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她與死神為伴
她與死神為伴 連載中

她與死神為伴

來源:google 作者:抓起就跑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孟寒安 懸疑驚悚 抓起就跑

我叫孟寒安,村裡有名的災星家裡長輩早已去世,只留下她自己一人人們相傳,都是由於她命數過硬,剋死了全家可事實卻全都是陰謀,父母的死亡都是有人在背後搗鬼,就連死後都要被人利用,進去互相殘殺棺材鋪的打更人,校園宿舍召喚筆仙,屍體半夜逃離太平間,蟲蠱操縱......道法、驅魔、斷邪,生存到底為何我到底又是什麼存在,無數的狂風席捲,等待着命運的征途展開

《她與死神為伴》章節試讀:

待男人消失過後,玉佩後知後覺反應過來,從中飄出一個妙齡少女,渾身發抖的貼近婁清的身上,雙眼含淚弱弱的說道:「小婁清,方才那個男人好可怕啊!」

婁清看了女人一眼,活動一下已經僵硬的手臂,不再說過多的言語,也未曾搭理這個後知覺的女人。

「恩——」

孟寒安發出**的動靜,從沉睡意識中驚醒,睜開眼睛發現屋內的一切雜亂不堪,有些地方的物件已經不見蹤跡。

這是什麼情況?

她怎麼會昏迷在這個地方?

雷卓院長為何也與她一同昏迷、不省人事?

而面前這個漂浮空中的女鬼又是何時出現的?

看見孟寒安已經清醒,婁清走到她的身旁,蹲下撫摸着她的頭頂,找尋方才男人所留下氣息的蹤跡。

可是他什麼也沒發現到,身邊的女鬼也躲在距離很遠的地方。

彷彿面前的孟寒安是什麼吃人的魔鬼一樣!

這孟寒安與方才那個恐怖氣息的男人到底是何關係,這木劍居然還是有劍靈存在?

為什麼這麼長的時間都未曾聽說過它的外號以及它存在着自主意識?

婁清對這些發生的事情,感到匪夷所思,面前的女孩到底是何等存在,這些未知鬼怪們為何都復蘇於她出生之後的時間內?

機械人發出被撞擊的聲響,它不停的被身後的妖峙劍拱着向前行走,它的傷害輕而易舉就將機器鐵皮破碎,露出機械內部線路,以及心臟部位的那一小塊藍礦石。

藍礦石被妖峙吞噬殆盡,只留下一個窟窿洞,證明剛才所發生的事情!

它吞噬完能量之後,混沌意識也逐漸清醒,飛向孟寒安的頭上,蜻蜓點水般的觸碰到她的頭頂。

在那一瞬間,孟寒安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從頭頂傳輸進身體五臟六腑之內,四肢不受控制的在抽搐擺動,整個人像是中邪一般,透露着詭異景象。

劍身在不停的縮小,小到如同一把挖耳勺般的大小,隱蔽藏於髮絲之中。

孟寒安抽搐停止,眼睛閃過一道紅芒,脖頸之上浮現一抹刺青,目光渙散的打量着四周的環境,一副失了魂的模樣。

這刺青有點像龍,但由於現在所流傳下來的龍的樣貌相差甚多,它全身被漆紅的鱗甲包裹,身上類似蛇一般,臉上卻如同人臉,樣貌雖然看不清,但隱約從中感受到非人的氣息。

眼睛一睜一閉,空中有着白霧出現,日月踩在它的腳下。

「燭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昏迷許久的雷卓院長終於清醒過來,他攙扶着婁清的手臂,急匆匆的向著孟寒安的方向直奔而來,連腳上的布鞋掉落一隻都不再理會,眼中只有那神秘莫測的燭陰刺青。

【小屁孩,快點給我找吃的,不然我就一口生吞你的血肉!】

孟寒安原本有些迷惘的意識,被突如其來陌生男人兇狠的威脅聲的聲音給驚醒。

她表情瞬間陰沉下來,眼神尖銳,嘴角向下聳耷,渾身上下散發出生人莫進的氣息。

「你到底是誰?」孟寒安語氣強硬的問道,手在下面小幅度的擺了擺,微微遠離他們二人。

婁清二人也發現情況不對,停止腳步,輕輕的從身後桌面上掏出監測儀,查看現場是否有未知存在體。

監測儀一動不動,指針還處於待休狀態。

他回過頭,看向從方才召喚結束後就沉默不語的女人一眼。

它的臉上浮現着神秘莫測笑容,饒富興味地眼神注視着孟寒安。

算了,它已經廢了,還不如靠自己!

婁清掏出手機,將信息打在上面,『沒有——』

沒有?

孟寒安屏住呼吸,尋找木劍的身影,她隱約在昏迷中聽見有人在交談,但在醒來之後,現場就只剩下他們三人。

木劍也消失不見,難不成?

她還記得昏迷之前,機器曾經說過一個名字。

「妖峙劍?」疑惑的語氣從她的口中說出。

【恭喜你答對了!但是沒有獎勵,快點給我找吃的,不然你們這些預備糧就變成盤中餐嘍~】

這妖峙劍所說的話,擺明就是在嚇唬她,欺騙她做個免費勞動力給它找尋食物,孟寒安將它的話拆解清晰,她眼眸向上一斜,給它一個白眼。

癱倒在地,呼哧帶喘。

她的身體經過前幾年的苦勞力已經較正常同齡人低了大半截,更別提經歷今天這些詭異事件之後的勞累。

二人見到放鬆下來的孟寒安也將戒備狀態微微放下一些,跑到聲旁,院長輕聲詢問到,「怎麼樣,你身體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那木劍到底是何情況?」

「沒事。」孟寒安雙眼微微闔目,神色踟躕不前地瞟了一眼後面的女人偷偷的對二人示意道,「這…妖峙劍在我身旁,它叫囂着想要食物果腹,不然就把咱們幾人當食物吃了!」

對於它所說的一切,孟寒安是抱着懷疑態度的,要是能出來早就自己覓食了,還需要她作為中間商嗎?

婁清注意到暗示的眼神,他雙手交叉於胸前,整個人逍遙自在的抖着腿,對她的暗示無動於衷。

院長的手指想要接觸到脖頸的刺青,卻被什麼東西擋住,不能再前進一絲一毫,這就樣僵持與空中。

刺青中漂浮出一個迷你的身影,與方才的男人相差不多,也可以說就是年幼般的男人。

他一臉不滿的推着那隻手臂,表示着嚴重的拒絕,傲嬌的眼神瞟了一下上面發獃的孟寒安一眼,發現她的關注居然沒在他的身上,緊貼在身上的衣物被未知氣體充滿,整個人氣鼓鼓的好似一個胖墩墩的圓球。

「離我們遠點,這是我一人的!」奶聲奶氣的聲音從年幼的身影說出,他掐着腰,故作大人的姿態。

可是,就算是這樣年幼可愛的形象。

在場的所有人也不會小瞧他半點,院長被推開的手握成拳頭,「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聲調降低,語氣溫柔的蹲下,視線與懸於空中的孩子平行對上,表示尊重。

詢問時,他的聲音帶着顫抖,臉上帶着前所未見過的笑意,似乎是因為激動、興奮、渴望,讓雷卓整個人衰老的身軀重新散發出年輕人的生機,「我是雷卓爺爺,你與旁邊的孟寒安是什麼關係啊?」

話音落下,小孩原本氣鼓鼓的衣物恢復正常,他故作鎮定的偷瞄了兩眼站在遠方的婁清,老氣十足的指着孟寒安說道:「這是我的!你們這些男人都離她遠些!」

對婁清的敵意清晰明朗的表現出。

孟寒安覺得面前這個孩子在說著胡話,怎麼就變成他的,這是何時的事情?

「哎,這才剛開始身邊就這麼多鬼怪覬覦你,也不知你是幸運還是倒霉。」婁清聳了聳肩膀,對這鬼怪生物所說的一切表示着不屑一顧的態度,輕蔑的勾起嘴角,哈哈大笑起來,「鬼怪說的話你聽一半信一半得了,別過多的糾結,它們可不是好心的存在。」

孟寒安這才發現,她過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突然出現的孩子身上,而原本在耳邊說話的木劍卻許久未曾發聲。

現在的場上情況如此複雜,放在妖劍的身上肯定會出來參與一腳。

「我可以叫你寒安嗎?你是在找它嗎?」小燭陰從衣服內側掏出一把小巧的木劍,獻殷勤的遞到孟寒安的面前,身體呈現出扭捏的姿態。

未等孟寒安回答他的問題,就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這個是妖峙,是我從小就佩戴的本命劍,既然你是我的人,那這把劍也是你的劍。」

劍被孟寒安接過去的瞬間,小燭陰的身形開始變為透明,漸漸消失不見,只留下孟寒安手中的妖峙劍在嗡嗡作響。

證明着方才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

【別看主人認可你,我可是沒有!】

妖峙劍靈的聲音又一次傳出,它說的擲地有聲,好似對着安排十分不滿,但又無可奈何。

話音剛落,妖峙劍就隱身於空間之內,再無動靜。

在場的三人都清晰明白,這次的危機已經度過,當下最關鍵的就是如何提升孟寒安的實力。

這樣才會讓她在未來重要時刻發揮作用。

《她與死神為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