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唐末大軍閥
唐末大軍閥 連載中

唐末大軍閥

來源:外網 作者:雲霄野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雲霄野 歷史軍事

[https://www.xs321.com/] 李天衢猛的打了個激靈,當他轉醒過來時立刻感到頭痛欲裂,腦袋便似是被人鑿開一般的痛苦。而當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摸,腦後果然已是血糊糊的一片。 直疼得呲牙咧嘴的李天衢當即狠狠啐罵了口,那群酒後鬧事的流氓,這下手也忒黑了,如今國家掃黑除惡,那群人竟然還敢這麼橫行霸道,等那些混蛋酒醒了被銬到局子里後悔椅上坐着受審,倒還敢不敢那麼猖狂! 可是我沒記錯的話,不光與那些傢伙動手時腦後挨了一記,有個下手不知輕重的混蛋,好像是展開

《唐末大軍閥》章節試讀:

[https://www.xs321.com/]

李天衢一邊奔走竄行,一邊焦急的抬頭環視,還要時刻小心提防從上方射下來的箭簇。根據融入自己意識最後的記憶情形,當這具身子原來的主人腦後遭受重擊,而被偷襲跌落山崗時的那一剎那,手中的確還緊緊攥着把刀。

也就是說擅使的兵器,也必然一併跌落在此間山蔭處,而且距離自己應該不會特別遠。如今兇險迫在眉睫,必須立刻找回兵器防身,否則手無寸鐵的面對眾多反軍兇徒的圍攻,想必仍要陷入十死無生的絕境!

陸續又躲過幾支激射過來的羽箭,李天衢來回張望着,很快他雙眼目光一凝,就見在五六十步的距離開外的位置正有把刀身狹直,刃口雖窄,但鋒刃熠熠有寒芒映射的兵器落在地上。

不錯!那正是我善使的唐刀!

雖然唐刀是指中華隋、唐時節四種軍刀制式的總稱,而李天衢這具身子本來主人善使的那把唐橫刀,也正是日本也曾引進過唐朝的「金銀鈿裝唐大刀」等兵刃,打造工藝極為嚴格,以覆土燒刃之法用熟鐵為外皮,中間夾百鍊鋼,部分刃口施以局部淬火手藝,鋒刃與刃尖可以輕易斬破扎透輕甲,制式造型與日本武士太刀十分相似,卻更具韌性耐用的近戰殺器。

那把唐刀,的確是一把削鐵如泥,做工精良且價值十分昂貴的寶刀。然而李天衢這具身子本來的主人雖唐刀技法精熟,過往把錢物都花費在請教習武藝的師傅上,身為一個在江湖中遊盪的破落戶,當然也不可能買得起那等名貴的兵刃。

那把寶刀,是他到處遊盪討生計時撞見個回鄉省親的大戶,便動了歹心,於路上僻靜處突下狠手,殺人越貨而強奪過來的

殺人者,人恆殺之。雖然現在是由李天衢的意識完全控制着這具身體,也具備着本來主人的回憶與本領,但是很明顯這具身子原來的主人倒霉到遭遇黃巢、秦宗權所部反軍的圍攻,還要亂刃剮了這具肉身皮囊,他也絕非是什麼無辜良善之輩。

可李天衢也顧不得抱怨自己當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糊裡糊塗的魂穿到如此亂世,還要被那些吃人的暴徒開剝了宰來吃他的身子猶如離弦的利箭暴躥而出,立刻向唐刀掉落的方向疾奔過去。

然而只躥出十來步遠的距離,李天衢便立刻停住了身子,因為他絕望的覷見有四個軍卒已從山坡上疾奔下來,也發現了自己所處的位置,有一人踏步向前,伸出的腳也正好踩在了唐刀平放的刀身之上!

那四個軍卒惡狠狠的凝視過來,他們臉上神情不但格外的猙獰兇惡,且似乎還夾雜着一種病態的扭曲癲狂,也不知是否因為同類相食而染上了朊病毒變得愈發狂躁

其中一人,手中綽着的竟是一把刀身呈半圓形,銹跡斑斑,而刃口處滿是血污的剁肉刀,他凝視向李天衢的目光當真像是餓急了的野獸,只恨不能立刻揮刀把眼前的食物身上血肉生剮削落。

另一人則在揮舞着鋼刀吆喝,教後面的同夥趕緊過來;還有一人臉上一隻滿是狠戾之色的招子微眯,已經拈弓搭箭的將李天衢覷個分明;至於踩在唐刀上的那個軍卒也察覺腳下踩到了硬物,而正要俯身去撿

我只能轉身去逃?

我本來甚至連雞都不曾殺過一隻,如今卻要面對四個殺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頭,手上已不知沾染過多少鮮血,或許後世犯下最殘忍惡性刑事案件的殺人犯比起這些人而言都是不成器的小廝在如此兇徒屠夫的步步圍攻之下,又怎能奪回兵器繼續拚死抵抗?

李天衢驚懼的後退兩步,已然萌生逃意之時,他內心中油然而出那股怨毒的恨意、殺意驀的猶如熊熊烈火一般蔓延竄起,直似要將李天衢靈台最後一絲清明給吞噬燒盡!在那一剎那間,李天衢臉上本來絕望與驚恐的神情遽然不見,滿面取而代之的是濃烈的兇惡戾氣!他的喉頭髮出猶如野獸般的低吼聲,旋即身子疾竄而出,竟然反而向那幾個軍卒突襲了過去!

瞄準自己的那張弓弓弦驟然回彈,箭簇已驟然射出,對面那些軍卒眼見李天衢勢如瘋虎的疾衝過來,也都倉惶着要做出反應電光火石間李天衢忽的想起一件事來,他在拔足狂奔的同時雙手立刻向身後探去,兩把鋒刃明晃晃的飛刀刀柄被握在掌中,李天衢雙臂再一掄,便將那兩把飛刀甩將了出去!

兩把飛刀划出軌跡筆直的寒芒,快的直教人根本來不及反應,也分別插入兩個軍卒的心窩、眉心時處,激射而來的箭簇也已射至李天衢的面前。然而李天衢卻發現自己端的眼明手快,伸手驟然探出,便將那支利箭箭桿牢牢的攥在掌心當中。

心窩、眉心被飛刀搠中的那兩個軍卒歪扭倒地的同時,李天衢已然疾沖至距離那放箭射向自己的兵卒不過十來步遠的距離。那廝倉促的拋下步弓,正要把出腰挎的鋼刀時,卻驚然覷見李天衢一個鷂子翻身凌空而起,身子翻轉之際,伸出的長腿趁勢挾裹着呼呼勁風直劈落下來。

渾重的力道勢如豹尾,李天衢一腳頓時重重的落在那軍卒的脖頸上。但聽得清脆且教人聞之心悸的骨骼碎裂聲乍起,那兵卒臉上兀自掛着錯愕的神情,腦袋卻已下一側歪扭傾倒,遭了這一擊已是頸骨折裂,身子也向另一側轟然倒去而當場斃命!

李天衢足稍點地,隨即又騰空躍起,那個剛剛拾起唐刀的軍卒陡然間感到自己被一團黑影給籠罩住。他倉惶的要揮刀斬來時,李天衢手中的羽箭滴溜溜的一轉,他牙縫見綻出驚雷也似的怒吼聲,直要震碎那軍卒的耳膜。

而簇尖鋒利的羽箭也狠狠的鑿將下去,頓時扎入那軍卒長大的嘴中,把他的頭顱給搠了個對穿!

趁勢撲倒那軍卒的李天衢在起身的同時劈手奪過唐刀,緊緊的握在了掌心中。當他起身怒目俯視過去時,就見腳下這個被羽箭釘入口中的軍卒臉上露出驚慌的神色,身子仍然抽搐個不停這時李天衢也意識到似乎憑着另一種記憶與這具身體本能的反應,能夠施展出的武藝竟然如此了得,竟然在一剎那的功夫,便了結掉四個殺人如麻的兇徒性命!

然而方才這具身子的主人到底是因對方人多勢眾,在陷入雙拳難敵四手的險境中遭受重擊,按理說也已經「喪命」了

李天衢喘息方定,卻聽見急促的喝罵聲與腳步聲接踵而至,當他抬頭望去,覷見個手持鐵鞭的反軍步將也率領一撥兵卒直衝將下來時,李天衢那對招子中凶芒倏然暴漲,心中也立刻發狠念道:

眼下尚還大意不得,就是那驢鳥方才偷襲得手!他身手也算是了得,但是方才就已殺他二三十人,如今又除了四條性命,只須多加小心,應該也能夠將這一撮賊廝除盡殺絕!

李天衢尚還沒有發覺到本來從未曾經歷過這等血腥殘忍廝殺的自己,應是因兩種意識與記憶的結合使得心性開始發生轉變,現在他雙目赤紅,心中也只有一個念頭:還有機會反殺!

《唐末大軍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