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才神醫
天才神醫 連載中

天才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玄遠一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堅 陳妙手

陳堅,字回春,十六年煉獄般的磨練,註定讓他成為站在巔峰的男人!什麼?你們竟然想悔婚,還想讓我給她治病?要治病可以,先圓房!這...這是我的初吻!你賠我!再拖下去,這十八個學生就沒命了,滾開,我給他們治療,出了任何問題我負責!你這是潔癖,心理毛病,而且,我看你還有點恐懼男人,俗稱恐男症!哥就是無所不能的全能神醫,專治各種疑難雜症!展開

《天才神醫》章節試讀:

第5章 初吻沒了

陳堅的話一出口,白玉的眼眶就紅了。

「你找死啊?老爺子只不過是昏迷了而已。」臉上有疤的男人喝道:「來人,給我教教這小子怎麼說話!」

「你們這是幹什麼?」白玉的父親皺眉說道,阻止了想要進來抓陳堅的那些傢伙,「小玉,送這位小醫生回去。」

陳堅是白玉請來的醫生,她自然不能讓陳堅受到傷害,不用她父親交代,白玉也會送陳堅回去的。

電梯里,白玉再也忍不住了,淚水潸然而下。

「別哭了。」陳堅心裏暗暗好笑。

陳堅的勸慰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讓白玉的淚水更多了。

「停車。」車子遠離水木春城之後,陳堅開口說道。

白玉停下了車子,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陳堅,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在這裡停車。

「別哭了。」陳堅笑嘻嘻的說道:「我剛才是騙你的。」

「你的意思是我爺爺的病能治好?」白玉瞪大了眼睛,一臉難以置信的神色。

陳堅點了點頭,確定能治好白老爺子的病。

大悲大喜,白玉的心情可真是猶如過山車一般,激動之下,白玉忍不住湊到陳堅唇上親了一下,說道:「我就知道你能行!」

陳堅怔住了,愕然看着白玉,剛才白姐姐是親了自己?

看到陳堅的樣子,白玉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太過激動了,不由得俏臉暈紅,白了陳堅一眼,說道:「小滑頭,便宜你了。」

哪知道,陳堅卻一臉委屈的樣子,說道:「白姐姐,那是我的初吻,我...我虧大了,你...你...你賠我!」

白玉簡直哭笑不得,這傢伙明顯是得了便宜還賣乖,誰要是只看他淳樸的外表,估計被他賣了還得幫他數錢。

真是個腹黑的小滑頭!

白玉在心裏給了陳堅一個評價。

「剛才在家裡,你為什麼那麼說?」白玉跟陳堅談起了正事。

陳堅正色說道:「你先跟我說老爺子是怎麼得病吧?」

「就是有點小感冒,前幾天是他的八十大壽,過了壽宴之後,感冒癥狀忽然加重了,後來就昏迷不醒了。」白玉嘆了口氣,說道:「爺爺還清醒的時候自己要求出院回家,說自己不願死在醫院裏。」

「老爺子先是頭痛,肌肉無力,視物模糊吧?」陳堅想了想,問道:「之後才昏迷的?」

「對,爺爺說自己看不清東西的時候還清醒着,也是那個時候要求出院回家的。」白玉心裏有些驚訝了,這小滑頭說的可真准。

「那就對了,老爺子的感冒是真的,但昏迷不醒是因為中毒了。」陳堅解釋道:「我一進老爺子的卧室,就聞到一絲極淡的杜鵑花香,老爺子中的就是杜鵑花提取的毒素。按照你說的情形,老爺子一開始中毒的劑量並不大,一來是老爺子年齡大,再就毒素是與西藥起了衝突,這才導致老爺子昏迷不醒。」

「所以,你把我爺爺的吊瓶拔掉了?」白玉想起了這個細節。

陳堅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我懷疑下毒的人就在家裡,所以,我才對你撒謊說老爺子回天乏術了。」

「真聰明,想的很周全。」白玉誇了陳堅一句,而後湊唇過去,溫柔的給了陳堅一個吻,笑道:「這是給你的獎勵,也是賠你的初吻。」

「我...我還想要。」陳堅舔了舔嘴唇,嘿嘿笑道。

白玉拋給了陳堅一個媚眼,說道:「還想要?那得等你治好我爺爺的病。」

「說話算數?」陳堅嘿嘿直樂。

「說話算數。」白玉重重點頭。

「拉勾!」陳堅伸出小拇指。

白玉一臉哭笑不得的跟陳堅拉勾,這小滑頭偏愛小孩子的玩意?

「現在我該做些什麼?」白玉問道。

「既然下毒的人極有可能就在家裡,你得先把老爺子接出來,找個僻靜的地方,我好給他解毒。」陳堅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還有,內奸不除,遲早還得出事,最好一次把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

「我也有這個想法。」白玉說著話,發動車子:「我先送你回去,等我安頓好爺爺,再去接你。」

「好,對了,白姐姐,我看白伯父不像是你們圈子裡的人啊?」陳堅又問道。

聽到陳堅這個問題,白玉忍不住嘆了口氣,邊送陳堅回去,邊給陳堅解釋了一下她父親的事情。

原來,白老爺子年輕的時候也是一代人物,一把匕首玩的賊溜,人送外號「白小刀」,後來更是一手創立了小刀會這個幫派。

白老爺子中年得子,也就是白玉的父親,取名白承業。這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白老爺子希望自己這個兒子能繼承家業,當小刀會的龍頭老大。沒想到的是白承業從小就特別乖巧,學習也很好,後來學業有成,竟然去大學當了老師,還頗受學生們的愛戴。

白承業結婚以後就有了白玉,白玉則跟父親完全相反,與她爺爺的性格很像,從小就不是一個好學生,白老爺子看到了希望,乾脆安排白玉當了小刀會的堂口老大,下一步自然是要讓白玉當小刀會的龍頭老大。

可目前小刀會這些堂口大哥,有一個今天沒出面的,是白老爺子當年的兄弟,跟白老爺子一個輩分,露面的幾個則是子承父業,跟白承業一個輩分,比白玉還高一個輩分。他們自然是對白玉不服氣的。

白玉這個堂口老大才做沒多久,在小刀會裡根基還不穩,白老爺子也就沒有急於一時的扶她上位,當小刀會的龍頭老大。

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白老爺子病倒了。

隨着白老爺子的病倒,小刀會雖然還沒有起內亂,可已經是暗潮洶湧的,不然的話,那些堂口老大怎麼會帶着小弟一直在白老爺子家裡?他們等的就是白老爺子這口氣咽下去呢!真有那麼一天,小刀會必然會因為爭奪龍頭老大的位子而陷入內亂。

給陳堅講完這些,白玉重重嘆了口氣,說道:「如果是我爸坐我這個位置,就沒那麼多事了。」

「不一定。」陳堅緩緩搖了搖頭說道。

「好了,到了,我就不進去了。」白玉停下車子,故事講完,也送陳堅回到林家的別墅了。

沈曼文送林嘉欣去了學校,思來想去,沈曼文也無法確定自己身上的監聽器,到底是針對自己,還是針對林嘉欣而來的。

最終,沈曼文還是決定把這件事情告訴唐樂年,唐樂年約沈曼文在公司樓下不遠的一家咖啡廳見了面。

「既然家裡沒有監聽器,就說明對方的手伸不到家裡去。」唐樂年聽完整件事,沉默了好一會說道。

沈曼文對此很贊同,如果對方有這本事的話,恐怕家裡早就滿布監聽器了。

「這個陳堅怕是不簡單,藏在衣服紐扣里的監聽器都能發現。」沈曼文說道:「而且是憑肉眼發現的,沒有藉助任何儀器。」

「這正是我想說的。」唐樂年手指在咖啡桌上輕輕叩動,說道:「陳神醫的這個孫子很神秘啊。」

「找人打聽下燕京陳家關於陳堅的信息?」沈曼文皺眉問道。

唐樂年擺了擺手,說道:「十六年前,陳神醫就脫離陳家了,千萬別這麼做,我擔心會適得其反。」

「這倒也是。」沈曼文說道:「我和欣兒讓他住進劉管家住的保安室了。」

「好主意。」唐樂年給了沈曼文一個讚賞的神色,說道:「曼文,你回去之後就跟陳堅說,我把欣兒的安全交給他了,看看他怎麼說。」

「唐伯父的意思是讓陳堅保護欣兒?」沈曼文有些遲疑的問道:「看他瘦瘦弱弱的樣子,能行嗎?」

「看他怎麼回答你,他一心想娶欣兒,他肯定也不會讓欣兒有危險的。如果他做不到,我想他會主動說出來的。」唐樂年說著話,拿出一張黑色銀行卡遞給沈曼文:「這個給他,就說讓他買幾件換洗的衣服。」

銀行黑卡?

沈曼文的眼角抽抽了幾下,這卡的額度可是大的嚇人!

收起銀行卡,沈曼文驅車回了別墅,看到陳堅在保安室里,沈曼文停下車,把那張銀行卡給了陳堅,說道:「唐伯父給你的,讓你買幾件換洗衣服。」

陳堅雙眼放光的接過銀行卡,問道:「裏面有很多錢嗎?」

「這是信用卡,可以透支的。」沈曼文仔細的審視着陳堅,想看出這傢伙到底是不是在裝傻。

讓沈曼文失望的是,陳堅翻來覆去的看手裡的銀行卡,一臉新奇的樣子,不像是懂行的樣子。

「對了,唐伯父讓我跟你說,欣兒的安全就交給你了。」沈曼文說完,又不放心的問道:「你能勝任嗎?」

「欣兒可是我媳婦呢!」陳堅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我不保護她誰保護她?」

「那就好。」沈曼文看到陳堅大包大攬,不再多說什麼,停好車進了別墅裏面。

傍晚時分,一輛黑色奔馳商務緩緩駛來,陳堅沒見過這輛車,攔在別墅鐵藝大門裡不讓進了。

「臭流氓,滾開。」車窗打開,林嘉欣探出腦袋來。

「哎呀,我媳婦回來了。」陳堅屁顛屁顛的趕緊開門。

駕車的女人聽到這話,一臉驚恐的樣子看向了林嘉欣,問道:「欣兒,他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