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特戰之王
特戰之王 連載中

特戰之王

來源:外網 作者:小舞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小舞 都市言情

中,有一片註定不會在任何地圖上標記出來的營地。營地整體都建立在原始森林內部,四周除了可以遮風擋雨的樹木之外,就只剩下周圍幾條起伏不定的山脈,從營地正門出發,前進不到兩公里,便是中洲和安南國的邊境線,人跡罕至,鳥不拉屎,偏遠的不能再偏遠。營地的規模小,佔地面積也不大,大概十來間可供住人的茅草屋,一片很小但卻很乾凈的露天訓練場就已經是全部。訓練場中央一座高達將近十米的瞭望塔和旁邊飄揚着中洲星辰旗的旗杆孤單的佇立着,是整個營地中最高的地方,但如此環境,在瞭望塔上的視野就算比地面稍好,也好不到哪去,聊勝展開

《特戰之王》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逃!
逃的越快越好!
這是安嘉內心唯一的想法。
此時此刻,磅礴大雨,震耳驚雷,天台上被逆向崩飛出去的石塊和鋼筋已經完全在他眼中消失。
一桿長達兩米的銀色長槍徹底佔據了他所有的心神。
這是一桿造型相當霸氣的長兵器,可以收縮的特點顯然更加方便主人的攜帶,在沒有完全伸展出來的時候,只是一個十來公分的金屬管,可一旦完全伸展出來,任何人都要為它精湛的製造工藝驚嘆。
兩米的槍身完全是從十來公分的槍柄伸展出來,可粗細卻幾乎完全一致,絲毫不影響拿在手裡的手感,更讓安嘉心驚膽戰的則是銀槍的槍頭。
槍頭纖細無纓,兩道鋒利的槍刃以一種微妙的弧度朝着外側蔓延,給人的感覺猙獰又精緻,乍一看上去有點像戟,但兩道槍刃配合槍頭的弧度卻明顯要比戟更為內斂。
安嘉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古怪的長槍,可這卻絕對不代表他不識貨,作為天空學院的新銳教師,以他的專業眼光,看到這桿長槍的第一時間他就可以確定,這是真正的兇器!
比一般的長槍用途更為廣泛,比起戟來卻又更加靈活。
現代社會,熱兵.器雖然已經成了戰場的主流,可在真正的高手手中,冷兵器才是最值得信任的東西。
熱兵.器使用確實方便,可子彈火炮總有打完的時候,冷兵器卻不同,只要人還活着,那就可以繼續殺敵。
看到這桿長槍的一瞬間,安嘉完全可以想像到,這桿長槍會在激烈廝殺的戰場上掀起怎樣的血雨腥風。
他甚至根本不需要想像了,因為此時此刻,他正在親身感受這桿長槍以及長槍的主人帶給他的巨大壓力。
兩米的長槍凌空砸下,槍身所過之處,所有的空氣似乎都被完全抽空,尖銳的音嘯從低沉到高昂,安嘉的視線中,猙獰而精緻的長槍從上到下,直接砸向他的頭頂!
沒有任何感覺能夠描述他現在的感受。
長槍臨近,仿若整個世界都在傾倒,純粹而極致的殺意籠罩了他所有的行動空間,空中的雨滴被直接撕碎成了肉眼難見的粉末,在安嘉的感覺中,這一槍似乎已經跟整個天地連成一體,帶着洶湧瘋狂的純粹殺意,惶惶然猶如天威垂落,無窮無盡!
這一刻,安嘉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念頭,所有的精氣神完全凝聚起來,狂吼一聲,直接後退。
銀色的長槍轟然砸入地面。
整個住宿樓劇烈晃動了一下,平整的天台以長槍的落點為中心,無數密密麻麻的裂縫朝着四面八方迅速蔓延。
「轟隆!」
在安嘉有些獃滯的目光中,周圍的裂縫蔓延到了極限,天台似乎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力量,長槍最初的落點直接塌陷,形成了一道長達七八米的巨大裂縫。
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李天瀾根本沒有任何停下來問話的意思,長槍砸在地上的第一時間,他整個人已經二話不說沖了過來,一槍直刺!
這他媽真的是個新生?
這種人誰教的了?
安嘉淚流滿面,面對這種狀態下的李天瀾,他連交手試探一下的勇氣都沒有,看着瞬間刺到自己胸前的長槍,安嘉毫不猶豫,轉身大步狂奔了幾步,直接從天台上跳了下去。
身後,李天瀾的雙眼閃爍,眸光愈發妖異,在安嘉從天台跳下去的瞬間,他同樣沒有絲毫遲疑,幾步衝刺,拎着比他整個人還要高的長槍直接飛躍而下。
十多米的高度,兩人視若無物。
雙腳落在地面的剎那,安嘉雙膝彎曲,迅速卸力後整個人猛地彈了起來,拚命逃走。
住宿區周圍有一片歷史比天空學院還要長的樹林,地形比較複雜,只要衝進去,憑藉著自己比較熟悉地形的優勢,安嘉相信他可以輕鬆逃走。
可他的身體剛剛彈起來,身後的長槍已經再次來到他的身後。
比安嘉稍晚一秒落地的李天瀾生生承受了落地後反震的力量,沒有任何卸力的過程,再次進攻。
頭部,胸口,後心。
李天瀾三次出槍,落點全部都是人體要害,乾脆利落,但一招一式,卻都透着一股子凶戾至極的陰森暴力。
這是真正的殺人槍法,後退中的安嘉根本沒有半點反擊的餘地,身體詭異的一扭,渾身骨骼頓時噼里啪啦響成一片,這一刻的他渾身骨骼好像完全錯位一樣,雙腿向前奔跑的同時,上身猛地一個大幅度的傾斜,在不影響速度的情況下,再次避開了李天瀾的一槍。
「嗯?」
李天瀾終於發出了一聲短促的音節,似乎有些意外,他的眼神依舊凝定,但其中的妖異神采卻越來越濃。
相比於初到華亭的那個土包子,這種姿態下的李天瀾簡直陌生的可怕,平靜,森然,淡漠,鋒芒畢露,尤其一雙妖氣四溢的眼睛,更是讓人一眼看過去心裏就直冒冷氣。
短短一個愣神的功夫,前方的身影已經逃出去數十米,李天瀾哼了一聲,沒有半點放棄的意思,直接跟了過去。
對方一剎那扭身的動作顯然已經脫離了專業的範疇,更類似於某種武道秘傳的絕學,他不清楚對方的身份,可大雨夜對方獨自一人出現在自己的屋頂意圖監視自己,這讓李天瀾很難相信對方會有什麼好意。
不懷好意,自然就是敵人了。
秦微白臨走之前隱晦的提及了當年的叛國案,並且用了撲朔迷離一詞,其中肯定內幕重重,這種時候,對於疑似敵人的傢伙,李天瀾不打算有任何留手。
兩人一前一後衝出住宿區,衝進住宿區周圍的樹林,一追一逃,幾十米的距離被迅速拉近。
拚命逃跑的安嘉內心冰冷。
他知道對方的速度比自己略快一線,但他卻認為只要進入樹林,憑藉對地形的熟悉,他完全可以輕鬆的逃出對方的追擊。
可事實卻截然相反,進入樹林之後,李天瀾的速度非但沒有變慢,反而更加如魚得水,密密麻麻的樹木和坎坷不平的地面對他沒有絲毫影響,兩人之間的距離正在越來越近,最多幾秒鐘,自己就會再次進入那個新生的攻擊範圍。
那兩米的長槍,加上手臂的長度,對方的攻擊範圍簡直大的有點可怕了。
不能繼續這麼逃下去了。
時間,他只需要為自己爭取幾秒鐘的時間就可以甩開對方。
幾秒鐘…
極速奔逃的安嘉猛地咬了咬牙,猛地轉身。
他三十一歲的年紀就可以成為天空學院的教師,雖然資歷不深,但足見他絕不是一個弱者。
雖然自認不是李天瀾的對手,但擋住他幾秒鐘,安嘉覺得自己完全是可以做到的。
突兀的轉身,身體靜止,距離原本已經拉的很近的安嘉被瞬間近身。
李天瀾面無表情,內心的殺意卻前所未有的堅決。
銀槍直刺!
神色鄭重如臨大敵的安嘉再也沒有絲毫保留,全力出手。
他的雙手猛地在空中一拉。
剎那之間,樹林內落下的雨水恍若全部靜止。
「咔嚓…」
凍結的聲音響起。
李天瀾身前突兀的出現了一道厚度起碼超過一米的冰牆!
悶熱潮濕的空氣瞬間變得寒意逼人。
李天瀾的眼神愈發妖異冷冽,儘管從對方逃跑的速度中就能感覺出對方實力不弱,但他卻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對方。
虛空成冰牆!
這不是什麼特異功能,而是武道四境中的凝冰境高手!
冰牆厚度超過一米,雖然是借了雨水的勢,但僅憑這一手,李天瀾已經完全可以斷定,對方的實力絕對已經完全跨越了御氣境,並且在凝冰境徹底穩固下來。
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武道四境都是一種可望不可求的玄妙武道境界,就連武道四境中最基礎的御氣境,放在普通人眼裡那也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聚氣成刃,這是御氣境高手最基本的標誌。
這裡的氣指的並非是內力氣功之類的東西,而是周身的空氣。
御氣境高手,完全可以利用身體肌肉和骨骼的力量,在瞬間爆發的情況下,將自己面前的空氣極致壓縮。
力量越大,速度越快,空氣的壓縮程度就越高,當一個人的力量和速度突破某種極限的時候,瞬間爆發之下,他的雙手甚至不需要攻擊到敵人,雙手前被壓縮的空氣就可以讓敵人受創。
這就是凝氣成刃,也就是御氣境。
而相比於御氣境,凝冰境則更為高級。
眾所周知,空氣中含有少量的水分和水蒸氣,而跨越了御氣境的高手,力量和速度早已到了一種普通人無法揣測的程度,這種強者在全力爆發下,完全可以在一瞬間將附近空氣中所有的水分完全凝結!
凝水成冰,這是凝冰境的標誌。
如今突兀出現在李天瀾面前的冰牆厚度超過一米,即便是借雨勢,也不是剛入凝冰境的強者可以辦到的。
「好大的手筆。」
李天瀾語氣冰冷,終於開口。
隨着他的開口,他的動作沒有絲毫的收斂,直刺的銀槍沒有任何遲疑的狠狠刺在了面前的冰牆上。
「轟!」
狂暴的力量瘋狂震動,李天瀾周身三米之外,下落的雨水瞬息間全部上揚,面前一米多厚的冰牆猶如豆腐一樣,眨眼間變成了一地的冰塊,冰牆內幾顆粗壯的樹木在巨力的震動下直接碎成了木屑。
漫天的木屑和冰塊中,同樣是全力出手的李天瀾一步跨了過來,手中的長槍依然保持着直刺的姿勢沖向安嘉。
槍隨人走,人隨槍走。
這一瞬間的李天瀾彷彿成了長槍的一部分,帶着足以撕裂一切阻礙的狂暴殺意,直衝安嘉,目標依然是他的心臟。
無力抗拒,不可阻擋!
這是一種真正無敵的氣勢,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任何膽敢阻攔的人或物,都會在一剎那被這一槍給徹底撕碎!
沒有餘地,沒有退路,這就是李天瀾的武道,一如他的人生。
幾分鐘前還信誓旦旦的要跟同伴打賭,認為李天瀾是個菜鳥的安嘉肝膽俱裂,在這恐怖到極致的一槍之下,他不要說躲避,甚至連呼吸都困難。
「救命啊…」
他眼睜睜的看着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長槍,張了張嘴,終於發出了一聲垂死的呻吟。
長槍即將刺入安嘉胸口。
「住手!混蛋!」
一道焦慮的怒喝聲猛的響起,隨之響起的還有一聲槍響。
槍聲在密林中回蕩。
子彈在數十米外劃空而至,直接打在了李天瀾的手背上。
李天瀾的手掌猛地一疼,血花飛濺,死亡的威脅下,他根本沒有任何考慮,凝聚了他巔峰殺意的一槍直接被他甩了出去。
長度起碼兩米的長槍脫手而出。
樹林內,一道璀璨至極的銀色流星一晃而過,直接射向子彈飛來的方向。
原本已經在等死的安嘉猛然睜大了眼睛,目眥欲裂,狂吼道:「兄弟,小心啊!!!」
幾十米外的樹林內,一道身材魁梧不輸安嘉的壯碩男子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道銀色的光芒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槍出如龍!
銀色的長槍剎那而至,槍身直接穿過男子的腹部。
鮮血飛濺。
銀槍帶動着魁梧男的身體依舊飈射,速度不減,在安嘉驟然通紅的眼神中,被李天瀾在幾十米距離外擲出去的長槍帶着他朝夕相處的兄弟在空中飛射了將近二十米的距離,最終連人帶槍都被死死的釘在了一刻粗壯的樹木上。
長槍少半截穿透樹木,劇烈顫動。
被一槍釘在樹上的身影卻一動不動,生死不知。
安嘉一臉獃滯,眼神中沒有憤怒,只有濃濃的哀傷。
兩手空空的李天瀾面無表情的擦了擦自己手上的鮮血,這才眯起眼看着安嘉,柔聲道:「你也去死吧。」
安嘉沒有出聲,李天瀾數十米外釘殺另一名凝冰境高手的那一幕,猶如噩夢一般落在他心裏,同樣的,也落在了距離李天瀾數十米外一顆大樹上的兩個老人眼裡。
正是特意來看好戲的虞東來和天空學院校長庄華陽。
兩人興緻勃勃的過來,卻看到了一出絕對算不上好看的精彩大戲。
「好足的勢。這小子,多半已經隱約觸摸到了無敵路了。最不濟,他三十歲之前入驚雷境還是相當有可能的。媽的,我算是看走眼了,老莊,這資質,比起秦柯都要強的多了吧?」
虞東來沉默了幾秒鐘,輕輕嘆息了一聲,他的表面已經恢復了平靜,可內心卻已經是驚濤駭浪。
他是知道李天瀾身份的,如此戰鬥力,卻還沒有進入武道四境,虞東來可以肯定這是有什麼特殊原因,這種人物,哪裡是什麼廢柴?簡直就是妖孽。
聯想到李天瀾的身份,再想到當年那件至今仍然撲朔迷離疑點重重的叛國案,虞東來神色複雜。
有了這小子的出現,今後的中洲特戰系統,恐怕會相當熱鬧了吧?
虞東來身旁,在李天瀾擲出長槍的剎那因為猶豫了下而錯過了出手營救機會的庄華陽校長依舊保持着不可置信的表情,足足過了幾秒鐘,他才猛地回過神,喃喃自語道:「這到底是從哪跑出來的小怪物啊?」

《特戰之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