊。

整個人看上去端莊大氣,頗有幾分女俠的氣派。

白素顏將少女引到玄虛道人面前,笑盈盈地介紹道: ”道長,這是我妹子白青檸,你叫她小青就好,她很會處理藥材,是個好苗子,把參王交給她吧。 ”

玄虛道人聞言,點了點頭,將參王遞給了白青檸,白青檸小心翼翼的接過參王,將它放在自己的荷包里,抬眸望着白素顏道: ”姐姐,我就先去熬藥了,你先照看一下這位公子吧。 ”

”嗯 ”,白素顏輕輕點頭,微笑着目送白青檸離開。

不一會兒,白青檸就回來了,手裡端着一碗黑漆漆,散發著濃烈藥味兒的葯汁。

白青檸走上前,將他扶了起來,靠在床柱上,一勺又一勺的喂他喝葯,一碗葯很快就見底了。

葯汁喝完之後,袁天風的臉色明顯好看了許多,精神也有些好轉,臉上的青紫也慢慢的消退了下去。

”道長,這小哥兒現在的狀態已經穩定下來了,不過我擔心他身體虛弱,還要繼續調養,恐怕要休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痊癒 ”,白青檸望着玄虛道人說道。

玄虛道人聞言,點了點頭,道: ”多謝白姑娘,貧道在這裡先替他道謝了。 ”

”不客氣,若非遇到了我們姐妹倆,他早已不治身亡,既然遇到了,醫者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白素顏笑盈盈的說道。

白青檸擺了擺手道: ”道長太客氣了,讓我為他先把脈吧。 ”

白青檸伸探上了袁天風的脈搏,片刻過後,臉上露出一副古怪之色。

”白姑娘,怎樣? ”玄虛道人緊張的問道。

「這公子肌肉僵化,經絡俱斷,恐怕……恐怕醒來也會癱瘓,以後只能坐在輪椅上度過下半輩子了。 ”

白青檸嘆了口氣,有些惋惜的說道。

玄虛道人聞言,不禁嘆息了一口氣,說道: ”哎,萬般都是命,一半不由人。 ”

白素顏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 ”道長別這麼說,他能夠被我們遇到,也算是他的福份。

白青檸繼續為袁天風把脈,一雙黛眉蹙了起來,一臉的凝重。

這位公子體質太過古怪,白青檸悄悄施展手段發現,在他的丹田處,浩瀚的氣流在運行,對她來說很舒適。

白青檸還想繼續查探,突然慘叫一聲,抽出了手,臉上滿是痛苦的神色。

”妹妹,你怎麼了? ”

白素顏急忙攙扶着白青檸。

”姐,這個男子的體質實在太過詭異,我根本無法查探, ”白青檸一臉痛苦的說道。

”那你現在覺得怎麼樣? ”

白素顏關切的問道。

”渾身上下沒有任何力氣,感覺全身像是失去了骨頭一般。 ”

白青檸痛苦的說道。

白素顏看着白青檸,說道:「 妹妹,這件事情交給我就行,你就回去休息吧,剩下的就交給我來做。」

白青檸聞言,點了點頭,隨即離開了房間。

「道長,我妹妹的身體不好,昨日又熬夜太晚,恐怕這次她受的驚嚇過度,需要靜養幾天才行。」

白素顏向玄虛道人解釋道。

「這種事情確實不宜勞累,如此,白姑娘,這段日子就麻煩你多照顧這位公子,食宿貧道全包,白姑娘儘管放心。」

玄虛道人拍了拍胸說道。

那就麻煩道長了,還請道長幫個忙,將這位公子抬到我住的院落中來,方便照顧他。」

白素顏請求道。

「小事一件,不用客氣,舉手之勞的事。」

玄虛道人說完將袁天風抱在懷中,走向門外。

玄虛道人的動作十分輕柔,袁天風似乎並未受到什麼影響,依舊睡得安詳,但是袁天風的意識卻已經逐漸蘇醒。

他能感覺得到,有一股熱源在他的身體內流動,而且,越來越強盛,最後回歸丹田處消失不見。

白姑娘,這位公子已經送到了,接下來的事情我就不參與了,若是有任何困難可以來找我。」

玄虛道人說道。

白素顏聞言,點了點頭,「謝謝道長。」

「白姑娘,不必客氣,貧道告辭。」

玄虛道人拱了拱手,說完,便轉身離開了屋子。

等玄虛道人走後,白素顏來到了袁天風的 身邊,仔細的打量 着袁天風,一邊觀察着袁天風的臉龐,一邊思索着接下來該如何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