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他在明朝破懸案
他在明朝破懸案 連載中

他在明朝破懸案

來源:google 作者:二九七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龍 懸疑驚悚 李茹可

一場車禍,讓葉龍重生回到明朝成為了知縣,本是警院學霸的他,憑着現代技術,破了一個又一個懸案,最後,連朱元璋都忍不住大呼:快,把我大明最懸的案子給他破!展開

《他在明朝破懸案》章節試讀:

楊書吏和趙公良都愣了一下,剛都審完準備要判了,這怎麼還要再審?

「大人,您剛才不是已經審完了,何必…」

楊書吏忍不住說道。

「混賬,本官感覺剛才有些不對」

葉龍厲聲說道。

「是」

楊書吏應諾着低下了頭。

趙公良心裏暗自思忖,他這是被砸懵了?竟敢讓我跪下不說,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嗯,我們趙家家大勢大,我就算再說幾遍,料他最後也得給我圓了。

於是趙公良壓着怒氣說道: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昨日早晨我與幾個家丁路過李老漢的包子鋪,這老東西忽然出現把我重重的撞了一下,剛開始我也覺得沒什麼,只是罵了他一句。不久後我發現錢袋不見了,便差家丁去尋,但半日也沒找到。仔細一想,定是老東西撞我的時候偷走了,於是我便帶着家丁到他的包子鋪里找他,果然在他身上找到了我的錢袋,但錢袋裡裝的五十兩白銀卻是不見了。」

「至於我錢袋裡是不是裝有五十兩白銀,昨日早晨,我和幾個家丁在茶樓吃茶,結賬時家丁和茶樓鋪夥計都看見了,他們都可作證,這李老漢分明是偷了我的銀兩,如今人證物證俱在。」

葉龍聽完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李老漢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偷盜的人,但不是他偷的,錢袋又怎麼會在他身上?

不由得看了看李老漢,只見李老漢低着頭,身子在微微的顫抖,再看趙公良,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這可是我重生後的第一個案子,馬虎不得,還是先看看人證和物證再說吧。

思量一番,葉龍便說道:「人證物證何在?」

「回大人,您剛才已讓趙家家丁和茶樓夥計退下了,錢袋正放在您案桌上」

楊書吏在一旁解釋着。

葉龍掃了一眼案桌,只見桌上右邊放着一個藍色錢袋。

於是拿起仔細看了看,錢袋為上等絲綢所制,柔軟且精緻,袋口下方還綉了一個「趙」字,一看便是富貴人家的物件。

「李老漢,你可認得此物」

葉龍拿起錢袋問道。

「回大人,這個小人真的沒見過,不知怎麼的它會在小人身上。」

李老漢驚恐着說道。

沒見過?李公良說是從他身上找到的,而且還有人證,若不是他偷的那就有可能是李公良在說謊,但怎麼看李公良也不像是說謊啊,難道還另有隱情?想到這,葉龍心頭一顫。

於是葉龍把目光放在了李茹可身上。

這仔細一看他才驚訝地發現,這李茹可雖身着素衣,但卻絲毫掩蓋不住她那火熱的身材,俏麗的臉龐、白皙的肌膚、一雙修長如畫的鳳眉下是一雙明凈清澈的眼睛,清秀而脫俗,簡直是不帶一絲一毫人間煙火,若是在現代,絕對是女神級別的了。

看着俏麗的李茹可,再回想起楊書吏剛才那句「大人應該判他以其女作數五十兩賠償趙公子才是」,葉龍心裏已經有了打算。

片刻之後,葉龍說道:「將人證帶回來。」

不多久,衙役便將趙公良的幾個家丁和茶樓的夥計給帶了回來。

這幾個人被帶回公堂,一個個撲通跪了下去,臉上滿是疑惑。

「你們可看見趙公良的錢袋裡裝有五十兩白銀?」

葉龍對着這幾人問道。

「回大人,昨日我家少爺在酒樓結賬的時候,把錢袋拿出來,我們都看見裏面裝的都是銀子,肯定不少於五十兩」

跪在最前面的家丁說道。

「酒樓夥計,你也看見了?」

「回大人,看見了,趙公子正是從錢袋裡拿出銀兩來結賬的。」

酒樓夥計低頭回答道。

「那你們有沒有親眼看到李老漢偷趙公良的錢袋?」

這幾個人面面相覷,都搖頭說沒有。

其中一個家丁說道:「大人,我們雖然沒有親眼看到他偷,但我們都親眼看到我家公子從他身上搜出了錢袋,而且我家公子找到錢袋後發現銀子不見了,讓他還,他卻耍賴,所以才讓我們把他綁來衙門的。」

「對,對」

另外的幾個家丁隨聲附和着。

「大人,這可是人贓俱獲,鐵證如山啊。」

在一旁的楊書吏忍不住說道。

聽完這些說辭,只見李老漢捶胸頓首,面如死灰,口中喃喃地說道:「造孽啊,造孽啊。」

此時的他,在這些人證物證面前,只感到已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鐵證如山?我看未必吧,現在關鍵是丟失的五十兩白銀,現在只是找到了錢袋,那五十兩白銀在哪呢?如果是他偷的,那麼他把銀子藏哪去了?如果不是他偷的,那又會是誰偷的?銀子現在到底在哪?」

葉龍不屑的對楊書吏說道。

「這還用問嗎,錢袋在他身上搜出來的,不是他偷的還能是誰,銀子肯定是他拿了。」

趙公良沒好氣的說道。

當然,古代衙門審理案件,由於缺乏有效的刑偵技術和手段,大小案件都以理所當然為出發點,刑訊逼供為主,只要是符合邏輯的嫌疑人,必定被當成罪犯,若是不認罪,必定招致各種酷刑,直至認罪。

這點葉龍是清楚的,所以他知道趙公良會一口咬定李老漢就是偷銀子的人,但他不是古代人,他有着現代人的知識,有着現代人的法制觀念。

「稍安勿躁,若真是他李老漢偷你的銀子,本官自會給你個公道,但還有一些細節本官需要梳理清楚」

趙公良冷哼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李老漢,你且說一說當時是怎麼撞他的?」

「回大人,小人當時正在包子鋪忙着,也不知怎麼的一轉身便撞上了他,但小人真沒有偷他的錢啊。」

「你做包子營生,一天能掙多少錢?」

葉龍接着問道。

「啊?」

聽這麼一問,李老漢有點愕然。

「回大人,好的時候能掙七八十銅板,差的時候也能掙個二三十。」

「好,來人」

葉龍喊道。

「在」

一個身穿官服的衙役站了出來,葉龍看了看,他是這個縣衙的捕頭,名叫殷三。

「殷三,你找十幾個兄弟,到李老漢家裡和包子鋪里,把所有的金銀銅板都給我找出來。」

此時葉龍心裏雖然有了推測,但能否證實自己的推測,關鍵在這所謂的五十兩銀子,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看能不能找到這所謂丟失的銀子。

「是」

殷三說完揮了揮手,便帶着十幾個衙役走了出去。

「你們想幹什麼?」

李茹可厲聲問道。

看着焦急的李茹可,葉龍也沒有做什麼解釋。

而在李茹可身旁的李老漢卻是眼巴巴地看着葉龍,顫顫地說道:「大人,小人家裡真沒有銀子啊」

「找不到銀兩就拿你女兒做賠償」

一旁的趙公良戲謔着說,嘴角上還掛着微笑。

「你個卑鄙無恥小人」

李茹可氣得咬牙切齒。

「公堂之上,豈可胡言亂語」

葉龍拍了拍驚堂木,厲聲說道。

隨着這一聲驚堂木,公堂上便安靜了下來。只是趙公良還不時朝李茹可看去,嘴角的微笑始終沒有消失。

不一會,殷三便帶着衙役回來了。

「稟大人,卑職帶人找到的金銀銅板全部在此」

說完便將一個包裹遞上了案桌。

葉龍打開包裹看了看,裏面是除了幾塊碎銀還有就是一堆粘着麵粉、油脂的銅板,有四五百個,全部加起來大概價值是四兩銀子左右,並沒有所謂的五十兩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