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縱之才/天縱之才
天縱之才/天縱之才 連載中

天縱之才/天縱之才

來源:google 作者:憶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文婧 葉天生 現代言情

葉天生從小是孤兒,好不容易有份好工作,卻又在單位里屢受上司刁難,一次偶然後的機會,葉天生和新來的女領導結下緣分,迎來人生轉機,本以為人生圓滿,葉天生卻突然發現自己的出身蹊蹺,他並非真的孤兒,身份成迷,殺機又接踵而至……展開

《天縱之才/天縱之才》章節試讀:

喊話的是一個中年男子,跑到女子身邊後,中年男子便停了下來,將手頭的一瓶礦泉水遞給了女子,「您要的水。」

女子微微點頭,接過了水。

中年男子看了看周圍,又瞅了女子一眼,想說點什麼,最終還是沒說出口。

「張鵬,你想說什麼?」女子的觀察力很強,笑問道。

「沒什麼,這……時間不早了,您是要繼續逛逛,還是回去?」張鵬答道。

張鵬是辦公大樓小車班的司機,新來的一把手何文婧剛剛入職,因為考慮她是位女性,單位精挑細選後,最終決定由他來擔任何文婧的司機,因為他以前獲得過格鬥比賽第二名,讓他來給何文婧開車,多少也有保護的意思。

張鵬雖然不是本地人,但他在小車班工作快十年了,也早就在雲山安家下來,對這裡再熟悉不過,知曉附近這一塊較亂,但何文婧是大人物,他也不敢亂說話,要是傳到其他人耳里,知道他嚼舌根,那就不好了。

何文婧見張鵬不欲多說,笑了笑,也不想追問,擺手道,「走吧,回去。」

一夜無話,次日,葉天生照常過來上班。

一來到台里,葉天生就一臉蛋疼的來到歐陽欣的辦公間。

歐陽欣這時候還沒來,葉天生拿出鑰匙打開了歐陽欣的房門,然後開始拿抹布去擦歐陽欣的辦公桌。

說起來歐陽欣也是奇葩,剛來單位才一個多月,之前和葉天生素不相識,但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一來就和葉天生杠上了,怎麼都瞅葉天生不順眼,有事沒事就找機會刁難葉天生。

葉天生此刻邊擦着桌子邊咒罵歐陽欣,如果不是捨不得正式工的待遇,葉天生真想撂挑子不幹了,愛誰誰去。

葉天生嘴上小聲罵著,猛的聽到走廊上傳來的高跟鞋聲,手頭一哆嗦,趕緊閉嘴。

葉天生對這走路聲音已經熟得不能再熟了,果不其然,走進來的正是歐陽欣。

歐陽欣一進門看到葉天生在擦桌子,眼裡閃過一絲得意的神色,走過去將一串鑰匙扔到了葉天生跟前,「行了,別擦了,去給我洗車。」

「洗車的事也要我干?」葉天生不爽了,單位的這些臟活累活使喚他干也就罷了,現在連洗車也要他去做,這是把他當奴才使喚了是嗎?

「咋的,不樂意?」歐陽欣斜着眼看着葉天生。

「……」葉天生無語的看着歐陽欣。咬了咬牙,葉天生不想再跟歐陽欣硬杠,否則按歐陽欣的路數,接下來會變本加厲的整他。

「好,我洗。」葉天生幾乎是咬牙說出了這句話。

上午給歐陽欣洗完車,又處理一些瑣碎的事情,葉天生中午便來到了師兄王懷江的家裡蹭飯。

王懷江混得還不錯,對葉天生也一直十分照顧,當初葉天生能讀完大學,還是王懷江一直在幫葉天生負擔學費和生活費。

「師兄,這工作實在是沒法幹了,歐陽欣那人,我也沒得罪過她,不知道她為什麼揪着我不放,成天整我。今天讓我去給她洗車,你說過不過分?」葉天生氣得直咧嘴。

「洗車也叫你去干,這確實是過分了。」王懷江咂了下嘴,「天生,一個大男人還能被這樣欺負不成,弄她,瞧她囂張的。」

「師兄,你這話簡直是說到我心坎里了,我就是這麼想的,早上被那臭婆娘整的時候,我真想直接上去扇死她,太氣人了,把我逼急了,大不了魚死網破。」葉天生髮狠道。

「別介,師兄是說著玩的,你可別真犯傻。」王懷江嚇了一跳。

葉天生無語的翻了翻白眼,合著這個師兄對那歐陽欣也犯慫。

蛋疼的搖了搖頭,葉天生不想多談這個鬱悶的話題,轉頭看了看屋裡,「嫂子呢,中午怎麼也沒在。」

「她單位有點事,中午不回來了。」王懷江看出葉天生的鬱悶,不忍心看這個小他幾歲的師弟鬱悶,王懷江笑道,「天生,別苦着一張臉了,告訴你個好消息吧,我們公司最近正缺人手,我幫你活動了一下,應該能把你調過來。」

「讓我過去?行呀,比在電視台強多了,最起碼不用受那臭婆娘欺壓了。」葉天生神色一喜。

「先別高興太早,這事得我上司點頭,有變數也說不準,反正你等我確切消息就是,下午應該就有準信了。」王懷江笑道。

「師兄,我對你有信心。」葉天生咧嘴笑道。

王懷江聞言,搖頭笑笑,也沒說啥,他能當上主管,自然是深受上司信任,而且這個位置,說白了其實就是大管家。

兩人聊着天,葉天生瞅到旁邊沙發上的一張報紙,輕咦了一聲,這報紙上的女人怎麼看着有點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