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太一真衍
太一真衍 連載中

太一真衍

來源:外網 作者:雲曦陽霄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雲曦陽霄

原本的光彩。在這黑暗的大地上,有一條寬廣的河流無聲地流淌着,不知它的源頭,更不知它的盡頭。隱隱看去在河邊上似乎有一具身體正趴在那裡,身體冰涼,似乎沒有了生機,任憑河水有節奏的拍打着。突然,那具身體猛的翻了個身坐了起來,因為頭悶在土中許久後突然醒轉,此時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氣,眼中依然還殘留着驚駭的神色。良久,雲逸才漸漸冷靜下來,記憶很散亂,零零散散的場景時不時的在腦海中閃過。「難得的出來散心,居然會遇到暴風天氣。還好有座島,命不該絕啊!」雲逸暗自慶幸自己福大命展開

《太一真衍》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鏡面似盪起了層層波紋,雲逸看到裏面的自己正慢慢變小。當波紋消散後,他看到了剛出生的自己,他的父母將他擁在懷中。

人小的時候都是調皮的,雲逸也不列外。什麼掏鳥窩,偷看女孩洗澡的事情等都一一在鏡中出現。

自小學習傳統武術強身健體,使得雲逸長大後成為了一個愛見義勇為的學生,自然他的學業也很優秀。

再後來他繼承家業,短短的幾年裡他推陳出新,善於創造,將家族事業推向了高峰,更是引領了人類進入了超科技時代。

當最後雲逸遇難時,他還在為別人着想,還在想着自己的親人。

當看到雲逸遇難的畫面出現時,秦王、崔判官以及緣渡的眼中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紅色的閃電!這是詛咒之力。」三人看向雲逸皆驚駭異常。

「此子以後的道路絕對不平靜,一生跌宕起伏,容易招來血災。」

秦王三人私下傳音,對於雲逸的去留已經確定下來。

「雲逸的死亡絕非偶然,是他引來了陰陽界內的風暴,這才降下詛咒。這麼看來他能於詛咒之力之下不魂飛煙滅,絕對是宿命的安排。」

「此事必須嚴格保密,並且通報上去,儘早做好防範措施。幽靈族一直蠢蠢欲動,不能讓它們知曉雲逸的來歷,我魂族的歷史可是歷歷在目。」

當旁邊三人討論着雲逸的時候,作為當事人的自己,卻根本對此毫不理解,唯一讓他憶起的是劈死自己的閃電並非尋常閃電,而是從未出現過的妖異紅色閃電。

「看來你前世還是個對人類貢獻極大的好人,不過你小時候乾的那些事,實在是有些氣人哪!」秦王說道。

「你那掏鳥蛋可是傷害生靈啊!按律應該……」

「殿下,我那是幫助它們,它們的母親被毒蛇吃了,眼看還未出生的它們又要落入毒蛇之口我才趕走毒蛇,將他取下來的……「

雲逸立馬為自己辯解,不過他所說不假,秦王更是心知肚明。

「那偷看女孩洗澡可是要挖雙眼的,按律應該……」

雲逸再次打斷秦王的話,「殿下,您有所不知,那女孩長大後已經成為了我的妻子,我看自己妻子應該還說得過去吧!可惜我早亡,可憐我那妻子守了寡。」雲逸最後一句倒是顯露出了真情。

「這樣啊!那倒是情有可原。你小子倒是心思靈活,兩次打斷我的話好讓自己佔據主動。」

「殿下您明察秋毫,自然知道我所言非虛。」

「你這樣的人才若是就這麼的默默無聞的生活在幽冥府,或是投胎轉世倒是一大損失,不如在我身邊找個差事做做,怎麼樣?」秦王這是向雲逸拋出了橄欖枝。

「可是九天陽界還有好多事等待着我去處理呢?能不能讓我回九天陽界呢?」雲逸請求。

「你要知道你一死就徹底的和九天陽界了斷了前世的因果,而且你在九天陽界已經沒有了身體,若要還陽就必須重新找個身體,在幽冥府這是明令禁止的,所以我無法幫到你。」秦王說道。

「不要再想回九天陽界的事了,就算你現在輪迴投胎回到九天陽界也無濟於事。不如在你冥壽還未結束這段期間努力修鍊,這樣說不定你還有希望回九天陽界看看。這不正是你先前想拜我為師的初衷嗎?「

緣渡的話讓雲逸眼中一亮。

「與其碌碌無為的過完你的冥壽,不如努力一下。修鍊雖然艱難,但確實是上上之選。待你修鍊有成後再來我這裡做個可以名正言順的進入九天陽界的差事。若非你前世的功勞,加上有古關的推薦,這樣的機會是輪不到你的。」秦王又說道。

雲逸知道眼下只能這麼辦了,是以再三叩首感謝。

「崔判官,將雲逸的信息登記入生死簿中吧!」

「是,殿下。」

崔判官再次拿起筆,首先在雲逸的通關文書中寫了一個字。

「善!「

薄薄的生死簿看上去就幾頁紙,但是卻包羅了九天陽界與九幽陰冥無數生靈的信息。那張通關文書發出一道藍光照在生死簿上,隨後記錄人族信息的那頁紙翻了開來,上面顯示出了雲逸的信息。

九天陽界重名的人太多,時常會弄錯。九幽陰冥自然也有重名的,但是卻不會弄錯,因為通關文書極為重要,上面有每個人的靈魂氣息,所以在登記時極為的迅速。

生死簿上雲逸的名字原本顯示為黑色,但在通關文書發出的靈魂之力照射上去後,名字則變成了紅色,這說明生死簿上記錄雲逸已經死亡了。

接着在名字下方出現了一個「善」字,隨後崔判官又在下邊寫了一個「吏」字。

「吏」字代表了雲逸已經選擇了在幽冥府修鍊,代表了他是魂修的身份,魂炁的等級。

「生死簿已經記錄了你的信息,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初級魂吏級的魂族人了。」崔判官說道。

「嗯?怎麼還沒有反饋出現。」崔判官看着生死簿良久卻沒看到應有的反應出現。

四人都看向生死簿,但是只有雲逸不明所以,另外三人則眼中露出期待。

良久,生死簿上終於有了變化,只見雲逸的名字周圍出現了一道道的紋路,這些紋路很古樸。最後紋路形成了一條黑白交織的炁,纏繞在雲逸的名字上面。

「陰陽魂體!」

崔判官震驚地說道:「居然是返祖現象。」

隨後雲逸的名字開始被一筆一划的分解開,那條魂炁遊走在每個筆劃之間,最後完全消失。隨後雲逸的名字又重新組合起來,當最後一划歸位後,雲逸兩個字綻放出深邃的光芒。並且投射到了通關文書上面,同樣的在上面也出現了一個「吏」字,

「竟然是陰陽魂體!難怪詛咒之力之下還能生還,潛藏的魂炁非同一般。」緣渡也是震驚無比。

「最初的魂族人都是這種體質,肉身的精華完全轉化為魂體狀態。陰陽魂體即具備了真實的肉身特性,又與靈魂息息相關。如今的後代中陰陽魂體已經不可見了,這實在是難以想像。」

崔判官盯着生死簿,他掌管生死簿這麼多年從沒像今天這樣激動、震驚。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雲逸返祖說不定是必然的現象,這說明他的祖先曾經是魂族人!」秦王若有所思地說道,他想到了一些往事。

「最原始的魂族人就那麼幾族,難道是那一族,這麼想來倒是極有可能。」緣渡也想到了一些,但是這好像涉及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他並沒有明說。

雲逸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他想問但卻被拒絕回答,原因是他還不到知道這一切的時候,只是被告知要利用好自己天生的優勢,努力修鍊,到那時秘密自然會自動解開。

雲逸的身份登記終於結束了,從現在開始他就是魂族的一員了,新的生活從此翻開了新的篇章。

「雲逸,你這一脈的族人住在魂界堡,今天夜已深,等明日一早我便安排人送你過去。今夜就在城內住下吧!一切我已經讓人安排好了。」崔判官說道。

「那就有勞崔判官了。」雲逸恭敬地行禮。

雲逸獨自一人離開了第一殿,臨走時緣渡再三提醒雲逸讓他保管好通關文書。

它就像九天陽界的身份證一樣時常會用到,是個人的身份證明。在幽冥府如果沒有它將寸步難行。還有一點緣渡沒有告訴他,那就是雲逸的通關文書出自古幽冥關,它的作用可不止是在幽冥府通行那般簡單。

雲逸來到安排好的客店內,這家客店在內城,是內城最豪華的一家。古色古香的風格是九天陽界無論怎樣都模仿不出來的,最重要的是裏面的豪華程度一點也不比九天陽界的頂級星級酒店差,服務更是一流。

雲逸獨自一人看着窗外,這幾天的經歷彷彿是一場夢般讓他無法相信,可是偏偏無法醒轉,因為這些都是真實的。

「咳!」雲逸嘆了口氣,不禁回想起了九天陽界的親人。

幾日來雲逸真切地體會到了身體的變化,六識變強了。不說具備了神話傳說中的千里眼和順風耳神通,但也相差不遠。而且他感覺體力超強,恢復能力迅速。

尤其是對周圍的感知非常靈敏,仿若存在第六感一般。

陡然雲逸感覺背後有人窺視,當他轉身看去時卻什麼也沒有。

雲逸自嘲一笑,這些日子給他的衝擊太大了,經常疑神疑鬼的感覺有人窺視他。

可是當他回過頭時卻看到一道虛影在他面前突兀地出現。

「啊!鬼啊!」

幽冥府內所有人都是魂炁形態,說是鬼也沒錯。剛才那一下雲逸被刺激得不行,一屁股坐在地上盯着眼前的身影直往後退。

所謂的魂炁形態其實是陽世身體中的精華所轉化成的狀態。人有三魂,每一魂都是由身體中最原始的炁形成的。

不過鬼一般都是猙獰無比,窮凶極惡的樣子,但是出現的虛影卻是風度翩翩,英俊無比。只是那披肩的長髮和蒼白的臉龐這才使得他看上去頗為滲人。

虛影是一個英俊非凡的中年男子,劍眉星目,氣質出眾,只是臉色極為的蒼白。

「終於回來了?」虛影心中感嘆道。

「前輩,怎麼是你?」當看清情況之後雲逸這才平靜下來。眼前出現的虛影居然是在陰陽界樹林中救他脫困的男子。

「你不用怕,我是你始祖,我們同出一脈。」虛影語出驚人。

「始……祖?老祖宗?前輩您別玩我了,我初來貴地,人生地不熟的,可不敢隨便攀親戚。「雲逸恢復了平靜,心中疑問很多,並沒有輕易的相信虛影的話。

「我知道你不信,不過我說的是事實。」

在雲逸震驚的眼神中,虛影將雲逸家族內的所有事,所有人,甚至是雲逸小時候直到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居然絲毫不差!」

「感覺到我們之間的聯繫沒有」

經虛影這麼一提,雲逸仔細感應,倒確實感覺到了一絲聯繫。雖然若隱若現,但卻真的存在。

「我們血脈相連,靈魂傳承皆同源。」

「可是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還知道那麼多?」雲逸還想進一步證實。

「因為我一直在你身上,跟你從九天陽界一直來到幽冥府,我親眼所見你身上發生的所有事情。」

「確切的說我一直在你耳朵上的耳釘中。」

虛影的話着實嚇了雲逸一跳,他將耳釘拿下來翻來覆去的看着。

「這祖傳耳釘夜裡莫名的發光,也是因為你?」雲逸看着虛影繼續發問,一直以來他對耳釘極為好奇。

看到虛影點頭肯定,雲逸終於相信了虛影所說的話。

「祖先大人,既然來到九幽陰冥,你就可以不用再回耳釘中了,這裡很安全。」

「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尤其是對我而言,我暫時還不能脫離耳釘!」

「為什麼?」

「因為我的魂並不完整,還有一部分似乎遺落在什麼地方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你手中的耳釘。」虛影看着雲逸手中的耳釘,眼神頗為複雜。

「因為它?它不是祖傳神物嗎?」雲逸疑惑地看着手中的耳釘。

「什麼神物,是邪物才對。它其實叫噬魂釘,並非出自我們族內,而我則是被困在裏面。可以說它是我們這一脈勢單力孤,人丁不旺的罪魁禍首。」虛影恨恨地說道。

「人丁不旺?噬魂釘?難不成它專門吞噬人的靈魂,才導致了我的死亡?」當確定了這就是導致自己死亡地真正原因,雲逸恨不得將它砸個稀巴爛。

「你的祖輩、父輩們,就連你都是因為它才英年早逝,好在如今它已經沒有那種邪惡的能力了。」

雲逸不解的看着始祖。

「其實你本不用死,這麼多年我一直在和它對抗,已經漸漸地消磨了它的能力。」

「你曾經的夢和幻覺都是我們在爭鬥時造成的,但不巧的是因為我和它的爭鬥引來了陰陽交匯處暴動的能量。又因為我們三者間有着密切的聯繫,一陰一陽,這才吸引了陰陽暴動的力量集中爆發在你的身上。」

「本來我們都該魂飛魄散,但是很奇怪我們都安然無恙。有可能在某種情況下,正好契合了陰陽的天理循環,才使得我們依然能以魂的形態存在。」

「那它的噬魂特性已經徹底消失了嗎?」雲逸最關心這個,若是這能力還在,那幽冥府不變成了它的天堂!

「確實不在耳釘裏面了,但我卻在你身上感覺到了它的氣息。」

「什麼?」雲逸大驚,差點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不用擔心,經歷了陰陽界風暴,如今你已經脫了凡胎。它不僅影響不到你,反而還能為你所用。」虛影篤定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不會出錯嗎?」雲逸又疑惑又擔心。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知道的,好像我本來就知道。時間太久,再加上和它爭鬥了無盡歲月,有好多事情我都不記得了,甚至我為什麼和它爭鬥都忘了。」

「那現在怎麼辦?得想辦法讓你脫離這耳釘!」

「這倒不用,我剛才也說了我現在只有一部分的魂,脫離它也存在不了很長時間,反而在耳釘中安全些。再加上我們現在的魂聯繫在一起,我能通過你看到外面的任何事情,甚至你想什麼我都知道。」虛影無所謂的說著,好像他還挺享受這種狀態的。

「什麼?你不會有偷窺癖好吧!那我豈不是毫無秘密可言,難怪我經常感覺被人偷窺。」雲逸還真是擔心,自己一點隱私也沒有了。

「混賬東西,我是你祖先,我有那麼的為老不尊嗎?你一男的我不感興趣。再說我有什麼想法你也會知曉。我還沒隱私了呢?以後不許隨便偷窺我,否則欺師滅祖,大逆不道。」

「你還惡人先告狀了呢!」雲逸實在無語,他感覺眼前的祖先大人性情變化太快,有點現代人的痞氣,不是很靠譜。

「本來我還不想這麼快現身,因為目前我沒有足夠的能力保護你,可是因為你的體質我不得不提前出來,為的就是指導你修鍊。」

虛影說出來意,讓雲逸一下子來了精神。

「那快點,你告訴我怎麼開始修鍊。」雲逸迫不及待的說道。

「別急,等到了魂界堡我們再開始修鍊,那裡有你需要的東西,現在就養精蓄銳等待明天的到來吧!」

虛影並沒有立馬開始教導雲逸,他說完之後便又進入了耳釘中,而雲逸經他這麼一說,對那魂界堡的期盼更甚了。

《太一真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