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師武醫
天師武醫 連載中

天師武醫

來源:google 作者:林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素素 林楓 現代言情

林楓從小被送到龍虎山修行,二十多年後,得知父親病重,家族危機重重,便決定下山,於是,原本平靜的都市掀起陣陣波瀾......展開

《天師武醫》章節試讀:

林楓跟隨唐基進入紋龍集團內部才知道有多豪華。
有唐基在前帶路,自然是一路暢通無阻,直接來到頂層的董事長辦公室,推門而入,林楓整個人愣住了,他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太豪華了,感覺皇宮也不過如此,不過可以明顯感覺到辦公室有些日子沒人進來過,明顯能感覺到辦公室內沒有絲毫人氣。
「自從你爸住院後,這裡就一直沒人來過了。
」唐基輕嘆一聲。
「我爸他現在情況怎麼樣?現在帶我去看看吧。
」林楓趕緊問道,他現在最擅長最得意的便是醫術,普通的疑難雜症可難不倒他,若是複雜的病情給他足夠的時間和藥材也不在話下。
唐基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你父親在逆光私人療養院,那裡不是隨便可以進的。

「那唐叔叔知道我爸到底是什麼病嗎?」林楓再問。
「之前你爸跟我提過他有中風的前兆,這次你爸病倒,你繼母沒公布你爸到底是什麼情況,所以只能猜測是中風。
」唐基長嘆一聲:「你爸這一病,你們林家可亂套咯,我在你們林家人面前人微言輕說話不起作用,到頭來場面還需你這個長子來把控了。

「林家出什麼亂子了?」林楓問道,他對林家所知甚少,根本不知其中狀況。
「現在林家分成好幾派,你繼母和你弟弟一派,幾個叔叔成一派,董事會的幾個白眼狼董事又成一派,現在林家的局面,怎可一個亂來形容……」唐基嘆息不斷:「不過好在你現在回來了,作為嫡長子,你有資格出面穩定局勢。

「我對這些不感興趣,現在只想去看看父親。
」林楓如實說。
唐基聽到這話,對林楓的好感提升不少,豪門出孝子可不容易,當即說:「好,我想盡辦法也要讓你和董事長見上一面。

「謝謝唐叔叔了。
」林楓微微鞠躬以示感謝。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怒吼:「唐基,紋龍集團可不姓唐,誰讓你隨便帶人到董事長辦公室的?」
唐基好歹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總經理,在公司敢直呼他名號的除了董事長便只有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二公子林青了,不由得微微皺眉,對林楓低聲說道:「你那個難纏的弟弟來了。

林楓一直想見見傳說中的弟弟,當下微笑着轉身看向門口,只見一名年輕男子穿着華貴,裁剪得體的高檔西裝,價值不菲的腕錶,很有股社會精英的模樣,只是剛才說的話很難聽,走近還能看到眼裡帶着一股戾氣。
「聽說你叫林楓?還自稱是我爸的兒子?」林青挑眉看着林楓,用一種很挑釁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林楓。
「你是我弟弟?你叫什麼?」林楓反問。
「老子叫林青,你是哪兒來的狗,知道來我紋龍集團亂認親會有什麼後果嗎?」林青用一種輕蔑的語氣說。
林楓很反感這種無禮的行為,微微發怒,喝道:「我看你很缺少管教吧?現在父親不在,我這個做大哥親自教你怎麼做人。

說完,扭了扭脖子,活動了一下手腕,伸手就想抓林青的脖子。
說時遲那時快,林青身後閃出一人,擋下林楓抓向林青脖子的手,並運用暗勁想要反傷林楓,卻見林楓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也運用暗勁與之對抗,心想:「想來這人便是林青囂張跋扈的資本。

「我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因為,我就是董事長如假包換的大兒子,是嫡長子。
」林楓把嫡長子強調一遍,有提醒林青的意思。
林青聽了當然不樂意,以為林楓是想以嫡長子的身份壓自己一頭,當下怒火中燒,大喝道:「苦師傅,廢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看林青發起狠來沒有一絲猶豫,想來這種動輒廢了別人的事沒少做,可見其不是一般的囂張跋扈。
可林青口中的苦師傅並沒有進一步動作,甚至還撤了動作,朝林楓微微頷首,然後回到林青身後。
林青怔住了,他不知道為何苦師傅這次不聽話了,讓他有種顏面盡失的感覺,畢竟苦師傅是花高價請來做他保鏢的,不聽話還叫什麼保鏢?
林青本想發火,可想到苦師傅往日廢人的手段,他竟然有些不敢發火。
唐基也是萬萬沒想到,林青讓苦師傅廢人的場面他有幸見過幾,如今那兇殘的苦師傅居然沒有對林楓出手,這從側面說面林楓絕非一般的人物。
「苦師傅,只要你廢了這小子,出了這個門我就給你一百萬。
」林青不死心,想以用錢誘使苦師傅出手。
「閣下師出何門?」苦師傅朝着林楓低聲問道,沒有理會林青。
「龍虎山趙希靈親傳弟子。
」林楓高傲的回答。
苦師傅聽過,面色微微一變,說:「難怪年紀輕輕便有如此好身手,原來是趙真人的親傳弟子,失敬。

苦師傅這麼說並不表示他打不過林楓,真要打起來,他肯定在林楓手上討不到好處,甚至會兩敗俱傷,這樣太不值當,當即對林青說:「林公子,這次我不準備出手,我們還是走吧。

「不僅顏面盡失還有夾着尾巴走?」林青肯定是咽不下這口氣的,但他自己本身沒什麼實力,連苦師傅都忌憚的人,他拿什麼頭鐵?
見在林楓這裡討不到好處,林青把怒火轉向唐基,吼道:「姓唐的,別以為你跟了我爸二十幾年就覺得自己是個人物了,在我林青眼裡,你只不過是林家的一條狗而已,更別想趁我爸病倒聯合外人來謀取我家的錢財,只要我一天姓林,你就別想拿走我林家一分錢。

說完,林青又轉向林楓,惡狠狠道:「我警告你,不管你是不是我爸的兒子,都別想打林家的注意,林家的繼承人只有我一個,你還是從哪兒來滾回哪裡去。

說完,帶着苦師傅頭也不回的離開。
看着林青離開,唐基長舒一口氣,生怕剛剛林楓在林青面前吃了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