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辰重器
天辰重器 連載中

天辰重器

來源:google 作者:辰風笑我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鍛 辰風笑我

天辰世界,實力為尊秦斷自幼因為無法修行,被秦家逐出了家門本該已經死去的他,卻意外活了下來由此揭開天辰長達千年的災劫之謎展開

《天辰重器》章節試讀:

玄道學院的藏經閣前。

與招考現場的人山人海不同,這裡的人反而少了很多。閣前擺了四個接待的位置,仍不能充分利用。大概第一天前來報到的人不多吧。

秦斷隨便選了一個接待位置,排了一會兒就輪到他了。接待他的是一個穿着紫衣的小姐姐。

只見她皮膚白皙,披着一頭漆黑的長髮,五官精緻未經雕琢,是一個天然的美女,清秀可人。只是她緊緻的紫衣略微保守,看不見遠山的美麗風景。

「這位師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你的么?」紫衣小姐姐聲音甜美的問道。

「那你就幫我找一個女朋友吧!」秦斷不假思索的說。

「啊……」紫衣小姐姐吃了一驚,「這不可以,我們這不辦理這樣的事,你不是來報到的嗎?」

「我是來報到的啊,可是你又沒有問我。」

秦斷故作可惜的表情,遺憾地道:「我還以為像你這麼美麗的女孩,是要真心幫我呢。」

紫衣小姐姐的俏臉飛上兩朵紅雲,用雙手捂着臉,溫柔地道:「來,把你的銘牌給我,我來查一下。」

秦斷將銘牌遞到紫衣小姐姐的手裡。

紫衣小姐姐把銘牌攥在手裡摸了一遍,吃驚道:「呀!你居然是院長大人親自招進來。他老人家可是很少親自招人哦。」

紫衣小姐姐隨即把桌面的花名冊翻了一遍,眉頭一蹙,歉意地說道:「你的名字不在名冊里,我得親自去問一問。你在這裡稍候。」

紫衣小姐姐進去不多時,就跟在一個肥胖男人後面走出來。

那個男子肥頭大耳、大腹便便,與其說是一個人,倒不如說是一頭「豬」。對,說豬都侮辱豬的名聲了。

秦斷在心中默默的祈禱,豬兄實在對不起,只怪自己才疏學淺,想不出更貼切的形容。

那豬,不,那胖子步履蹣跚地走過來,坐在前面的椅子上,沉重的身軀壓得椅子吱吱作響,真讓人擔心一下子垮掉。

那胖子半眯着眼,也不睜眼看一下秦斷,只顧着用手指不停地敲着桌子。

紫衣小姐姐蠻會來事,立即給雙方做了一個介紹。原來那胖子還是一個長老,地位不低。

「弟子秦斷,拜見程長老。」秦斷躬身一禮。

說實在的,秦斷打心裏鄙視這胖子,不過人在屋檐下,必要的禮數還是要的。

「嗯?」程長老彷彿從夢中醒來,悠悠地道:「你的事呢,已經有人通知我了,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他們。現在我就給你辦。」

「雪梅,我說你記。秦斷,月錢300銖……」

「……」紫衣小姐姐愣住了,抬頭看向程長老,那詢問的眼神不言而喻。

「發什麼呆,趕快寫呀!」程長老呵斥雪梅,這小丫頭真不會辦事。

此情此景,此時也被旁邊的路人看在眼裡。

「喂,你的月錢是多少呀?」 一個路人甲低聲的問道。

「一千呀,你的是多少?」 路人乙反問道。

「我的也是一千呀,看來那人可能得罪什麼高人了吧?」 路人甲說完,還不忘示意路人乙他說的是誰。

秦斷與程長老俱是修為不弱的人,這等距離的低聲細語難逃二人法耳。

秦斷心中頗有微詞,還未發作。程長老這邊卻是充耳不聞,若無其事。

「程長老,弟子不明,為何弟子的月錢比他人少了七百銖?」秦斷已然明了,這程長老是要刁難自己,於是便不再隱忍。

「哦?這麼說你知道別人是多少了嗎?」

程長老一拍桌子,指着剛才低語的幾人,問道:「你們,就是你們。告訴他你們的月錢是多少!」

這群人一驚,這戰火怎麼燒到這裡來了。現在可不是引火燒身的時候,都在盤算着該如何回答,一時陷入了沉默。

其中一個比較精明的人,在心中默算,一千減去七百得三百 。那就是三百銖。

「三百銖!」

「……」

「三百!」

「對,就是三百銖。」

眾人略微思考,一個接一個喊出了正確答案。

程長老樂得合不攏嘴,語重心長地告訴秦斷:「你是新進弟子,不要聽風就是雨,月錢在學院里都是以實際發放數額為準的。」

秦斷心中暗自盤算,他們只怕是口是心非,搶過憑證對質也無不可。可那樣自己也就落了下乘。

「程長老,弟子並非道聽途說,而是有真憑實據的。」秦斷肅聲道。

「哦?那拿出來讓我看看。」

程長老頓時來了興趣,他可不信秦斷能拿出什麼來。

「不用拿,它就在我的眼睛裏。」

說著,秦斷大膽地與程長老對視起來,並且極具侵略性地向他靠近,雙手撐在桌子上。

秦斷的眼睛明亮清澈,甚是好看,可這種空間上的壓迫感讓程長老極度不爽。要不是礙於場景,他就一掌轟出去。

「好狂妄的小子,竟敢戲耍於我?」 程長老狠聲道。

「我是在跟你講道理,跟狂妄不狂妄有什麼關係?難道有理就要低三下四么?」

秦斷當仁不讓,犀利的目光與程長老尖銳的對峙起來。如果這算是決鬥的話,恐怕已經交鋒了無數回合。

「如果你拿不出有效的憑據,我就按擾亂報到秩序論處,就算院長親臨也護不了你。」程長老拍案而起。

「你要的憑證不就在這裡嗎?」

秦斷右手順過擺在桌上的名冊,翻開一掃,按在程長老的面前。

程長老一看名冊內容,略顯尷尬,溫聲細語道:「學院把你編入了特別班,根據學院的精神,你們班統一月錢300銖。你是院長親自招收的,不會要搞特殊化吧?」

「請問程長老,特別班究竟有何特別之處,不會是歧視待遇吧?」

秦斷拱手一禮,朗聲道:「我想不光是我,其他新進弟子也一定很想知道這個問題,還請長老明示。」

「這種問題也是你能過問的么?你可知道頂撞師長是什麼下場么?」

程長老怒不可遏,他當然不可能正面回答這種問題,至於跟院長交流,那更不可能。

「弟子對長老恭敬有加,豈敢頂撞?我想長老也不會以大欺小,當眾對我這個小弟子大打出手吧。」

程長老對秦斷真的是恨得牙痒痒,不過人家好歹也是院長親招,親自下手未免小題大做。這時候有個得意弟子的好處就顯現出來了。

「長老,弟子願意會一會這位秦斷師弟,教他懂得什麼是謙虛謹慎!」

只見人群之中徐徐走出一個瘦瘦的身影。

《天辰重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