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她是他的青梅,他是她的竹馬
她是他的青梅,他是她的竹馬 連載中

她是他的青梅,他是她的竹馬

來源:google 作者:星予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桑宇恆 江可星 現代言情

【現言+甜寵+成長】那年,七歲的江可星第一次見到十二歲的桑宇恆,他們成了好朋友江可星十三歲時,桑宇恆說等她長大,她只當這是一句玩笑話江可星十八歲那年,桑宇恆的一句「做我女朋友吧」讓她猝不及防,也讓她相信,五年前那句話是真的江可星二十二歲那年,他們結婚了江可星二十四歲那年,他們的孩子出生了男孩叫桑喻江,女孩叫桑喻星,他們從此快樂地生活展開

《她是他的青梅,他是她的竹馬》章節試讀:

桑宇恆一回到家,他就看見父母很生氣地坐在沙發上。

「爸,媽,我先上樓了。」他感覺很緊張。

他的腳還沒碰到樓梯,父母便憤怒地說:「站住,過來。」

「來了。」桑宇恆只好坐到了沙發上,他心裏感到一絲絲不安。

「說,去哪了?」母親開口道。

「不是說了,我去圖書館學習了嗎?」桑宇恆更加緊張了。

「去圖書館能和江可星在一起?你撒謊。」父親說。

「我……」

「我告訴你,你們班有個同學是我的眼線,她會告訴我你在外面的一舉一動。」母親說。

「你們怎麼可以監視我!」桑宇恆很生氣。

「我們還不是為了你好!趕緊上樓學習去,以後少跟江可星接觸。」說完,父母就回了房間。

桑宇恆難過地站在了原地。

「幹什麼,還不學習去。」父親推開房門大吼,然後「啪」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桑宇恆只好默默地回到了房間。

江可星一進家門,母親就把她拉到沙發上。

「媽,怎麼了?」江可星好奇地問。

「你以後還是少去找那個桑宇恆吧。」母親說。

「為什麼呀?」江可星疑惑不解。

「他媽今天來找我了。他媽說,你不要打擾他兒子的學習和生活,你們不是一路人。」

「啊,可是我……」

「乖,聽話。」母親摸了摸江可星的頭說道。

「那,我先去房間了。」江可星低着頭,走進了房間。

她感覺很悲傷,躲在被窩裡偷偷地哭。

第二天,桑宇恆還是來找江可星了,他開口:「我送你上學去吧。」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去,我們以後不要見面了,我們不是一路人。」說完,她就飛快地跑掉了。

桑宇恆愣在了原地。他很難過,從小到大父母跟他說過無數次江可星和他不是一路人,他們不能做朋友。他從來沒有聽過。因為他覺得江可星和別的女孩不一樣。江可星也從來沒有說過不和他見面這些話。今天,第一次聽江可星說出了這些話,他感覺五雷轟頂。

江可星一邊哭一邊走向了學校。她想和桑宇恆一起學習一起玩耍,可是,桑宇恆母親說的對,他們不是一路人,她不能耽誤他的前途。

後來,江可星特意躲着桑宇恆去學校,回家。很快,軍訓結束,開學了。

桑宇恆在路上走着,突然,他看見了在前面走着的江可星。

他快步追上江可星:「喂,軍訓時不要我送你,現在開學了,我們必須一起去上學了。」

江可星低着頭:「季嘉熙在等我,我先走了。」說完,她就跑了。

她跑了很久後,估計桑宇恆不會追上來後,才停了下來。

她知道自己喜歡上了桑宇恆。他們認識了六年,桑宇恆陽光帥氣,對她又那麼好,她怎麼可能不心動。但是,就像是桑宇恆母親說的那樣,他們不是一路人。

像桑宇恆這樣優秀的人,肯定是考上一個最好的大學,然後出國留學,回來直接進入國企工作,然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而她,將來會考上一個不好不壞的大學,然後進廠工作,隨便找一個門當戶對的人渡過一生。桑宇恆是她這輩子都無法擁有的星辰,她怎麼能總是纏着桑宇恆?

她低着頭,進入了學校。

時間飛快,轉眼一個月就過去了。

桑宇恆他們年級舉行了一月一次的大考。這回,桑宇恆只考了全校第二。

晚上,江可星在房間里寫作業,她忽然聽到,隔壁桑宇恆家裡,罵人的聲音特別大。她好奇地打開了窗戶,想聽個清楚。

「為什麼這回才考了全校第二?」母親很生氣地問桑宇恆。

「我……」

「為什麼不是全校第一?」父親問。

「老師說這次題目很難,能考及格已經很不錯了,我們班有很多同學都考不及格呢。」桑宇恆小聲說道。

「怎麼光跟差的比,不跟好的比,趕緊回去學習,下次再考不好,周六周日就再加三門補習課。」母親說。

桑宇恆低着頭回到了房間。

他很難過,很憤怒。從小,他的父母只會讓他好好學習,稍微考差了一點,父母就會劈頭蓋臉一頓罵。父母還經常批評他經常和江可星一起玩這一行為……

他思索了很久,最終,他還是坐到了書桌前。

江可星在窗邊站了很久,聽不到動靜後,她才關上了窗戶,坐到了書桌前。

她知道桑宇恆現在一定很難過,但她卻不能安慰他。

她知道,桑宇恆一受到了委屈,就會向她傾訴。她知道,桑宇恆的父母,特別關注桑宇恆的學習,對他的要求也非常嚴格,只要考的比上次差一點,哪怕是只差0.5分,都免不了挨罵。如果考好了,父母一句表揚的話都沒有。

第二天。

天蒙蒙亮。

江可星醒的很早,她睡不着了,她總感覺有什麼事要發生。

桑宇恆來到了自家天台上,坐到了天台邊緣。

他們的天台是沒有護欄的,所以那是他們家最危險的地方。從剛搬來開始,父母就從來都不讓他去天台,他經常都是趁父母不在家的時候偷偷去玩。

剛才,父母因為有事,要早點走,走之前,到他的房間,說:「等會別忘了去補習班。」說完,就走了。

父母走後,他也沒心情睡覺了,就穿好衣服,來到了天台。

他想起父母對他的一切要求,心裏非常難過。從小,他是學霸,學校里的同學都羨慕他,以他為榜樣,可是由於父母對他嚴苛的要求,他並不快樂,要不是江可星陪着他,他也許會更加悲傷。

可是這一回,他實在忍受不了了。

他想到了一個極端的方法。

「叮咚。」

江可星的手機響了一下。

她拿起手機一看,是桑宇恆給她發的信息,上面只有六個字:

「我們……來世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