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
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 連載中

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水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黔 傅黔沉 現代言情

都說風家三千金,自卑內向笨拙事實上,她自學成才,何止醫術了得,一手黑客技術讓大佬都甘拜下風都說傅家三少,不僅醜陋還是病秧子廢物事實上,他絕美矯健,背後擁有幾座帝國集團,還是神秘首富一場陰謀她替嫁給了他欺負她的人,還沒等出手,就被收拾成渣渣了就連傅爺的人都跑來告狀:「傅爺,您的嬌妻太兇殘了,商業大佬們要聯名抵制」傅黔沉勾唇一笑,摟着懷中嬌妻:「哦,我寵的」展開

《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章節試讀:

    

    

    原本要揭開的手又停了下來。

    

    緊閉着眼的傅黔沉半邊面容都極其俊美,剩下半邊帶着鬼魅神秘。

    

    其實,她只要揭開他的面具,拍一張,憑藉她高超的黑客技術,絕對會查到這個男人的真實身份。

    

    只是,停留在那面具上的手指,最終還是移開了。

    

    她嘀咕着說道:「傅黔沉,我又幫了你,做人可不能過河拆橋哦。」

    

    她的手才往他小腹貼去,滾燙的掌心觸碰到一絲冰涼,立馬被人打斷了。

    

    「那我真該謝謝你了,是嗎?」質問的聲音聽不出喜怒。

    

    風語手腕被人扣住。

    

    她抬眸看向他一臉驚訝道,「你怎麼醒了?」

    

    傅黔沉微眯起眼,他自小被人灌毒,已經產生抗體,藥效退的也快。

    

    他只是想知道這膽大的女人,到底敢不敢掀開他的面具。

    

    若是她敢,他必定折斷她纖細的脖子!

    

    風語微微抿唇,燈光打在她精緻的臉上,顯得格外的嬌柔,那細長的睫毛也在顫抖着。

    

    「我就知道你會過河拆穿。」抱怨的話,帶着幾分嗔怒,卻因為她的吳儂細語,變得像是撒嬌似的。

    

    堆積在傅黔沉胸口的火焰,竟被神奇的抹去了。

    

    他挑着唇,長臂一勾,拉住風語的衣領,將她拉近。

    

    「不該看的你都看了,不該碰的你也碰了。你說,我該怎麼處置你好?」

    

    如此近的距離,男人的氣息她都能夠明確的感受到了。

    

    剛剛是治病,她可以心無旁騖。

    

    可現在,男人醒了,餘光看到的不該看的,也確實讓她面紅耳赤。

    

    「我……已經在守活寡了。」風語的言下之意是,她這已經算負責了。

    

    傅黔沉卻是笑了,「俏寡婦寂寞了,想找情夫了。既然都看光了,那你便包養我吧。」

    

    傅黔沉越是笑的平和,風語越發覺得不好了。

    

    小命是保住了,但是名聲怕是要被毀了。

    

    這一晚,風語睡的不安。

    

    俗話說伴君如伴虎,她現在是直接就在狼窩裡待着,身旁還有個不知道打着什麼注意的餓狼。

    

    次日,風語瞌睡連天下了樓,她治療的人,倒是精神飽滿。

    

    今天的傅黔沉穿的是黑襯衣白西裝,未系的紐扣露出了性感的鎖骨。

    

    薄翼的銀色面具倒也相得映彰,舉手投足有種說不出的貴氣。

    

    「總裁,這份是海瀾和IE的簽約項目,您看……」傅黔沉旁邊站着一個人,風語在婚車爆炸後看到過。

    

    看來也是他心腹。

    

    傅黔沉看到風語,薄唇不由上揚,朝着她示意,「金主在那邊,讓她簽字。」

    

    金……金主?

    

    司機和秘書同時震驚了。

    

    少爺這是來真的?

    

    少爺今早宣布,少奶奶以後就是包養他的人的時候,大家都覺得少爺只是開玩笑,但是現在看來,這怕是來真的了。

    

    可問題少爺除了是傅黔沉那還是……

    

    風語接過合同,IE她知道,這是傅家一直合作的一家大企業。

    

    她淡淡的掃了傅黔沉一眼,沒有絲毫的受寵若驚的表情,然後快速的簽了字。

    

    傅黔沉微微挑眉,本以為這個心細的女孩還會有什麼反抗,沒曾想接收的極快。

    

    「你倒是爽快。」傅黔沉勾着唇,盯着她,若有所思。

    

    「提線木偶不同意還能如何,傅家本來也不是我的。我只是沒想到,我權利這麼大。更沒想到當小白臉這麼好,才當第一天,一千萬的項目,就這麼到手了。」

    

    風語平靜的坐在他對面,端起粥吹了吹。

    

    傅黔沉借她的手用傅家資源,投資了傅黔沉披着馬甲的小公司上。

    

    這下,所有人都該知道,這家名為海瀾的不起眼的小公司,是被她這個俏寡婦包養了的。

    

    畢竟一個丈夫才死,就迫不及待去給一個小公司送錢的女人,外界還能怎麼說呢?肯定傳言難聽。

    

    只是外界不知道的是,這被綠的是傅黔沉,當小白臉的也還是傅黔沉罷了。

    

    當然,這些她並不在意。

    

    她要的只是能留在傅家,以及傅少夫人的名號罷了。

    

    「傅黔沉,我今天要回門。」風語喝完粥用帕子輕輕擦拭着唇說道。

    

    傅黔沉看向司機,司機立馬說道,「少爺,一般來說,新娘結婚後,第三天就需要回門了。但是少爺您……情況特殊,所以少奶奶守了七天靈,今天第八天……」

    

    傅黔沉明了。

    

    他揚了揚唇,「我送你。」

    

    傅黔沉一笑,就沒好事發生。

    

    風語看向他,詢問道:「你打算用我亡夫名義,還是情夫名義?」

    

    「你覺得呢?」

    

    風語一陣沉默。

    

    這個男人很喜歡反問她,也很喜歡看着她氣急敗壞的模樣。

    

    可偏偏,她就不如他意。

    

    他越是慵懶的如同玩弄獵物一般逗弄她,她就越是想要拔他一根老虎鬚。

《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