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太子很會撩,帝姬美又嬌
太子很會撩,帝姬美又嬌 連載中

太子很會撩,帝姬美又嬌

來源:google 作者:千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姝 古代言情 靳庭

她是青丘帝姬,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與天族太子一見鍾情,定下婚約洞房花燭夜,濃情蜜意時,太子突然反目,廢狐帝,立新君,並將她投入冥界,受萬鬼啃噬幽冥司內,萬鬼哭嚎,她將五指插入胸膛,掏出鮮紅的心臟捧到他面前:「靳庭,我一顆真心對你,你為何如此狠心?」他面如寒霜,一把長劍挑起那顆心:「元姝,你作惡多端,罪有應得!」涅槃重生,她化身為冥王,率萬鬼橫渡忘川,向天族宣戰,誓要奪回青丘踏入青丘大地,萬千子民跪拜在她眼前,恭賀女帝繼位她一臉懵懂:「這是怎麼回事?」靳庭緩緩走來,將她摟入懷中,輕咬着她的唇瓣低語:「娘子,為夫等了你一萬年,你總算回來了春宵一刻值千金,睡醒之後,為夫再慢慢告訴你」展開

《太子很會撩,帝姬美又嬌》章節試讀:

來到阿爹和阿娘住的廂房,阿娘正在數落阿爹,見我進來,立即將矛頭指向我。

「阿姝,你做什麼半天不回來,讓阿娘着急。」

我隨口胡編:「阿娘,我這不是瞧着阿爹吃虧了,想設法教訓一下他兒子,幫阿爹解解氣。」

「你說什麼?」阿娘大驚,上前抓住我,「你去找風雲梓了?」

阿爹也緊張起來:「阿姝,你對他做什麼了?」

我看一眼默不作聲的師父:「我倒是想對他做點什麼,師父來了,我沒來得及。」

阿娘又問:「那他有沒有跟你說什麼?」

我眼珠子一轉,道:「有啊,他打聽我的近況,還說這麼些年來一直忘不了我,等壽宴結束之後跟我們回玉圭峰住一段日子,一來好好孝敬一下師父,二來也能解相思之苦。」

我故意瞎編亂造,就是想證實一下我的猜測是否準確。

「什麼?這個混賬東西,還敢打你的主意,我這就去教訓他!」阿爹大怒,就要往外走。

師父忙攔住他,讓他稍安勿躁,阿娘也勸他冷靜,生怕他又鬧出事來惹人笑話。

我從阿爹剛才那句話就聽明白了,我果然沒猜錯,那三皇子確實喜歡我,而阿爹卻是極度厭惡他,不然也不會如此反應。

師父板起臉問我:「阿姝,你為何說謊騙人?雲梓根本沒有跟你說這些。」

「他確實沒說這些話,不過他也確實向我打聽我的近況。你們且與我說實話,阿爹和西海神君反目是不是因為他喜歡我?這事為何我一點也不知道?」我就知道瞞不過師父,剛才師父肯定也問過風雲梓了。

如今我細細想來只覺得奇怪,這種事按理說沒必要瞞着我,我還未成年,四海八荒就有不少有點門第的仙家上門為自家子弟提親,我阿爹的眼睛長在頭頂上,是一個都看不上,每次還會當笑話一般告訴我,要我離那些不自量力的仙家子弟遠點。

為何西海龍宮三皇子向我示好這種大事我阿爹卻隻字不提?難道是因為三皇子過於英俊瀟洒,怕我也會喜歡上他?

一定是這樣的,不然沒法解釋。

我阿爹和阿娘看着我,神情十分古怪,卻是半天不說話。

師父道:「阿姝,既然你問起,也就不瞞你了。當年三皇子在玉圭峰學藝時曾幻化成清落的模樣跟隨我去青丘,見過你一面,他對你一見傾心,約你同游青丘,被你阿爹知道了,覺得他太過輕浮,就警告了他,還要西海神君多加管教,西海神君覺得沒面子,與你阿爹大吵一架,為此兩人才反目。這也是清落為何不願提起三皇子的緣故,當年他頂着清落的臉做這種事,清落知道了十分氣惱,一直耿耿於懷。」

我想起來了,當年我阿爹過大壽,師父確實帶着清落去赴宴,清落性子活潑,與我又年紀相仿,我與他一見如故,壽宴結束之後我帶着他夜遊青丘,為此還被我阿爹罵了一頓。

只是,那時我絕未想到是三皇子幻化成清落,也絕未想到三皇子會喜歡我,如今想來倒是有點可惜了。

師父又道:「此事已經過去了,以後休要再提,你也不要再去見三皇子。為今之計是要設法治好你的寒毒,接下來這兩日你務必不離師父左右,萬不可惹出事來。走吧,隨我回房,你阿爹適才動了真氣,需要調養。」

總算弄明白前因後果,我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設法再見風雲梓一面,倒不是要與他怎樣,而是要勸一勸他,天涯雖說有許多芳草,卻肯定都比不上我姿容絕色,切莫把我忘了,這樣萬一我真的沒救了,也能有一個斷腸人永遠記着我。

天后娘娘的壽宴果然如我想像般隆重,廣隆殿內張燈結綵富麗堂皇。大殿兩旁的玉石餐桌上擺滿了各色山珍海味瓜果美酒,陣陣清香直往我鼻子里鑽,我咽了咽口水,強忍着肚裏的饞蟲,站在師父身後侍候。

賓客們三三兩兩入席,幾乎清一色上了年紀的老神仙。

我興緻缺缺地打量着他們,一直到西海龍王與三皇子進來,我才來了精神。

不過一夜未見,風雲梓似乎憔悴了不少,黑眼圈有些明顯,臉色也不大好,初見他時那意氣風發的神采完全不見了。

看來昨夜他定然是輾轉反側憂思難眠,不是為了他阿爹與我阿爹打架輸了,而是在思念我。

一定是這樣的,我很滿意。

我一直盯着他看,許是我的目光太過灼熱,讓他感應到了,他扭過頭看我,然後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那笑容卻是比哭還難看,並且不過瞬間就消失了,換作惶恐,然後低下頭,再不敢往我這邊瞧。

我看一眼坐在師父身旁的阿爹,才明白風雲梓為何像是見了鬼一般,原來是我阿爹正用眼刀嗖嗖往他身上飛,把他嚇住了。

唉,我在心裏嘆氣,可憐見的,嚇成這樣,等會兒一定沒胃口吃飯。

時辰將至,賓客基本到齊,鼓樂聲中,天帝和天后攜手走了進來。

天帝身着淡金色綉滿龍紋的長袍,頭頂戴着串滿珍珠的玉冠,儘管已經有幾十萬歲,卻依舊神采奕奕、精神抖擻,未見半點老態。

這天界最高的統治者果然如我想像般威嚴霸氣、不怒自威。

再看他身邊的天后,身着一襲暗紅色的宮裝,上面用金線綉着鳳凰展翼,頭上戴着金燦燦的鳳冠,姿態雍容華貴、端莊典雅。

天帝的真身是一條金龍,天后則是一隻五彩鳳凰,兩人一龍一鳳,實在般配。

跟在天帝天后身後還有二十餘名男女,瞧衣着打扮應該是天帝的妃子和子孫,男的英俊,女的貌美,瞧着十分養眼,其中有一位十分貌美的女子身邊跟着一名少年,正是與普霽天尊逗蛐蛐的小天孫。

今日那少年面上神情比昨日要端正許多,想是在這種場合不敢放肆,裝也要裝像樣些。

正主到了,宴會正式開始,天帝天后輪番講話,之後眾賓客齊齊舉杯向天后祝壽,伴着鼓樂聲聲,好不熱鬧。

很快,我發現天帝天后看向師父和阿爹阿娘時面色很不友善,特別是天后,瞧着師父那眼神就像阿爹剛才看風雲梓一樣如刀似劍。

我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定是因為當年阿爹看管炫焱獸不力以及師父偷了天后的朱雀卵,他們才會如此。

我有點想笑,天帝天后心裏雖然惱怒卻又不能發作,畢竟阿爹和師父品階不低,又是來賓,他們斷不能在這種場合下翻臉,只能憋着。

《太子很會撩,帝姬美又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