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貼身狂醫
貼身狂醫 連載中

貼身狂醫

來源:外網 作者:陳言王雅舒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陳言王雅舒

看清前女友的真面目後,他終於覺醒了!從此,醫道為聖,武道為尊,他要這天下,再不負他!展開

《貼身狂醫》章節試讀:

陳言坐在沙發上,腦子還有點暈乎乎。
曾經的他,為能繼續學業四處打零工,一日三餐都成問題;
後來就算做了實習醫生,工資也有限,每個月交了房租水電,所剩無幾;
而且他還隔三差五的去自己長大的福利院看望孩子們,又是一筆花銷……
所以,他是個真正的月光族。
但是現在,一百萬支票就在口袋裡,眼前還有個小目標等着他去領……
「人生啊,真是奇妙!」
「所以,昨天真是我的幸運日,是我老陳單口之家的崛起之日!」
他不自覺摸了摸胸口的玉佩,心裏想:這玉佩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難道我父母還是什麼大人物?那他們……為什麼把我丟在孤兒院?
他曾經問過孤兒院的院長奶奶,知道自己是在襁褓中就被丟在孤兒院門口,那天還下着大暴雨,如果不是院長奶奶及時發現,估計就沒有現在的陳言了。
正想着崛起之路,任務就來了。
江南醫藥剛剛轉手到王紅鸞的手中,還有很多行政手續要去處理,這些都很重要,王紅鸞只相信林語晨,所以林語晨馬上就要去跑這些事情;但今天上午十點半,王紅鸞要去一家藥材供應商那裡,簽署一份合約。
林語晨道:「陳言,你身手不錯,就兼任一下紅鸞的保鏢!」
陳言道:「又做醫生,又做保鏢,是不是要領雙份工資?」
「啪!」
林語晨一隻光着的右腳,猛的踩在陳言褲襠前面的皮沙發上,發出一聲震響。
陳言嚇的一蹦跳了起來。
「你幹嘛?」
「兩萬日薪是私人醫生的工資,但現在的報酬是一億,那就不只是醫生這個角色了!那可是一個億哦,多少人一輩子都賺不到。」
一想到小目標,陳言也就妥協了。
林語晨整理了一下文件,隨後出發,但走到辦公室門口,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光腳,一咬牙,就這樣走了出去……林家的女人,重承諾,說好光腳,就絕不穿鞋。
不過。
沒走幾步,陳言在後面喊住了她,他手裡拎着她的那雙白色高跟鞋,另外一隻手用兩根手指,捏着她的襪子,晃蕩晃蕩。
這讓林語晨升起一種濃濃的羞恥感。
「喂,你真這麼光着腳走出去辦事啊?」
「我林語晨,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得了,你又不是大男人,還是穿上吧,不說你光着腳人家行政部門讓不讓你進去,要是一不小心踩中了狗屎牛糞……」
林語晨一聽,臉都綠了。
她噔噔噔衝上來,從陳言手裡搶過鞋襪,不發一言,氣沖沖的往電梯里走。
「誒,林秘書,我都網開一面讓你穿鞋子了,你至少應該說一聲謝謝吧?」
「我謝謝你個大頭鬼!」
林語晨怒極,揚手把一團東西砸在陳言的胸口上,隨後直接進了電梯。
那……正是她的襪子。
陳言手裡抓着那團肉色的絲~襪,看着電梯緩緩合上,無奈的搖頭:「這女人,襪子都能隨地亂扔,真是夠邋遢的。」
看看旁邊也沒有垃圾桶啊,陳言無奈,只能先……放進自己口袋裡。
林語晨隔着電梯門,清清楚楚聽到陳言的話,當場就瘋魔了。
「啊啊啊——」
她甩着頭髮,跺着赤腳,手舉着高跟鞋一陣亂舞。
然後猛一回頭,發現角落裡站着一個清潔工阿姨,正滿臉驚恐的看着她。
完了,她一定以為自己是個神經病。
……
陳言剛要迴轉總裁辦公室,忽然從角落裡轉出一個人來,把他攔住了。
是王雅舒。
陳言眉頭一皺:「你想幹嘛?」
他內心不得不承認,現在每次看見王雅舒,都會心情糟糕,特別想起她跟蔣丞夫之間的關係,更是心中隱痛……畢竟,就在昨天之前,他還深愛着眼前的女人。
只是,換來的是一坨綠狗屎。
「你變了!」
王雅舒說道,表情不再是歇斯底里、如看螻蟻。
剛剛,她一直都沒有走,就躲在外面,想搞清楚陳言跟她的小姑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然後,她就看到了陳言和林語晨之間的全程互動。
那,更像是打情罵俏。
她忽然感覺自己很不舒服,這感覺就像一件屬於自己的玩具,被人搶走了;不是,比這更嚴重……彷彿,自己的一隻寵物狗,本來天天粘着自己,現在,它去黏別人了,她很不爽。
曾經的陳言,在她面前是卑微的,拘束的,小心翼翼;
但現在的他,張揚,自信,眼神充滿侵略性,還有一點壞。
而女人,最吃的就是這套。
王雅舒覺得自己像是回到了當初第一眼看見陳言時的喜歡,沒錯,她當時的確喜歡過他,帥氣,陽光,要不然也不會成男女朋友,只是後來,她終究成了金錢的俘虜。
「是嗎?人都會學着改變,但是已經與你無關。」陳言冷冷的說道。
然後,繞開她。
王雅舒道:「站住!我問你,你為什麼會成為我小姑姑的私人醫生?」
陳言道:「說過了,與你無關。」
王雅舒咬牙切齒:「你是不是早就跟這個林語晨勾搭上了,然後藉此搭上我小姑姑?」
「與你,無關!」
冰冷的四個字,就是陳言給她的全部答案。
然後,他直接進了總裁辦公室。
王雅舒表情扭曲:「好你個陳言,王八蛋,一條舔狗,敢這麼對我,我不會放過你的。」
……
九點半。
陳言和王紅鸞一起離開公司。
王紅鸞開車,陳言坐在副駕駛……因為,陳言不會開車。
開出大門的時候,門口兩個保安正好看見。
當時就驚為天人,差點跪了。
「我去,那位兄弟真是牛人啊,居然是總裁給他開車!」
「我們還差點把他打了呢,真是太兇險了,趕快告訴兄弟們,以後見到這位爺,熱情點,可別傻乎乎的去踢鐵板。」
紅色瑪莎拉蒂裏面,王紅鸞問陳言:「你是本地人嗎?」
陳言想了想,搖頭:「我也不知道。」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這還有不知道的?你戶口本上沒寫嗎?」
「沒寫!」
「騙鬼呢你!」
「我是出生不久就被丟在福利院門口,我連父母都沒有,戶口本上當然也沒寫。」
王紅鸞愣了一下,沒想到是這樣的答案。
她轉頭看着陳言,輕聲道:「那你年紀輕輕就有這麼大本事,未來一定能出人頭地。」
陳言笑道:「所以就指望着你那一億巨款了。」
說到這裡,他忽然看見王紅鸞的左邊,一輛白色麵包車忽然別了過來,絲毫沒有停下的跡象。
「小心!」
陳言這句話剛出口,紅色瑪莎拉蒂的車頭就被碰了一下,力道還蠻大,王紅鸞驚呼一聲,連忙往右打方向,前面正好是十字路口,她這一轉就轉到右邊的小路上。
「嗚嗚——」
後面一輛渣土車速度很快,一下撞上了瑪莎拉蒂的車屁股。
王紅鸞受了驚嚇,慌忙踩剎車,但後面的渣土車,根本不停,反而在加速,推着瑪莎拉蒂瘋狂前沖。
陳言第一次遭遇這種事。
但是,很奇怪,居然一點都不緊張,身體反而透出隱隱的興奮。
「我們好像被針對了。」
「啊?那怎麼辦?」王紅鸞有點慌,透過後視鏡,她看到後面起碼有五輛車,都是一夥的。
「往前開,加速!」
「轟——」
跑車的速度很快,馬上脫離渣土車。
但是,沒開多久,前面又出現了一排渣土車,堵死了道路。
「吱——」
跑車緊急剎車。
王紅鸞臉色難看,趕緊拿出手機想打電話,結果發現,沒信號。
這裡的信號被屏蔽了。
「完了,我們掉進別人精心布局的陷阱里了。」王紅鸞畢竟是女孩子,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陣仗,聲音都顫抖了。
就在這時,一隻手伸過來,握住了她的柔荑。
正是陳言。
「別怕,有我!」

《貼身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