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降嬌妻:我攤牌,我爹是仙帝
天降嬌妻:我攤牌,我爹是仙帝 連載中

天降嬌妻:我攤牌,我爹是仙帝

來源:google 作者:西柚滾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梟 奇幻玄幻 藍雲汐

【靈修】+【劍道】+【單女主】+【微爽虐渣】夜梟,夜家第一天才、東幽戰神,被全族背叛、君王算計,「死」在一個寒冷的雪夜裡;拼盡全力動用秘術逃出魔窟,一身修為毀於一旦,卻被滅世妖女纏上身……忍辱負重苟且偷生,強橫血脈激活,五年後重出江湖丹田碎裂?他軀體儲靈碾壓至強者;毀容廢物?神獸出世抬手滅仇宗;俯瞰天地、足踏乾坤;東幽一眾強者顫慄,梟爺所過之處,寸草不生梟爺宛若厲鬼,喜提閻魔之稱,無人敢近身直到……軒轅女帝帶娃找上門,一聲「爹爹」硬是讓他石化!展開

《天降嬌妻:我攤牌,我爹是仙帝》章節試讀:

夜梟垂眸間,急速閃身躲過那道攻擊。

他抬頭望去,只見半空飛來一道白色的身影,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模樣。

那人足下踏清風,一隻手中握着一隻白色拂塵,另一隻手像是機械臂般,不甚靈活。

「大膽,你是何人,竟敢在我夜家行兇?」來人停在了祠堂前的台階上,質問夜梟。

「夜家老祖?」不錯,來人確是夜家老祖。

夜梟眼底的冷意並未退去,他緩緩開口道:「我,尋仇的!

夜家——老祖,你終於坐不住了?」

對面,夜家老祖煞是驚訝。

尋仇?這是?是他,夜梟!

老祖目眥欲裂,這畜生沒死?

此時,躺在地上的那群夜家人的屍體已經不能激起夜家老祖的憤怒。

他對夜梟更多的是探究,難道真是神農之力?

傳說中,神農之力可活死人肉白骨,起死回生!

若是他能得到神農之力……

夜梟看了眼夜家老祖,他輕蔑一笑,老東西打量他的眼神,真真是猥瑣極了!

對面那老頭打的什麼九九,他又怎會不知?

夜梟上前,不想多做糾纏,「夜家老祖可要報仇?那便開始吧!

磨磨唧唧的,打完本尊還有事呢!」趕緊打完,送你們一家團聚。

他還要去下一家呢!

夜家老祖看着夜梟的模樣,心頭一顫。

看來這小子當真不識好歹,夜家存亡他早已看淡,敢這般看不起他,這口氣他不能忍。

看來上次,他下手輕了!

「小子,莫要猖狂,今日老夫便要你從哪裡來回哪裡去,給我死!」

夜家老祖也是怒了,總歸不過是個毛頭小子,待殺了他搜魂,不愁不知道神農之力的秘密。

而且,他身上的寶物也將屬於他!

夜梟不語,只是微微皺起的眉頭,說明了他的不耐煩。

他早該想到,夜家眾人不過一丘之貉,不該在這浪費時間。

夜家老祖一聲冷喝,直奔夜梟而來,殺了他,奪神農之力,他必揚名立萬。

「砰!」

只聽到一聲悶響,夜家老祖——直直倒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噴了口鮮血。

滿眼不敢置信,「你!」

夜梟撣了撣黑金靴上的灰,還以為能打,結果就這?

「老祖,不好意思啊,腳癢,踢的用力了些!」

夜家老祖捂着被夜梟踢痛的心口,氣急敗壞的站起來。

「臭小子,你少得意!」說著,只見那老爺子甩了甩手中拂塵,靈皇巔峰境實力顯露無疑,蘊含雄渾的靈力的手掌直直拍向夜梟面門。

夜梟抬了抬眼皮,在那老六的手即將觸碰到他時,伸出兩根手指,抵擋住那攻擊。

以他如今靈帝的實力,要碾壓眼前之人,輕而易舉。

夜家老祖感受到夜梟周身比他更強的靈力時,睜大了雙眼。

他慌了!

「本尊不想浪費時間,所以,老祖你便瞑目吧?」

話落。

夜梟飛身而起,一掌拍在了夜家老祖的天靈蓋,將他打入地下,只剩半截身子露在外面。

想着五年前自己所受的苦,他雙眼充血,掌下力道一重,夜家老祖便七竅流血而亡,死不瞑目!

夜梟收起了手,抬眼看着夜家祖祠,淡漠的閉了閉眼。

他看向夜家家主的屍體,心下若有所思,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

他的身世……

夜梟雖不在乎身世如何,並無找尋生父生母的意願。

但這樁秘辛,始終與他有關!

看着眼前的屍體,他抬手正欲搜魂。

卻在一剎那,冷了臉!

「跑了?」

【主人,該是他身上藏了隱匿神魂的寶物,在你下殺手前逃了!】鳳鳳的聲音響起。

夜梟有奇遇,如今實力雄厚,神獸血鳳自然恢復了往日雄風。

夜梟瞥了一眼地上橫七豎八的屍體,眯了眯眼。

「逃便逃了,看他能否躲過本尊的手心了。」

說完,夜梟抬手一揮,白光閃過,夜家老祖伸在地面上的上半截便短了幾寸。

夜梟提着夜家老祖的腦袋,奔往夜家主家。

夜家祖祠與本家住宅是分開的,非長老級別的人,不到一定的實力,不能踏入祖祠,這也就是夜梟殺那些族老沒有旁人阻攔的原因。

他只在一瞬,便到了夜家。

底下人瞧見他,只覺得白日見鬼。

不是說,夜家戰神,出征帝國,死在了帝國名將藍恬手裡,怎麼……

夜家後院那些族老的嫡系子孫與後院的女人們,卻是心頭大顫!

他……他怎麼會,還活着?

夜梟一步步上前,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

將手上的頭顱扔在地上,「一炷香之內,我要夜家所有人站在我面前!」

夜家老管家看着夜梟臉上可怖的神情,吞咽了下口水,忙不迭的點頭下去。

不消一刻,夜家所有人包括嫡系旁氏、女眷奴僕,全跪在了夜梟面前。

夜梟起身,黑金長靴踩地的聲音,震的眾人心底發寒。

「五年前,夜家家主聯合眾族老,將我斬殺,打下天塹魔障,天不亡我夜梟,本尊命不該絕,今日,我斬家主、殺族老,砍了老祖的腦袋,大仇得報。

你們這些人不欠我什麼,我也不要你們的命,但——」

夜梟聲音猛然拔高,「從今往後,夜家,是我夜梟的夜家,以我為尊,爾等可有異議?」

眾人聽着夜梟的聲音,只覺得心頭打顫。

但好幾個族老嫡系子弟,想起之前他們拿着夜梟的骨頭把玩、用他的鮮血泡酒,一個個靜若寒蟬,他會放過他們嗎?

當然不會!

所以,家主的兒子第一個不服「憑什麼?你空口無憑,莫不是為了自己的野心,斬殺家主與族老,你以下犯上,該殺!

今日,我便要替夜家除了你這個禍害!」

「沒錯,我也是!」

「還有我們!」

那幾個族老的嫡系,也不肯低頭。

夜梟抬眸:嗯哼?是他提着的腦袋,他們不認識嗎?

誰給的勇氣?

上趕着送人頭,他能怎麼辦?殺了唄!

幾個少年話音未落,身邊幾個婦人已經崩潰倒在了地上。

糊塗啊!

夜梟邪魅一笑,眼底戲謔。

套在手指上的手環轉了一圈,再抬眸時,出頭的幾人性命已掌握在他手上。

夜梟眼神一動,大掌一收,那幾人生生在眾人面前化作了血霧。

夜梟慵懶的往家主之座上一靠,「可還有人,質疑本尊反心?」

最先那位管家跪在地上不住的磕頭。

「老奴,拜見家主!家主實乃天賜

夜家的主,家主之位早該由您這樣丰神俊朗、英明神武、實力卓絕的人來坐啊!」

其餘眾人驚詫,服了你個老六啊,拍馬屁都不打招呼的?

其餘旁支眾人也是無異議,不論誰的夜家,他們不過是附庸於家主的蛆蠅罷了。

更何況,連老祖都死了,足以見新家主的實力多麼恐怖,他們可沒那麼硬的命!

夜梟嘆氣,他最終,還是不忍心對無辜者下手。

夜家又有幾人知道當年之事呢?

也罷,他還要在這東幽站穩腳跟,留下這些人,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