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特種全能兵王
特種全能兵王 連載中

特種全能兵王

來源:google 作者:我吃水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逸 沈雅舒 都市小說

華夏有最神秘的四支軍隊,東龍魂,南裂虎,西火凰,北玄蛇他,被稱為凶龍,鎮守邊疆,敵人無不聞風喪膽,立下赫赫戰功,卻被當做叛徒重回花都,再響威名待我歸來,風暴再起!展開

《特種全能兵王》章節試讀:

在馬部長的邀請下,方逸再回到了保安室,很快,馬部長將所有的保安都招了過來,一共有五十來號人,全部聚集於大堂之中。

而馬部長當眾宣布方逸成為保安部的副部長,引來一道道各異的目光,有不服氣的,有好奇的,也有心計打算的,不一而足。

馬部長說了幾句,然後讓方逸出來說幾句。

於是,方逸站了出來,面帶溫和的笑容,道:「各位,在下名叫方逸,以後就是保安部的副部長了,以後我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大家儘管提出意見。」

「當然了!如果大家有不足的,我也會提出意見!」

「不過我話可以放在這裡,只要大家誠心相待,有什麼事都可以來找我,我罩着大家。」

當方逸說出最後那句話的時候,大多數的保安皆是投來不屑地目光,覺得很是可笑。

「好,都散了吧!」見方逸不再說,馬部長便讓大家散去。

然後馬部長又帶着方逸去了星南大廈的人事部,註冊登記,還領取了保安服,工作證,電棍等之類的。

就這樣,方逸走馬上任了。

馬部長,名叫馬永剛,年齡四十多歲,在幫着方逸辦好這些之後便借口有事處理,方逸也沒攔着讓他離開了。

既然走馬上任,因此方逸便到換衣室去把保安服給換上了,出來之後成了一個真正的保安。

但與普通保安有所不同的是,方逸始終多了一種精氣神!

這種精氣神是方逸自小訓練出來的,也就是一種氣勢,難以言喻。

方逸隨意的在星南大廈里遊走起來,相當於是摸清環境,只是這星南大廈太大了,方逸一上午連一半都沒逛完。

大廈有專門的食堂,方逸來到食堂之後,憑藉工作證打了一份餐,找了個無人的角落坐下來吃飯。

自始至終,方逸都很淡然,恬淡,如一頭孤狼,別人不犯他,他也不犯別人。

這時,有幾個保安端着餐盤向方逸這邊走了過來,隱隱將方逸圍住。

「幾位請坐。」方逸很禮貌道。

「坐就算了,你還不配讓我們跟你一起坐。」為首的一個保安冷冷一笑,道。

方逸放下筷子,道:「那你們這是……」

「懶得跟你廢話!我們來這兒是告訴你,小子,別以為你當了副部長就可以為所欲為。」

「對,我們保安部五十多號人呢,除了馬部長之外,你可算不上老二,管不了我們。」

「以後把招子放亮點,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方逸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你們這是來給我下馬威?」

幾人皆是冷笑,為首那名保安道:「既然你明白就好,總之,以後悠着點,不然我們叫你在這兒混不下去!」

放完狠話,幾個保安轉身離去,猶如社會氓流。

一個憨厚的胖子小心翼翼的過來,坐在方逸對面,小聲道:「方副部長,給你個忠告,千萬不要惹他們,他們在社會上有關係,聽說他們認識一個幫會的人。」

這個憨厚的胖子也是一名保安,大約二十來歲,看他一臉真切的樣子,方逸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胖子撓了撓後腦勺,道:「羅小勇。」

「好,以後你就跟我混吧。」方逸道。

「嘿嘿,好!」羅小勇連忙點頭。

「你就不怕給自己招來禍事?」

「怕啥!」羅小勇猶豫了下,接着還是尷尬的笑道:「不過說實話,我真有點怕他們,可我相信方副部長你一腳把那個孟長青踢飛,你就不是普通人。」

吃過午飯,下午的時候方逸繼續在星南大廈閑逛起來。

這一路上,方逸看到了形形**的人群,有男有女,各有不一。

最後,方逸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天台,這裡人煙稀少,方逸也不知自己怎麼會逛到這裡來,打算離去,卻是突然聽到一個劇烈的響動聲。

於是方逸頓步,尋聲而去,忽的一愣。

只見挨着陽台邊上,一個女人站在那兒,一條玉腿跨了過去,她整個人坐在陽台上,好似要跳樓。

「嗯哼!」

方逸握拳捂嘴,假裝咳嗽了一聲。

這令得女人一驚,連忙轉過身來,美眸中露出驚訝之色。

「你……你是大堂里踢了孟長青的那個人?」

「正是我,方逸。」方逸笑了笑,他也認出了這個女人來,正是那個被大漢挾持的女人,好像是龍圖公司的宣傳部部長。

女人清冷道:「丁玉琴。」

方逸點了點頭,點了根香煙,緩步向著丁玉琴走了過去,來到了丁玉琴的身邊。

「看你這樣子,不像是要跳樓吧?」

「當然不是!」丁玉琴道:「雖然我的名聲並不怎麼樣,可我還沒脆弱到一死了之。」

方逸吐出一口煙霧:「也好,省了我的口水勸你回頭是岸。」

丁玉琴從陽台上下來了,與方逸並肩而站,她遙望着遠方,說道:「看你的樣子,好像成了這兒的保安。不過我可告訴你,那孟長青記仇的很,他不會放過你。」

「嗯。」方逸輕描淡寫的回應了一聲。

見方逸如此風輕雲淡,丁玉琴沒有再說。

兩人就這樣站着,許久後,丁玉琴抬手看了一眼手錶,道:「我得回去上班了。」

「一起?」

「……好。」

於是兩人一同離開了天台。

路上,有過往的人看到他們兩人走到一起,低聲議論。

「這個丁玉琴還真是風騷,居然勾引上了保安。」

「就她那姿色,勾引經理什麼的不成問題啊。」

「可能她就是想換換口味呢,反正很下賤就對了。」

聽的這些議論,丁玉琴雖然表情自然,可方逸看得出來,明顯是強裝出來的。

到了一個玻璃門前,丁玉琴停了下來,方逸看了眼,這裡就是龍圖公司了。

「喲喲,真是晦氣,怎麼一出門就遇到個騷貨啊。」在門口,一個婦人扶額很是厭惡的說道。

在婦人的身邊跟着幾個男子,對婦人看起來很是尊敬恭維。

「王夫人你運氣可真不好,遇到這個騷貨,太虧了。」

「也不知沈總怎麼想的,一直把她留在公司里,太影響我們公司的顏面了。」

這幾人你一言我一句,附和這位王夫人,讓她很是受用,而王夫人則是挑釁般的看向丁玉琴,囂張十足。

丁玉琴的臉色很不好看,沉聲道:「王夫人,請你不要隨意侮辱我的人格!」

王夫人冷哼道:「你勾引我的丈夫兒子,這叫侮辱你的人格?現在還和一個保安勾搭到一起,丁玉琴,你說你怎麼就這麼賤呢。」

「你!」

「你什麼你!想打我啊,你來打我試試!」王夫人把手機拿出來,調成錄像模式,繼續挑釁:「你呀動我一下,我就讓你這個騷貨在網上出名。」

這完全是捏住了丁玉琴的死穴,不得不說,這個王夫人很有手段,把丁玉琴給治的說不出話來。

丁玉琴不想再說,準備直接走進公司,但跟着王夫人的幾個男子都不約而同的站成一排把門口堵住,不讓丁玉琴進去,可見他們無恥到了什麼地步。

丁玉琴還欲再說,忽然,她感覺到自己細嫩的腰肢被一隻手臂給攬住,接着她整個人被摟抱着向後退了兩步。

「你……」丁玉琴不解的看向方逸,因為正是方逸在摟着她。

要知道,他們只是初識而已。

方逸對她笑了笑,繼而斂起笑容,神色倏然冷漠的看着王夫人以及幾個男子:「我有個疑問,為什麼你們可以這麼的不要臉呢,能教教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