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上劍仙如白衣
天上劍仙如白衣 連載中

天上劍仙如白衣

來源:google 作者:九州風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九州風華 奇幻玄幻 洛南風

【傳統玄幻+劍道流+權謀布局+單女主(不要被內容所欺騙這本的確是單女主)】我有一劍,可平世間萬般甲,偏叫人間觀三秋!我還有一劍,登天封劍斬龍首,一劍霜寒十四州!預言中的大劫即將到來,有佛門聖子轉身一步入金剛,有一修閉口禪八年的沙彌開口預言破尊者亦有一人斷橋邊苦修三百年只為等一人,劍與道的碰撞,劫與難的交鋒,沉寂千年的勢力復蘇,一場預謀已久的陰謀即將復蘇,且看白衣少年持劍江湖,斬盡邪祟!展開

《天上劍仙如白衣》章節試讀:

「什麼,絕劍商會準備重啟?」

「你哪來的消息?」

「這還用問,當然是傾城小姐親口所言啊!現在都還在絕劍商會大堂呢,不信去看看啊!」

「走,看看去。」

絕劍商會,會客堂中早已人滿為患,大部分人都是抱着看熱鬧來的,場中李義明盤着二郎腿不以為意的看着前方不遠處坐着的那個男人,男人正是洛南風,此時的他正抱着小白眉眼含笑的逗弄着。

傾城這邊落後半個座位坐在洛南風的身邊,言行舉止也向大家證明着,一切都是以洛南風為主的意味。

這時李義明率先忍不住的開口了:「閣下看來才是這絕劍商會的真會長吧!」

面對李義明的問題洛南風沒必要撒謊,輕輕頷首算是認定了下來,「怎麼,李二公子有什麼問題嗎?」洛南風衝著他挑了挑眉。

要說李義明也算是個人物,面對洛南風的冷嘲熱諷愣是不生氣,反而更加平靜的看着洛南風,「既然如此,那麼直接找你聊更加合適。」

「我也不墨跡,把絕劍商會賣給我們奈何商會,價格隨你們開,稍微提醒你們一句,我們奈何商會背後可是寒劍宗,而寒劍宗背後就不用我提醒你們了吧。」

「哦,是嗎?寒劍宗嘛不重要,不過你說的價格隨便開?是認真的嗎?」洛南風帶着誠懇的目光看着李義明。

他料定對面這個小白臉也不敢駁了寒劍宗的面子,索性一腳踏在椅子上,一臉吃定你的表情看着洛南風,「當然,我奈何商會說一不二。」

「好好好,李二公子說話算話,其實我也沒那麼多的要求,我只要一件東西就行。」

「嗯?什麼東西?」

「天狐九魄!」

「天狐九魄?」李義明臉色潮紅,神情憤怒的指着洛南風的鼻子說道:「小子,你是在逗我嗎?啊,世人都知道當年只有一隻九尾天狐,而且三年前就死了,我怎麼給你找,你是在拿我尋開心嗎?」

「小子,你父母沒教過你禮貌嗎?」說話間,全場莫名其妙的的出現一股氣場,聲勢之浩大壓得眾人都有些喘不過氣來。

「怎麼了,究竟是什麼?」

「我好難受啊!師傅,師傅…救我。」自李義明周圍氣場逐漸壓迫而來,連一旁的劍道宗師韓淳都有些站不住腿腳。

「不知是哪位高人前輩出手,還望收了神通,寒劍宗感激不盡。」韓淳也有些遭不住了,連忙抱拳朗聲道。

「哼,別喊了,我就是你那位前輩。」洛南風緩緩的站起身來,將小白遞給了傾城,一步又一步的朝着二人走去。

看着洛南風的動作,韓淳大驚,「小子,原來是你搞的鬼,你想幹什麼,快放開我,否則寒劍宗不會放過你的,到時候定讓你血濺五步,不得好死。」

「哦?血濺五步嗎?那我就給你個機會。」話音未落,那股氣場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來,殺了我,殺了我你就能得到整個絕劍商會。」

「好,小子,別怪老夫以大欺小。」

脫離氣場壓迫的韓淳恢復了往日的氣焰,單手掐訣一道接着一道符篆出現在他的身後,隨着符篆的出現,一道長約七尺的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看劍。」符篆開道,一劍通行的韓淳朝着洛南風刺來,看似陽剛的一劍卻透着一絲陰冷,眼看着利劍就要刺進洛南風的身體之中。

但是伴隨着兩個字的出現,整個局面發生了巨大的反轉。

「跪下!」

這兩個字就像一道天賜真言一樣死死的壓迫在整個絕劍商會裡的人抬不起頭來。

最離譜的還要當屬韓淳,此時的他早已沒了剛剛那威風凜凜的姿態,現在的他,腦袋深深的埋在地里,撅着屁股,時不時的發出一絲古怪的叫聲。

隨着壓迫感的增強,絕劍商會中沒有一個人能抬起頭來,唯一站着的只有洛南風,傾城也早已被這氣場壓在椅子上直不起來身子,心中更是感嘆着主人如今的實力。

全場鴉雀無聲,只有洛南風俯視着眾生,「李義明回去告訴你父親,並順便告訴一下寒劍宗,韓淳這個利息我收了,順便讓你父親和寒劍宗的掌門人親自來道歉。如果還想來找我們絕劍商會的麻煩,那麼洛某隨時恭候大駕,滾吧!」

話音剛落,大家所受的壓迫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韓淳也早已化作一攤齏粉,被風吹散了。

「是是是,前輩,多謝前輩不殺之恩。」李義明早就被嚇破了膽,連忙叩首道,想要起身離去,腿腳卻怎麼也挪不動一步。

洛南風也沒有理會他,反而從傾城的懷裡接過小白,然後一手抱着小白,一手摟着傾城的腰肢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中朝着樓上走去。

樓梯上,傾城有些擔憂的開口問道:「主人,這樣會不會做的太過了。」

聽着耳邊縈繞的話語,洛南風微微一笑,「傻姑娘,我這麼做你還不知道嗎?我本來就是想高調的回來,我要讓那些老不死的都知道,我,洛南風回來了,當年他們犯下的錯誤,我要一點一點的找回來。」

只見,洛南風眼神一凌,本來消失的那股氣場,瞬間又覆蓋了過來。

「主人…」傾城緊緊的握了握洛南風的手,這才平息了下來。

「主人…你…」還沒等傾城開口,洛南風就使勁摟了摟她的腰肢,「我知道你擔心我,小傾傾,乖,將絕劍商會重啟的消息散布出去,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回來了。」

傾城眼神抖動着,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乖,我餓了,你拿手的紅豆粥和桃花酥我可是想了三年了哦。」說完便鬆開了傾城,推門進入了房間。

傾城也不再去擔心,轉身去安排接下來的事情去了。

而李義明在洛南風離開的半個時辰後,腿腳才逐漸恢復了知覺,馬不停蹄的逃離在了絕劍商會。

今夜,整個江城都安靜的嚇人,頗有風雨欲來的架勢。

大衍皇宮,金鑾殿上坐着一位母儀天下的女子,她便是當今天女,大衍王朝的女帝——南宮紅顏。

「女帝大人,找到了,他在江城的絕劍商會。」

「絕劍商會?」女帝緩緩起身,望着天空中的繁星,陷入了沉思。

直到一陣冷風吹過,南宮紅顏緊了緊身上披着的袍子,轉身走回了宮殿,不禁輕嘆一口氣,「要變天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