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她說不做女帝,狗都嫌
她說不做女帝,狗都嫌 連載中

她說不做女帝,狗都嫌

來源:google 作者:彭商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景翊 沐九月

楚景翊與沐九月都是穿越而來,但各自身上都有一百多個心眼他們小心謀劃,卻又希望對方坦誠楚景翊想要開創一個盛世,人人平等,他以為沐九月與他所想一樣,但發現她想要的更為貪婪並且,他發現沐九月騙了他很多事展開

《她說不做女帝,狗都嫌》章節試讀:

上官言更氣了,「沐九月,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啊,你真誠的問我,那我就如實的回答啊!」

「你……」上官言被氣的說不出一句話來,見狀,沐九月雙眸彎笑着給他遞過去一杯茶水,樂道:「太子殿下息怒,你剛說我沒給你消息,那你的意思是我給了消息,是不是就可以領這個月的銀子了?」

作為上官言的暗探,每月可以從他這裡領取五十兩作為經費。

沐九月一開始並不認識上官言,也不知道這茬事。

但在一次偶然巧遇後,知曉了當上官言的暗探能有五十兩,沐九月說不動心那是假的。

畢竟,在她這裡五十兩銀子可以養四、五個暗樁了。

上官言看着一臉笑嘻嘻的沐九月,實在是難以將她和傳聞中那個心狠手辣的南月公主聯想在一塊。

但事實上又是如此,上官言的內心十分矛盾,他輕搖着紙扇,說道:「有什麼消息就說,不過,這是最後一次了,你是青絡鬼國的公主,孤可不敢再用你了。」

「明白,那我現在告訴你兩個消息,一是天鉉國的皇后昨夜派人來殺我,她不想讓我嫁給她兒子,但據宮中傳聞,天鉉國的皇帝有將我嫁給皇后兒子楚宥慕的這個想法。

二是我準備攪渾這次聯姻,也就是我會找機會告訴眾人,我可以與任何國家聯姻,不單單是天鉉國,如此,我母后和二妹妹也就不會這麼操心着我的婚事了。」

上官言越聽眉頭皺的越緊,「你的意思是此次你們與天鉉國的聯姻,是你母后和二公主所為?」

沐九月點點頭,上官言又繼續道:「既然如此,你更不應該拿自己的終身大事做賭注。」

「太子殿下,這就不是你費心的事情了,我跟你說的這兩個消息,可沒多少人知道,特別是第二個,你是最先知道的,所以,我的五十兩可以給我了嗎?」

上官言神情複雜地看了沐九月一眼,「啪」地一聲將紙扇合上,從袖中取出一張一百兩的銀票拍在桌上,略有怒氣地說道:「我稀罕為你費這心思,銀票給你了,從此以後,你我兩清。」

說完,上官言徑直離開了葯閣,沐九月則小心翼翼地折好手裡的銀票,心中十分開心。

約莫一個時辰後,她收拾好東西準備去往京城。

可等她走出葯閣,數名彪形大漢突然跳出,將她團團圍住。

「你們是誰?」沐九月狐疑道。

為首的大漢先是大笑了幾聲,才說道:「我們是百鬼堂的,現在送你上路!」

沐九月眉頭不由皺了一下。

這時,那幾名大漢已經舉刀朝她砍來,這些人的刀法沒有路數可言,勝在力大兇殘,悍不畏死。

但面對沐九月,這些人並沒有佔到一絲上風。

她比這些人還不怕死,那股子殺勁,令這些大漢都不由心頭一顫。

此時,她奪過其中一人的大刀,轉身擋住了另一人的偷襲,順勢粘刀下滑,那人躲避不及,被沐九月狠狠削掉了手指,痛得哇哇大叫,然後,又被沐九月一刀砍下了頭。

之後,沐九月身形一輕,凌空而躍,手中的刀鋒一轉,直接抹了向她衝來的兩人脖子,隨之,落地後,又攔腰斬殺了一人。

沒一會兒,前來殺她的人,已全數被她殺死了。

此時,大雨傾瀉而下,落下的雨水與屍體流出的鮮血混合在了一塊。

沐九月瞥了這些人的屍體一眼後,踩着血水,扛着大刀,往前走了幾步,開口說道:「出來吧。」

這時,一名身穿黑斗篷,手拿一根銀制手杖的人從天而降。

「姑娘,好武功!」來人誇讚了沐九月一句,沐九月只覺聲音有些耳熟。

沐九月疑惑地看向那人,只見他褪下斗篷,露出一張枯槁的臉,沐九月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姑娘,有什麼遺言要留下嗎?」那人笑了笑,但這笑意在他臉上十分瘮人。

沐九月沉默了一會兒,冷聲問道:「你……也是百鬼堂的?」

那人點點頭,「沒錯,在下百鬼堂燭牧。」

「你是燭牧?」沐九月驚訝一聲。

燭牧樂道:「在下正是,姑娘可還有什麼要問的?若是沒有,我就送你上路了。」

「等等。」沐九月開口道:「那我再問問,百鬼堂不是一向在沨朝行事嗎?怎麼會來天鉉了。」

「這不是姑娘該問的問題,要是你問的是這種問題,那我現在就送你上路。」說話間,燭牧抬起他的手,皺褶的皮膚加上細長尖利的指甲,看一眼便覺得瘮得慌。

此時,燭牧的指尖輕輕一彈,一滴雨水猶如利箭般朝沐九月快速飛來。

但沐九月只是一個微微側身,輕鬆地避開了這「雨箭」。

燭牧訝異,沒想到這名女子武功如此厲害,他不由後退一步,以手杖橫掃,瞬間,身前的雨水如萬箭一般,齊齊射向沐九月。

沐九月雙手舉刀,對着這些飛來「雨箭」就是一劈,氣貫長虹。

頓時,「雨箭」散成雨滴,落入地面。

「你不是青絡鬼國的大公主嗎?為何有如此功力,你到底是誰?」燭牧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

沐九月眼神陰冷地看着他,從懷中掏出一鬼面具撫於臉上。

頓時,燭牧猶如五雷轟頂,他還沒來得及回過神,就被沐九月一腳踢倒在地,大刀「砰」地一聲,**在他腦袋邊的土裡。

「堂主饒命,堂主饒命!」燭牧驚恐地喊着。

沐九月取下面具,揣回懷中,說道:「你現在可以說說,你們不好好待在沨朝,來天鉉幹嘛?」

燭牧聲音顫抖道:「是、是、是左副堂主命我們來的。」

「沈樾?」沐九月不禁困惑。

當初,她在沨朝建立百鬼堂,一是藉由沨朝這些江湖人士收集沨朝的消息,二是為了給沈樾一個藏身的地方。

沈樾曾是青絡鬼國一品大將軍沈驄的兒子,但因為其軍隊越來越壯大,青絡皇帝害怕沈驄謀反篡位,便設計滅了他滿門。

沈樾在被追殺的途中,被沐九月救下,之後,沐九月將他偷偷帶至沨朝境內,才逃過一劫。

之後,沐九月建立起了百鬼堂,自己雖然身為堂主,但堂內的事情都交給沈樾打理。

但她也不是沒留心眼,她故意分了左右兩個副堂主來管理百鬼堂的事情,也是為了有個相互監督。

左副堂主是沈樾,右副堂主是沐九月當初的貼身大宮女白菁。

如今沈樾居然派人來殺她,沐九月心頭湧上不好的感覺。

啊——

忽然一聲慘叫響起,只見沐九月手中的大刀,已經**燭牧的胸口。

就在剛才,燭牧趁沐九月分神之際,居然朝她暗射一根毒針。

沐九月微微歪頭躲過,隨之將大刀**了燭牧的胸口,看着地上的屍體,沐九月又想起初見燭牧時,他還是一個少年模樣,卻心術不正,急於求成。

正統武功不學,非要去學歪門邪道,想着一戰成名,導致現如今,模樣奇醜,武功還是不咋地。

雨已經停了,但沐九月渾身已經濕透了,她瞥了眼滿地的屍體後,嘆了一口氣,便準備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