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逃脫
逃脫 連載中

逃脫

來源:google 作者:徐凱晶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姚麗娜 懸疑驚悚 趙默然

一座神秘的荒山,一群等死的老人,七個探秘的人終究無處可逃本作品為「她」懸疑徵文比賽作品女強+懸疑+推離+都市現實IP文,絕對無亂七八糟的設定和內容展開

《逃脫》章節試讀:

「你小子怎麼回事?一進村就古古怪怪的。」王斌看到趙默然還愣着,幾個箭步就衝到他的面前,用力的推了一下他的肩頭。

「我。。。。。我感覺到有點不對。」

「怎麼了?哪裡不對?」姚麗娜當然也早已發現了他的異常。在她的印象中,趙默然應該是自信、開朗甚至有點搞怪的傢伙,而眼前驚慌失措的樣子完全顛覆了心中的形象。

「我。。。我。」磕磕巴巴說了兩個字以後,趙默然一個轉身,推開擋在身後的魏浩然就沖往屋外。

姚麗娜和王斌趕忙追了出去,剩餘的隊員雖然一樣摸不着頭腦,但是也都一個個跟隨了上去。

「趙哥這是怎麼了?」看着身旁一臉狐疑的馬瀟瀟,魏浩然也只得不解的搖了搖頭。

趙默然來到了屋子一側,將自己的背用力地靠在了一棵小樹上。他一把扯下頭上的面罩往遠處一丟。

旋即又從褲兜里掏出了一盒煙,顫抖着手往嘴裏送了一根。

「你小子倒是說話呀,別弄得神神叨叨的。」雖然嘴上在抱怨,但是畢竟是多年的朋友了,看到趙默然顫抖的手幾乎都點不了煙,王斌從褲兜里掏出一個打火機,點着火就迎了上去。

看到他此時已經緊張到連迎上來的火都點不準了,姚麗娜一把把他的煙從嘴裏拿了下來,塞進了自己的口中,迎着打火機嘬了兩口,點然後又塞回到了他的嘴裏。

趙默然愣了一愣,姚麗娜卻是一臉自然,嘆了一口氣後狠狠的吸了兩口。

隨着濃重的煙霧噴出,他的心情好似平和了幾分。又嘆了一口氣後開始講述起來。

「剛才這個老伯我已經忘了他叫什麼名字,從小我們就管他叫張伯。」

「擦,原來是個老熟人啊,他應該沒認出你,你慌張個毛線啊?」

看到王斌打斷了敘述,姚麗娜輕輕的推了他一下,示意他讓趙默然把話說完。

「可。。。可是情況有些不正常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在很小的時候,張伯就長這個樣。」趙默然又舉起香煙狠吸了一口,「我記得最後一次見他的時候是小學一年級還是二年級,那時候他就因為年滿了65歲,因為沒有子女,所以他就獨自上山了。可是。。。。可是這都20年過去了,他怎麼還沒有變。」

姚麗娜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會不會是有什麼人和他相像,或者說這人是張伯的什麼親戚,比如兄弟、叔侄?」

「不可能。」趙默然猛地把煙放了下來。「我們村子就那麼大,有沒有人和他長一樣,我還不知道嗎?他是村裡為數不多的孤寡老人,兒子和弟弟在很早年前就因為到山上采靈芝,失足摔下去了。」

眾人相互對望了一下,眼中都有着一絲恐慌的神色。正如趙默然所言,這種偏遠的小山村和大城市完全不一樣,平時在城市裏面,也許連隔壁鄰居是男是女都未必知道。可是在這種淳樸的山村裏面,你可以輕易的敲開任何一家房門,進屋就直接吃飯。

不管有沒有血緣關係,大家都是互幫互助的一起生活着。作為從小在這裡長大的趙默然,自然不會有認錯熟人的可能性。

「那現在怎麼辦?」原本最喜歡出頭做決策的王斌,頓時也沒了主意。

「不管怎麼樣,我們既然都來了,這次探訪就得繼續下去。」看到眾人不知如何是好,姚麗娜倒是率先站了出來。

作為一個高學歷的心理醫生,他是絕對不可能相信有什麼鬼神存在的。剛進村就遇到的詭異的事情,一定是背後存在着什麼誤會或是一些其他原因。依照自己的脾氣,絕對不可能就因為這麼一點點古怪就放棄整個計劃。

姚麗娜說完,環視了一圈,看樣子她這番鼓勁並沒有起到明顯效果。大家都觀察着隊友們的反應,沒有一個人提出支持或是反對。

「姚姐,你還記得剛才那個張伯說過什麼嗎?」馬瀟瀟突然輕輕的提醒了一句。

姚麗娜想了想。「你是說張伯剛才說的我們帶不走你那兩個同事嗎?」

馬瀟瀟輕輕的點了點頭兒。

「那我們就更沒必要走了,至少說明那兩個人目前還活的好好的。要是真有什麼妖魔鬼怪,他們逃都來不及了。」姚麗娜馬上發現了事情的破綻。

「對對對,姚大美女說的是啊。都走到這一步了,怕個毛線。他們回不回去我不關心,但是我就是想知道這個村子有什麼能那麼吸引他們。」

也不知道是姚麗娜的分析還是王斌的的好奇心,眾人的表情開始緩和了下來。

看到大家似乎已經不再那麼彷徨,王斌更來勁了。

「這世上沒有什麼救世主,也沒有什麼神仙皇帝。咱們接着敲門去,這家不成,還有下家。我倒不信了,這幫老頭老太還能搞出什麼幺蛾子。要是真有什麼妖怪,老子活剝了它。」王斌從口袋裡掏出一根煙丟進了嘴裏,並一屁股就地坐了下來。「讓我休息一小會兒,等體力恢復一點,我挨家挨戶敲門去。」

姚麗娜也剛想坐下恢復一**力,可是無意當中一瞄,發現隊伍裏面少了一個人。稍稍一算,竟是那個醫生不見了。

「哎,唐念怎麼不見了?」聽到姚麗娜這麼說,大家都四處觀望起來。

眾人剛想起身尋找,就看到他從張伯的房門裡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當初出屋的時候,明明看到他一起跟出來的,怎麼又獨自回去了?姚麗娜率先趕了過去,眾隊友除了趙默然外都緊隨其後。

還不等他們開口詢問,唐念就就伸出手制止,示意所有人聽他說。

「剛才聽到趙墨然說起這個張伯的事情,我怕其中有誤會,所以又折回去確認了一下。」

「然後呢?然後呢?你確認了出什麼了?」馬瀟瀟滿眼期待的問道。

「這個事情確實有點奇怪,我一進門就朝屋裏面喊了一聲張伯,結果他一下子掀開門帘就沖了出來,開口就問我怎麼知道他姓張的。」

「你沒把趙默然賣了吧?」王斌趕忙問。

唐念笑着搖了搖頭,「我說是那兩個記者同事告訴我的,村口第一家姓張,讓我們有事兒就去找他。」

眾人放心的呼出了一口氣。

「不過。。。」還沒等大家把這口氣完全吐出來,唐念就接着開口,但是語氣卻顯得有點遲疑。

「不過什麼呀?你怎麼也學着跟趙默然一樣喜歡吊人胃口。」王斌一副急不可待的樣子。

「不過。他說,我勸你們快點下山。不然的話,有你們好後悔的。」

「現在這個事情有點蹊蹺了,看來這個老伯就是默然嘴裏的張伯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並且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兩次勸阻我們繼續留在山上。結合上兩個記者不肯下山,這裏面肯定有問題。」錢同輝捻了捻花白的鬍鬚,既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分析給眾人聽的。

姚麗娜轉頭看了看,「小魏,你快點把攝影器材打開,一定要對我們這次的探訪進行全程拍攝,這樣多多少少能減少危險發生的可能性。」

」哦哦哦,好的。」魏浩然立馬從背後取下包裹,認真地開始組裝起攝像機。

「姚姐,你可別嚇我。這會不會真的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啊?要不要不我們還是下山吧。」太陽已經只剩下一絲餘暉,黑暗馬上就要降臨,樹林中的烏鴉的嘶叫聲在這種氛圍下顯得格外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