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師下山:我的絕色老婆
天師下山:我的絕色老婆 連載中

天師下山:我的絕色老婆

來源:google 作者:林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楓 現代言情 陳月

逍遙小天師下山完成婚約,卻發現這滾滾紅塵真是太有誘惑力了刁蠻的未婚妻、傲嬌的女明星、清純的女學生、冷艷的女總裁、溫柔的女教師、我的,全都是我的!展開

《天師下山:我的絕色老婆》章節試讀:

林楓回過神來,這個難道就是跟自己有婚約的女子?
點了點頭:「我師父就是玄清天師,在下林楓,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說著就伸出了手。
沒想到這女子只是蹙了蹙眉頭,林楓見此悻悻收回了手。
美女打量了兩眼林楓,發白的短T,不知道穿了多久了,牛仔褲也是,明顯大了好幾碼,最離譜的是,林楓腳上竟然穿着深綠色的改放鞋。
這是什麼土掉渣的打扮?
真搞不懂爺爺為什麼非要讓自己來接他!
「你坐副駕吧。」說完這美女便自顧自的上車去了。
林楓坐上副駕,靠背直直的,膝蓋也頂的死死的,坐着難受極了。
心裏不禁想着:「這車看起來那麼豪華,裏面居然這麼窄,真是中看不中用。」
而後排的美女,伸直了雙腳,搭在座位下伸出的腳凳上,看着被推到最前面的副駕駛座,拉上了帘子。
心裏暗自得意:「還讓本小姐親自來,鄉巴佬,看我怎麼玩死你!」
車子開到一個莊園前停了下來。
林楓走下車,舒展了下筋骨。
那美女直直往前走,經過林楓時,冷冷的道:「跟上。」
一陣香風略過,讓林楓有些心神蕩漾,緊跟了上去。
經過車子後排時,他隨意一瞥,頓時抽了抽嘴角。
林楓這才知道自己為什麼坐的這麼擠,這後排寬敞的這都能躺下了!
看着前面搖曳着身姿的陳月,林楓心生一計。
小娘皮,看我怎麼治你!
只見他悄悄捏起法訣,陳月便腳底一個趔趄,向前倒去。
林楓一個箭步,右手摟住了她,左手順勢環住了前方的峰巒。
陳月又羞又怒,驚叫道:「放手放手!你個臭流氓!」
「你確定?」
「快點放開,死流氓,我要殺了你!」
林楓鬆開雙手,陳月頓時撲倒在地上。
陳月氣急,一巴掌就扇了過來,卻被林楓笑嘻嘻的輕鬆躲過。
「你個混蛋,你肯定是故意的,來人,給我打死他!」
旁邊立刻走來四個保鏢,把林楓圍了起來。
「小兔崽子,敢惹我們家小姐,看我們不打死你!」
「現在跪下來磕頭賠罪,我們還能饒你一命。」
陳月指着林楓怒吼道:「打死他,算我的。」
保安們擼起袖子朝林楓衝去,揮起拳頭就打,林楓卻在人群中騰挪閃躲,連片衣角都沒挨到。
「你們在幹什麼?」
一個老者走出來問道,四個保鏢趕緊住手,對這個老人鞠躬行禮。
陳月跑過去,指着林楓道:「福伯,他非禮我,快叫人打死他!」
「他是誰?」
「他就是爺爺讓我去接的人,沒想到是個臭流氓。」
福伯問言,立刻快步跑到林楓面前,行了一禮,恭敬的說道:「原來是林公子到了,家主已在內廳等候,請隨我進去。」
隨後對那四個保鏢說道:「你們四個混賬,竟敢對家主的貴客動手!趕緊滾!」
四個保鏢嚇得渾身哆嗦,連滾帶爬地跑了。
陳月只得生着悶氣,看着林楓嬉皮笑臉的樣就氣不打一處來。
福伯帶着林楓走進內廳,這裡已經站了十幾號人。
一個八九十歲的老人家熱情的喊道:「賢侄,終於把你盼來了。」
這肯定就是自己師父幾十年的好友了,林楓鞠了一躬,問候道:「陳爺爺好,下山前家師還一直囑咐,托弟子向您問好,並且帶了一件禮物。」
說完從行囊中拿出一道符,交給陳老爺子。
「好,好,代我謝過你師父。」陳老爺子鄭重的接過,眉開眼笑。
「送道符?這年頭居然還有神棍,真是可笑。」
旁邊一個青年看見林楓掏出符來,立刻出言譏諷。
林楓詫異的看着他,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他了。
陳老爺子也不悅地看向他,說道:「小余,不懂就不要亂說話。」
這青年轉身拿出一個大盒子,遞到陳老爺子面前說:
「爺爺,我父親要事在身,不能過來,托我獻上壽禮,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這青年名叫余承光,是京城余家的長子,而京城余家是華夏的頂級家族之一。
陳老爺子微微點頭,讓僕人接過打開一看,是一塊白玉似的物體,內里依稀透着光芒。
余承光得意道:「這塊龍涎香,可是上好的品質,爺爺晚上點着,肯定寧神靜氣,延年益壽。」
林楓這才知道,今天原來是陳老爺子大壽,難怪師傅一定讓自己今天來。
余承光挑釁的望向林楓,似乎在說:你看我送的,這才叫賀禮,你送的是什麼吉吧玩意兒。
林楓運起靈瞳,朝那龍涎香看去,只見內部竟然夾雜着濃濃的煞氣。
當即玩味道:「陳老爺子,你要是晚上點了這個香,肯定是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余承光立刻收斂了笑容,惱怒道:「你個鄉巴佬懂個屁,這麼高級的龍涎香,你種十輩子地也買不起,還敢在這大放厥詞!」
「要不是看着陳老爺子面子上,我非拔了你的舌頭不可!」
一個中年人也開口怒喝:「你這小王八蛋,敢在我爸的壽宴上胡說八道,余公子可是京城余家長子,也是你能污衊的?」
「竟然還咒我爸早死,等會老子非打死你不可!」
其他人也紛紛叫罵起來。
「好了,都安靜,聽聽林賢侄有什麼說法。」陳老爺子呵斥道,眾人立刻安靜下來。
「賢侄,這香有什麼問題嗎?」
余承光搶着出聲道:「這可是譚大師精心選出來的,怎麼可能有問題!」
林楓哂笑道:「那看來這個譚大師,水分挺足啊,這塊龍涎香,問題這麼大,居然會看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