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下萬物皆可為我所用
天下萬物皆可為我所用 連載中

天下萬物皆可為我所用

來源:google 作者:新秩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辰 奇幻玄幻 新秩序

葉辰魂穿至尚武異世,奈何落在一副書生之軀,尚未猥瑣發育,迎頭撞上八戒搶親,充分繼承了書生的悲憤之情,一口憤慨老血就此噴洒出來,喜獲萬用法決,即天下萬物皆可為我所用,祭煉天外隕鐵,獲得堅不可摧的隕鐵之軀,祭煉白蟻,獲得從樹木上面吞噬木系元力的能力,祭煉游隼,獲得一雙氣血翅膀,那感覺真是不要太爽……展開

《天下萬物皆可為我所用》章節試讀:

元初大陸,大夏國西南邊陲小鎮西山村。

「鏘!鏘!鏘!」

「豬妖來啦,村裡的黃花閨女們趕緊躲起來!」

急促的敲鑼聲將葉辰從沉睡中喚醒,尚未睜開眼睛,紛亂的記憶便湧現在腦海之中。

「寧采臣?一個尚武年代悲憤而死的書生!」

睜開雙眼,只見蒼勁有力的瘦金體寫滿了宣紙,輕輕一掃題目,葉辰的眉頭便皺了起來,竟然是一篇絕筆,叫做「天不容我寧采臣,自去凌霄展才學!」

「嘿!活都活不起了,還談什麼上凌霄!」

心中一個念頭閃過,葉辰一臉壞笑的握住了硯台上面的毛筆,用力提了一提,毛筆卻是紋絲不動。

「卧槽!真他娘見鬼!這是什麼筆?這麼重?」

翻找宿主的記憶,葉辰立即驚訝道「天外隕鐵?我的老天,這筆杆子竟然是天外隕鐵所鑄,長度不過二十厘米,竟有足足百斤之重!」

再細細回憶一番,葉辰心中立生愧意,原來宿主生前竟用重達百斤的毛筆鍛煉自己的臂力,這才將一支筆用到爐火純青、如臂使指的程度。

原本想要批註「傻叉」兩個字的葉辰也放棄了念頭,轉而將宿主的絕筆之作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片刻之後,窗外急促的敲鑼聲以及紛亂的腳步聲再次引起了葉辰的注意。

「鏘!鏘!」

「豬妖快到門口啦!閨女們腳步快些!」

再次翻找原主人的記憶,這才得知自從百年前整片大陸魔物橫行,人妖兩族結成同盟,兩族帝君更是喜結連理生下一位天之驕子,至此之後,人妖聯姻便成盛行之風,自上而下無不效仿。只是,這種風氣到了偏鄉僻壤變得畸形,一律成了強搶豪奪之事,苦了村裡的黃花閨女。

「鏘!」

「豬妖進村啦!」

葉辰聞言,立即透過窗戶往外看去,只見一頭體長三米、皮黑肉厚、獠牙粗壯的豬妖正噴着粗氣從村口緩緩走來。

「竟然是妖獸!」

葉辰本以為所謂的豬妖至少也是「八戒」那樣的形象,沒成想來的竟是一頭未成人形的妖獸,一想到這頭妖獸來此的目的,葉辰便覺得異常噁心。

「真是人族的奇恥大辱啊!」

胸口一陣劇烈的起伏,葉辰瞬間噴出一口老血,與此同時,腦海之中緩緩浮現起一段信息「萬用法訣!即,天下萬物皆可為我所用,用其長避其短、百利於已!施法步驟為:以自身精血勾畫法陣,將所用之物祭煉其中……」

葉辰晃了晃腦袋,看着書案上面的鮮血,口中喃喃自語道「好一個萬用法訣,來的正是時候!」

葉辰以指為筆、蘸着自己的精血迅速勾畫出了法陣,接着拔去筆毛、將隕鐵所鑄的筆桿放入了法陣之中,做好這些,葉辰雙手又掐了個手印,口中念念有詞……

精血所畫法陣瞬間亮起並緩緩蠕動起來,最終化作一條長龍將隕鐵筆桿吞入腹中,接着「嗖」的一聲沒入了葉辰的額頭之中。

心念一動,一道色澤青黑的光芒瞬間籠罩全身並迅速滲入了皮肉之中,嘴角輕輕揚起,他掄起拳頭猛地砸在了木質書案上面。

「咔嚓」一聲巨響,木質書案竟讓葉辰砸出一個大坑。

力量、速度並未增加,但一身血肉已經堅如隕鐵,簡單嘗試之後,葉辰立馬就明白了這個萬用法訣的好處。

就在此時,村中響起一聲驚恐的尖叫。

葉辰快步推門而出,只見三米多長的黑毛豬妖正將一個身形魁梧的中年漢子撞飛,漢子落地之後口中立即鮮血狂噴。

「父親!我隨它走就是了,您……一定要好好活着!」

「女兒!為父無能啊!」

葉辰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間簡陋的鐵匠鋪中,一位膚色略黑、年約雙十的姑娘正淚流滿面的看着街道上血流不止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乃是村中鐵匠,同時也是一名土系一等武修,擁有百斤百擊之力,且擅長錘技,但依舊不是豬妖的對手。更可悲的是街道上空無一人,大家都本着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躲在房中,對於正在發生的惡行選擇了袖手旁觀。

一股無名怒火在心中燃起,葉辰朝着豬妖扯開嗓子大吼道「哪裡來的肥豬,看本公子宰了你今晚下酒!」

話音一落,豬妖迅速轉過身來。

躲在房中的一雙雙眼睛,看到發聲的書生後,立即竊竊私語起來。

「這不是村口教人識字的書生嗎?他出來幹什麼?」

「誰知道呢?腦袋抽風了吧?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貨色!」

「手無縛雞之力之人,擺明了找死!」

「……」

站在街心的葉辰看着怒氣沖沖的豬妖,緩緩伸出右手、一臉賤笑的比了個中指。

「哪來的臭小子,敢壞你豬爺爺的好事!」

「卧槽!口吐人言?這是什麼情況?」葉辰比着中指呆在原地,心中是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快速搜索宿主的記憶卻毫無所得。

「你……你怎麼會說人話?」

「豬爺爺生來就會講話,你這個沒見過世面的蠢貨!」

「生來就會?」葉辰心中咯噔一跳,暗自盤算了一番人妖兩族近百年的盛行之風,立馬哈哈大笑道「原來是頭豬胎!」

「豬胎又如何?比你這樣的強多了,爺爺吃喝不愁、妻妾滿堂,你有什麼?」

葉辰被懟的啞口無言,腦門的青筋瞬間就暴跳起來。

「怎麼?還真被我說中了?你這個三無小子,是不是想英雄救美換取那個小黑妹的芳心暗許啊?」

「你……你……你!」一連說了個三個你,葉辰腦海中轟然一炸,立即罵道「你他媽是不是妖獸?怎麼跟潑皮無賴一樣!」

豬妖鼻中噴出一股熱氣,竟黯然神傷的說道「爺爺向來是以人自居的!」

「啥?」葉辰連忙托住下巴,徹底無語了。

精神恍惚之間,豬妖扭動身軀緩緩走向葉辰,葉辰心念一動,全身血肉立即堅如隕鐵。

走到葉辰跟前,豬妖又大聲說道「小子!豬爺爺看你可憐,小黑妹就賞給你了!」這一番話豬妖說的慷慨而又響亮,葉辰聽完後立馬僵在原地看向了鐵匠鋪的姑娘,兩人四目相對,葉辰從姑娘焦急的口中猛然聽到四個大字「公子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