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下獨尊
天下獨尊 連載中

天下獨尊

來源:google 作者:五百三千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淵 黎月暄

若飲十年熱血,敢呼熱血難涼?若是五湖四海,敢稱四海為家?若有萬丈豪情,怎嘆世態炎涼?若世縱有不公,敢叫日月換天?什麼陰謀詭計?什麼爾虞我詐?什麼武林至尊?都是虛渺…..那天,他從泰山走出,世間流傳着他的故事….展開

《天下獨尊》章節試讀:

越往裡走,腐臭味越大,甚至嗆的秦淵乾咳起來,順着牆角繼續摸索前行。

不知道前面會發生什麼,他只能十分小心,偶然間,他竟然聽到人的呼吸聲。

就當停下來再聽時,什麼聲音都沒有,他覺得是密閉空間加上作祟心理導致精神壓力,並沒有當回事,趕忙往前走。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秦淵心悶至極,覺得連呼吸一口氣都是困難,沒有多久,周圍的火光漸弱,甚至熄滅。

不久,秦淵扛不住,眼前一黑,沒了知覺。

……

不知過了多久,等他醒過來,竟然發覺自己正端坐一把木椅上。

秦淵揉了揉太陽穴,不知所措的環視四周,掛在牆上的一幅畫吸引了他。

看着畫上的颯爽男子和驚艷人間的女子,他不由得感嘆,世上真有如此俊美之人嗎? 除了這幅畫,還有設計神秘的密室。

想起自己原本在甬道里,怎麼就來到這裡了?

正在努力回想發生什麼事時,背後黑暗處傳來一陣腳步聲,秦淵警覺朝黑暗處看去,雙手已經握力。

「咳咳咳….」

隨着咳嗽聲的傳出,那人影也走進了秦淵的視野。

他定睛一看,竟是一個年過半百的白鬍子老頭。

白鬍子老頭注視着他,嘴裏不知嚼着什麼,「嘿嘿,年輕人你怎麼會來這裡啊。」 白鬍子老頭笑着問秦淵。

秦淵沒有說話,保持着戒心。

白鬍子老頭瞥了他一眼,笑了笑「不入流的小傢伙,我是非常好奇你是怎麼走到這裡的?」

秦淵仍是不語。

老頭見他不說話,立馬變了臉,以極快的步伐走到秦淵身前,掐着脖子,冷聲說道:「看來你又是哪個門派來奪我造化。」

說著,從黑暗處來一把金劍被老頭握住。

秦淵愣了一會兒,趕緊解釋說:「我..我我…只是誤入了….」

老頭白了他一眼顯然是不信,他將秦淵放下,圍着他走了一圈,忽然看到手上的戒指。

頓時,老人大驚失色喊道:「你是落月山莊第幾任莊主啊!」

秦淵聽到這麼一問,頓時茫然,糊裡糊塗就成了落月山莊的莊主是不是太荒唐了?

「老爺爺,這戒指其實是姜老太送給我的。我不知道是莊主的信物….」 秦淵慌忙的解釋。

老頭扶着白鬍子,打量着眼前這個不入流的少年俠客,他又專註觀察秦淵手中的戒指,之後,老頭悠然的扶着鬍子,開懷大笑:

「看來霞兒已經找到接班人了。」

秦淵愣了一愣,轉頭看向掛在牆上的巨畫,又將目光轉向眼前這個白鬍子老頭,貌似猜到什麼。

老頭拍了拍秦淵的肩膀,臉上盡顯狂喜表情,搞得秦淵渾身一陣哆嗦,想着,密室年久失修,密不透風,怎麼就突然多出來一個人。

看老頭穿着不像死去的厲鬼,更像是一個活着的人。

老頭笑着說:「年輕人莫要瞎猜,我乃是落月山莊初代莊主居修齊。」說完,他昂起頭,顯得十分自豪。

秦淵聽到他的名字,頓時大吃一驚,怎麼會?江湖盟主,白衣大宗師居修齊,竟然沒有死!一直躲在這暗無天日的密室里。

這是何等的荒唐!

昨天他還在感嘆,生老病死,推陳出新的自然規律不可抗拒。

今天算是顛覆認知。

居老頭看他一臉震驚的表情,呵呵一笑。

「世界之大,你不知道的總會有。」

老頭束起長袖,站起身,走到畫像旁,用手撫摸着畫中女子的臉頰,全然沒了剛剛的開懷之氣。

「年輕人,你是姜家第幾代?」他問道。

此時,居修齊並不知道落月山莊已經被多家聯手消滅,甚至不知道姜老太已經死在懸崖之上,但面對他追問。

秦淵不敢說,更不想說。

見秦淵不說話,老頭臉色微變,轉而又恢復了平靜,笑道:「若你出去了,你一定要告訴落月山莊眾人。」

「做好防備,大亂將至。」老頭皺了皺眉頭,接着他又挑了挑眉,調侃道:「右眼皮總是跳,不知因何事。」

秦淵強擺喜顏,點頭不語。

居老頭將畫取下,誰也想不到,這畫後面還有一層暗閣,從中取出竹簡。

他拿着竹簡,放在秦淵面前,笑道:「既然你是落月山莊莊主,那此術就應當給你。」

居老頭皺了皺眉,繼續道:「這續天神訣能延年益壽,練成十層便不懼時間,且此術會提供無窮之內力。」

秦淵接過竹簡,掃了一眼,朝居老頭鞠躬致謝。

居老頭扶着白鬍,長長嘆口氣道:「初見你,如同一老友,真是歲月蹉跎。」他出神的望着秦淵。

而席地而坐着的秦淵點了點頭,伸開竹簡,雙手放在胸口前,開始運氣。

瞬間,秦淵懸空而起,巨大內力在他進入經脈,周身被內力包裹。

居老頭看着這一幕,欣慰點頭。

「此術終有後繼之人。」

他揮動長袖,一封信躺在桌上,向著門外走去,臨走說道:「小子,願以此術救濟天下,莫罪眾生。」

不知過了多久,秦淵收起內力睜開眼,再也找不到居修齊的身影,看着敞開的大門,心裏也已經猜到了。

他嘆口氣,拆開那份信。

才知,一切居修齊都知道,從問他問題開始,居老頭都已經猜到了答案,或許這才是沒有逼問自己的原因。

秦淵望着手中的戒指,頓了頓嘴,落月山莊如此之大的責任自己如何擔得起啊。

既已經練成神功,那就該去看看這個形形**的江湖,去會會世上之陰險狡詐。

三層神訣已經使他的經脈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秦淵催動內力,感覺自己已經是二品巔峰實力。

可還是要去試試,擊敗一個二品才能成為二品。

是江湖不變的規則。

秦淵整理好衣裝,望着這密室,嘆口氣,便向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