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寵:年下總裁他好會
甜寵:年下總裁他好會 連載中

甜寵:年下總裁他好會

來源:google 作者:荔枝開心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現代言情 瑾言

一次意外邂逅年下弟弟,擁有有兩副面孔的他,父母眼裡的乖巧兒子,同學眼裡的痴情大男孩,只有瑾言知道,眼前的不是男孩兒而是一個霸氣十足的腹黑男總裁,白天冷似冰霜,晚上熱情如火,救命,他要生吞活剝了我......展開

《甜寵:年下總裁他好會》章節試讀:

此時的瑾言突然想到石靜還在為自己擔心,連忙拿起手機,撥通石靜的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之後就被接通了,電話里傳來石靜有些着急的聲音: "瑾言嗎?你怎麼樣,有沒有事? "

"靜靜,我現在在的士上,我們在你家樓下咖啡館碰面好嗎。」瑾言說道。

"好,我馬上過去。」石靜說道,隨即掛掉了電話。

瑾言聽着電話那頭傳來嘟嘟嘟的聲音,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看來石靜也挺擔心自己的,看來她真的很關心自己。

瑾言把手機放進口袋裡,看向窗外,很快車子就行駛到了目的地。只見石靜站在門口向她招手,看到她之後,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連忙快步走了過去。

石靜一把抱住了瑾言: "瑾言,你怎麼樣,有沒有事啊? "

石靜抱着瑾言,語氣有些激動,她實在是太擔心瑾言了,她真的害怕瑾言會發生什麼意外。

瑾言拍了拍石靜的肩膀,安慰的說道: "靜靜,你放心吧,我昨天是被好心人救了,你不用擔心。」

"嗯,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石靜終於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好心人,你一說到好心人我就生氣,昨天葉明瑾也在,可是.....可是他卻裝作不認識你的樣子,看着你被人欺負也不幫你,在學校的時候你倆多好啊。」

看着石靜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也難怪,說起葉明瑾,那可真是說來話長。從瑾言考到A大第一天起,就認識了同在學生會宣傳部又同在一個班級的葉明瑾。

說來也巧葉明瑾名字里的最後一個字是瑾,而瑾言姓瑾,這說來奇怪的緣分讓兩個人熱絡了起來。這也是從小內向從不向人敞開心扉的瑾言第一次感受到被照顧,被關心。

葉明瑾是個陽光帥氣的男孩子,他有一米八七左右的身高,身材勻稱健壯,長相英俊瀟洒。

他的皮膚很白皙,眉毛濃黑濃黑的,鼻樑很挺拔,顯示出了葉明瑾的性格很陽光開朗,而且他的眼睛很大,很漂亮。

葉明瑾雖然平時話不多,但是對待瑾言卻非常細緻周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葉明瑾是個暖男的緣故。總之,葉明瑾對於瑾言非常的照顧,也經常送給瑾言禮物。

瑾言和葉明瑾在一塊的時候,葉明瑾總會給瑾言講一些關於學校里的趣事。葉明瑾講的很好玩,讓瑾言非常的開懷大笑。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瑾言對於葉明瑾有種莫名的依賴。葉明瑾也很享受這種感覺。不過,葉明瑾卻對瑾言表達過,希望瑾言可以做他的女朋友。但是被瑾言拒絕了。

葉明瑾有些失落,但是卻也沒有放棄,而是繼續追求瑾言。

瑾言的回復是,葉明瑾是一個很好很優秀的男生,值得擁有更好的,而她不適合。瑾言拒絕了葉明瑾之後,葉明瑾也沒有放棄,他還經常邀請瑾言一起吃飯。

日子過的很快,他們畢業了,正當瑾言下定決心想要接受葉明瑾的時候,沒想到葉明瑾居然有了未婚妻!

畢業聚會那天,瑾言穿了裙子,在A大的四年,瑾言穿裙子的時候屈指可數,一般都是在校慶舞會上,瑾言才會打扮自己。

可是今天瑾言早早的起床,化起了妝,舍友都以為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從來不施粉黛的瑾言居然早早起來化起了妝。

不得不說瑾言的皮膚是真的好,一點瑕疵也沒有,白皙如玉,光滑無比,吹彈可破,讓人羨慕不已。只是略施粉黛,就能碾壓眾人。

瑾言早早的收拾好告別了同在宿舍比自己小一屆的師妹們,去約定好的地方與石靜會合。石靜是A市本地人,所以實習期間就搬出去住了,同住的日子讓瑾言和石靜變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瑾言,我在這兒」。聽到石靜的呼喊,瑾言轉身便看到了站在遠處朝自己招手的石靜。石靜是個很活潑的人,平時很少會安靜下來等人。

瑾言快速跑到了石靜的面前,說道: "靜靜,你今天真漂亮,裙子太適合你了」。

"你還說我呢,你今天打扮的也很漂亮呢,這裙子在你身上穿着也太漂亮了吧,還化了妝,是因為葉明瑾吧,你的小心思我最懂了。」石靜越說高興。

"我的事你還不了解,倒是你什麼時候把網戀男友約出來見見啊。」瑾言笑眯眯的說道。

石靜的臉紅了,低着頭不敢抬起來。看着石靜羞澀的模樣,瑾言又調侃道: "靜靜,你臉紅什麼呀,我又不是沒見過,你臉紅什麼呀 "。石靜狠狠瞪了瑾言一眼: "討厭,你不許再取笑我啦 "。

"好好好,我不取笑你,我們快走吧,不要遲到了。」說罷,瑾言拉着石靜的手往前走去。

"嗯,好,我們趕緊過去。」石靜應答道。

來到A市最有名的酒吧門口,瑾言不禁感嘆這個酒吧的檔次還真不一般,裏面的東西都是價格昂貴,不愧是a市有錢人的地盤,一般人是消費不起的。

石靜和瑾言進入酒吧,便引起了不少人的注視。瑾言穿着黑色,腳上踩着一雙白色高跟鞋。

一張瓜子臉,長長的睫毛,櫻桃小嘴,皮膚白裡透紅,讓人一看就忍不住想去咬上一口。一頭烏黑柔順的長髮披散下來,顯得整個人十分的飄逸。一雙大眼睛裏閃爍着靈動的光芒,看起來十分可愛。

這樣的瑾言讓在場的男士都看呆了,尤其是那些男同胞看見瑾言,都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石靜拉着瑾言的手,找到了同是畢業班的同學們。

"嗨,各位同學們,你們好 "。石靜和瑾言熱情的衝著眾人打着招呼。

同學們紛紛看着瑾言,都愣住了,瑾言是個美女,但是今天瑾言的打扮卻讓大家驚艷了一把。

瑾言一襲黑色晚禮服,頭髮挽起,露出潔白的脖頸,耳朵上戴着一枚鑽石耳釘,脖頸修長,一雙手臂白皙纖長,看上去十分的養眼。

一位同學說道:「平時不見瑾言打扮,沒想到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同學們一聲聲的附和道。

「明瑾呢,明瑾可是從來不遲到,這麼重要的日子他人呢。」瑾言看向他,那人正是葉明瑾同宿舍的最好的哥們沈濤,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兩人穿的是一條褲子。

正當同學們都在尋找葉明瑾身影的時候,一位同學大聲說道:「那不是葉明瑾嗎,他怎麼在別的卡座上」。一邊說著一邊指向位置最好的卡座,也許是聲音太大了,那個卡座的人都紛紛看過來。

葉明瑾也注意到了,笑着走了過來,可是當目光轉到瑾言身上的時候卻顯得不那麼自然,正當瑾言準備跟他說話的時候,葉明瑾已經走到了人群的中心和他最高的哥們沈濤擁抱了一下,說道:「對不起大家,我今天還有點別的事,不能陪大家了,為了表達我的歉意,今天的單我買了,大家隨便玩!」葉明瑾舉着杯說道。

沈濤玩味的說道:「哥們兒理解,唯有美人美食不可辜負!」說罷,與葉明瑾碰杯後將杯的酒飲盡。

隨着同學們的感謝聲,葉明瑾離開了畢業聚會的人群,同學們正因為畢業聚會不用AA,歡呼着。

瑾言卻心冷的像冰塊一樣,這是她認識的葉瑾言嗎,要知道以前葉瑾言可是會在學校跨年晚會上從人群中第一個找到她,對她說新年快樂的人。在學校大大小小的活動上,葉明瑾總能第一個看到瑾言,並且站到她的身邊。今天這是怎麼了,明明她都做好準備了,這是怎麼了......

石靜是個急性子,看到葉明瑾一夜之間對待瑾言的態度天差地別,枉費瑾言為他這樣用心的打扮。

明明昨天還叮囑石靜一定要帶瑾言來參加,怎麼今天就裝作不認識,擼起袖子就向葉明瑾的卡座走去。

瑾言一把拉住石靜,「不要衝動,一定是有什麼誤會。」說罷她抬頭看了看最頂層那刺眼的光,止住快要溢出來的淚珠,當她低下頭的時候已經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她人生中多少次失望,絕望,她都挺過來了,這次也不例外。

「我們去舞池跳舞吧,看他們好嗨呀,我們也去。」瑾言臉上笑的開心,彷彿剛剛事情沒有發生過。

石靜看到瑾言開心的笑着,便拉着她沖向了舞池,一群年輕人在舞池開心的蹦迪,瑾言將煩惱拋之腦後,大概過了一個小時。

「不行,不行了,瑾言陪我去歇會兒,我真的蹦不動了。」拉着瑾言走出了舞池。

坐到了她們班級預定的卡座上,好巧不巧就在葉明瑾卡座的旁邊,從她們坐下的那一刻,葉明瑾就一直盯着瑾言看。

由於瑾言蹦的開心,頭髮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散落在了肩上,她伸出手撥弄了一下自己散落下來的長髮。

看到瑾言的動作,葉明瑾的心猛的漏掉了半拍,瑾言是個大美女,這點毋庸置疑。

他們認識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見瑾言這樣,臉上的紅暈和眼底的憂傷清晰可見。

這一刻葉明瑾覺得他自己就是個混蛋,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想到這裡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價格不菲的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