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天醒之路
天醒之路 連載中

天醒之路

來源:外網 作者:蝴蝶藍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蝴蝶藍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天醒之路》章節試讀:

「莫森老師真是挺關心你的。」走在林蔭道上,路平對蘇唐說著。

「是的,莫森老師是個好人。」蘇唐說。

「非常好。」路平說。

「所以,你以後能不能少踩點他的花啊?」蘇唐說。

「其實我是有分寸的,幫他踩掉的都是雜草。」路平說。

「睡火蓮也是雜草?」蘇唐斜眼看過來。

「說不定哦!」路平的目光像是躲避蘇唐似的,又朝着花圃那邊掃去了。

兩人邊走邊聊,一路上引來其他學生,甚至導師的目光都不在少數。他們兩位,在摘風學院那可是鼎鼎有名的鮮花與牛皮糖組合。原本大家是想說鮮花與牛糞的,但後來有一位高年級的學生堅決不同意,他認為牛糞雖然噁心醜陋,但對花朵來說至少還是養分。倒是牛皮糖,粘乎乎的一團扯不開,對鮮花來說毫無用處,這才是更恰當的形容。

有的人覺得牛皮糖形容路平太過美化了,也有喜愛牛皮糖的人士認為這是對牛皮糖的詆毀和中傷,但不管怎樣,這個叫法被傳開了,最終人們也只能接受了這個設定。

這樣的目光,路平和蘇唐都已經習慣,沒有太在意。不知不覺間,兩人沿着林蔭大道就走到了摘風學院的主樓――摘風樓。

摘風樓共六層,一到四層,分別是學院一年級到四年級的課室,五層歸學院導師使用,六層則是院長親自坐鎮,據說學院很多名貴的典藏書籍,神秘功法,都收藏於此。

路平抬頭望着這學院第一高樓,久久無語。

「無緣無故,我怎麼就走這來了?」他嘟囔着。

「你都多久沒來了?偶爾也該露露面吧?」蘇唐說著。

「好吧……」路平一臉勉強,總算是跟着蘇唐進了樓。

一層,明亮的大堂。

左邊牆壁的最左側,懸掛着摘風學院的院規,內容相當簡略,真正有被學生熟知並重視的,也只有大考不過留級,三次不過逐出學院這一條。

如此寬厚簡略的院規,完全基於摘風學院創立初期院長便立下的八字院訓,此時就懸掛在院規的一旁。

嚴於律己,寬厚待人。

八個大字,便是摘風學院一直以來所貫徹的院風。不過這個「一直」說實話也不能算很久,就在八字院訓的另一旁,掛的就是摘風學院的院史了,內容比院規還要簡略。

整個大陸有明確記載的學院共四百四十二座,摘風學院在其中不算太差,但肯定和歷史悠久扯不上邊。有資格稱歷史悠久的,只有四大學院。摘風學院的院長本人便是四大學院之一,玄武學院第三百二十七屆的畢生生。在外遊歷多年後,回到家鄉創辦了這所摘風學院,迄今已經過去二十四年,院長大人郭有道現在就坐鎮在摘風樓六層。

左邊牆壁,是院規、院訓和院史,右邊牆壁上,羅列着的是學院二十四年湧現出的優秀人才。當中有導師,也有學生,有些還活着,有些已經死去。當中要說名動天下的,一個都沒有,比較讓學生們津津樂道的有四位,他們的共同之處就是從摘風學院畢業後,被推薦繼續深造,最終都進入了四大學院。

同是學院,就是有着這樣的天差地別。誰都知道這片大陸數百年間湧現的名人豪傑,有太多太多都是出自四大學院。

四大學院,註定不凡。進入四大學院的四名摘風學生,日後肯定不會再以摘風學生的身份出現。即便如此,僅僅是能進入四大,就已經被認為是成就和殊榮,被認為是摘風學院所培養出的最有前途的四人。

大廳左右牆上的內容學生們早已經看熟,很少還會有人駐足。蘇唐沿樓梯準備去三層三年級課室,忽然就覺身邊沒了人,扭頭一看路平在一層就要轉去課室了。

「你去哪?」蘇唐忙叫。

「我是留級生嘛,當然去一年級課室了,你走你的。」路平揮揮手。

「你只是懶得上樓了吧……」蘇唐無語。摘風學院院風自由,一年級生就算想去聽三年級課,也不會受到任何阻礙,但路平已經隨便找了間一年級的課室就鑽了進去。

學生已經坐了不少,路平對當中很多人來說是個生面孔。但有如此自由隨意的校風,大家已經習慣了不把生面孔當回事。但到底還是少數人仔細確認後,終於認出:「路平?」

「那是誰?」有人還是不知道。

「牛皮糖路平!」

「哦哦哦!」

一帶上這個綽號,頓時人人皆知。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帶着驚奇,各種鄙視也接踵而至。

「就是那個一直抱着蘇唐學姐大腿的路平啊!」

「對,連續兩年大考不過,現在還是一年級生,咱們的同級生喲!」

「就是因為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才會死命地抱着蘇唐學姐的大腿不放吧?」」

「真是無恥啊!」

「想到他今年居然要和我們一起大考就有點噁心呢!」

「不過這就是最後一次了。」

「蘇唐學姐終於可以擺脫這個惡棍了。」

各種冷眼,各種鄙視,根本就不避諱着路平,就是在當面嘲諷。路平卻好像沒聽到一樣,在沒人的角落挑了一個靠窗的座位就坐了下來。

上課的鐘聲敲響了。導師還沒有來,但課室里立即安靜下來。每個學生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靜心開始打磨自己的魄之力。

摘風學院的課時安排,據說是院長從四大之一的玄武學院帶回的先進經驗。他們這些普通學生恐怕一生都沒機會能摸到四大的門,對於這種據說是源於四大的東西都珍惜得緊,一聽鐘聲敲響,立即就把時間一點都不浪費地用在修鍊上了。

不大會,導師羅唯來到課室。學生們珍惜時光的態度讓他十分滿意。不過就在課室的最角落,他看到一個孤獨的身影,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顯然心思沒放在修鍊上。

羅唯盯了這邊許久,希望那個學生有所察覺,結果這位愣是沒回過頭來看他一眼。羅唯心下有點來氣,正準備親自上前提醒一下,那學生總算捨得把頭扭過來了。

一看到這傢伙的正臉,羅唯自己就把頭扭到一邊去了。

路平,是那個廢物……

長年不見人,今天居然出現在了自己的課堂上,但羅唯一點都不覺得榮幸。像什麼朽木不可雕,爛泥扶不上牆一類的形容,簡直就是為這路平量身定作。這個學生,羅唯覺得跟他多說一句話都是浪費自己的時間,有這精力,不如多關心一下其他孩子。

目光回到其他認真努力的學生身上,羅唯心情變好不少。這些孩子,或許沒有什麼驚人的天賦和才華,但是至少他們懂得努力,懂得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摘風學院寬容的院規,就是為了讓這些孩子得到更多的機會,結果倒是讓那路平趁機當了寄生蟲,真是想想就覺得噁心。

冷冷地又瞥了路平一眼,羅唯再不去想他,轉身在課室的教板上,寫下了六個大字。

沖、鳴、氣、樞、力、精。

六個大字,排成了一圈,圈中空出了一塊,但這六個字,卻好像在指向這個空白。

學生們精神一振,他們隱隱已經意識到導師要講什麼。這內容,雖然他們還沒有開始正式涉獵,但因為捕風學院的自由開放,從高年級學長,或是高年級的課堂上,大家多少聽到過一些。而現在,他們終於要真正涉獵到這一步了。

在所有學生期待的目光中,羅唯也是微笑着,在那六字圈中的空白,寫下了第七個字。

英!

七魄,便是他們這些修鍊者製造力量的本源。但在入學院的這第一年時間裏,所有學生受到的教導,開始感知的魄之力,都只是沖、鳴、氣、樞、力、精這六魄。

第七魄是什麼?為什麼修鍊課程中從來沒有?這個問題學生們都好奇,從一些渠道也聽說了一些理論,但終歸也比不上最熟悉他們的導師正式講解來得確切。

「第七魄,英之魄!」羅唯指着教板上說道,只看這被六魄圍繞在正中的格局,已知這第七魄的重要性。學生們興奮地保持着安靜。

「之前六魄是什麼,相信大家現在都已經有了清晰的認知。」羅唯說道。

學生們點頭,六魄,實際上對應的就是人的六識。眼、耳、鼻、舌、身、意,這六種感觀渠道,便是六魄,這不難理解。六魄的修鍊,每魄都分六重天的境界,總計三十六重天。一魄二重天,或是二魄一重天,總計都屬二重天的境界,但是一個二重天的境界,可比兩個一重天的境界要強太多,修鍊起來也更艱難。

目前的一年級生,修鍊的主要內容就是感知到魄之力,無論哪一魄,先捕捉到這種力量的存在便好,並不要求能達到什麼境界。

這一步,一年級生基本都能實現,有不少人還能感知到多個魄之力。但要說突破境界達到一重天,那就極為少見了。

「在咱們這裡,人人都已經感知到了魄之力,像伯用同學這樣出色的,甚至感知到了五種魄之力,第二魄鳴之魄更是已到了突破至第一重天的架勢,非常了不起。」羅唯繼續說著,被他點到名的伯用,露出幾分得意的神色,其他學生也紛紛投來羨慕嫉妒的目光。

「但是,即使像伯用同學這樣優秀,修鍊想接觸到英之魄也為時尚早。」羅唯的話卻在此時突然一轉。

「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這麼早提到英之魄呢?因為英之魄是未來,是沖、鳴、氣、樞、力、精這六大魄之力,修鍊達到六重天境界後最終的指向。」羅唯一邊說著,一邊將教板上的六大魄之力,逐一圈了起來,用連續的六個箭頭,全部指向了英之魄。

「經魄貫通,這個名詞,我想大家或許也有耳聞。所謂經魄貫通,就是指六魄與英之魄之間的打通,而想實現這一點,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六重天!」羅唯說著,又在每個箭頭上,標識了一個六。

「只有先將某一魄之力修鍊到六重天的境界,才有可能和英之魄實現貫通。而當實現經脈貫通後,我們的能力就會進入一個全新的領域。」羅唯說。

「那是什麼呢?老師!」有學生急切地問着。

「老師接下來就給大家演示一下,大家應該都知道老師是一位沖之魄貫通者吧?」羅唯說著,已經徐徐閉上了雙眼,再睜開時,雙眼已經蒙上了一層淡淡白光。

「哇!」學生們頓時開始驚叫,羅唯臉露微笑,抬眼隨意一掃後,開口道:「原敏同學,今天只帶了三包零食嗎?可能有點不夠吧?」

「啊?」被叫到名的原敏一愣,不知道導師為什麼會說到這事,其他同學轉頭望向她也是一頭霧水,零食?什麼零食?

「康德同學,你的衣服扣子是不是扣錯了?不,我不是說你的外套,而是你那件米huáng sè馬甲的第四個扭扣。」

所有同學又看康德,米huáng sè馬甲?哪裡有穿?可當康德驚訝地脫下外套後,所有人都看到,外套底下確實是一件米huáng sè馬甲,第三個扭扣,被扣錯到了第四個扣眼裡。

「老師……」伯用不愧是這裡最聰明的學生,第一個反應過來,驚訝地望向羅唯眼中的那抹白光。

「是的,這就是老師沖之魄貫通後所擁有的新能力,tou shi!所以老師能看到原敏同學放在桌子下面的零食,能看到康德同學穿在裏面的馬甲,嗯?」羅唯說到這時,神色忽然一變,他原本想順勢再tou shi幾樣東西加強說服力,可當目光轉到右邊牆壁時,卻看到課室外一個鬼鬼祟祟地身影,正小心翼翼地貼着牆壁在移動。

是誰?

羅唯心念一動,連忙就要強化tou shi的效果,但是眼角的余光中,卻捕捉到了一個微微揚起的嘴角。

沒等他強化,說話的聲音已從那個嘴角傳出。

「莫森老師,這麼巧啊?」

莫森?是莫森?羅唯的tou shi終於完成強化,那一圈牆壁在羅唯眼中頓時有如玻璃一般徹底透明,他清楚地看到牆外,果然是莫森,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

說話的人呢?

路平?

路平正趴在窗上,半個頭伸到了窗外,嘴角如羅唯剛剛餘光所看到的那樣揚起了一個弧度,微笑着,和莫森說著話。===================第二章來啦,這章比較多,有四千字!新書上傳,會加油保持每天兩章更新。請大家多多支持哈,收藏點擊推薦票什麼的。謝謝!

《天醒之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