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天下第一權臣
天下第一權臣 連載中

天下第一權臣

來源:google 作者:梅溪先生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雲子嬴 軍事歷史 景熙

百戰沙場碎鐵衣,匣里金刀血未乾,邊月隨弓影,水寒風似刀吾輩男兒當提三尺之劍以定四海吾輩男兒應為翩翩君子,溫潤如玉,心中有火,眼中有光!時當少年,應與平庸相斥,走最兇險的路,將陽光灑滿陰暗少年俠氣,肝膽洞,毛髮聳,立談中,死生同,一諾千金重!展開

《天下第一權臣》章節試讀:

「什麼,賜婚??!!!」

景熙的一聲怒吼響徹整個景府,在府院里飛禽和行走的小廝都趕忙溜走,生怕這個即將撒癔症的魔頭把氣出在自己身上。

「你喊什麼喊,這次陛下本是鐵了心的要將你們兩兄弟留在京城,要不是我謹慎周旋,讓陛下鬆了口,連景川也不能倖免。」

「等一下,」蹲在太師椅上的景熙跳下來指着坐在一邊的景川一臉吃癟的樣子說道:「你的意思是說他不用留在京城了?」

景川被直接也沒什麼反應只淡定的喝着茶,景黎驍掰着拇指上的扳指情緒平穩的道:「我說的還不夠明白嗎?」

「也就是他沒有被賜婚?」景熙又將聲音提高八度,面色漲紅的咆哮着。

「正是!」

景黎驍也是一點沒慣着他,淡定自若的陳述着這不可掙脫的事實。

「您可真行,到底是疼自己親生的,我他媽的就是個棄子!」景熙瘋狂的捶打着桌椅,以此宣洩自己心中的不滿。

「放肆!」

景黎驍一拍桌子站起身來,看着已經被憤怒沖昏頭腦的傻小子渾身打着哆嗦,鼓起的腮幫似乎下一秒就能將滿嘴皓齒蹦碎。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

對景黎驍,即使景熙再囂張跋扈,在這個親手將他撫養長的人面前,還是有九分的打怵,現在瞧着景黎曉面色陰沉,他心裏正在擂鼓。

「這麼多年了,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你現在是景家軍的右將軍,不是什麼活泥巴的小屁孩,聖旨待你搬進新的府邸,就會下達,到時候……」

不等景黎驍把話說話,景熙便再次跳上椅子蹲了起來,一抻頭噘嘴道:「我是絕對不會娶那些嬌生慣養的大小姐的,要娶你娶!」

此言一出,久不作聲的景川這時突然一反常態的揪住景熙的衣領直接將其扔出去了門外,動作之迅速就連景黎驍也木訥的眨了眨眼。

景川本就是八品高手,練得又是七殺拳,力氣自然不小,若是平常景熙可能會和他打個平手,只不過現在事出突然,他一點反應也沒有,便狠狠的摔在屋外的青石地磚上。

「景川,有本事你出來,咱倆單練!」景熙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衝著屋內就是一陣亂吼亂叫。

「你不是一直享受被別人追捧嗎,這下正好你留在京城,以你擒獲敵國皇子的威風,還怕在京城不吃香?」景川負手站在門口,言語挑逗,「又或者說,你是害怕離了景家軍,你什麼都不是?」

「景川,你不用激我,我不吃這一套,我憑什麼要接受別人硬塞給我的女人!」

「沒人逼你,你大不了抗旨就是了。」

兩人是你來我往的相互對峙,氣氛是愈發的焦灼,眼看着兩兄弟就要動手了,卻被突如其來的一聲嬌喝給抑制了下去。

「喂喂,你們倆是不是又要惹爹生氣啦!」

聞聲,景川和景熙就如啞了火的炮仗,紛紛看向站在碎花石拱門旁的少女,見其嘟着香腮,纖細的小手掐着腰,跳脫的羽玉眉微蹙着。

能讓兩位將軍啞火的女人,能是尋常女子嗎?

自然不是,來者便是景黎驍的小女兒,也就是兩兄弟的妹妹——沐堇一,這位可愛的少女,是景家軍前右將軍沐濤的女兒。

沐濤死於堅守戰中,當時陳國的劉岐山率一支五萬的輕騎奇襲慶祥城,目的就是從背後偷襲景家軍主力,當時守城的兵力只有四千,卻堅守足足十七日!

景黎驍收到消息立馬掉回頭來支援,等趕到的時候,得到的消息是四千景家軍力守慶祥,死戰劉岐山,並將其擊殺,陳國軍隊久戰不下,速退,守城的四千將士,只剩下不到百人。

沐濤在最後一波攻勢結束後,重傷不治,犧牲。

當時沐堇一隻有七歲,景黎驍念及舊日情分,將其收養,現在這丫頭已經十六歲了。

「景川哥哥,你說,是不是景熙哥哥又闖禍了?」

這一口一個哥哥叫的,軟糯糯的甜甜的,誰能頂得住,就連景川這種天生撲克臉都滿臉寵溺的笑道:「你自己問問他吧。」

沐堇一嘟着小嘴走到景熙的身邊俯下身子,兇巴巴的看着他,輕啟紅唇道:「景熙哥哥!」

景熙嘆了口氣,扯了扯她紅撲撲的小臉笑道:「你怎麼來京城了?」

沐堇一起初是住在景府的,可後來,景黎驍愛女心切,生怕他不在京城的時候,這丫頭被一些不懷好意的畜生傷害,便將其寄托在景川生母的娘家,這會子她突然出現,不得不讓景熙感到驚起。

「景熙哥哥,你不要扯開話題,你是不是又惹爹爹生氣了?!」

「是柒柒回來了嗎?」

景黎驍的聲音從屋裡傳出來,沐堇一的小耳朵動了動,扭頭瞧見他,便飛撲到他的懷裡撒起嬌來。

「爹爹,您可算回來了,柒柒很挂念爹爹。」

柒柒是沐堇一的乳名,在景家都是這麼喚她的。

景黎驍此時寵溺的摸着她的頭,比量了一下身高,誇道:「咱們家的柒柒又長高了,來,讓爹爹好好瞧瞧是胖了是瘦了?」

被握着小手的沐堇一在景黎驍跟前轉着圈笑的憨態可掬,景川景熙兩兄弟插袖並排站在院子里瞧着,不覺着也跟着笑了起來。

沐丫頭的出現使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在一瞬間就土崩瓦解,煙消雲散,在她搞清楚景熙發飆的事由後,也是蹙着眉頭怏怏不悅,這丫頭你別看着憨憨的,心裏面鬼着呢。

她知道這件事情茲事體大,不能任性妄言,只有些幽怨的目光瞥着景熙,卻被他回瞪一眼。

「話,我撂在這,人我是不會娶的,陛下他老人家不是愛操心嗎,那就讓他自己多娶些嬪妃就是,省得整日里操別人家的心。」

說完景熙甩袖離去,只聽沐丫頭在院子里喊道:「景熙哥哥,晚上記得回來吃飯,柒柒帶了好多你愛吃的乾果~」

自古姻緣天定,不由人力謀求。有緣千里也相投,對面無緣不偶。

仙境桃花出水,宮中紅葉傳溝。三生簿上注風流,何用冰人開口。

且說自從景熙得知自己被乾陽皇帝賜婚後,便整日里待在自己書房裡不出來了,任誰到訪,一律不見。

誰都想不到,這位一日不惹事,便如萬針刺背的右將軍,居然會把自己關在屋裡足足三日之多。

就連景黎驍也覺得稀奇,心裏琢磨不定,生恐這個一點就着的炸藥桶做出什麼逾外的事情來,便果斷一隊黑騎守在他院子門口,但凡有個風吹草動都要時時稟報。

「景熙哥哥,你真的就一點也不想我嗎,我都回來這麼些天了,你就把自己關在屋裡,也不和我玩,再這樣我就再也不理你啦!」

沐堇一坐在景熙院里的亭子里,手托着香腮沖屋裡喊着,桌上的一株一品紅被她扯得七零八落,顯然是在這裡坐了有些時候了。

可屋裡就單是時不時的發出些聲響,便無一言發出。

「景熙哥哥,柒柒知道你心裏不痛快,立下了這麼牛的戰功,非但不好好嘉獎,還要硬塞給你一個見都沒見過的女人,不用說你了,柒柒都替你生氣,可是你也不能憋壞了身子啊。」

「景熙哥哥~你說句話好不好啊,柒柒都在這裡兩個時辰了,你不出來,好歹被柒柒說說話啊,阿秋~」

景熙可從來沒有這麼對待過這丫頭,這次看來是真的生氣了。

「小姐,天涼了,您就別在這裡待了,等將軍什麼時候出來,我派人去知會您一聲就是了。」

沐堇一嘟着嘴滿臉的不情願,從石凳上跳起來,叉着腰喊道:「大壞蛋,大慫包,你就在屋裡躲着吧,柒柒再也不理你了!」

說完沐堇一這丫頭就推開黑騎走出院子,惹得黑騎無奈的嘆了口氣,可就這會功夫,小丫頭又去而復返,雪白的手指放在紅唇上示意噤聲。

隨後便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然後對着黑騎做了一套可能連她自己都看不懂的手勢後,輕聲走向景熙房屋的窗戶邊,鬼鬼祟祟的打開一個縫朝里張望。

未見到景熙本人後,她就靈活的打開窗戶,翻了進去,惹得院里的黑騎紛紛伸頭張望。

隨着聽一聲尖叫傳出,黑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進屋內,只見沐堇一被一陌生男子擒住捂住了口鼻,黑騎校尉怒聲呵斥道:「什麼人膽敢擅闖景府,識相的放開我家小姐!」

這黑騎校尉,一邊說著,一邊將手放在身後打着手勢,最靠近門邊的黑騎便偷摸溜出屋子。

「別衝動,我是…… ”

未等那人將話說完,剛剛出去的黑騎便從窗戶飛出,一下子將其撲倒在地,眾人一擁而上將其擒獲。

「各位黑騎大哥別動手,我是郭自通,家父郭先明!」

「管你爹是誰,去找根繩子,把他捆起來打一頓再說,我家小姐千金之軀,豈是你這宵小之徒能碰的!」

「大哥,當時我也被她嚇到了,有此作為,純屬自然反應啊!」

「景熙哥哥呢!」這話問道點子上了,經沐堇一這麼一喊,黑騎才反應過來,自家右將軍不在屋裡。

「我家小姐問你話呢,還不快作答!」

「我說我說,上面的大哥輕點壓,我腰不好。」

那黑騎聞言壓得更重了,罵罵咧咧道:「嘿,你他娘的說不說。」

「哎呦~景熙你大爺的,老子就不該幫你這個忙,」郭自通眼看着黑騎的臉又耷拉了下來緊忙說道:「景熙他跑了!」

此言一出,黑騎們猶如五雷轟頂一般愣在原地。

「你他媽說清楚一點,什麼叫跑了?!「

「咳咳~桌子上有他寫的信,你們自己去看,求求你們了,我快喘不過氣來了,沐姑娘我們小時候見過的啊,你給求求情啊。」

沐堇一才不管他嘞,而是直奔案桌而去,只見一張宣紙貼在長椅上,七個鎏金的硃砂字被陽光照耀的有些晃眼。

沐丫頭一板一眼的念道:「小爺我不伺候了。」

到底是景熙,居然真的抗旨跑了!

《天下第一權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