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她只想活命
她只想活命 連載中

她只想活命

來源:google 作者:半入江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聲聲 江璟

一朝穿越,結果沒有金手指「你能通過夢境知曉過去與未來,但使用此能力會被反噬或付出相應的代價,不限於自己或者身邊的人哦請宿主謹慎使用」女主:那我自己遠離人類,種種田養養花不就好啦,幹嘛要這雞肋的超能力?「你的任務是努力活下去」女主:殺千刀的,你也沒說我就是個炮灰啊,不是在死的路上,就是在被追殺的路上為了活命,只好抱緊大佬的大腿啦!……遍地枯木,風聲在耳畔呼呼作響他一身黑袍背她而立,在她來到身旁之時,墨色的眼眸深沉莫測,只見他薄唇微啟,好聽的聲音傳進林聲聲的耳中,他說:「林聲聲,我等你很久了」清顏系膽小怕死炮灰vs腹黑反派大佬展開

《她只想活命》章節試讀:

這是一個人與妖同時生存的世界,幾百年前,魔神大戰,無淵失守,妖物乘此逃出,從此橫行人間。為維持三界平衡,天神耗盡全力才將無淵再次鎮守。但魔神大戰未得出結果,一切便如蒸發般消失。一夜之間,神界失去聯繫,天下只剩人間和在人界逃走的妖物。沒有魔神,眾多妖像無頭蒼蠅般只能隱身人間,藏匿在人類世界中。

林聲聲穿越時,正因為連夜通宵打遊戲而猝死。內心哀嚎之時,一個自稱系統的聲音將她送到一個陌生的世界。

「宿主林聲聲,現在的你所處的世界人類與妖物同存。而你的身份……啊,炮灰……」

嗯?炮灰?什麼炮灰?

林聲聲聽到一聲惋惜,莫名的眨眨眼睛,她只是個一事無成的宅女,如今穿越連金手指都沒有,還是個不能自保的麻瓜。

「咳咳,雖然是個炮灰,但你擁有通過夢境知曉過去與未來的能力。但是每次使用後若選擇改變原來軌跡,都會觸發某些負面效果,請謹慎使用哦。」

負面效果?

「那我會死嗎?」

「需要宿主自行判斷。」

雞肋啊真是雞肋,林聲聲心裏盤算着,若是她隱居山林,種種田養養花,只要不去人間,不就能逃脫炮灰的命運了嗎?

林聲聲想到這,臉上已經笑開了花,系統大概是猜到了她的小算盤,出聲打破了她的幻想。

「不接觸主線劇情,宿主也會被強行拉入。還是好好想想怎麼活下來吧。」

冷漠,非常冷漠。林聲聲哀嘆一聲,只好向山下走去。

林中靈氣旺盛,雖然身為麻瓜,但林聲聲卻能清晰感到這裡的環境非常適合修養。耳中傳來潺潺的流水聲,附近不遠處有一條小溪流。溪邊一抹素白映入眼帘,深遠的竹林里,終於見到一個活人了。林聲聲抬腳向那人走去。

還未等林聲聲說話,那人便轉過身來。林聲聲呼吸一滯,嘴角不知不覺上揚。

好妖艷的男子啊,怎麼能長的比女人還好看呢?看到他的臉,林聲聲突然有點自卑。

「姑娘也是在這林中迷了路嗎?可知如何出這林子?」男子主動搭話。

「啊……是啊,林子太大了。」林聲聲自己也糊塗,遇到的這廝也不識路,兩人只好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了。

「也許,順着溪流往下走就能出去了。」林聲聲的眼睛總是控制不住的往那人臉上看。

這個世界也有這麼好看的花美男嗎。就是看起來有些孱弱,估計一推就倒吧。林聲聲沒控制住自己,笑出了聲。

身旁的男子正欲說話,眼見他腳下一滑,竟要往水中倒去。

林聲聲眼疾手快,拉住他的手腕,奈何她力氣太小,兩人雙雙掉入水中。

這一段的水流湍急,即便是林聲聲這樣會游泳的,帶着一個男人也很難游回岸上。水流淹過脖頸,林聲聲突然感到無力,腳下像被灌了鉛向下拉着。

不是吧,還沒活過一天,炮灰的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林聲聲欲哭無淚,沒有金手指,冷漠的系統也不會出手。

就在林聲聲終於做好心理建設,準備接受現實時,眼前一道金光閃過,林聲聲感到手腕一緊,整個人都被拉了出來。

回到岸邊,林聲聲咳出喝下去的水,才終於緩過來。想到有個人還在水裡,又立馬起身。

「水裡還有人。」她喊到。

慕聖凌拉住她,阻止她去救人。

「姑娘看清楚了,那是魅妖。」

慕聖凌手一揮,空中的金色符紙再次發出金色的光芒,將那魅妖的原本樣子顯現出來。

林聲聲倒吸一口涼氣,原來美麗的面孔如今變成了一副沒有皮囊的駭人骷髏。她剛才居然還對着那副樣子犯花痴,這個魅妖為了吸食她的精氣,變幻成美男子與她同行了一路。

那魅妖因為符紙的威力,失去了變幻的能力,現在才是他真實的樣子。慕聖凌施了法術,魅妖被捆綁在水中,動彈不得,獨露出一雙空洞的眼睛,憎恨的盯着林聲聲他們。

林聲聲被盯的背後一涼,順勢往慕聖凌後面躲了躲。

慕聖凌不等魅妖掙扎,手中寶物一扔,魅妖便被收入其中。

林聲聲長呼一口氣,拍了拍胸口,還好小命沒丟。

「只是剛開始修鍊的魅妖,修為不深,否則便麻煩了。」

慕聖凌一襲白衣,眉宇間顯出一絲沉穩。林聲聲心中驚嘆,你們這個世界的男人都這麼好看嗎。

「公子你好厲害,咻咻兩下那魅妖就被收了,你是仙人嗎?你會法術嗎?」林聲聲雙手合十做崇拜狀。

慕聖凌微微一笑,「不是仙人,只是淺淺修鍊會一些伏妖的法術罷了,現在早就沒有神了。在下慕聖凌,姑娘喚我道友即可。姑娘從何而來?為何獨自一人在這山林中徘徊?」

林聲聲想了想不知該從何編起,道:「我嘛,我沒什麼親人。如今妖物如此駭人,我想下山找地方歷練歷練自己,如此也能更好的保護自己嘛。可是沒想到在山裡迷了路,遇到了這魅妖。」

林聲聲憨憨的笑起來,總算是編過去了。「我叫林聲聲,你叫我聲聲就好。」

慕聖凌似有若無的點點頭,「既然如此,那聲聲姑娘便隨我下山吧,若不嫌棄,聲聲姑娘可以暫留在我慕家。慕家雖小,卻廣收誠心修鍊的弟子,若是可以,你以後也算有了歸處。」

林聲聲連忙點頭應下來。看來想要進入主線劇情,就必須跟着他下山了,呆在這裡要是再出來個妖物,炮灰的小命又要不保了。如今有了大腿,不抱白不抱。

慕聖凌見她衣服全濕,將自己的外袍脫下來給林聲聲穿上。

「你衣服**,再忍耐一會,我帶你下山。」

太感動了,林聲聲感激的點點頭,她這是遇到了大好人呀。這麼善良的人應該就是男主了吧。林聲聲的直覺告訴她,跟着慕聖凌肯定會長命的。

林聲聲身處慕家院內,看着眼前的府邸目瞪口呆。這就是慕聖凌說的小,他也太謙虛了吧。

慕聖凌帶她到客堂,讓她在這稍等片刻。案上點着香,聞着沁人心脾,應是洗滌濁氣的,林聲聲感覺自己舒暢了許多。

慕家很大,以修道除妖為主,慕家為人寬厚,自家修為甚高,為了百姓安居樂業,因此廣納有天賦的弟子來此修道。慕聖凌是慕家長子,自慕家二老年齡上漲,他便挑起了管理慕家的擔子。此處修鍊的弟子都會稱他為大師兄。自神界隕落,世上那些修道成仙的門派也沒了蹤影,人類無處修道,唯有像慕家這樣生來便有修鍊天賦的人家才開始集合起各路修鍊人士,以此來維護太平。

也正是如此,人界才因此安定下來。

慕家二老從外走進來,林聲聲立馬起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二老已聽聞慕聖凌要將她收入慕家的意思,現在過來是為了看她是否有慧根,才能知道從何修鍊起。

慕聖凌的母親風明月走到她跟前,二指合併搭在她額前。

林聲聲只感到額頭一點發燙。

風明月皺眉,疑惑的看着林聲聲搖頭道:「姑娘是極陰體質,為何一點慧根也沒有?」

她這話沒有嘲諷的意思,林聲聲心裏難過的想哭。那當然了,一個來自其他世界的炮灰,又怎麼可能會有慧根呢。毫無意義的死去,才是我最終的歸宿啊。

不過極陰體質是什麼意思。

「極陰體質?」她疑惑。

「極陰體質易招致鬼魂妖物,在它們看來,這樣的體質難得,是助他們修鍊的絕佳容器。」慕聖凌給她解釋。

林聲聲頭頂一個大大的問號。她現在很想把系統叫出來問問情況。沒有金手指就算了,就連命運都如此不公。什麼極陰體質不是給她要死的道路上加快速度嗎?

「既然沒有慧根,便不能修鍊。聖凌,這……」二人猶豫起來,看向慕聖凌,等着他的決定。

慕聖凌沉默片刻,「我既已答應聲聲姑娘,不能放任不管,若是不能修鍊,留在慕家也能有所庇護。」

林聲聲感激涕零,好人呀真是好人,這樣的人一定會長命百歲的!果然是男主,善良的代名詞。

如此,林聲聲也算有了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