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神戰婿
天神戰婿 連載中

天神戰婿

來源:google 作者:木棱海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凌月 權子夜 都市小說

為她,天軍統帥下塵歸凡,殺人於紅塵,報他一劍之;深藏功與名,護她一世平安待她蘇醒之日,許她一世繁花展開

《天神戰婿》章節試讀:

包定國可一直在密切關注着由他兒子舉辦的這場商會,沒想到現場還有人拿着槍對準他兒子的腦門!

這是不把他包定國放在眼裡啊!

凌飛雲看到包家家主來了,笑的合不攏嘴,叫你他媽威脅老子,等死吧,廢物!

包定國大步的向前邁進,周圍的賓客紛紛為包定國讓開一條寬敞的道路。

包昊天那波人往後退,那群寸頭保鏢瞬間把權子夜圍住。

他們可和那群所謂的金牌保鏢不一樣,他們殺過的人比在場吃過的飯還要多,都是從血海中拼出來的,才有資格成為包家的精銳部隊!

就更別提他們的手裡拿着槍,這下去權子夜就算插翅也難逃!

「爹,這小子想害死孩兒,而且完全不把您放在眼裡啊!」

包昊天連忙跑到包定國的身邊,添油加醋的說道。

「你說你,連個女人都搞不定,以後怎麼繼承我的位子!」包定國一上來還是把包昊天痛罵了一頓。

說實話,今天包昊天的行為令他很失望,要不是他及時救場,恐怕包家這臉可就丟大了!

包昊天被罵的不敢還嘴,一聲不吭,他哪知道權子夜這麼能打,還有槍!

教訓完包昊天,包定國的目光自然是落在了那個年輕背影上。

不過在解決這小子之前,包定國先讓他的保鏢清場。

畢竟被人親眼看到他包定國殺人,對包家的聲譽可不好。

有些賓客還想看熱鬧,沒想到包定國下令清場,他們只能悻悻的離開,因為,這個僅次於四大家族的豪門,他們可惹不起。

「哎,可惜,不能親自看到你人頭,可惜,可惜啊!」凌飛雲緩緩起身,陰陽怪氣的說了一句。

權子夜沒理會他。

凌飛雲不屑的笑了笑,果真是廢物,罵了他都不還嘴,只能無趣的離開。

包定國保鏢清場的速度很快,廳里瞬間只剩下了權子夜和包定國他們。

看着空蕩的大廳,圍着她的保鏢,凌月一臉緊張的靠在權子夜的身邊,她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把包定國都給引出來了。

「子夜,要不我們道歉吧,或許包家老爺能饒我們一命!」

凌月扯着權子夜的衣角戰戰兢兢的說道。

「該道歉的應該是他包昊天,正好他老爹來了,子不教,父之過,他老爹也得道歉!」

權子夜說完,完全不把包定國當回事,翹着二郎腿,點燃一根煙,吞雲吐霧。

凌月頓時絕望了,你不去滅火,反而還往裏面添油加醋,生怕別人慢點弄死你是吧!

包定國也沒想到這小子知道他的名號,卻沒有害怕的跪地求饒!

「小子,你若是能將你老婆雙手奉上,讓老子爽夠了,老子或許能讓我爹留你個全屍!」包昊天盯着凌月那婀娜多姿的身材色眯眯的笑道。

包定國瞪了包昊天一眼,女人,女人,這小子滿腦子都是女人,終有一天會讓女人誤事!

包昊天被瞪後,不敢吭聲,只能抱怨權子夜壞了他好事,要不然這個時候,他早就在床上快活了!

「包少爺,說出的話,是要付出代價的!」權子夜抽了一口煙,笑呵呵的說道。

凌月都快瘋了,別說話了沒人把你當啞巴!

包昊天鄙夷撇了撇嘴角,我老爹在這裡,你有能力讓我付出代價?

看着對方那有恃無恐的背影,包定國給保鏢陰沉的表情,保鏢意會,將一把摺疊刀扔在了權子夜的面前。

「我可以給你個痛快了結自己的機會,不然我包家的酷刑你是受不了的,動手吧,別讓大家太難做!」包定國冷冷的說道。

凌月頓時慌了,權子夜要死了,那她也得完,結果剛要起身就被權子夜摁住了,同時他起身彎腰拿起了那把小刀。

包昊天嘴角抹過一絲笑容,終歸是老子贏了。

可惜的一點是,他沒能讓權子夜親眼看着他玩弄凌月那滋味肯定很爽!

包定國也滿意的點了點頭,還算這小子識趣。

就當包家父子以為事情要解決之際,權子夜猛的轉過身來,將那把摺疊刀飛了出去,包昊天還沒來的及躲閃,就被那把小刀直接切下了一隻耳朵!

「啊,我的耳朵!!」包昊天面目猙獰的嘶吼了起來,鮮血從他的耳道濺出。

「兒子!」

包定國連忙扶住了包昊天,看着他身上的傷,雙眼猩紅的盯着權子夜,咬牙切齒的喊道:「你敢傷我兒子!」

權子夜聳了聳肩,笑道:「我說了包少爺要為自己的話付出代價!」

凌月在一旁早已是看的獃滯起來,權子夜居然真動手傷了包昊天,他是嫌命長?

包定國牙齒咬的緊繃,對那群保鏢吼道:「給我活抓了他,老子要把他千刀萬剮了!!」

眾保鏢回過神之後,沖向權子夜,凌月緊緊的靠在了權子夜的身邊瑟瑟發抖,完了,完了,這下子死定了。

權子夜看着凌月的小表情笑了笑,他老婆害怕的時候還是挺可愛的嘛。

「咻——咻!」權子夜吹了兩下有節奏的口哨。

霎時間,從樓上落下了數條繩子,詭異的是繩子好像有指令一樣,紛紛沖向對應的目標。

一時間,哀嚎四起,槍都來不及開,那群保鏢個個被繩子捆住了,直接被東西拉了上去,隨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包定國眉頭緊皺,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剛才還活生生的幾十號人,現在全部消失殆盡!

數秒後,從樓上直接跳下了十幾號人,他們頭戴面具,身穿鎧甲,全身冒着火,還整齊的向權子夜單膝跪下,齊聲喊道:「尊主好!」

這便是他的浮屠軍!

凌月和包定國無一例外的看着權子夜,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權子夜將椅子轉了過來,坐下,翹着二郎腿,看着臉上布滿疑惑的包定國,微微擺手,「起來吧!」

「是!」

那群面具人齊聲回道,聲音極其洪亮!

「鬼叉,把他們父子分開,各自給我抓住了。」

權子夜命令一個帶着鬼面的男子,這男子戴的面具和其他人不一樣,明顯是他們中的首領。

「鬼叉出列,您的命令我已清楚!」

話音剛落,鬼叉瞬間來到包定國的面前,嚇了他一大跳,這小子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鬼叉將包定國整個人提了起來,如同提個小弱雞一般,他還命令帶着獸面的士兵將痛的話都說不出來的包昊天拎起來。

凌月在旁邊看著錶情冷酷的權子夜,感到陌生,這還是她所認識的廢物權子夜?

令凌月不解的是這些面具人是怎麼回事,她現在也不敢問。

看到鬼叉完事之後,權子夜這才說道:「包定國,你兒子企圖霸佔我的老婆,子之錯,父之過,你沒有教育好他,才讓他有了這種想法,現在,你和你兒子給我老婆跪下道歉,並且保證你兒子不會在騷擾我老婆,我就放過你們!」

突然說到她,凌月還有點感動,權子夜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她?

「呸,你個廢物也配得到我包定國下跪,雖然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進來的,可四周都有攝像頭,殺了我,你也跑不掉!」

包定國向權子夜吐了一口水,咬牙切齒的吼道。

「你他媽也配侮辱神主,找死!」鬼面男單手從腰間出抽小刀,想要把包定國了結掉!

權子夜微微擺手,示意住手,並開口說道:「鬼叉,把電話打通。」

鬼叉點頭,打通電話,電話那頭頓時響起了哭泣的中年婦女聲,「定國快來救我啊,我們包家老小全被人給抓了起來……」

還沒說完就被鬼叉關掉了,包定國確定這是他老婆的聲音後,雙眼冒火,瘋狂掙扎,死死的盯着權子夜罵道,「你他媽敢綁架我老婆,我要殺了你!」

凌月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這個表情冷漠的男子,權子夜還有能力綁架包家夫人了,他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後面的獸面人牢牢的抓住包定國,又把他摁了下去,沒有神主的命令,他們是不能開槍的。

「不是綁架,而是請你家夫人和你家人喝杯茶,同時提醒她要好好教育自己的兒子,別讓他打別人老婆的主意!」權子夜淡淡的說道。

「你這個卑鄙小人,我要殺了你!!」包定國瘋狂的掙扎着,怒不可遏的吼道。

旁邊的包昊天早已疼的話都說不出來,他只是震驚於這小子為何會如此強大,他不是一個廢物?

權子夜環抱雙臂,冷冷的說道:「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死在鬼叉的手下,要麼道歉!」

包定國冷靜過後想了想,在這麼鬧下去,他遲早會死,包家也會完,這樣根本不值。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他又不是沒報仇的法子,權子夜,這仇,老夫記下了!

包定國握緊着拳頭,十分不甘的將雙腿彎曲,跪了下來,「對,對不起,我代表包家向凌小姐賠不是!」

「爹!」包昊天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他那極為自尊的爹跪了下來,他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

剛說完,包昊天就被獸面人猛踹了幾腳,連連叫苦,「別打了,別打了,我跪,我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