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太子英明
太子英明 連載中

太子英明

來源:google 作者:楊老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秦雪茹 蕭逸

【東宮爭鬥+外交風雲+戰爭勇謀+美人柔情+稱霸天下】穿越成大夏國臭名昭著的廢物太子,內有兄弟暗算、朝臣發難,外有蠻人寇邊、列強侵犯!權力之路,從來都是刀光劍影,且看蕭逸如何破局,一步步成為這天下霸主!展開

《太子英明》章節試讀:

「頭好疼……」

蕭逸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入目是一個衣服略有殘破的白衣古裝女子。

肌膚雪白,瓜子臉,鳳眼柳眉,瓊鼻櫻唇,絕對的閉花羞月之貌。

只是,白衣女子望向他的目光,竟然是滔天般的恨意。

「惡太子,你去死吧。」白衣女子揚起右手,金簪的針尖閃閃發亮,狠狠向蕭逸的喉嚨刺過來。

蕭逸大吃一驚,來不及任何思考,本能一個翻滾避開。

「你是什麼人,為何要殺我?」蕭逸一個縱身而起,對白衣女子大喝一聲。

嗯?

蕭逸隨即就覺得身上有些不妥,低頭一看,又吃一驚。

上半身只穿了一件古裝內衣,敞着懷。

胸口上,竟然是一道道的血痕,似乎是被女人用指甲抓的。

四下看看,左邊十幾步遠,扔着一件淡黃色的男式上衣,蕭逸急忙跑過去。

特么的,古代的衣服果然難穿,扣子那麼多。

蕭逸正在費勁地穿衣服,忽然聽到輕盈之極的腳步聲。

轉首一看,果然還是白衣女子,距蕭逸只有三步遠,手持金簪,再次向他刺來。

「惡太子,我要殺了你。」

「你還有完沒完了?」蕭逸也有點火了,一把抓住白衣女子的右腕,奪過金簪,將她猛地一推。

白衣女子控制不住身體,連連退了幾大步,摔倒在地上。

「有病啊你,我看你才惡呢。」蕭逸瞪了白衣女子一眼,冷哼一聲,繼續穿衣服。

穿好衣服,蕭逸又打量了一下房間,也是古代的建築式樣,雕樑畫棟,古樸的茶几和椅子。

做夢呢?

蕭逸掐了自己一下。

疼。

我這是在哪裡?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個……」蕭逸無奈,只得再次轉首望向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癱坐在地上,一雙妙目紅紅的,濃濃的恨意望向他,猶如兩團熊熊火焰,能瞬間將他燒得連骨頭渣都不剩。

蕭逸暗想,這得是多大的仇恨啊,難道我剛才把她……

不對啊,身體沒有那種剛爽過的感覺啊。

蕭逸試探着問:「姑娘,請問,剛才…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白衣女子怒喝一聲:「惡太子,敢做不敢當,我呸。」

「我的名節已毀於你手,除非你將我殺了,不然我一定告訴我爹爹,他是不會放過你的。」

還是惡太子?

蕭逸立即低頭看一眼身上的衣服,果然是淡黃色,胸口綉着四爪金龍圖案。

卧槽,真的穿越了,穿越成什麼太子了。

只是,這個太子似乎不是什麼好鳥,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強搶民女。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記憶湧入蕭逸的腦海中。

這個身體的主人也叫蕭逸,是大夏國皇帝蕭天行的次子,當朝皇太子。

這個白衣女子,是鎮北將軍林光乾的掌上明珠,叫做林仙兒。

林仙兒跟太子妃秦雪茹是閨蜜,關係極好,經常來東宮找秦雪茹玩。

今天,秦雪茹有事回了娘家,蕭逸恰在,就接待了林仙兒。

蕭逸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喝了婢女送來的茶水之後,就突然失去理智,要強行非禮林仙兒。

具體的經過,蕭逸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但看眼下的情況,蕭逸應該是沒得逞,可林仙兒的名節確實已經毀了。

蕭逸可以肯定的是,那杯茶水絕對有問題。

蕭逸立即向主位上的茶几看過去,茶碗已經不見了,地上也沒有碎片。

蕭逸皺了皺眉頭,暗想,看來,我是落入別人的算計中了。

看着恨意滔天的林仙兒,再想想火爆脾氣的林光乾,蕭逸不由一陣頭大。

「這可如何是好啊。」蕭逸微微嘆了口氣,「大夏國誰人不知,林仙兒是林光乾的心頭肉,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中怕摔了。」

「若是林光乾得知此事,必然是滔天的怒火。」

「別說父皇不會保我,就算他有心保我,也是保不住啊。」

「我這個皇太子,開局就要被廢黜嗎?」

「當不當皇太子,我不在乎,可這個黑鍋不能背,更不能讓害我的人得逞。」

蕭逸背着手,在屋子裡走來走去。

不行,這件事情必須得暫時壓住,不能讓父皇知道,更不能讓林光乾知道。

這樣的話,我才能有機會調查清楚,揪出幕後的黑手,證明自己是被人陷害了。

再次望向林仙兒,蕭逸忽然心下一動,暗想,最關鍵一環,就是林仙兒。

若是能穩住林仙兒,就能將此事暫時壓住,我就有時間查找真兇了。

「那個…那個…咳咳,仙兒啊。」無奈之下,蕭逸只得厚着臉皮張口,「能不能商量個事?」

「沒商量,我是不會答應的。」

「除非我死,不然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

「呃……」蕭逸登時一陣無語,看來只能讓我那個有名無實的老婆出面了。

得馬上派人,去將那位姑奶奶請回來。

蕭逸不再求林仙兒,大步向殿外走去。

蕭逸來到殿外,發現東宮的下人基本上都集中在外面了,卻是不見那個奉茶的婢女香兒。

「你們兩個,馬上去將香兒給孤王找來。」

「你,馬上去宮門口,傳孤王的命……」

還沒等蕭逸交代完,大門口處突然傳來一個公鴨嗓子的喊叫聲:「皇上駕到……」

「啊……」蕭逸又吃一驚,對方果然夠狠毒,一環接一環,這是非要將我這個太子徹底打入萬劫不復之地的節奏。

沒時間去考慮,蕭逸急急忙忙跑過去,迎接聖駕。

飛奔到跟前,蕭逸大喊一聲,立即跪下:「兒臣給父皇請安,祝父皇萬福金安。」

靠,蕭逸低着頭,心中暗罵,三省六部的高官要員基本上都來了,動靜不小啊。

看來,我的那位好皇兄,這次對太子之位是勢在必得了。

見到蕭逸,蕭天行登時就氣不打一處來,二話不說,先飛起一腳,重重踢在蕭逸的右肩上,怒罵一聲:「畜生,竟然做出這種禽獸之事。」

「朕已經被你氣掉了半條命,哪裡還能是什麼萬福金安。」

蕭天行這一腳,幾乎用盡了渾身力氣。

「哎呦……」蕭逸不防備蕭天行竟然不顧皇帝的威儀,直接動腳,登時被踢了個正着。

蕭逸一連在地上打了幾個滾,這一腳之力才被徹底卸掉。

踢了一腳,蕭天行仍是怒氣未消,大喝一聲:「來人,將太子杖責一百。」

杖責一百?

蕭逸嚇了一跳,這具身體早就被酒色掏空,哪裡還能承受一百杖責的刑罰。

再說,行杖的人,說不定是我那位好皇兄的人,必然會往死里打。

蕭逸立即說道:「父皇請息怒,此事並非兒臣之過,而是有人對兒臣下了葯,兒臣也是受害者。」

被人下了葯?

蕭天行心下一動,冷冷問道:「你可有證據?」

「回父皇,兒臣已經派人去傳奉茶的婢女香兒,一問便知。」

就在這時,被蕭逸派去尋找香兒的兩個婢女回來了,一臉的驚慌害怕:「啟稟太子殿下,香兒投井自盡了。」

「這封書信,是奴婢二人在她的住處找到的。」

不等蕭逸反應,蕭天行立即大喝一聲:「把書信給朕拿過來。」

那個公鴨嗓子的太監立即就小跑過去,從婢女手中接過書信,交給蕭天行。

蕭天行展開書信一看,登時又是火冒三丈,一把將書信摔在蕭逸的臉上,怒喝一聲:「來人,將太子杖刑伺候。」

《太子英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