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作之合:老婆娶一贈一
天作之合:老婆娶一贈一 連載中

天作之合:老婆娶一贈一

來源:google 作者:蘇薔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寶寶 蘇薔薇

「兒子,我快餓死了」軟綿綿的沙發里,砰砰砰的遊戲聲不絕於耳,偶爾夾雜着一句德瑪西亞,蘇薔薇兩手抓着手機,兩眼冒着星星般的光芒,還不忘朝着廚房方向發出催促蘇寶寶低頭....展開

《天作之合:老婆娶一贈一》章節試讀:

看着坐在那裡的霍先生,蘇薔薇努力控制着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扯出一抹笑意來:「我的情況蘇寶寶一定和你說過了,你覺得怎麼樣?」

非常直接!

一邊說著,蘇薔薇起身端了一盤子水果,親自走到他面前,還殷勤的拿起切好的紅心火龍果遞到他面前。

這邊蘇寶寶忙閉了眼睛,不敢繼續看下去了:「蘇大花……」

下一秒,蘇薔薇已經將那塊紅心火龍果扔到了霍先生白白的衣衫上,染出一塊兒紅色來:「哦,實在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這衣服一定很貴吧……」

一邊說著,蘇薔薇抬手又在他的衣襟上拍了拍,紅色染的邊緣更大了些!

一邊還吐了吐舌頭,一副做錯事的樣子。

霍亦辰看了看自己白白的外衫,又看了看低着頭掰着自己手指的蘇薔薇,她的手指頭都染了色,嚇得他不斷的向一旁移動,離她遠遠的,還無奈的對着蘇寶寶嘆息一聲。

蘇寶寶早就預料到會如此了,只能走過來,仰頭看着蘇薔薇:「蘇美人兒,先去給霍先生倒杯茶,壓壓驚。」

然後給霍亦辰投去一個求諒解的眼神。

霍亦辰聳了聳肩膀,雖然也有些氣惱,卻也來了興趣,眼神追着蘇薔薇的眼神,直到她將一杯熱茶端了過來:「霍先生請用茶。」

倒是不失禮節。

面色也算溫和,嘴角翹起一抹笑意。

「多謝。」霍亦辰一點都不掩飾自己的興趣,直上直下的打量蘇薔薇,一邊抬手去接那杯茶。

蘇寶寶擰眉,現在都祈禱蘇薔薇能手下留情。

果然!

下一秒,霍亦辰猛的站了起來「呃!」了一聲,臉都白了。

蘇薔薇的一碗杯熱茶此時全部灑在了他的手上,更是手忙腳亂的給他擦試着:「對不起,霍先生。」

「蘇大花,你是有意的吧。」蘇寶寶不能忍了,這情況,今天的相親一定是要搞砸了,他都覺得可惜,他這個夥伴多優秀,都沒嫌棄她呢。

霍亦辰看了看自己有些紅腫的手,眯着眼睛,抿着唇。

那樣子看不出什麼情緒。

瞪了一眼蘇寶寶,蘇薔薇才又看着霍亦辰,一臉的愧疚之情:「我就是有些緊張,所以不小心將水灑到你手上了,你大人有大量,一定不會與我計較的是吧?」

這是自說自話,根本不去管霍亦辰的反映。

她的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霍亦辰就是生氣,也得壓回去,只是低頭看到自己白白的衣衫上紅色的印跡,連手也是紅腫的,這相親的確是無法繼續下去了,再呆下去,不一定還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他現在都同情蘇寶寶了,真不知道他怎麼能平安活到這麼大的。

蘇寶寶抬手撫額,一副小大人的模樣,推了一下蘇薔薇,表示自己的不滿,才帶笑看向霍亦辰:「霍先生,有點小誤會,蘇大花她一向如此,不是有意的。」

面對這個小合作夥伴,霍亦辰也沒了怒氣,只能擺了擺手:「沒關係,我剛下飛機,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改日再約。」

說著頭也不回的走了。

他這相親比鴻門宴還要可怕。

「霍先生慢走,再見,再也不見。」蘇薔薇還是擺了擺手,一邊做了個鬼臉。

她知道,自己這樣一鬧騰,一定讓這個什麼霍先生反感了,相親徹底搞砸,一邊還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剛好走出門邊的霍亦辰轉過身來,將這一幕盡收眼底!

蘇薔薇僵了一下,只能扯出一抹笑容來,然後低頭對着蘇寶寶挑了挑眉眼,換來蘇寶寶一聲嘆息。

「我其實還是想再見一見蘇小姐的。」霍亦辰眼角帶笑,更回給她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順便擺了擺手:「再見!」

然後門被「砰」的關住了。

蘇薔薇和蘇寶寶對視一眼,各自哼了一聲,誰也不理誰了。

「什麼?相親……」正在看文件的江離然抬頭,有些好笑的看着好友柯伊。

「千真萬確。」柯伊聳了聳肩膀,直接坐到了辦公桌上,一副紈絝相,更將照片甩到了桌子上:「你看,霍氏的合法繼承人——霍亦辰,今天一下飛機就趕去你寶貝兒子家裡了,聽說啊……這相親,還是蘇寶寶張羅的,還真是心疼媽媽的好孩子。」

說話時,眼睛盯着江離然,嘴角帶着邪笑。

「你怎麼也這麼八卦了。」江離然將手裡的文件扔到桌子上,抬眸去看那些照片:「長的帥,家世好,底子厚,背景強,這蘇寶寶倒還算有眼光,不過,他並不知道我的存在。」

意思再明顯不過了,這樣好的一個人,還是不如他江離然的。

柯伊做出一個不屑的表情:「不八卦怎麼幫你調查情況,還有,不要太自戀,那女人要是知道你沒死,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呢。」

一邊說還無奈的搖了搖頭。

「就算蘇寶寶是你們的兒子,她當年可是眼睛也不眨一下,就看着你被車撞過去了,事後還沒有報警,她有多麼希望你死去啊!」柯伊又繼續八卦:「要我說,把兒子搶過來,就全都解決了,到時候,我負責給兒子找一個溫柔賢淑端莊秀氣的後媽。」

江離然不說話,抬手拿起桌上的照片細細看了起來。

看的很認真,時而還會皺一下眉頭:「我兒子不需要後媽。」

很簡單的一句話,更是抬頭瞪了一眼柯伊:「我的事情,不用任何人作決定。」

順手將照片推到一旁:「你負責盯着他們母子就夠了,其它的不用你管。」

柯伊「切」了一聲,站了起來,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裝外套:「盯着他們當然沒問題,我可是好心提醒過你了,當年的車禍也替你調查的清清楚楚,那個人雖然背下了這一切,可不代表她是無辜的。」

江離然沒有再說話,低着頭,展示出完美的側顏殺,精湛五官。

「讓我幫你會會她?」柯伊突然來了興趣:「你已經恢復如初,不必再躲下去了吧,總是這樣暗裡出手護着,他們什麼時候都不會感激的,到時候,別讓這霍家的小白臉撿了偏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