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誘,校霸戀愛後變奶了
甜誘,校霸戀愛後變奶了 連載中

甜誘,校霸戀愛後變奶了

來源:google 作者:晨起落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笙 陸凜

【1v1+救贖+學霸+甜寵+校園】華中新來了兩個女同學,蘇笙成績差話不多戴着個黑框眼睛看起來有點土土的,蘇暮暮活潑漂亮成績好一來就成了華中新的校花小劇場一,陸凜默默走送蘇笙回家被發現後慌忙轉身「砰「撞到了牆上,「噗嗤」一聲清靈的笑聲促使他回頭,撓着脖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不遠處的少女,那是陸凜第一次丟臉也是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好像剛剛被發現的窘迫蕩然無存,那樣的笑容一切都值了小劇場二,朋友約陸凜去網咖,陸凜淡聲回說,「不去」朋友戲謔,「那去你家玩」陸凜懶懶的抬了下眼,「忙沒空招待」朋友砸舌,「學霸都這麼努力的嗎?」陸凜一本正經,「嗯」大一開學後朋友感慨,「嗯,學霸的確很努力啊!騙子」某大學傳言物理系新生中有個長的超級帥的男生,惹的很多女生紛紛好奇蠢蠢欲動想要和帥哥來個偶遇然後發展發展劇情只是女生們的每次偶遇少年不是在發信息就是在發信息的路上,她們不氣餒想着這才剛開學有的是時間直到籃球場上少年揮灑汗水伸手接過身旁一個戴着黑色帽子的女生遞過去的礦泉水一邊反手拉着女孩一邊仰脖飲水,那抬起的手腕上分明戴着示意主人名草已有主的小皮筋大家又開始紛紛羨慕那個小皮筋的主人展開

《甜誘,校霸戀愛後變奶了》章節試讀:

直到視線里出現陸凜的身影,她心情明顯開心起來,站起來小聲的喊了一聲,「阿凜哥。」

周圍正在玩着遊戲的男生被她這一聲「阿凜哥」喊的,其中一名男生朝顧時煙眨了下眼睛,起鬨道,「嘖嘖,校花這聲阿凜哥喊的。」

「恐怕你阿凜哥骨頭都要酥了。」

顧時煙被他調侃的頓時感到有些臉紅,顧時卓這時候朝說話的男生踢了一腳,「瞎說什麼呢。」

「我妹就是阿凜妹,懂。」

「你妹喊你一聲哥,你酥一個試試!」

「打骨折。」

男生被他踢了一腳趕緊笑着求饒,「是是是,我用詞不當,我給妹妹道歉。」

「嗞。」顧時卓又嗞了聲說,「喊誰妹呢!」

男生趕緊又求饒,「行行行,是你妹妹,總行了吧。」

一群人鬧鬧等着菜,陸凜坐在一進門的靠在周時揚右邊的位置上,看他們打鬧沒有加入。

等飯菜上了這群人才停下來,回到自己座位上吃飯。

今天剛好菜里有胡蘿蔔,平時從來不吃胡蘿蔔的陸凜今天破天荒的夾起一塊胡蘿蔔吃了起來。

一旁的周時揚看到,還以為自己是因為高三的繁重學業令他眼花了。

他用手肘撞了下陸凜問,「欸,阿凜你怎麼突然吃起胡蘿蔔來了,你不是不吃這玩意的嗎?我還以為我是因為學習任務重眼花了。」

陸凜側頭,嘴角微揚,眼裡含着笑意,「就是突然覺得,這看起來很好吃。」

說完,又夾了一片胡蘿蔔放進嘴裏,想着教室里女孩小口慢吞吞的吃着胡蘿蔔的模樣,突然覺得,「胡蘿蔔的味道確實不錯。」

見陸凜夾了好幾片胡蘿蔔吃,其他人還以為是今天大廚做的胡蘿蔔樣的其他美味,都紛紛一個接着一個夾了一片吃起來。

到嘴才發現,這不和從前的胡蘿蔔一個味嘛!個個都覺得自己是被陸凜忽悠了。

這頓飯吃的最為拘束的要數顧時煙身旁的趙真真,她以前從來沒有跟他們這群人一起吃過飯。

更何況是這群人里還有一個她偷偷暗戀的對象,一頓飯下來她顯的很安靜。

午後會有個短短的休息時間,雖然進入高三了學業任務很重,但是一點點休息的時間還是有的。

教室里陸陸續續就有同學進來,有的趁着這點時間看看書,做做題,鞏固鞏固上午上的課。

蘇笙有些困了,趴在桌子上睡覺,他們這種每人一個課桌的還挺方便的,不存在像小學那樣幼稚的中分線。

陸凜也在午睡,他整個人趴在桌上,一旁的周時揚抖着腿在一邊玩着手游。

被旁邊又是抖腿又是遊戲的周時揚影響到睡覺,陸凜皺了皺眉抬起頭,換了個方向,臉朝着右側睡,中途睜開眼,視線里蘇笙臉朝他這邊睡的好像很熟。

不知怎麼的,他突然就有些不困了,身體下意識的往右側又挪動半分,悄無聲息的離女孩近了點。

趴在那邊睜着那雙漆黑分明的眼,就這樣瞧着女孩的睡顏。

他的視力很好,隔着一個過道,都能看到女孩根根分明的睫毛,長長的翹翹的半張臉都悶在臂彎里,睡的臉上都浸出一層薄汗,粉粉的。

也不知道她這樣睡熱不熱,陸凜嘴角揚起笑意。

他有點想要伸手去撥一撥那睫毛,意識到自己怎麼突然有這種想法,他愣了下,勾着唇,隨後沒有多想又繼續趴在那邊看着。

不知不覺一直到快要上課的時候。

蘇笙這一覺睡的還挺熟的,一睜眼,就看到隔着一個過道,陸凜好像也剛剛睡醒。

一時間兩人視線對視,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他的眼睛好像在笑。

蘇笙睡覺的時候眼鏡是拿下來的,她其實不近視。

會帶着這個有些土的眼鏡還是在上高一的時候。

那是高一開學一個月左右,一天晚飯時,蘇暮暮突然在飯桌上跟她爸爸提議給姐姐配個眼鏡。

說她最近看到姐姐好像經常看不到黑板上的字了,她爸爸聞言,問她是不是看不清楚黑板。

她還記得當時她搖了搖頭說了聲,「沒有,可以聽清。」

可是沒過幾天周茹就帶回了這個黑框眼鏡,在她爸爸面前還說是為了她特意配的近視眼鏡可貴了。

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路邊十塊錢的平光眼鏡,她就一直戴到現在,平時上課是不會取下來的。

只有在休息的時候,或者只有自己的時候她才會取下來。

她很聰明,她明白周茹母女的目的,很多人都說女兒像爸爸。

在她這裡卻不是,這也是她唯一慶幸的事,她長的很像她媽媽。

或者正因為如此,周茹才要讓她戴着眼鏡,目的不用說是怕她爸想起去世的媽媽吧。

兩人隔着過道看着彼此,良久,蘇笙站起身,隨手拿起桌上的眼鏡戴上,垂着眼走出了教室。

過道另一邊陸凜看着女孩走出教室的背影,收回視線,隨手從桌上拿起一本書隨意的翻了幾頁,目光看向窗外的走廊。

蘇笙去了洗手間,站在洗手池旁,抬手摘下眼鏡,擰開水龍頭,往臉上捧了好幾捧水。

身前的鏡子里,少女面無表情,垂着眼眸,用水給自己醒了醒神,她回到教室等待下午上課的鈴聲。

高三是學業生涯最重要,也是最忙碌的一年,不過一瞬間一周的課就結束了。

整整上了六天課和六天晚自習,周末是難得的一天休息時間。

這一天他們大部分時間還需要用在各科目試題上。

當然對於學霸來說,這些試題完成起來很輕鬆,蘇笙就是其中一個。

雖然剛轉學過來一周時間,正如她爸爸說的,確實她成績好適應的很快。

蘇笙寫完左右以後,看時間快到中午吃飯的時候了,她揉了揉有些酸澀的脖子,起身準備給自己下碗麵條。

今天家裡只有她一人,他們一家人去周茹姐夫家玩去了,留蘇笙一人。

蘇笙倒覺得一個人很好,簡單的一碗麵條,配上一顆小白菜,蘇笙給自己加了一顆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