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才傻婿
天才傻婿 連載中

天才傻婿

來源:google 作者:一球超人fq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球超人fq 奇幻玄幻 孫懷安

三年前,懷安遭家族裡的人陷害,武功盡失,被逐出了孫家,當了上門女婿,受盡屈辱如今,他得以重新召喚出曾經隨孫家出征而名揚天下的魂靈,勢要奪回本屬於他的一切……展開

《天才傻婿》章節試讀:

「呵,鳳蓮家主,怎麼今天有如此閑心,想起找自己討厭的上門女婿喝茶來了呢?」李尚禹擠出一絲笑容,皮笑肉不笑地問道。

王鳳蓮為什麼怡情悅性地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尚禹當然心裏清楚。

然而鳳蓮卻若無其事地端起茶杯,小嘬了一口後,輕嘆一聲回答:「唉,『可憐身是眼中人』吶,其實一細琢磨,老身如今的家主地位,不也是拜我的亡夫所賜嗎?既然自家女真的中意這小子,咱也沒有嫌棄的道理了不是?一家人,哪有什麼討厭嫌棄的啊?」

「對,岳母,您說的太對了!」懷安畢恭畢敬地再次給岳母的茶杯滿上。

雖然知道這段話是岳母逢場作戲,但確實說到懷安心坎里了,如果換個場景讓懷安聽到岳母跟自己說這話,他都能立刻跪下來磕幾個響頭了……

李尚禹自然看得出來兩人是在演戲,而王鳳蓮的意思很明顯,懷安她是要保的。

不過今天,這人,他也是要定了!遂說道:「是嗎?那真是可惜了……本來今天還想為歐陽家除一眼中釘,沒想到現在,要王家主割一心頭肉了。」

鳳蓮一挑眉毛,裝作疑惑不解的模樣問道:「此話怎講啊?」

「哼,怎講?你的好女婿心裏應該最清楚!」尚禹吞氣如牛、勃然大怒地說道,「吾兒自前日晚上被手下們背回來來,就一直處於暈厥狀態,宛如被惡鬼纏身,經詢問他手下才知道,這全都是拜他的召喚靈所賜!」

不僅如此,經過昨晚叫來大夫這麼一診斷,發現李川是因為咄嗟之間積聚了過量的魂力,導致重挫了他的丹田甚至是根基,現在陷入了昏厥狀態正是他被反噬的證明。就算是蘇醒了過來,也已經廢了大半修為了。

所以就算天王老子來了,李尚禹也必須把懷安的命給拿了去了!

「懷安,可有此事啊?」

「冤枉啊,包大……岳母大人,這兩天我一直在店裡,甚至都沒見過李大少爺一面,怎麼能不分青紅皂白地就怪罪到我頭上呢?」懷安開始展現他空前絕後的演技,抱屈銜冤地說道,「何況岳母大人,您也是知道的,我連練武的根基都沒有,怎麼會有召喚靈呢?」

王鳳蓮似乎是收到了令她滿意的答覆,輕輕地點點頭,便轉頭跟李尚禹說:「李家主聽到了嗎?這事兒與我家的傻小子無關,您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聞言,李尚禹不怒反笑地說道:「哈,我就知道這小子會跟我裝傻充愣,還好我早有準備,來人吶!」

說著話,從尚禹身後的人群中走出來一人。

尚禹介紹道:「這是我們李家的召喚師,擁有能夠打開其他召喚師與魂界相聯繫的通道的技能,只要經他手,我們就能知道這傻小子說的是真是假了。」

「這……」鳳蓮一時慌了,沒想到尚禹還有這一手。

不料懷安卻面不改色地說:「是不是只要經過他的驗證就能證明我沒有召喚靈了?」

「是的。」

「那還等什麼?來吧!」

懷安快速站起身,來到了那位召喚師面前。

兩位家主都被弄得一頭霧水了,這小子竟然這麼輕易地就答應接受測試了?

很快,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召喚師開始對懷安發功,在懷安的身邊搗騰這個搗騰那個的,忙若耕牛。而懷安則是跟個木樁似的定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隨着時間的流逝,懷安甚至在當間打起了瞌睡,已經汗如雨下的召喚師都還沒能在懷安身上搗鼓出個什麼玩意兒來,最終,他還是跟李尚禹坦白測試的結果——懷安根本沒有與魂界聯繫的通道,正如他自己所說,他連修鍊根基都沒有,更別說要當一個召喚師了!

聽到結果的兩位家主立刻就呈現出兩種不同極端的情緒——李尚禹的黯然**以及王鳳蓮的撫掌大笑。

而更加震驚的,莫過於跟來這裡的李川的手下了。

明明就是懷安的召喚靈把他們揍了,現在又說他其實沒有召喚靈?難道他們見鬼了?

「怎麼樣,李家主?驗也驗過了,怎麼也該滿意了吧?事實證明,您啊,冤枉好人了,傷你們家李少爺的,另有其人啊!」

對於這個結果,王鳳蓮自然是滿意至極的,首先,當然是洗脫了懷安的嫌疑;再者,便是懷安還是那個懷安,練武的廢物,不然要是讓他有點起色,晨紆估計更加離不開這個乞丐了!

「這怎麼可能……」李尚禹不肯接受現實,氣急敗壞之下,突然暴起,以風馳電掣的速度向懷安衝擊而來!

「你一定是裝的!看我撕開你的面具!為我兒子報仇!」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李尚禹的掌法已經離懷安的面門不足一米之時,電光火石之間,王鳳蓮兀地出現在兩人之間,攔住了去路不止,也順勢拍出了一掌!

兩掌相迎,魂力相衝,激起大陣蕭瑟,響遏行雲!

李尚禹竟抵不住掌力的衝擊,倒退了出去,而王鳳蓮卻安然無恙、穩如泰山,顯而易見,一掌便知高低。

「歐陽家主,你……你難道要為了一個廢物跟我們李家作對?」

「『廢物』?哈哈哈哈!」鳳蓮笑逐顏開地說道,「你們李川公子中意我們家晨紆,想要把懷安踢走,我不反對,但現在,他是我女兒的丈夫,是我歐陽家的人!敢當著我的面搶我的人,就休怪我不客氣!『廢物』?這豈是你們李家能叫的!」

此言一出,擲地有聲,宛如匣里龍吟,響徹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