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行
天行 連載中

天行

來源:google 作者:唐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韻 奇幻玄幻 林澈

承榮而生,載譽而死,心如吾劍,寧折不彎——記國服最強騎士的崛起═════════════════════月恆系列第四部,品牌保證,請放心收藏展開

《天行》章節試讀: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

三個月後。

盛夏,蘇州環太湖。

魚漂在水中沉浮,但轉瞬就恢復了平靜,身後的公路邊,伴隨着引擎咆哮的聲音,一輛純白保時捷跑車停了下來。

我皺了皺眉,提竿,發現魚餌已經被咬得七零八落,不禁將目光投了過去。

跑車開門,很驚艷,一個身穿月白色連衣裙的少女走了下來,手裡握着一個筆記本,踩着一雙精緻的高跟涼鞋小心翼翼的從蘆葦地走了過來,當她完全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頓時令人有些神搖目奪的感覺,粉雕玉琢的臉蛋十分精緻,月眉彎彎,充滿靈氣的大眼睛不染一絲塵埃,烏黑長發瀑布般垂落下纖柔的香肩,衣裙勾勒出柳腰纖細的曲線,彷彿是從畫卷中走出來的一樣。

開着超跑的女神出現了,這是迷路了嗎?

我有些狐疑,甚至連手裡的釣餌不知道該不該上鉤了。

她就這麼走了過來,纖柔婀娜,身上每一道弧線都那麼完美,不可方物,一雙美目盯着我看,似乎也有些迷茫,然後又看了看手裡的筆記本,似乎鼓足了勇氣才走了過來,站在我身邊的空地上,亭亭玉立的樣子,小聲道:「請問,你是丁牧宸嗎?」

彷彿一道霹靂凌空落在頭頂上一般,我的腦袋裡短暫性一片空白,天可憐見,莫非是老天終於開了眼,看我單身多年,即將老樹盤根之前居然枯木逢春,所以天上掉下來一個絕世大美女扶危濟困來了?

「有……有事嗎?」

我繼續釣魚,故作鎮定,可心思卻完全不在魚漂上了,今天的魚兒釣上不少,但最好看的一定是這一條美人魚了。

她微微有些局促,說:「我叫唐韻,初次見面,你好……」

「你也好啊。」

我轉過身來,看着她,又問了一句:「美女,找我有事?」

唐韻手裡的筆記本都快要攥得變形了,長長的髮絲傳來淡淡清香,裙裾隨風微微飛揚,道:「不久之前得知你宣布退役的消息,所以這次,我想向你發出邀請,請問,你是否願意加入我的俱樂部,在三個月後的《天行》開服之後,一起衝擊國內黃金聯賽?」

我釋然,心頭忍不住的有些失望,原來是來自某個俱樂部的邀請。

「對不起,我暫時沒有加入任何俱樂部的打算。」

美目中掠過一絲失望,唐韻抿了抿紅唇,說:「退役之後,你……每天就在這裡釣魚么?」

「對呀……」

我微微一笑,又問:「對了,你是怎麼找到我的,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好像沒有在什麼上面留下地址吧?」

唐韻梨渦淺笑,一雙美眸看向了一旁石欄上放着的兩杯奶茶,說:「其實,我是從外賣訊息上查詢到的,你每天都會準時定兩杯冰奶茶,送到這裡,嗯……地址叫三道口第二個石欄杆臨湖垂釣者中最帥的那個,是么?」

我老臉一紅:「見笑……哈哈,見笑了!」

唐韻似乎不願放棄,咬着紅唇,神態頗為可愛,道:「丁牧宸,我知道一些你在銀狐的事情,誠然,國服五大戰術核心之一,你是最年輕的一個,但也是最有潛力的一個,堂堂國服『最後的騎士』,也是最強的騎士,銀狐不願意用你,我願意,只要你一句話,開出的薪酬我會全力滿足。」

「不用了。」

我擺擺手,笑道:「真的很抱歉,我暫時沒有心思加入任何一個俱樂部,甚至連《天行》都未必會註冊賬號。」

她咬着銀牙:「我願意……開你在銀狐的三倍工資,要不……你再考慮一下?」

「不考慮了,金錢不能動搖我的心意。」

我目光一瞥,卻看到她裙擺飛揚下一雙修長**的雪腿,以及胸前衣襟包裹下一雙挺拔而呼之欲出的峰巒,頓時心跳加速,差點就快沒出息的點頭了,整個人都彷彿受到了電擊,多個深呼吸之後才繼續道:「唐韻,謝謝你邀請我,只是得其人不得其時,如果是兩年前,我就答應你了。」

唐韻一雙美眸透出幾許失望,道:「那……加個好友吧,如果你改變主意,可以隨時找我,我的工作室和俱樂部,隨時歡迎你的到來。」

「好。」

我拿起手機打開了微信,掃完之後,好友列表裡出現了一個可愛的貓咪頭像,好友名則叫做「提拉米蘇」,一個頗為熟悉的名字。

「那麼,祝你收穫滿滿咯~~~」

唐韻走近了一些,伸着頎長雪白的脖頸看了看我水桶里的戰利品,一雙美眸笑成了月牙兒,道:「清一色的黃刺魚,不錯嘛……」

「哈……手藝還行。」我尷尬一笑。

隨後,唐韻擺擺手:「那麼,回見了。」

「嗯,回見。」

……

看着保時捷揚塵而去,我有些落寞,居然有種若有所失的感覺,這麼好的機會就這麼錯過了。

但失落感幾秒後就被一陣斷斷續續的電瓶車發動聲沖淡了,唐韻之前停車的地方被一輛灰色小綿羊電動車取而代之,車上滿是銹跡斑斑,騎手則戴着一個淡金色頭盔,取下頭盔,露出一張俊逸的臉龐,衝著我一笑:「宸哥!」

「小澈?」

我哈哈一笑,十分意外。林澈是我的好兄弟,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上小學,一起上中學,一起考取警校,一起入職,一起離職,甚至就連進銀狐都是一起,只不過是他比我更早半年離開銀狐。

林澈停好電動車,來到湖邊一屁股就坐在了草地上,目光卻向著唐韻走遠的方向看了看,道:「剛才那小妞誰啊,找你的嗎?」

「嗯。」

「誰啊?」他一雙眼睛馬上發光了,笑道:「是……是未來嫂子嗎?可真漂亮啊……我敢說,這樣的姿色,別說是蘇州,就算是上海都難找,你可真有一手啊!」

「別胡說八道了。」

我悻悻道:「她只是邀請我加入她的俱樂部罷了。」

「哦……」林澈哈哈一笑,說:「以你的實力,宣布離開銀狐之後,電話應該都快要被打爆了吧?國內那麼多想要衝擊黃金聯賽的俱樂部和戰隊,應該都會把你當成首選的。」

「沒有那麼誇張。」

我瞥了他一眼,說:「小澈,你最近混得不錯啊,都有車了。」

林澈看了看路邊的「小綿羊」,禁不住老臉一紅:「嘿嘿,淘的二手車,動力和外觀差了點,代步而已。」

「說吧,你來找我肯定有事吧?」

「嗯!」

林澈重重點頭,正色道:「宸哥,退役之後你就沒有想過以後怎麼打算嗎?」

「沒有,走一步算一步。」

「我有個建議。」

「說。」

「《天行》三個月後上線,號稱月恆集團匠心之作,也是迄今為止最大投入的遊戲,沒有之一,還號稱是『一款無限接近真實』的遊戲,難道你不想試試嗎?」

說著,他摸摸鼻子,道:「離開銀狐之後,我閑了半年時間,想了許多事情,一次次思考人生,覺得……還是兄弟們在一起玩遊戲最有意思,你說呢?」

我心頭一動:「嗯,確實。」

林澈有些激動,笑道:「不如……我們重組吧,重新組建一個遊戲工作室,征戰天行世界,你說呢?以我們的實力,肯定能打出一片天下!」

我看着水中魚漂,欲言又止。

「宸哥,你有顧忌?」

「嗯。」

我點點頭:「銀狐的事情你也經歷過了,一旦職業玩家被資本綁架,最後的下場是什麼,其實我們心裏都很清楚,沒有什麼夢想,有的只是沒有盡頭的妥協與退讓。」

「那就……」林澈一握拳,道:「我們只組工作室,以自己賺錢為目標,不拉贊助商,不衝擊黃金聯賽,只是單純打遊戲,怎麼樣?」

「好!」

我重重點頭。

林澈狂喜,臉上滿是振奮:「那就這麼說定了?」

「嗯,不過只有兩個人,在游戲裏前期會相當難混。」我皺了皺眉:「再說,註冊遊戲工作室,至少也需要四名成員。」

「我有人選。」

「誰?」

「偉哥。」林澈目光炯炯。

我差點吐血:「張偉?你確定嗎,這傢伙當年玩LOL放個Q都是反的,再說他也沒玩過天縱,《天行》這款無限接近真實的遊戲,他能駕馭得了嗎?」

「試試嘛,實在不行就讓他當工作室的後勤倉庫號,湊個名額總是可以的。」

「嗯,你知道他的近況?」

「知道,我們下午就去找他。」

「好。」

林澈又摸了摸鼻子,笑道:「宸哥,我房租剛好到期……你那裡有住的地方嗎?」

「你小子,都混成什麼樣了?」

我伸手指了指遠處湖邊的一棟小樓,說:「喏,那是我租的房子,房間有很多,你隨時可以搬過去。」

林澈震驚了:「你……你居然租了一套別墅?」

「退役之後,我都已經打算把這裡當成養老的地方了,所以租下了一年,每個月房租八千,怎麼樣?就把這裡當成我們工作室的未來地址,還湊合吧?」

「可以,相當不錯!」

……

下午。

「嘟嘟嘟~~~」

小綿羊背負着兩個人的重量,瘋狂的「催谷動力」爬坡,在隨時都可能散架的情況下疾馳十幾里路來到了一片老舊的住宅區,這裡正是張偉的住處,張偉是我和林澈的高中同學,也是跟我們廝混的死黨之一,說起來倒是有很久沒見了。

抬頭看去,這片住宅樓牆體剝落,爬滿了藤蔓也沒人清理,走近樓道的時候更是有一股撲面而來的難聞氣味,牆上打滿了各種廣告,一條蕭條景象,足可見張偉也混得不怎麼樣。

「到了。」

我和林澈站在樓道的一扇門前,門上貼着「招財進寶」幾個手寫的字,充滿辛酸。

……

《天行》更新頻率是每天2章,分別在中午12點和晚上12點,不定時爆發,然後說一件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事情:看完這一章之後,退回書頁目錄,點擊收藏一下《天行》吧,說的就是你,現在退回書頁,收藏之後再看第二章,么么噠!

「咚咚咚~~~」

林澈敲門:「偉哥,我們來了,開門!」

「吱呀~~~」

門開了,房間里傳來濃烈的即食麵氣味,張偉身穿一件松垮垮的襯衣出現了,雖然臉上滿是菜色,但看到我和林澈之後雙眼卻發光了,哈哈大笑:「大宸子!小澈!你們怎麼來啦?」

「來找你干大事啊!」

林澈推門而入,「啪嚓」一聲,門把直接斷了,嚇得林澈連退數步:「我C這什麼鬼……偉哥這裡好有考古價值啊!」

張偉摸摸鼻子,悻悻道:「你以為我想嗎?現在房價租金那麼貴,靠市區的房子沒有三千拿不下來,就這麼一個小小的房間還一個月一千二呢,要不是我每天積極進取、勤勞肯干,根本就沒有資格在蘇州這樣的城市活下去。」

「是嗎?」

我目光一瞥,發現一堆破棉絮的床邊放着兩台電腦,屏幕上跳動聊天信息,仔細一看,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電腦機械人正在瘋狂轉發著一些消息,其中就有譬如「哥哥,想看小妹***嗎?微信****等你哦」、「一千多部高清大片,無需網絡,直插手機就能看,支持蘋果安卓等設備,要看更多精彩產品,請加****」等等,看得我老臉一紅,心跳都加速了。

「我靠……」

林澈也慌亂了:「偉哥,這就是你的工作嗎?」

「對啊!」

張偉昂首挺胸:「勤勞致富,全靠一雙勤勞的手!」

林澈看了我一眼:「宸哥,我錯了,居然想到要拉這貨進工作室,別人是被賣片的盯上了,我們卻盯上一個賣片的,都怪我……」

我深吸了一口氣,正色道:「偉哥,馬上刪掉這些軟件。」

「別啊,一天能賺好幾百呢!」張偉似乎很捨不得。

「不就幾百嗎?」

我認真道:「你跟着我和小澈干,別說一天幾百,一天幾千、幾萬都不是夢!」

「真的?」

「嗯,馬上刪掉。」

「好!」

張偉立刻坐下,萬般不舍的開始刪電腦上的軟件,口中道:「你們兩個啊,崽賣爺田不心疼,為了生計,我起早貪黑、身兼多職容易嗎?」

「身兼多職?」

林澈訝然:「除了賣片,你還有什麼營生?」

「我還有一份工作,叫秦始皇。」

「秦始皇?」我驚了:「什麼意思,你要去西安參與始皇陵的二次考古工作嗎?」

「你太膚淺了,看看這個!」

張偉拉開抽屜,抓出一把小廣告扔在了桌上,上面赫然寫着「擒屎皇!專業維修廁所堵塞、樓房防水補漏,電話135********」。

我和林澈瞬間石化了,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這貨還真是個奇葩,甚至我和林澈目光交流,有種後悔來拉張偉入伙的感覺了。

「說吧,你倆找我做什麼?」張偉一把就把小廣告全部扔進了垃圾桶,大咧咧的坐在床上,有種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感覺,像是壯士斷腕一樣。

「你聽說過天行嗎?」我問道。

「聽過啊!」

張偉眼睛一亮:「『風裡雨里,我在天行世界等你』,北冥雪的這句宣傳語我天天在電視里不知道看多少次了,怎麼會不知道。」

我咳了咳:「我們和小澈打算進軍天行,組建一個專門打錢的工作室,你願意加入嗎?」

「願意,當然!」

張偉拍案而起:「你們說怎麼干,我就跟着你們干,不過我事先聲明,我連這個月房租都沒有,接下來吃你們的、住你們的!」

「我靠你還真橫啊……」林澈無語。

收拾行李,帶着張偉一起回到未來的工作室,當走進這套「別墅級」的樓里之後,張偉的眼睛都快看直了:「還是你們兩個混得好啊!」

……

晚上,由我親自掌廚,燒了一鍋黃刺魚湯。

張偉顯得很興奮,啤酒一瓶接着一瓶,我和林澈則有些心思深沉,工作室未來的事情張偉可以不考慮,我們卻不能不考慮。

「三個人了,還差一個。」

我皺眉道:「天行官網上已經預先發佈了一些遊戲資料,十二大戰鬥職業,重騎、劍士、靈術師、遊俠、刺客、符籙師、火槍獵人等等,我依舊老本行,玩騎士,小澈你呢?」

「符籙師吧。」

林澈目光決然,道:「之前我在天縱里是玩法師的,但法師的控制技能太少,我覺得控制才是真正王道,所以打算在天行里選符籙師,負責團隊的控制和輸出。」

「可以。」

我點點頭,又說:「偉哥的操作不容樂觀,就玩個厚重一點的職業好了,苦行武僧,有肉有輸出,這個比較合適。」

張偉道:「什麼叫厚重一點的職業?」

「就是笨重的意思。」

林澈笑笑:「宸哥說話比較委婉,你的操作多少,自己心裏一點數都沒有嗎?」

張偉咧嘴,倒也沒有反駁。

「還差一個人。」

我想了想,說:「一個法師,或者遠程純輸出,火槍獵人也可以,此外,還需要一個雲遊仙醫來加血,不然前中期沒法混。」

林澈說:「雲遊仙醫就別想了,《天行》這款遊戲有個很變態的設定,雲遊仙醫只能是女性玩家來選擇,男性玩家沒有選擇雲遊仙醫的資格,除非……讓偉哥去自宮一下,然後打點激素,培育三個月,時間或許趕得上,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可能性選到雲遊仙醫。」

張偉瞪眼:「你倆怎麼不去自宮一下?」

我哈哈一笑:「雲遊仙醫確實是個大問題,不過目前也根本沒有解決的辦法,據我所知,小澈和我都是單身,沒有女朋友來玩雲遊仙醫,偉哥你呢,你和我們當初的校花羅嬌嬌怎麼樣了?」

「早分了。」

張偉一擺手:「感情這個東西,我早就看透了,別再提了……」

似乎很有故事,不過我和林澈都沒什麼興趣去打聽,以至於張偉瞪大眼睛等着我們追問,但空氣卻突然的安靜了。

「那就火槍獵人吧……」

林澈打開了隨身帶着的筆記本,登陸天行的論壇,說:「按照《天行》的開服設定,玩家分配新手村遵循『區域性』原則,也就是說,共用一條數據線連接天行的玩家必定會被分配到同一個新手村裡,所以我們也只能在附近的人裏面找。」

說著,他開始篩選,頓時附近的玩家列表裡出現了一排排ID,按照上一款遊戲《天縱》競技場積分來排名,最終,林澈眯着眼睛盯上了其中一個ID,笑道:「這個……距離我們只有不到兩公里,國服火槍排名第五十名,技術還可以,宸哥你覺得呢?」

我看了一眼:「『一槍爆頭』,這名字有點眼熟。」

「肯定是你在競技場里虐過。」

林澈查詢了一下對方公開的消息,說:「這個人名字叫王勁海,25歲,根據聊天信息查詢,是一個以打線下競技黑賽賺錢的玩家,在秋蠡區這一帶鼎鼎有名。」

張偉一臉茫然:「什麼叫線下黑賽?」

「跟打黑拳差不多。」

我簡潔說道:「跟人約戰,先約好籌碼,輸贏之後當面算清,現金交易,屬於一種不太合法的遊戲玩法,不過喜歡玩刺激的人倒是喜歡。」

說著,我眯起了眼睛,笑道:「這個王勁海倒是有點意思,查詢一下他現在的具體地址,我們去會會他。」

「已經查到了。」

林澈道:「半個小時前,他發帖跟人約戰,地址就在距離我們兩公里外的一個叫『王朝霸業』的網咖里,我們現在就過去,應該是能趕上的。」

「那就出發!」

……

夜色朦朧,秋蠡區的夜晚美得不像話,鼻間滿是湖水的芬芳,甚至遠遠的還能聽到太湖水拍擊岸邊的聲音,路上的車輛很少,隔着一條馬路就能看到霓虹燈閃爍,奶茶店邊,一個大大的招牌上面亮着「王朝霸業網咖」幾個大字,十分顯眼。

「到了,就在那裡,我們過馬路吧。」林澈道。

「好。」

但就在我們即將過馬路的時候,網咖里忽然有了一點點混亂,緊接着傳來打罵聲,只見一群人追着一個人出了網咖,被追的那人手裡提着遊戲頭盔,人長得很兇,但衣服上到處都是腳印,臉上也挨了幾拳,一個趔趄就滾倒在地上,口中罵罵有詞:「CNMD張亮,被打了10:0不認賬,打不過就打人?你們王朝霸業的人還要不要臉了?!」

網咖里的人追出來,迎頭又是幾腳,踹得他連滾帶爬。

……

「那人就是王勁海?」

我我皺了皺眉:「逃跑的樣子倒是還有幾分風采……」

林澈立刻握起了拳頭,說:「王勁海是我們工作室未來的人才,咱們上,以我們的身手,這幾個網咖的小混混絕對能兵不血刃的拿下。」

「別動手。」

我攔住他。

「為什麼啊,宸哥?」林澈訝然。

我看着遠處狼狽不堪的王勁海,說:「線下黑賽不是這麼玩的,他鋒芒太盛,先挫挫他的銳氣再說,不然來了工作室也一定心高氣傲、鋒芒畢露,我們需要的是能並肩戰鬥的兄弟,不是頤指氣使的高手。再說,我答應過老爸,不打架了……」

「嗯,有點道理……」

夜色中,王勁海跌跌爬爬,手裡的頭盔摔得油漆都掉了,狼狽不堪的從地上爬起來,就在他站起身的時候,發現我們突然出現的三個人,明顯被嚇了一跳:「你們……什麼意思?」

「沒意思。」

林澈淡淡道:「你就是一槍爆頭?」

「是,怎麼了?」王勁海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說:「你們……找我什麼事?」

我笑笑:「我們幾個打算組建一個工作室,征戰即將上線的《天行》,需要一個強力火槍獵人,所以想邀請你入伙。」

王勁海的目光依舊還有幾分桀驁:「我憑什麼加入你們?你們有這個資格嗎?」

林澈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我,說:「他的名字,叫丁牧宸,天縱ID『北辰牧星』,人稱『北辰騎神』,我的名字叫林澈,天縱ID叫『秋水寒』,國服法師第17名,你說我們有資格邀請你入伙嗎?」

「北……北辰牧星?」

王勁海詫然看着我:「你就是……帶着銀狐戰隊殺進黃金聯賽的北辰牧星?國服第一騎士?」

「有疑問嗎?」

我藉著路燈的光,看着他。

王勁海也看着我,愣了愣:「確實有點眼熟……」

林澈笑道:「國服競技場上,最強王者級位的玩家只有一百個,他就是其中之一,唯一的一個騎士職業玩家,有資格邀請你加入我們了吧?」

「加入……有什麼好處?」王勁海想了想,問。

林澈正色道:「我們不但會成立工作室,也會成立對應的運營公司,我司將會高薪聘用你,王勁海,你願意加入嗎?」

王勁海被說蒙了:「貴司……有實力在天行打下一片江山嗎?」

「有。」

「好,我加入!」王勁海猛然點頭。

我伸出手,笑道:「歡迎加入我們,我們該怎麼稱呼你?」

「叫我大海。」

「好,大海,初次見面,以後相互照顧!」

王勁海也點頭:「好,相互提攜!」

……

帶着王勁海返回工作室。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下一個議題,遊戲頭盔的購買問題。

「《天行》預先發行三種頭盔,一種是平民級頭盔,2000RMB就能購買,不過真實度只有85%,對游戲裏的聽聲辯位、畫面描繪可能會有一點點影響,同時,這種頭盔只能連續八小時在線就要休息一個小時以上,否則對身體有害。」

林澈看着手中的遊戲資料雜誌,繼續道:「第二種是中等頭盔,10000RMB一個,據說真實度達到96%以上,能夠連續在線十二小時,對人體無害,第三種是VIP級別的頭盔,五萬塊錢一個,真實度無限接近100%,能夠無限在線,只要人受得了就行,首批發行之後,平民頭盔已經幾乎被搶購一空了,而且介於八小時限制,我不建議咱們買平民頭盔。」

王勁海點頭:「嗯,特別是遊戲前期,連續十二小時以上的在線時間才能確保優勢,既然我們工作室的定位是打錢升級不稱霸,那就應該購買最好的VIP頭盔,把錢花在刀刃上。」

張偉也點頭同意。

「但是,我們沒錢。」我說。

林澈也點頭:「是啊,宸哥在一號庭院那邊買了一套幾百平的別墅給叔叔養老,花光了積蓄,我也把清理裝備的錢交給老媽了,現在差不多身無分文。」

張偉一攤手:「我不但身無分文,還有幾千塊外債。」

王勁海渾身一顫,三雙眼睛齊刷刷的看着他,他有些茫然與無助:「我擦……貴司不是要給我高薪的嗎?怎麼……買頭盔的基礎資金難道還要從我這出嗎?」

林澈好言安撫:「算是工作室從你這裡預支的資金吧,等賺到錢後,我司一定如數奉還,大海你就別擔心了。」

「大海,你有二十萬嗎?」我問。

王勁海咬緊牙關,神情悲壯:「沒有,我哪兒有那麼多,而且就算是有也都是辛辛苦苦打線下PK賺的血汗錢,貴司要是不盈利的話,我就破產了。」

「你是國服排得上號的火槍系玩家,要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的氣勢和自信。」林澈繼續瓦解王勁海的心理防線。

「我總覺得不太靠譜,像是上了賊船了。」王勁海審慎道。

我說:「其實你只要拿出十五萬就行了,上賽季國服競技場最強王者都有一個VIP頭盔的贈送,是月恆公司的定製頭盔,我早就收到了,所以不需要買我的。」

說著,我打開了背包,取出一個金燦燦的頭盔,上面印着「正者無懼,勇者天行」八個大字,緊接着是丁牧宸三個字,這是賽季王者的一種殊榮,傳說中的「金頭盔」,跟空軍飛行員一樣。

王勁海瞬間眼睛亮了,這似乎堅定了他的決心,道:「好,那我就拿十五萬,跟着大家一起幹了!」

「嗯!」

林澈訂購了三個VIP頭盔,這次是真的萬事俱備,只等天行三個月後開服了。

……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距離天行開服只有三天了,遊戲將在正午十二點,開放ID註冊!

「記住了,再說最後一遍。」

提着遊戲頭盔,我對大家說道:「我選騎士、小澈選符籙師,大海火槍獵人,偉哥武僧,都別選錯了,在你創建好人物之後的下一個程序就是選擇職業,然後創建賬號成功,別弄錯了。」

「了解!」

三人齊齊點頭。

「準備上線。」

「嗯!」

別墅二樓大廳,幾張行軍床並排擺放,這就是我們的辦公室,大家在一起進遊戲,相互喊話是能聽見的,所以在這裡更加方便一些。

……

躺下,戴上頭盔,開始啟動。

「滴滴滴~~~」

戴上頭盔的瞬間,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似乎有一個小紅點,緩緩閃爍,越來越近,幾秒鐘後,小紅點化為一道光輝綻放開來,凝聚為一個身姿纖柔婀娜的精靈女性,十分小巧,身穿輕紗短裙,勾勒出傲人的身段,她手中舞動一根精緻權杖,從黑暗中飛來,到了我面前,笑道:「主人,我是您的精靈女官,請為我命名。」

我深吸了口氣:「命名為——丁牧宸的女朋友!」

沒辦法,大齡單身男青年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哇!

精靈女官怔了怔,很快的頭頂上出現了一行文字「丁牧宸的女朋友」,她似乎有些尷尬,俏臉緋紅,居然能識別出這名字是什麼意思,道:「主人,你好壞哦……」

我目眩神迷,NM,這款天行果然在某些層面上已經超越上一代了!

緊接着,精靈女官繼續道:「主人,距離開放註冊還有五十七分鐘,我將引領您完成本次註冊。」

「好。」

倒計時出現在黑暗的天邊,只有精靈女官依舊在我面前飄來飄去,口中喃喃自語:「這片混沌的世界終於要打開了,好期待喲~~~~」

相當人性化,我暗暗讚歎。

不久後,倒計時結束,眼前的黑暗豁然開朗。

「刷~~~」

彷彿天地初開一般,黑暗被光明驅散,眼前出現了一片灰暗世界,無數形態佝僂,渾身血腥氣息的邪靈出現在大地之上,他們嘶吼不絕,戾氣盛旺,足足有五米高的巨獸提着巨岩,一雙眼睛血紅,戰鼓聲隆隆作響,怪物軍團的前方則出現了整齊的人類鐵騎戰陣,相互衝鋒殺伐起來。

鼓聲震撼天地,一場腥風血雨就此展開。

一個個身穿血色長袍的邪惡法師高聲吟唱,召喚異世界的邪靈,頓時空中血色氣流亂竄,一道道猩紅的光柱在人類鐵騎群中炸開,血肉橫飛,一個個彷彿鐵刺車輪般的詭異怪物在人群中滾動,尖刺將騎兵、戰騎不斷割裂,無比血腥,陣列前方,則是密密麻麻的鬼卒,他們本是人類,但受到了黑暗的蠱惑,成為了邪靈的先鋒,渾身爆發出無盡的血氣,揮舞利爪與人類重騎兵殺成一團。

整個世界,被血腥所染紅。

就在混戰之中,一個嬌小的身影從人類騎兵、劍盾甲士的人群中走出,那是一位絕美少女,身穿一襲白衣勝雪的長裙,手握一柄雲靄繚繞、流光璀璨的利劍,猛然揮出長劍,一道劍氣撕開天地,筆直的轟入了邪靈法師的人群中,頓時三名邪靈法師的身軀齊齊爆開,化為一團血霧。

少女一步步向前,無數血色火光撞擊在她周圍,被護身罡氣盡數彈開,她時而停滯,時而咬着紅唇,始終一步不退的向前走去,最終,她的身軀被無數鬼卒、凶暴巨人淹沒,緊接着,一道劍光衝天而起,將無數邪靈絞殺,整個世界都變成了一片血紅。

轉眼間,一切化為虛無,空中雲霞似血,淡淡的化出了一行字眼——

正者無懼,勇者天行。

……

大大的「天行」二字懸掛在天邊,而我也進入了創建賬號的系統,眼前出現了一座聖殿,系統開始掃描我的身軀、外貌,生成了一個跟我差不多的年輕人站在聖殿中心處,一身破舊的新手打扮,終於,天行世界,我來了!

「滴!」

精靈女官看着我,道:「系統已經檢測到你的曾使用名『北辰牧星』,此名字已經被系統保護,請問是否啟用?」

「不。」

我搖搖頭,已經不想再用這個名字了。

「主人,請重新為自己命名。」女官身姿輕盈,笑着說道。

我想了想,一個名字悄然從心底深處跳出,便開口說道:「今夕何夕。」

是啊,曾經帶領銀狐征戰黃金聯賽,曾經多麼輝煌,閉上眼,彷彿還能看到許多人,想起許多名字,夏依然、蘇希然等等,她們一個個的身影都出現在回憶里,但此時,一切都已經歸於平靜了,確實有種今夕何夕、今日何日的感覺。

「遊戲名確認為『今夕何夕』,請再次確認。」

「確認。」

PS:每天號上的鮮花記得投給天行喲,不然就過期作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