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嫁後,她成了病嬌傅少的心尖寵
替嫁後,她成了病嬌傅少的心尖寵 連載中

替嫁後,她成了病嬌傅少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吉祥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瑾言 葉靈兮 現代言情

【契約+雙潔+互寵+虐渣】一次替嫁,將她捲入豪門內的陰謀中性子軟的人才好拿捏?錯!靈機一動,她提出交易契約:「你要裝瞎裝癱瘓,我想辦法幫你遮掩說好我們只是假結婚」他淡笑:「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她答得乾脆:「錢」他老謀深算:「成交」但假結婚?傅家豈是她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他說了才算,她還是太天真了**{小劇場一}什麼?要她生個孩子?假結婚哪來的孩子?她自作聰明地獻策,「你和其他女人生個孩子,假裝是我生的?」男人惱怒,「滾一邊去」{小劇場二}「這是我的初吻,你憑什麼奪走?」她氣惱地捏着銀針扎向他,他抱住她,輕笑,「吻都吻了,要不我再讓你吻回來?」{小劇場三}「你對我做了什麼?」她緊拽着被子,瞪着他他嗤笑,「男人喝醉能幹嘛?所謂酒後亂性,不過是借酒行兇」{小劇場四}媽媽當著她的面慘死,讓她徹底黑化他望着她親手扎進他胸口的匕首,不敢置信,「你怎麼變得如此心狠手辣?」她一臉淡漠地應道,「做事,要麼不做,要麼做絕」{小劇場五}她睡得迷糊,「我在哪?」他輕笑,「在我的床上」「你的手在幹嘛?」「你的肩帶掉了,我幫你拉上」話剛落,他就被她踹到地上,「你還真是體貼」展開

《替嫁後,她成了病嬌傅少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傅家

廳堂內張燈結綵,這場婚事雖然是沖喜,但傅家還是辦得很隆重。

葉靈兮穿着婚紗,坐在婚車上慢慢駛入傅家。

坐在副駕的管家細心叮囑道,「少奶奶,十幾年前言少爺受過一次重傷後,腿腳不靈活,眼睛失明了,對聲音就格外敏感。他很怕噪音,你平日進出不要發出太大的動靜。還有,少爺近日身體不適,你不要吵到他休息。」

「好的。」

葉靈兮點頭,既然她嫁進來,該注意的細節她會注意的。

下了婚車,她被傭人帶入婚房,與廳堂的熱鬧隔絕開來。

房內沒有開燈,一片森冷的氣息撲面而來。管家和傭人退出去,將門『吱呀』一聲關上了。

葉靈兮掀起頭紗,藉著窗外的月光看到紅色喜氣的大床上躺着一個男人似乎睡著了,應該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她輕手輕腳地走到床邊,就着月光,能看到男人立體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濃密的眉毛,長而微卷的睫毛,英挺的鼻樑,緊抿的薄唇。

嘖嘖,這個男人的長相如此妖孽,卻拖着一個病體,真是可惜了。

葉靈兮將手搭到男人的脈搏上想給他號脈,突然間天旋地轉,她的手腕被遒勁有力的手指掐着,而她已經被他壓在身下了。

她一驚,這個男人分明很健康,恐怕不是她要嫁的人。

他是誰?

她迅速屈膝攻向他的胯下,但他的速度更快,閃身躲過她的攻擊,依然將她壓在床上讓她動彈不得。

大動作拉扯到左腿的腿傷,讓他的臉上閃過一絲痛楚的神情。好在沒開燈,掩去了他的狼狽。

「放開我,你是誰?」

葉靈兮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不然你會後悔的。」

耳熟的聲音,讓男人迅速抬起手『啪』的一聲按開床頭燈。

藉著燈光,他看着身下的女人,眼中的詫異一閃而過。

居然是她?

昨天還在荒山野嶺的女人,今天居然出現在寒城?

為什麼他會在新房裡見到她?她不是他今天要娶的女人。

「放開我!」

葉靈兮掙紮起來,手中的銀針扎向傅瑾言。他側身避過,她趁機跳到地上,防備地瞪着他,「說,你是誰?」

傅瑾言看着葉靈兮身穿婚紗,心中瞬間瞭然,她這分明是在替嫁。

他本想娶一個傀儡新娘,沒想到這樁婚事卻因為她的加入變得有趣起來了。

他雙手枕在頭下,氣定神閑地躺回床上,勾起唇角,「你說我都能躺在這婚床上,會是誰?」

「你是傅瑾言?」

葉靈兮詫異地看着傅瑾言,「你分明好好的,為什麼要裝病?」

新房門突然『吱呀』一聲被推開,傅瑾言馬上拉過喜被蓋上,閉上眼睛。

這個男人顯然在外人面前裝病?為什麼?

「弟妹……」

傅遠軍醉醺醺地走到床邊,一口酒氣噴向葉靈兮,「你嫁給半身癱瘓的傅瑾言守活寡,真是可憐啊。沒關係,有哥在,哥來陪你度過這漫漫新婚夜。」

「滾出去。」

葉靈兮嫌棄地捂着鼻子後退一步,冷冷地瞪着傅遠軍。

傅瑾言老神在在的在床上躺着,心知她既然能對付得了那幾個黑衣人,對付傅遠軍綽綽有餘。

「你長得漂亮,連生氣的樣子都這麼好看。」

傅遠軍打着酒嗝,抬手去摸葉靈兮的下巴,手還沒碰到她的皮膚,瞬間覺得自己心口一涼,低頭看去,驚呼道,「這是什麼?」

「試試。」

葉靈兮神情冷若冰霜,手中的銀針狠狠地扎進傅遠軍的心口。

他的醉意立馬醒了大半,整個人痛得直打哆嗦,「好痛……你快將針抽走。」

「滾!」

葉靈兮一揚手,銀針滑入她的袖子里。

傅遠軍是真的嚇到了,醉意讓他的步子不穩,踉踉蹌蹌地往外跑。

就他這樣不帶種的男人,也敢來調戲她?

剛才她不過是嚇唬一下他,不至於真的在傅宅鬧出人命。

「啪啪……」

傅瑾言拍着手,從床上坐了起來,「不錯,看來你嫁入傅家不會吃啞巴虧。」

葉靈兮的冷靜反應,讓他很滿意。

「傅瑾言,你還沒回答我,你為什麼要裝病?」

葉靈兮收起銀針,目光直直地盯着傅瑾言。

「有些事,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傅瑾言顯然不願意多說,看來葉靈兮並沒有認出他來。

也好,他被那幾個黑衣人追殺的事,不想再被人知道。

「既然我知道你的秘密,咱們就談個合作。」

葉靈兮雙手抱胸,一副談判者的姿態。她對於自己的靈機一動,暗自心喜。

「哦?說來聽聽。」

傅瑾言目光深沉,看來他娶的這個替嫁新娘不只是有身手和醫術,還有腦子。

「你要裝瞎裝癱瘓,我想辦法幫你遮掩。如何?」

葉靈兮突然彎腰靠近傅瑾言,一絲隱約的葯香躥入他的鼻間,讓他突然有一剎那的心跳加快。

他看着她那雙閃着狡黠的眼睛,嘴角的淺淺笑意,有些失了神。

她的眸子如此靈動,笑容如此甜美,似乎和楚楚可憐掛不上勾了。

「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傅瑾言穩住心神,抬起手,微涼的指腹捏在葉靈兮的下巴上。她瞬間連耳根都紅了。

她下意識地後退一步,避開傅瑾言的手指,聲音有些慌亂,「我媽十幾年前突然失蹤,葉立雄說他知道我媽的下落。而我會答應嫁進傅家,也是用這個條件來交換。只要傅家三億注資到位,他就會告訴我。」

「你的名字?」

傅瑾言挑眉,他總不能連自己娶的女人叫啥都不知道。

「葉靈兮,但在傅家人面前,你該叫我葉恬吧。畢竟我是替她嫁。」

葉靈兮微微蹙眉,「等我知道我媽的下落後,就會離開傅家。記住了,我們只是假結婚。」

她在心裏嗤笑,要是葉恬知道傅瑾言沒瞎也沒癱瘓,還長得如此俊帥,估計腸子都會悔青了吧?

傅瑾言目光深沉地看着葉靈兮,半響,點頭,「成交。」

葉靈兮,這名字好聽。從姓氏上他就能判斷出她和葉家的關係。

但傅家豈是她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

假結婚?

他說了才算,她還是太天真了。

《替嫁後,她成了病嬌傅少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