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 連載中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

來源:google 作者:紅幽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仇小貝 小貝 現代言情

御膳房的御廚瘋了!不近女色的太子殿下突然要吃酸梅干、青梅果子、酸蘿蔔老鴨湯!做得不酸拖出去斬了!聽聞此事,太醫院的御醫全都一窩蜂的湧進太子東宮,給宮中所有雌性生物都把了一脈然,並無一脈是喜脈!太子妃:「殿下,你有本事就把那小賤人藏好了,一輩子別放出來!」皇上:「事關皇室血脈,豈容你胡來,說,孩子在哪!」入夜,小太監縮在床角戰戰兢兢的看着某人:「殿……殿下,這孩子……」展開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章節試讀:

  仇小貝恢復意識的第一時間,就暗道不好。

  果然,她一睜開眼,就發現自己到了一個陌生但舒適華貴的地方,她顧不得身下的床是她盼望許久的又大又軟的床,就先被床邊的幾個人嚇到了。

  為首的自然是坐在輪椅上,喝着李公公泡的溫度適宜的茶,彷彿身處在戲園子里聽曲的一臉閑逸的太子樊沉兮。

  唔,或許,他真的是在準備看戲,表演者:仇小貝。

  在他身旁,有時刻備着的李公公,有如雕塑般存在的侍衛,還有一名穿着太醫官服的年輕男子垂首候在一旁。

  仇小貝直接屁滾尿流地從床上翻下去,跪趴在樊沉兮跟前,腦袋碰着地:「奴才罪該萬死,求殿下恕罪。」

  卻得到太子一聲輕笑:「你們這些奴才真有意思,一邊說自己罪該萬死,一邊又讓本宮恕罪?呵~真覺得自己罪該萬死,」聲音冷下來,「那就死吧。」

  仇小貝被那聲音里夾帶的殺意嚇得一撲棱,半響沒敢回話,最後,為了活命,她顫巍巍地小聲開口:「奴、奴才可以將功折罪的。」

  「將功?折罪?」太子看似隨意卻如尖針的目光,掃過她跪趴時的腰身,「用你腹中那塊肉,來折罪嗎?」

  剎那間,仇小貝只覺得空氣都凝固了,她下意識地捂住自己的肚子,嚇得說話都結巴了:「殿下、您、您要割了我肚子上的肉?不不不好吧,我、奴才這麼、這麼瘦,沒什麼肉的……殿下饒命!」

  樊沉兮狐疑地看着她,隨即喚道:「林太醫。」

  太醫上前一步,年紀輕輕,卻一板一眼的模樣:「下官已確定,這位小公公已懷有近一個月的身孕。」

  李公公也道:「老奴也檢查過,確實是個男孩。」

  小太監長得眉清目秀的,十五六歲又正是少年雌雄莫辯的時候,他一度懷疑是個女孩子假扮的。

  檢查什麼?脫她衣服了?

  她的偽裝哪是脫個衣服就能……總算反應過來的仇小貝猛地抬起頭來,連尊卑都忘了,直愣愣地盯着樊沉兮看。

  懷孕?誰懷孕?她?

  就、就那麼一次,居然就……懷上了?

  不對,現在的情況是,她一個太監,居然懷孕了?

  之前沒被當做細作殺死,這會也要被當做怪物處死吧?

  仇小貝心跳得厲害,思緒轉得飛快,想着解決辦法。

  「殿下,奴才……」

  「呵~」

  前一刻還宛若要將她處以極刑的太子,忽然就如沐春風地笑了起來,也不怪她放肆地盯着自己看,還抬手拍拍她的腦袋:「剛本宮嚇唬你的,這可是好事啊,難得這東宮,也能有這麼件喜事,正好,也能沖沖這滿屋的晦氣。」

  仇小貝:「……」

  「這麼說來,你也算是大功一件,本宮晉陞你為內侍公公,從今日起,林太醫將負責你直到生產前的一切安胎事宜,你只要安心養胎就行,本宮還盼着你給咱東宮,生個大胖小子呢,呵~」

  仇小貝:「……」

  太子「安撫」她後,又側首問李公公:「今天的那些隨從呢?」

  「回殿下,已經都看管起來了。」

  「嗯,都打殺了吧。」

  堪稱平和的一句話,就斷送了今天訓練場里的那些宮女太監!

  仇小貝一驚,隨即反應過來,他若要留下她,就不能讓人知道他懷疑過她是個細作這件事,防止走漏風聲最好的辦法,就是將看到那一幕的人都封口。

  手段堪稱殘忍,仇小貝卻曉得,太子是真的打算保下她,至少暫時是這樣的,便咬咬牙,將任何求情的話吞進肚子里。

  不是他人死,就是她死!

  可直到太子吩咐她好好休息,隨後離開這房間後,她都沒能弄明白他的意思。

  懷疑她是細作,卻不追究了?

  一個男子且還是是太監懷了身孕,他還高高興興地要幫她養胎?並且賞了她一個從四品的內侍公公?

  為什麼她沒有任何安心的感覺,反而更加的……毛骨悚然?

離開安置仇小貝的房間,李公公馬上憂心地問太子:「殿下,這麼做真的好嗎?」

  「沒什麼不好,別看他那慫樣,這小太監厲害得緊,是個聰明的。」林太醫眼觀鼻鼻觀心,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樣,跟他話里嘲諷的語氣完全相左。

  樊沉兮笑眯眯地:「暫時確實用得着,若他真不實用,再隨便找個由頭處置了便是。」

  「可他懷孕這事,老奴總覺得……」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殿下難道還真去好奇一個男子生育的孩子?」林太醫開口:「不管男子如何有孕,總歸離不開交合,據下官所知,他進東宮一個月了,這一個月里,他都在你們的監管之下,那麼,他是如何有孕的?」

  他板正正、嚴肅地對李公公道:「殿下如今危機四伏,任何風吹草動都得引起重視,更何況這麼蹊蹺的事。」

  李公公一頓,馬上了悟:「是,老奴明白了。」

  樊沉兮低聲笑着:「子亦就是太認真,誰說本宮不是好奇男子生育了?」

  林太醫:「……」

  太子手指在輪椅扶手上點了點,忽而問道:「這小太監,叫什麼來着?」

  「回殿下,他頂替的,是夜幽宮裡低等太監,小貝子。」

  ……

  升上內侍公公日子就好過了?

  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

  太子所有吃的用的穿的,都不會經過仇小貝的手,所有能夠近身伺候樊沉兮的,全都是太子真正信得過的,若說東宮分為外圈和內圈,那麼外圈的散漫就是做給他人看的,真正的內部,如鐵桶一般,每個大宮女大太監,嚴於律己,做事調理嘴巴嚴謹,只聽從太子一人命令。

  所以,她每日的工作就是……站着。

  在太子餘光能掃到的地方跟雕塑一樣站着,這並不比她在夜幽宮裡整日洗洗刷刷要輕鬆。

  太子很忙,有很多奏摺和信件要看,但他經常看着看着就抽風,仇小貝一度懷疑,不良於行讓他心裏變態了。

  比如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