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玄帝師/天玄帝師
天玄帝師/天玄帝師 連載中

天玄帝師/天玄帝師

來源:google 作者:月華秋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天玄 林可兒 現代言情

葉天玄戰場浴血征戰,終成一代傳奇多番搜尋下,發現自己失散多年的妻女正遭人欺辱!何人如此放肆,竟敢動他大炎帝師的妻子和骨肉?葉天玄一生凄苦,身負血海深仇,女兒跟妻子就是他生命中的一道光他這輩子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女兒跟妻子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展開

《天玄帝師/天玄帝師》章節試讀:

碰——!!!

葉天玄一腳踹飛楊軒。

楊軒橫飛出十數米,撞裂牆壁,手下小弟一陣慌亂,七手八腳地去扶他。

蹲下身,葉天玄輕輕抱起五年未見的老婆。

林可兒呼吸微弱,氣若遊絲,意識模糊。

幸虧救出及時,再晚一秒,林可兒只怕已被毆打致死。

葉天玄取出金針,連刺幾處關鍵穴位,護住林可兒心脈。

「天玄……」

「是你嗎?」

「你來接我和薇薇了嗎?」

「真希望這一切是真的……」

說完,林可兒暈了過去。

她嘴角帶着微笑,神情安詳。彷彿能在死前見到葉天玄,讓她死而無憾。

「可兒,是我,我回來了。從今往後我們一家三口永遠在一起,我會好好保護你們。」葉天玄溫柔地撫摸林可兒的臉頰,輕聲說道。

這五年來,葉天玄不止一次幻想過與林可兒重逢的場景,可無論如何沒想到,會是以這樣的方式相見。

看着妻子的慘狀,葉天玄終於忍不住了。

他雙手顫抖,淚如泉湧。

刑天愣在葉天玄身後。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帝師如此失態。

眼前的這個男人是大炎的帝師,天下的主宰。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此時卻哭得像個孩子,傷心無助。

刑天是個鐵血軍人,此時也不禁紅了眼眶。

葉天玄心中五味雜陳。

自責。

難過。

憐惜。

……

但更多的是:憤怒!!!

他的憤怒猶如實質,鎖定楊軒。

刑天打了一個寒顫,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這是怎樣的滔天之怒?

刑天身經百戰,上陣殺敵數十載,笑談渴飲敵人血,也是一堂堂鐵血男兒,竟也忍不住發顫。

眼前的男人,深不可測,如此盛怒之下,他知道,江城要變天了。

「小子,你是什麼東西?敢踹你爺爺我?」楊軒終於緩過神來。

他是楊家少主,心肝寶貝,從小嬌生慣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只有他打人的份,什麼時候被人打過?

結果今晚先被林可兒那女人撓傷眼睛,又被這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子踹飛。

心中憋了一肚子的氣。

「我?我是你惹不起的人。」葉天玄冷冷答道。

不等楊軒發話,那些想要在楊軒面前表現自己的小弟們趕緊開始嘲笑。

「喲?裝到楊爺這兒來了?」

「你知道你剛剛踹的是誰嗎?」

「這可是楊家的少主——楊軒!」

「楊家可是江城的霸主!小子,這回你可裝錯了!」

聽到「楊軒」二字,葉天玄目光閃動,扭頭看着楊軒問道:「你就是楊軒?」

楊軒以為葉天玄害怕了,傲慢地回答:「對,是我。現在知道怕了?你趴在地上學幾聲狗叫,我興許能讓你死的痛快點,不然……」

「哈哈哈……」

葉天玄的笑聲打斷了楊軒。

「這小子怎麼了?」

「該不會因為知道自己這次的得罪的是楊少,被嚇傻了吧?」

「我覺得差不多。」

小弟們七嘴八舌的議論着。

楊軒沒想到自己的名號竟然這麼管用,直接把人給嚇傻了,更加得意忘形:「小爺現在心裏高興,就把你抱着的那個女人賞給你了,當著大夥的面,讓你最後親一口。」

底下小弟開始起鬨。

帝師豈容他們如此侮辱?

刑天怒火中燒,握緊雙拳,恨不得把這夥人全殺了,但見葉天玄面無表情,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帝師。」刑天輕喚葉天玄,希望他下達命令。

「楊軒侮辱師父、師母,刑天,你知道怎麼做。」

「得令!」

刑天轉身,雙眉一獰,金剛怒目!

觸犯天威,該死! 

下一刻,身形一晃,已到楊軒跟前,一拳轟在他嘴上,楊軒滿嘴牙齒脫落,血肉模糊。

一拳打完,刑天立刻回到葉天玄身邊,又恢復了一副恭敬的模樣。

「唔!」楊軒這才感覺到疼痛,捂着嘴在地上打滾。

快!太快了!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

滿屋的人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

他們只看到刑天身子晃了一下,甚至都沒有看到他行動,而楊軒已經被打倒在地。

恐懼!

一股恐懼瀰漫在房間里。

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人類嗎?

「殺!殺了他!」楊軒捂着嘴,指着刑天和葉天玄。

無人敢上前去。

他們跟着楊軒,只是因為想攀上楊家的關係,沒人想要送死。

「快上!誰殺了他們倆,我送一棟別墅給他。」

有兩個膽子大的小弟衝上前去。

刑天有力的雙手一起一落,兩人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一命嗚呼了。

怪物!這是怪物啊!

現在任憑楊軒怎麼命令,都沒有人敢衝上去,過去等於送死。

葉天玄緩緩起身,走到楊軒面前,一隻手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拎起來,提膝,砸向楊軒腹部。

「嗷!!!」

楊軒發出慘叫,鮮血滴落,在地面上擴散。

葉天玄鬆手將楊軒扔在地上,掏出金針在楊軒身上連扎幾下。

楊軒登時圓睜雙目,神情亢奮。

「這是玄星針法,可以激發你的潛能,讓你無論受到多大的創傷都能吊著一口氣不死。」

「你,還有你,過來,給我狠狠地扇楊軒的臉,如果力氣小了,我立刻要你們的命!」

葉天玄隨手指了兩個小弟命令道。

他們兩人不敢不從。

「你們倆幹什麼?你們敢扇我?」楊軒恐嚇他們。

但是沒人理會他。

啪、啪、啪……

那兩個小弟賣力地扇了起來。

這些人就是這樣,誰實力強,他們就服從誰。

恃強凌弱,一輩子都只能當小弟。

「你之前還放狗咬薇薇,準備挖她雙眼。」

「你們所有人聽着,一人從楊軒身上咬下來一塊肉。」

楊軒慌了,他實在受不了這種折磨了:「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你說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

「放過你?你放狗咬薇薇時,有想過放了她嗎?」

楊軒的小弟們圍了上來。

「啊啊啊!」

套房裡回蕩着楊軒一聲聲的慘叫。

「殺了我!快!殺了我!給我個痛快!」楊軒血肉模糊,不成人形,躺在地上。

「我不會讓你死的,你可是我送給楊家的見面禮。」葉天玄輕聲說道。

「楊家,楊家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要你死無葬身之地!」楊軒氣急敗壞。

「好,很好,我要看看楊家還有什麼能耐!刑天!」

「屬下在!」

「去做些準備,到時隨我降怒楊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