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滕爺既茶又嬌
滕爺既茶又嬌 連載中

滕爺既茶又嬌

來源:google 作者:尬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古玄 商騰 現代言情

沒見面時商騰和古玄倆人心裏一致都對方無感且陌生見面後商騰依然如此,古玄有點綳不住,「這男的挺好看,就是比她還毒舌,應該不至於有什麼上升空間」結婚後商騰漸漸發現,某人雖然不是很靠譜但其實還挺甜古玄深表歉意,「我來打臉前面那話的同時吐槽一下,我家那位既茶又嬌的公子爺,到底是誰給他的臉整天跟個綠茶似的吊著我?」某一天,夜裡十二點騰爺還懶散的窩在沙發里,語氣欠欠,「古玄,我餓了,如果你給我下麵條我就答應你上次的那個要求」古玄眼睛瞪得老大很想罵人,可是為了一己私慾,她安慰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愛情無謂做多做少,愛你的人總是會因為你日常的小做派而覺得這就是生活展開

《滕爺既茶又嬌》章節試讀:

十字路口。

「吱!」一輛絕版邁巴赫62s猛得一個急剎,橫在紅綠燈路口。

惹得交通頓時癱瘓,來來往往的車輛雖然都有心大罵這傻逼操作,但見這座駕與車牌號連個屁都不敢放。

前排的高級助理丁澤傻眼看着眼前的人,倒吸一口涼氣趕緊第一時間低頭道歉,「爺,不好意思,你沒受傷吧?」

車后座被叫爺的男人,好像是沒受到猛烈的撞擊,依舊正襟危坐

手裡還很悠閑的拿着文件翻閱,在丁澤話落兩秒之後,頭也沒抬的扶了一下金絲框眼鏡。

短暫的幾秒內,丁澤已經想好是不是要給造成這個局面的小姐姐送副火柴時,她已經先砸響了車窗。

「喂!」

窗外一身皮衣皮褲,臉上攏着個與她颯風毫不匹配卡通口罩的女孩對着搖下的車窗破口大罵,「怎麼開車的,會不會?不會讓我來,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大晚上的嚇死個人」

丁澤:「……」

滿臉囧,哎喲喂這小姑奶奶怕是不想活了,要不要這麼剛。

話說不是你先剎車的么?

丁澤下意識的透過後視鏡去看后座的那位爺。

完球……

嗯,小姐姐我到時候多送一根火柴。

「不好意思!」后座的車窗突然降了下來,露出一張病態蒼白的俊臉,窗外的微風吹過男人額前的碎發被掀起,深邃明亮的眼眸撥動女孩心裏的那根弦。

男人指着車頭被撞翻在地的機車,笑得那叫一個人畜無害,「這位小姐你有什麼問題,直接聯繫保險公司,我還有事,能否請讓一讓?」

「我……」女孩縱使萬般氣,但在想起那雙眼睛時一切化為烏有,她彎着眼角笑眯眯擺手,「行,我沒事你先走。」

她後退了幾步,準備上前去扶起自己的車。

丁澤很有眼力見的下去幫忙,並給了她一個號碼,「這位小姐不好意思,這是保險公司的電話,你要是有任何問題直接聯繫就行,一切算我們爺的。」

女孩指尖夾着號碼,歪着腦袋眼睛卻落在車后座那邊,心底一個勁想入非非,很是敷衍的笑,「行行行,我知道了。」

說完一個跨步,上了車,油門一轟,愛駕跟離弓的箭嗖的消失在路口。

丁澤吃了滿嘴的尾氣,正咳嗽得厲害,突然想到什麼。

回到駕駛座,開車繼續前行,一段距離後,丁澤打破了車廂的靜謐,「爺,馬上就要到了古小姐的資料在你右手邊你看看」

男人沒搭腔,但很是乖巧的拿起了手邊的資料翻閱。

不知道是看到了什麼男人突然嗤笑了一聲,「估計得懸?」

哈?丁澤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不過一細想,他就明白了。

古家大小姐字玄——古玄

涼城人贈外號:(古)估計得懸(玄)!

對於這位即將和他們爺珠聯璧合喜結良緣的大小姐。

丁澤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咳嗽一聲答,「是的,爺,古小姐是有這麼個外號來着。」

男人自顧自的繼續往下看。

身高,體重,家庭背景,外貌……哪兒哪兒都不錯。

就這性格怕不是反了天,她到底是怎麼頂着一張妖艷賤貨的臉,四處純良無害小白兔的?

男人幾乎是沒眼看了,索性丟了資料閉目養神,丁澤也知道今晚可能有點尬。

算了,他還是專心開車吧!

酒店一到,門童就自覺的過來泊車,丁澤也備好了輪椅與毯子,推着男人跟着經理進了包房。

……

包房內一片歡聲笑語。

輪椅上的男人不耐煩的捏了捏眉心,還沒開口,距離他最近的商老太太許文佳杵着拐杖向他走來,滿臉慈祥的說,「滕兒來了」

男人點頭,並禮貌的向另外兩位長輩問好,「伯父伯母你們好!」

「好,好……」古父古振輝從椅子上站起來很是客氣的主動跟男人握手,「商總果真一表人才!」

主席位的商老爺子看着他家孫子這未來老丈人跟面聖一般小心翼翼的模樣心裏不是滋味,「嗨,親家公都是一家人,怎麼還商總商總的,多見外。」

老太太也是見不得,隨即附和,「就是,就是,你是長輩哪能這樣自降身份,怎麼的也應該滕兒客客氣氣的把兩位恭維好了。」

「我還得感謝兩位,願意將愛女嫁至我們商家,這不知道是滕兒多少年來修得的福分。」

老太太說著說著就看向了輪椅上男人的腿,悲從中來。

古母程芝見狀趕緊遞上紙巾,拍着老太太的肩膀安慰,「老夫人你這是哪裡的話,商騰如此優秀,倒是我們家玄玄高攀了。」

人最受不得的就是別人的安慰,像老夫人這個年紀就更是容易傷春悲秋,一開始就停不下來。

輪椅上的男人咳嗽一聲,老太太自覺的開始轉移了話題。

半小時之後。

老太太開口,「咦,咱們也聊半天了,玄玄呢,怎麼還沒來?」

早在老太太話之前,古父已經收到某個逆女最後的妥協 【爸,我還有事,飯我就不來吃了,祝你們吃得開心啊!】

其實這還好,古父根本就沒指望她能出現,所以他不是很氣,但後面那句就有點想讓他大義滅親了。

【哦,對了,你記得代我向我那廢鐵老公說聲實在對不住,我以後應該會對他好的。】

廢鐵?

古父當時看着這倆字的時候差點沒氣出腦溢血。

古父順了順心口,換上笑臉跟老太太賠罪,「老夫人着實不好意思,公司突然有點急事,需得小女出面處理,可能今晚就來不了,她說等明天親自上門給您賠罪,還望你諒解。」

古父真是昧着良心把逆女說得外強中乾,但信不信的是個人都知道。

這麼說還不夠,他覺得當事人也應該適當的敷衍一下,「商女婿,確實不好意思,我回家一定好好說教說教她,怎麼那麼沒眼力見,都這時候了還想着工作!」

「伯父,沒事的。」輪椅上的男人似笑非笑,還主動給古父添了茶水,「我們以後相處的機會還很多,不差這一會兒,女孩子專註事業也挺好。」

古父好不惶恐,古玄什麼人,想必商家比他自個都清楚,但商騰這話都這麼說了,古父自然不再強行解釋什麼。

反正最後都是編故事。

板上釘釘的事也不在乎,所以這場飯局的另一個主角沒來,似乎對於這場婚事沒任何影響,大家吃得不亦說乎。

飯後,商家一行三人送別了古家夫婦。

…………

酒吧包房裡。

「來啊,玄玄,咱們干一個」

蘇星半眯着眼眸懶散的趴在皮衣女孩的肩頭,端着酒杯找人碰杯,女孩一臉嫌棄的將她腦袋推到旁邊那人肩頭。

抬了抬下巴,語氣柔柔的,「吶,這貨又醉了,你負責到底啊!」

被迫營業已經習慣的男人無奈的攬着蘇星就罵,「死女人,喝不了就別喝,喝那麼多幹嘛?遭罪的一定是我。」

女孩翹着二郎腿,一手夾着香煙一手輕點酒杯發出噔噔噔的聲音,聞言只是淡淡一笑。

男人似乎想到什麼眼眸一轉,「誒,你今天不是要跟你老公他們家吃飯,怎麼有空過來?」

如果沒記錯的話,在兩個小時以前,他發出誠懇邀請時這女人怎麼說來着……

【喝酒?喝什麼喝,我是要有家庭的良家婦女了,怎麼能跟你們一起鬼混?】

可是現在,他就看見那個不跟他們鬼混的良家婦女砸吧嘴道,「哦,飯以後天天都能吃,可是你們我怕就是沒那個福分見到了……」

咋的了?

此話一落,任亦遲突然就感覺背脊發涼。

尤其是面前女孩那雙含情脈脈的大眼睛正無辜又可憐的看着自己。

是他們要死了還是怎麼的,搞得跟個遺言似的。

《滕爺既茶又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