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嫁真千金嬌又軟
替嫁真千金嬌又軟 連載中

替嫁真千金嬌又軟

來源:google 作者:公子墨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薄瑾梟 顧傾夏

顧家有兩個女兒,顧家大小姐顧沛嫣相貌嬌艷,與帝都薄少青梅竹馬,是命中注定的薄太太顧家還有個小女兒,叫顧傾夏據說從小是在鄉下長大,走了天大的狗屎運,被顧家領養一場意外,顧沛嫣出國,顧傾夏嫁與薄瑾梟為妻眾人都以為顧傾夏搶了姐姐的婚約,而薄少對她更是厭惡入骨直到某天,顧傾夏在一次宴會上喝的滿臉通紅,小姑娘抱着酒杯摔倒在地,小聲哭着喚薄少的名字旁人譏笑薄少此刻正陪着剛回國的顧大小姐春宵苦短,哪有空來理她一個鄉下土包子話音未落,薄家大少從門外大步邁進來,向來矜傲冷漠高高在上的男人慌的直接跪在展開

《替嫁真千金嬌又軟》章節試讀:

醫院門外,街道上涼風習習,有點冷。
她尖銳的指甲掐住他的肩膀,用盡全力的推拒着他!
男人肩膀上吃痛,大手攥緊她的兩隻細腕,高舉頭頂。
他像是在懲罰,更像是在發泄!
無數種數不清的情緒,在他眼底一閃而逝。
顧傾夏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駭人的薄瑾梟!
良久,他才放開她,雙眸低低凝視着她的臉。
外面的聲音慢慢走遠了。
顧傾夏早已嚇的臉色發白,找準時機,拼盡全力從他的身下如同一隻魚兒般,連滾帶爬鑽了出去。
就在她即將要拉開門之時,身後一隻大手忽然攥緊了她的手腕,將她整個人向後拽回去!
脊背撞入柔軟的大床,顧傾夏嚇得整個身子都在顫抖着,「薄瑾梟,不要這樣好不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衝撞蘇小姐,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閉嘴!」男人臉色驀然更沉!目光如同有實質一般極具侵略性的鎖着她,大手翻飛間,一舉一動皆是不容人拒絕的架勢,將她所有的求饒盡數的吞入腹中。
一開始,她或許還會求饒,認錯。
到後來,她便咬着貝齒倔強的不發一言,闔上眼睛不再看他。
偏偏她越是如此,他的動作便越是兇狠劇烈!
彷彿在跟她較上了勁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
房間中的旖旎氣氛才停了下來。
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
顧傾夏能聽到他們近在咫尺的心跳聲。
那樣的強烈,卻也那樣的疏離。
空氣中傳來打火機「咔噠」的聲音。
半晌,顧傾夏指尖動了動,強撐着破敗的身體,坐起了身,下床撿起地上的衣服。
薄瑾梟坐在床腳,吐了一口淡青色的眼圈,隨後輕瞥她一眼,便收回了視線。
外套已經被他撕碎的不能穿了。
不過薄瑾梟還是大發慈悲,沒有直接撕碎了她穿在裏面的裙子,給了她一件遮蔽之物。
顧傾夏眸底壓下深深的悲涼與自嘲。
空氣中瀰漫著尼古丁的味道。
穿好衣服之後,她走到門邊,剛想拉開門,身後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去哪兒?」
「我先回去了。」顧傾夏腳步頓了一下,抿了抿唇,「蘇小姐還在等你。」
說完,她打開門,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身後。
男人冷笑一聲。
指尖的煙,驀然被掐斷。
*
顧傾夏下意識的環住雙臂,慢悠悠的走在路旁。
她年少時回到顧家,身份尷尬,小心忐忑。
他們婚禮的那天,是她記憶中最開心的一天。
她竟然嫁給了自己暗戀了這麼多年的人。
儘管她從不敢讓別人知道她的心思。
儘管她早就知道這是一場無疾而終的暗戀。
但是只要一想到能嫁給他,她就高興的說不出話來。
婚禮那晚,婚房牆上的吊鐘滴滴答答的響着,分針轉動了好幾圈。
她從剛開始的期待,緊張,雀躍。
到後來的攪緊掌心,不安,恐慌。
很多種情緒將她席捲,讓她有些坐立難安。
她最終還是站起身,向著門外的客廳走去。
彼時,薄瑾梟正與葉家大少站在落地窗前,侃侃而談。
葉軒墨是薄瑾梟的兄弟。
他們無話不說,情同手足。
「瑾梟,真是想不到,你最後竟然娶了個鄉下來的那個土包子。」葉軒墨用着十分惋惜的語氣,彷彿堂堂薄家大少娶了她,是對薄瑾梟的一種糟蹋與褻瀆。
薄瑾梟皺了下眉,似乎一提起顧傾夏這個人,臉上便是一副不悅,「喝酒都堵不上你的嘴。」
「喲,還來脾氣了。」葉軒墨調侃一聲:「那沛嫣怎麼辦啊?」
薄瑾梟淡淡蹙着眉不解的看向他。
葉軒墨神色玩味:「你不會不知道沛嫣喜歡你吧?」
空氣中靜了一瞬,顧傾夏的身子緊貼着那面牆。
半晌後,聽到那邊傳來專屬於薄瑾梟磁性而又冰冷的聲音——
「我不會和她有孩子。」
葉軒墨似乎一怔:「你這是什麼意思?」
那邊沉默了很久,她才聽到他的話:「沒有感情,孩子只會是悲劇的產物。」
一牆之隔,顧傾夏渾身僵住,雙唇顫抖,恍若一盆冷水從頭頂兜頭而下。
那一刻,她的眼淚大滴大滴,往下掉落。
原來他心底的那個人。
一直都是顧沛嫣。
她怎麼差點忘了,這樁婚事,本來應該是屬於顧沛嫣的。
如果不是因為發生了那樣的事,他根本不會娶她。
薄瑾梟與顧沛嫣從小就是青梅竹馬。
而她,在他的生命中,只是一個突兀的擅闖者。
她遲到了整整十五年。
就算他從而被迫娶了她,他也可以為了顧沛嫣,不要孩子。
等到將來離婚時,不留下任何的後顧之憂。
就連在外面找的女人,都是瓜子臉,與顧沛嫣神似。
顧沛嫣,又是顧沛嫣。
這個名字,讓她的前半生錯位,如今,又要毀了她的後半生。
外面的天色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暗了下來。
晚風吹在她的身上。
有點冷。
卻也成功拉回了她的思緒。
她掀了掀眼皮,在一家藥店的門口,停下腳步。
偌大的藥店招牌邊框在夜晚的涼風中亮着光,格外的刺眼。
她抬手拉了拉自己的衣領,兩秒鐘之後,隨後向著藥店裏面走了進去。
五分鐘之後,她手中拿着一盒葯,轉身上了一輛的士。
*
醫院。
薄瑾梟走出門時候,秘書許繼便將車開到了醫院門外。
「薄少,原來你在這裡。」就在這時,醫院大廳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蘇凌夕自從從洗手間出來後,薄瑾梟便不見了人影。
後來她打電話給了薄瑾梟的秘書,得知他還並未離開,便在醫院內前前後後不死心的找了他整整一個多小時。
薄瑾梟年紀輕輕接管薄氏,成為薄氏集團全球的總裁兼執行長,薄家老爺子是jun區首長,薄瑾梟更是掌管着jun隊,僅憑薄瑾梟這三個字,便代表着整個**最大的財勢。
這樣的男人,就算是有老婆又怎麼樣?
只要能成為他的人,別說是錢,就算是在整個星悅,在整個娛樂圈,她都可以橫着走!
這麼一想,她腳下步伐就更快了一些,到他跟前剛想親昵的挽住他的胳膊,卻忽然間被他不耐煩的推開。
「還有什麼事?」男人的神色略帶不耐。
蘇凌夕臉上微僵。
頓了下,她強行扯出一抹笑:「薄少……正巧,我也要回去,你能送我一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