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啊村長家的小仙女,嫁了個糙漢
天啊村長家的小仙女,嫁了個糙漢 連載中

天啊村長家的小仙女,嫁了個糙漢

來源:google 作者:魚魚非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嬌嬌葉默 現代言情 魚魚非魚

林嬌嬌做了個夢她從夢中驚醒,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天雖然還沒有亮,她卻再無睡意這天,黎志剛的家人要來認親黎志剛和女知青鑽了小樹林,被她帶人抓了個正着一切,果然和她夢中看到的一樣這婚自然是結不成了林嬌嬌當務之急是,如何找到夢中那個男人,給他幸福冰冷糙漢葉默有點方村長家的小仙女,竟然喜歡他,要嫁給他!她不嫌他窮、他凶、他老!他該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展開

《天啊村長家的小仙女,嫁了個糙漢》章節試讀:

「喂,聽說了嗎?林嬌嬌和黎知青的婚事吹了。」

玉米地里,一群女知青正在侃大山。

地頭那棒子,黃橙橙的一尺多長,長在青竹竿似的桿上。

往往有些玉米棒子頂上光禿禿的,有的玉米棒上只是零零星星地散生着一些籽粒,像個癩痢頭。

倒是能把這些女知青都給擋住,生產隊照顧她們這些女知青,分派給她們的活路都是輕巧的。

可她們都是從城裡下放過來的,這活路再輕巧,抵不過烈日的無情的炙烤,玉米葉子密不透風散出來的熱氣。

這不,她們剛剛 掰了不大一筐玉米,個個都腰酸背痛,堅持不下去。

於是就挑了這麼個偏僻的,遠離人群的地兒,聚在一起聊天。

不知道是誰 開了個頭,這群女知青就都圍着林嬌嬌和黎志剛吹了這事說得熱火朝天。

這些女知青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主,越說越過分,聲音不由得提高了八度,頓時整個玉米地里的人,都被她們的聲音吸引住。

「讓我說啊,這林嬌嬌就是個狐狸精。「

女人的聲音滿是氣憤。

」就是就是,說不定她都跟人睡過了,是不是處都說不清楚。「

另一個義憤填膺的女聲響起。

」哎呦喂,真是可笑。「

第三個女人發聲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檢點,被野男人從河裡抱起,看了個光,全身都讓人摸了個遍,她憑什麼讓黎同志對她始終如一?」

「我去。真是氣死老娘了。嬌嬌,你在這等着,二嫂我去撕了這群賤蹄子的嘴,看她們敢不敢再胡說八道!」

原本和二嫂江月在另一個方向掰玉米的林嬌嬌這對姑嫂,也聽到這幾個女知青的氣死人不償命的話。

脾氣本就暴躁的二嫂江月,立即扔下手裡的玉米,擼胳膊挽袖子就沖了過去。

這些個女孩子平時都是欺軟怕硬,見到有人敢過來打她們,嚇得臉色發白,也不敢繼續往下說,轉頭就跑。

江月追的快,很快就被她追上了。

撓頭髮,扇耳光, 江月是一樣不落。

林嬌嬌自然不甘落後,立馬也跟了上去。

這些女知青們哪裡還能站住腳步,慌不擇路的抱頭鼠竄。

「別打我,不是我說的,是王芳說的。」

「放你娘的屁,李秀蘭明明就是你喜歡黎同志,恨林嬌嬌同志害得黎同志。」

幾個女知青狗咬狗,

"哈哈哈...... "

這一幕,立即引起眾人的哄堂大笑,一片熱鬧喧嘩之中。

江月這才停下手來,看着已經跑得沒影的女知青們,罵罵咧咧的道: "真是不要臉的貨,竟然污衊嬌嬌。 "

"二嫂,你就不要跟她們計較了,這件事情本身就怪不到她們頭上。 "林嬌嬌勸慰道。

"嗯,好吧。 "

江月點點頭,看了看周圍,又道: "嬌嬌,你這樣做就對了,人善被人欺,你啊就該這樣子誰敢惹你,你就撓她一臉包,看今後她們還敢嘴賤。」

說完這話,姑嫂兩人就走開了,繼續去掰玉米。

姑嫂又繼續干起掰玉米的活,兩人幹了兩三個鐘頭,有人火急火燎地跑過來找江月。

「衛國家的,你家衛國剛才修水庫的時候,不小心被石頭砸到了腳,你快過去看看吧!」

「傷得嚴重嗎?」

江月和林嬌嬌撂下手裡的活,拔腿就要跑去看林衛國。

「倒沒有多大的傷,是友德叔讓我們叫二嫂你回家去照看衛國哥一二,畢竟他腳受傷了,身邊沒有個人照顧,總歸叫人 放心些。」

聽到來人的話,林嬌嬌和江月這兩姑嫂懸着的心終歸是放回原處。

只是江月聽到來人說,是她公爹讓她回去照顧丈夫林衛國,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她是想立刻趕回家去看望丈夫,畢竟夫妻一體,沒有親眼看到丈夫的腳傷,她總歸是不放心的。

可這地裏面的活還沒有幹完,她就掙不到工分,這工分可是錢。

江月看向林嬌嬌,一臉為難的神情。

「沒事,二嫂你去照顧二哥吧,剩下的玉米我來掰,也沒有多少了。」

林嬌嬌看着二嫂江月那為難的表情,心知她的心思,便開口安撫道。

江月想了想,最後只好點點頭答應下來。

"那行,你在這裡繼續掰玉米,我先回家去看看你二哥和煮飯等你,你把活幹完了,就回家吃飯。 "

說罷,她就帶着人離開了。

她一走,林嬌嬌就繼續掰玉米炎熱的盛夏季節,一排排的玉米杆子像一個個威武的戰士挺立着,身上都插着手榴彈,細長的高梁頭上像戴着一頂紅珠帽。

林嬌嬌從前沒怎麼干過農活,幹了沒一會,就累得直不起腰桿,雙手扶腰站在原地休息。

就在這時,她身後傳來颼颼的響聲。

她轉過身子朝後看去。

頓時,她嚇得整個人身子僵住,屏住了呼吸,她的瞳孔急劇擴大。

她看見了一條蛇,一條盤成一團,擺出挑戰的姿態的蛇。

這條蛇扁扁的頭,高高昂起頭,嘴巴大張吐出尖尖的血紅的舌頭,向四周呼呼地在噴氣。

看着十分嚇人。

林嬌嬌雙腿一軟,眼前一黑,整個人朝地上倒下去。

「閉上眼,別看」

一道磁性一道低沉溫暖的男人嗓音傳來,接着林嬌嬌的身體一輕,整個人被男人打橫抱起。

「嘭嘭嘭」

男人手起刀落,每一刀都鮮血四濺,難聞而刺鼻的血腥味瀰漫開來。

林嬌嬌眼睛裏淚花涌動,痴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心裏有一個聲音在瘋狂叫囂,是他,就是這個男人。

前世是眼前這個深愛着她的男人,在她毀容雙目失明被關進瘋人院的小黑屋後,救了她。

也是這個男人,替她擋住了呼嘯而至的子彈,倒在血泊中,只因為她幼時給了飢餓難忍的他一個饃饃,救了他的性命。

「好了,你可以睜開眼了,蛇已經死了,你現在安全了。」

話落,男人彎腰撿起被他砍成幾節的蛇,轉身要走。

「別走。」

林嬌嬌伸出手,握住男人的手,聲音軟軟糯糯,帶着顫音。

「我怕,你能留在這陪我一會,就一小會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