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控
天控 連載中

天控

來源:google 作者:明透的石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天控 奇幻玄幻 明透的石頭

以血明鑒,告知星河,絕不傷手無寸鐵之人獨行天下,眾心難衡,眾心一致,堪比天神再世越強大的武力、法術,陣法,受到的傷害越大展開

《天控》章節試讀:

呼嘯的風聲在耳邊吹過,周圍的景色,早已扭曲得不成樣子;各種各樣的灰塵,往防護鏡上撞去。

熟練的技巧,讓許銘致在眾多山巒之中,快速穿過。

「滋滋滋……」隱形耳機傳來一陣滋滋的聲音。

幾秒後,從耳機傳來藍傾的聲音。

「銘致,在你正前方五公里的區域,是他們的老巢。根據情報得知;他們不僅擁有大量的武器裝備,同時也有變種人和異能者,小心一點。」

聽到這樣消息的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回應;快速掠過一條河流後,在一處野草叢生的地方着陸。

沒有得到回應的藍傾,有些擔憂地呼叫着:「銘致,收到請回復。」

「聽到了!」

藍傾從隱形耳機里,聽出了許銘致不耐煩的心情, 隨即笑着說道 :「銘致,等你回來,我給你做好吃的。」

「嗯哼?我的傾兒,居然會做飯了?」一邊收拾裝備的許銘致,一邊問着藍傾。

聽到這樣問的藍傾,尷尬地笑了笑,剛想回應;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不由自主地回過頭,看向後面。

新進來的新兵;張僚庭疾步朝她走來,隨後作揖行禮。禮畢,快言快語:「將軍,A區有兩名異能者在打架鬥毆。」

A區,兩個異能者的打架,引來了不少的圍觀群眾,眾人都想看他們的特殊能力。誰知,這兩個異能者的本事是真的不小,周圍的石凳和石桌都被他們打爛了,還不善罷甘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為什麼大打出手。

站在後邊的圍觀群眾,第一批看到藍傾疾步往事發地點走了過來;急忙退到一旁;還有人大聲喊道:「別打了,將軍來了。」

所有人聽到將軍來了,灰溜溜地往其他地方散開。兩名異能者,也聽到將軍了來了,也不想停手;兩人早已打到紅了眼,誰也不服誰,繼續掐着架,直至藍傾來到一邊。

兩人看到將軍雙手環抱在胸,站在一旁,靜靜地看着他們打架。

站在周圍的群眾,都是一臉的吃瓜相;敢在藍傾面前打架,想必是活膩歪了,才會繼續打下去。

「將軍,是他有錯在先。」

「是你有錯在先。」

看着兩名異能者來到面前解釋的藍傾,臉上泛起一絲絲慍色。眾人都看向她的臉色,一看,就知道這兩名異能者要遭殃了。

「這裡不允許打架,無論誰有理在先,只要動手了,都有錯!」

兩名異能者聽到這樣的話後,不約而同地說道:「將軍,我們知錯了。」

語畢,所有人都看向藍傾;看看她接下來,會怎麼處置他們兩個。

眼前的兩人,也不是不會認錯的主,藍傾輕聲說道:「既然肯認錯,重罰免了,但是處分還是要給的。」

聽到只是給予處分的兩人,急忙抱拳行禮:「多謝將軍。」

「你們叫什麼名字?」藍傾問道。

「謝瀧。」

「袁在盛。」

站在一旁的吃瓜群眾,看到他們兩個只是被給予處分,陸陸續續地散開了。

「謝瀧、袁在盛,你們現在,立即動身前往八區荒漠,找出那些玩意的巢穴。」藍傾厲聲下令。

聽到八區荒漠的眾人,全都看向謝瀧和袁在盛。

妖魔鬼怪都不敢靠近的八區荒漠,藍將軍居然叫他們兩個前往,無異於送死。謝瀧隨即問道:「八區荒漠,多少年來,無一人生還;倘若將軍真心要我們去死,我們不會有任何怨言。只想在臨死之前,知道將軍為什麼這麼看不慣我們。」

袁在盛附和道:「將軍若是嫌棄我們,大可以說出來,不必如此。」

本想讓這兩個異能者,歷練歷練一番,聽到他們如此說道,只好另選他人;深吸一口氣後,不再說話,轉身離去。

看着藍將軍話也不說,轉身就走的兩人,感到有些奇怪。在軍事重地,打架鬥毆,理應逐出軍隊,但他們沒有受到相應的處罰,只是記處分而已。

十幾秒鐘後,兩名異能者頓時醒悟,四目相對,隨即疾行來到藍傾身後作揖行禮:「是我們糊塗,我們願意將功補過,請下命令吧。」

聽着兩人誠懇的語氣,藍傾有些為難的說道:「八區荒漠,從出現到現在,凡是進入荒漠的所有生命,均無生還;從微觀到宏觀的生命;沒有任何一個,能夠在裏面存活三分鐘以上,我要是給你們下命令,就是讓你們去赴死,你們還願意去嗎? 」

兩個異能者聽到這樣的話後,一同看向將軍的面龐,立馬說道:「我們的命,早就屬於藍將軍的,您讓我們做什麼,絕不猶豫。」

藍傾看了他們兩個一眼後,緩慢說道:「也行,軍事基地打架鬥毆,你們應該慶幸銘致將軍沒有在基地,不然異能者軍團,就因你們兩個傢伙的事情,徹底解散。」

語畢,掃視周圍的眾人後,輕聲說道:「你們跟我來。」

眾人見藍傾將軍帶着他們離開後,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去了,有些人,在小聲議論着:「到底是誰,去把她給請來了?」

「不清楚。」

「聽其他人傳言,藍將軍身邊沒有這種打小報告的人。」

「那可不一定。」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邊說邊往住所走去。

謝瀧、袁在盛跟在藍傾身後,不知不覺,走到一片寬廣的區域。

來軍事基地也快兩年的兩人,完全沒有見過這片區域;也從未聽到任何領導說過這種事情。

近二十層樓高的重型巨坦,光炮管的長度,就達到驚人的三十米;巨型重坦上方,有着一層忽隱忽現的暗能防護罩。

藍傾看着兩人目瞪口呆的表情,隨即朝一個方向招了招手;看到藍傾招手的葉敏婷,步伐穩健地走了過來。

來到藍傾面前後,作揖行禮,而非立正敬禮。

藍傾先是看向謝瀧、袁在盛二人,隨後看向等候吩咐的葉敏婷,輕聲說道:「葉子,他們兩個就交給你了。」 話音剛落,頭頂上方,類似棱形的飛行載具,緩緩着陸。

佇立原地的三人,目送藍傾登機後,一同作揖行禮。

看起來有些黑黝黝的飛行載具,緩緩升空,底部下方空間已是扭曲不堪。

謝、袁兩人還想看看這飛行載具到底是如何飛行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看起來有些詭異的玩意。

葉敏婷看到他們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只好解釋道:「還看吶?將軍早就離開了,你們現在看到的,只是殘留的影像而已。那種飛行載具,肉眼與電子眼都無法看得見,只有一種儀器,能看到她的飛行軌跡。」

今天,兩名異能者總算是見到了高科技的厲害。

看着他們兩個的葉敏婷,繼續說道:「聽說,你們兩個敢在軍事基地打架,膽子不小啊。要是銘致將軍在營地里,我看你們,不死上一百次輪迴,都說不過去吧。」

謝瀧和袁在盛聽後,尷尬地笑着。葉敏婷瞥了兩人一眼,看向不遠處的巨型重坦,隨即說道:「跟我來吧。」

這片寬廣的區域,可容納上千萬人口,更有着極為先進的武器的裝備;在當今世界上,就算是MLJ眾合國或是華夏文明,都不可能擁有這等先進的玩意。

巨型重坦的高度近二十層樓的高度,炮管三十米左右,炮口口徑當屬世界第一;不僅如此,還擁有忽隱忽現的暗能防護罩。

重坦上空傳來巨大的轟鳴聲。謝、袁二人,一同抬頭仰望上方,猶如鯤鵬遨遊天際的重型轟炸機,在上面緩緩飛過,巨大的陰影,將一大片區域,徹底籠罩。

震耳欲聾的聲音,讓袁在盛情不自禁地大聲問道:「這是發動機的聲音?噪音太大了。」

葉敏婷聽見這話的時候,沒有不爽,反而用着不一樣的眼神,看向袁在盛。等上面的轟炸機飛過之後,笑着說道:「別聽見什麼聲音,就認為是發動機傳出的。進入這片區域後,你們的邏輯思維,一定要以跳躍式的方式,看待任何事物,不能以傳統的思考方式去考量一切。」

看着兩個異能者開始有些轉變的葉敏婷,再次移動腳步;身後二人,也跟上。

走了近八十步路的時候,謝瀧看到右邊有一架運輸機,正在緩緩起飛,起飛的方式,和平常看到的普通飛機運行方式,幾乎一樣。

運輸機起飛後,地面不知不覺又冒出一模一樣的運輸機,完全不知另一架運輸機是從哪個方向降落,或是從哪個方位移過來的,完完全全就是憑空冒出的。

「這,從哪裡來的運輸機啊?」

葉敏婷看着一臉驚愕的謝瀧,緩緩說道:「用跳躍式的邏輯思維,去想一想,別用傳統的思維方式。」

身後兩人聽見她的話後,再次見到較為先進的武器裝備後,再也沒有先前的那種表情。

一行人在這片空曠的區域,走了近兩個鍾後,才看到正方有一輛黑色小車,朝他們行駛過來。

葉敏婷突然收住腳步,身後二人,也一同停下;三人看向那輛黑色小車,來到他們身邊,小車從之前的勻速降至為零。

車門打開,一雙還沾着水泥的軍靴,映入謝瀧的眼裡,從下往上看,光看身材的比例,暫時無法斷定是男是女,只好抬起頭,看向那人的頭部。

有些纖瘦的身軀,讓謝、袁二人誤以為眼前的這個人,一定是個女的。當看到上半身的時候,再次無法確定了,一身軍裝,將整個身軀,徹徹底底罩在裏面,就連頭部,都戴着銀白色的頭盔,從外面根本看不見人臉長成什麼樣的。

謝瀧仔仔細細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這個人的這身軍裝,無法用女性上半身的倆峰看出,完全沒有,雖然四肢細小,但是沒有女性的特別標註。

「銘致將軍已經進入八區荒漠,運輸機已起飛兩架次。」

那人的聲音也無法分清是男是女的聲音,屬於中性音調。如此一來,原本想聽聲音辨別性別的謝瀧,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有點神秘,一來分不清性別,二來,這個人是怎麼知道銘致將軍動向的?

那人看到謝瀧用着難以捉摸的眼神看着自己,隨即作揖行禮。禮畢,輕聲問道:「你們是藍將軍調過來的異能者嗎?,如果是,請把你們會的特殊能力告知一下,以備即將到來的戰役。」

「什麼戰役?」袁在盛突然問道。

「恆星保衛戰。」葉敏婷轉過身,對着兩人慢慢說道:「八區荒漠並不是無人生還的區域。華夏文明、MLJ眾合國帶領三十多個小國,一同派遣精銳部隊進入八區荒漠;防止民眾恐慌,特地設立禁區,同時讓眾多單位對全世界宣傳,八區荒漠沒有一個人能在裏面存活三分鐘。同時,取消經過八區荒漠的所有航班。清理八區荒漠三百公里以外一切事物,不讓任何生命靠近。往外八百公里區域,由多數國家一同輪流值守,以防出現任何意外。」

《天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