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堂吉訶德家族
堂吉訶德家族 連載中

堂吉訶德家族

來源:google 作者:若羽陛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多弗朗明哥 若羽陛下

天真的災禍,命運的枷鎖傲慢的苦果,註定的結果地獄的焰火,請潔凈我「堂吉訶德家族沒有未來,我們活着的一切,都是為了過去」多弗朗明哥頭也不回地說著,踏入了永恆的黑暗展開

《堂吉訶德家族》章節試讀:

「柯拉松,讓你過去將撒斯姆抓過來,你怎麼帶回來這麼個小鬼?」一頭戴方頂玫瑰帽,身披黑色大衣作為披風的男子問道。他的代號是迪亞曼蒂,寓意為「方塊」。

體型健碩的琵卡聞言冷目看了過來,身旁是披着黏糊披風,臉上總是掛着鼻涕的托雷波爾。他們的代號寓意分別為「黑桃」、「梅花」。

柯拉松頭頂西瓜頭,身穿方格襯衫,臉上除了墨鏡,最顯眼的就是莫名沾着的食物。他的代號寓意「紅心」。

他語氣亢奮地敘述了所見到的一切,而他的敘述令托雷波爾等人也激動興奮了起來。

「你說什麼?所有人都暈了過去?」

「那可是『霸氣』啊,我說……」

「這可是『霸王色』的『霸氣』啊……」

托雷波爾微微顫慄,看向了柯拉松帶來的那個小孩。

「你叫……」

「多弗朗明哥,」多弗朗明哥冷靜回答,「堂吉訶德·多弗朗明哥。」

「這是擁有『王者資質』的證據啊!」

看着眼前腦纏繃帶沉着冷靜如寒冰,卻又莫名予人將要爆發的火山之感的男孩,托雷波爾神色嚴肅認真:

「多弗朗明哥……」

「你是被上天選中的存在!!!」

「那跟你有什麼關係?」多弗朗明哥墨鏡後的眼睛微動,面上卻是不為所動,冷漠道。

「唄嘿嘿嘿……」

「可真是冷酷呢,我說……」

托雷波爾被噎了一下,並不生氣,只是為了擺脫尷尬地笑了起來。

他走到一旁桌前,在桌子上擺了把手槍。

想了想,又從身旁箱子里取出了一顆果實,一併擺上。多弗朗明哥認出了那是大海的珍寶惡魔果實。

「因為你的資質,我們相信你未來的成就。」

「所以,請讓我們成為你的臣屬吧。」

「而現在……」

「讓我給予你復仇的力量吧……」

「是男子漢就來選一個挑戰一下自己的能耐吧——」

「我說,你有想殺的人嗎?」

「想殺的人?……」多弗朗明哥取過惡魔果實強忍着難吃的味道悶聲咽下,又抓起了那把槍,帶上了那個裝惡魔果實的箱子,「多到數不清啊!!」

徑直出門,帶領托雷波爾四人回到被審判的地點。

「既然要奉我為主,那麼,遵從我的命令吧。」多弗朗明哥看了托雷波爾四人一眼,指向了昏倒的眾人。

「殺了他們。」

「一個不留。」

托雷波爾等人對視一眼,微有遲疑,但還是低頭應下:

「遵命。」

柯拉松倒是沒什麼猶豫,掄起棍子就照着地上的西瓜們砸去。

砸碎了一地的西瓜。

西瓜水流淌四溢。

紅色的,沙瓤。

迪亞曼蒂、琵卡、托雷波爾等人幫忙。

他們一向胃口不錯,此時卻沒什麼食慾。

多弗朗明哥冷漠旁觀。

垃圾清除乾淨,托雷波爾等人復命。

多弗朗明哥沉默了一會兒,盯着他們,點了點頭:「做得不錯。」

隨即往旁邊的廢墟走去。

廢墟里,霍名古與羅西南迪茫然醒來。

「這是……怎麼了……」

輕微的腳步聲驚動了他們,霍名古如驚弓之鳥般縱身護住了羅西南迪,隨後驚惶地看去,愣住。

「多弗……」

多弗朗明哥漠然看着父親,開口:

「『我們的生活會比在瑪麗喬亞時更豐富的。我說的豐富指的可不是物質上的,而是,內心中的。』」

「父親,你現在還這麼認為嗎?」

「多弗,我……」霍名古愧疚地低頭。

「父親,告訴我,我們一家淪落到現在這般地步,是誰的錯?」

霍名古雖然有些天真,但他毫無疑問是個善良的好人,所以他無比自責:「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父親啊父親,地位即是力量。天龍人『神的地位』至高無上,是這世間最強大的力量啊。」

「所以,你為什麼要放棄?」

「你自己放棄也就算了,又為什麼,要將我的力量也一併奪去?!」

多弗朗明哥說著,逐漸激動。

看着哥哥神色冷漠激憤又持有槍械一步步走來,羅西南迪心中有了不妙的預感:「哥哥,快住手!——哥哥!——」

霍名古抱住了羅西南迪,背對着多弗朗明哥。

「事到如今,已經沒法再回頭了……」多弗朗明哥打開了槍的扳機保險,子彈上膛,指向了父親的頭顱,「我要帶着你的首級,回到聖地。」

聞言,霍名古沉默了片刻,笑了。

「多弗朗明哥……羅西南迪……」

他轉頭,苦澀微笑地看着長子,

「有我這樣的父親,對不起……」

多弗朗明哥怔了怔。

「砰!——」

槍響。

「不!——」羅西南迪撕心裂肺地哭喊,昏厥了過去。

四花色在一旁旁觀,滿是震撼。

看着多弗朗明哥呆立良久,抬頭望這邊看一眼,又低頭沉默地使出剛吃下的惡魔果實線線果實的力量。

切割。

裝箱。

撒上石灰,腌制。

動作有條不紊。

「多……多弗朗明哥……」

托雷波爾雙腿打着擺子,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問道,

「我說,接下來,要做什麼……」

多弗朗明哥抬頭看來,托雷波爾下意識垂首。

聽見他語調波瀾不驚地問:「並不知道會遇見我,那麼,之前你們來這裡,是想做什麼?」

「那個……那個……」托雷波爾坦白,「聽說撒斯姆帶人拿走了天龍人的財寶,原本我們是想找撒斯姆那小子黑吃黑來着的,我說……」

多弗朗明哥點點頭,不予置評,站起身來,道:

「給我準備船票,我要回聖地瑪麗喬亞。」

「你們就在此處等我,我會回來找你們。」

「另外,我弟弟羅西南迪,也交由你們照顧了。」

「多弗朗明哥,你是我們的老大,我們都聽你的。」柯拉松率先表態,托雷波爾迪亞曼蒂幾人也點頭稱是。

兩天後,多弗朗明哥坐上了客船,前往瑪麗喬亞。

羅西南迪醒來,趁托雷波爾等人不注意,逃跑了。

「你沒有親人了嗎?」

「那麼,以後就跟着我吧……」

小島上,仙石大將收養了一位哭泣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