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替嫁小紅娘,我的夫君是傻子
替嫁小紅娘,我的夫君是傻子 連載中

替嫁小紅娘,我的夫君是傻子

來源:google 作者:辛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蕊初 秦寒楓

孤女楚蕊初經營古代婚姻,一次女方逃婚引發了一系列的鬧劇,在這場鬧劇中,楚蕊初和地主家的「傻兒子」秦寒楓相知相識,最終發現這不過是一場算計而已,楚蕊初又該何去何從?展開

《替嫁小紅娘,我的夫君是傻子》章節試讀:

「公子,少夫人,起來了!」卯時片刻,憐兒便在屋外叫着二人。

「阿洋,好吵啊。」楚蕊初翻了個懶腰,又換了個舒服的姿勢。

「娘子,今早我們要去和爹爹娘親請安敬茶啊,還要見各房的叔叔嬸嬸呢!」秦寒楓貼近楚蕊初耳邊輕聲說道,話語剛落,空留下一陣陣餘溫。

「啊?!哦哦哦。那個,我以為在自己家呢!」楚蕊初聽到秦寒楓的話,趕緊坐了起來。差點忘了,自己昨日成親來着。

「嘿嘿,娘子,我們已經成親了呀!」秦寒楓笑着說道。那聲音,聽得楚蕊初心裏****的。

「好了好了,快起來了。被她笑話就算了,若是被其他叔嬸嘲笑就不好了。」楚蕊初催促道,這禮儀清娘還是教過自己的,自己可不能丟了身份,更不能給這公公婆婆帶來嘲笑。

「好。」

「大哥大嫂啊,你家這新媳婦怎麼這個時辰了還不來請安啊?」正廳里,二房故意問道。

「您是二嬸吧?蕊初見過爹娘,各位叔叔嬸嬸呢!」楚蕊初剛走近,便聽到了二房的聲音,剛剛秦寒楓還在給她介紹各位叔叔嬸嬸的特點呢,這不,真是巧。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啊!」二房刀蓉說道。

「二嬸說笑了,是母親心疼我們,昨日母親特地派人讓我們多休息會兒,今早不需要早起。」楚蕊初說道。先給秦氏安個好名聲,其他的以後再說。

「是啊。昨日兩人很是辛苦,便讓他們多休息會兒。」秦氏也說道。這些人一大早便來到自己家裡想看熱鬧,當自己不知道嗎?之前自己兒子好好的,文武雙全,她們各種奉承和嫉妒。如今自己兒子痴傻了,倒是一個個趕着來看自家笑話,昨日寒楓成親之日,她們也是各種嘲諷,若不是自己老爺攔着,自己都要破口大罵了。

「那大嫂可真是體貼。」

「爹,娘!兒媳來給你們敬茶!」看二房還要再說什麼,楚蕊初趕緊打斷了她。楚蕊初看了看正座上的秦家主公,秦寒楓的父親叫什麼來着,好像是秦通海吧?

「好。」秦通海應道。

「爹爹喝茶。」楚蕊初捧着茶杯跪了下來,

秦通海坐在主位,笑着接過蓋碗撇了撇茶葉末子,輕啜一口便放置一旁,露出了笑容,「好好好,快起來。」

楚蕊初剛起來走了幾步又跪了下去,奉上熱茶:「娘喝茶。」

秦氏這次並沒有刻意刁難楚蕊初,剛剛自家兒媳還替自己說話呢,她心裏可是聰明得很呢。「好,這杯茶啊,娘喝了,以後啊,與寒楓一起好好過日子啊!」秦氏也並沒有秦通海那般輕微,反而一飲而盡,很是洒脫。

一場敬茶儀式似乎很快結束,因得秦通海在場,一旁的人也並沒有說什麼冷場的話。

「來,寒楓,蕊初。」敬茶過後,等幾房的人都離開後,秦通海叫着二人。

「爹,爹爹。」二人一同應道。

「來,如今啊,寒楓也成親了,也了卻我和文心的一樁心事了。你啊,剛來府中,還不太了解。但是今日啊,我先與你們說一下,蕊初丫頭啊,我啊,打算把家裡的生意交給你。以後由你來管理秦家產業。」秦通海說道。

「啊?!爹,那個,你……你沒有開玩笑吧?!」楚蕊初很是吃驚,先不說自己沒有那本領了,而且自己是一介女流之輩啊!

「你看我是在看玩笑?」秦通海不答反問。

「你爹說的沒錯,這件事情我也是知道的。」誰知,秦氏也應和着秦通海。

「啊?!」楚蕊初愣住了。

「好耶!」誰知,秦寒楓突然開心了起來。楚蕊初有些想要打他的感覺了,這秦寒楓,絕對是故意的吧?!

「蕊初啊,本來這件事情是要讓寒楓來做的,可是你看他現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恢復正常,便由你來帶他做,可以嗎?」秦通海真誠地問道,搞得楚蕊初很不好意思拒絕。

「哦,好。」楚蕊初答應着。

「如此甚好,只是在這之前,蕊初丫頭,我先要給你和寒楓布置一些事情做。」秦通海頓了頓說。

「嗯?」楚蕊初很是疑惑。

「我啊,想先讓寒楓教你識字,讀書,甚至是練武。」秦通海說道。

「啊?!那個,爹,讀書識字倒是可以,只是這練武,我一個女子,這……」楚蕊初都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

「自然是需要的。寒楓這孩子空有蠻力,卻不懂變通,你倒是很是聰明,正好可以教教他,也可以幫助他儘快恢復。」秦通海解釋道。

「對,就像他們文人說的什麼來着……?哦,技多不壓身嘛!」秦氏應和着。

「哦好。」楚蕊初應道。

「只是,爹爹,我想讓阿洋來秦府,可以嗎?他也是個孤兒,我收留了他,他幫助我打理鋪子。還有就是,我想讓他和我一起讀書識字。」楚蕊初說道。

「自然是可以的,除了識字,有空的話他也可以在秦家商鋪里跟着他們學習。」

「好的,謝謝爹娘。」這次,楚蕊初是很真誠地叫出了這句「爹娘」,她並沒有想到,這秦家老爺是如此通達之人,他沒有計較自己的卑微身份,沒有嘲笑自己,反而處處為自己着想。而這秦夫人,也似乎並沒有那麼惹人煩了,還有些可愛呢!

……

「娘子,爹爹讓我教你識字呀!」回去的路上,秦寒楓還在想着自家爹爹對自己的命令,十天內要教會自家娘子簡單的字呢!好像有些難呀?

「不用急,我會很認真的。對了,雖然不識字,可是啊,我可是可以當賬房掌柜呢!」楚蕊初自豪地炫耀着。

「啊?為什麼啊?」

「我悄悄和你說,你不許告訴任何人啊!之前啊,有一次我為別人說了一個親事,她給了我很多銀子,當時啊,我以為有好多呢,可誰知道,算下來根本不夠呢!之後我就找人教我怎麼算賬呢!」楚蕊初似乎又想到了幾年前自己的無助和無奈,卻又覺得有些好笑。

「以後不會了,寒楓的可都是娘子的呢!」秦寒楓握住了楚蕊初的手然後靠近他說道。

「是嗎?喂,不許靠這麼近。」感受到耳邊的熱氣,楚蕊初有些不自覺的臉紅了。

「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