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替身鬼夫共枕眠
替身鬼夫共枕眠 連載中

替身鬼夫共枕眠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上夭灼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文斌 懸疑驚悚 許磊

殷紅的血珠就離我的嘴唇不到三公分,明明只有一滴血,我卻彷彿聞到濃重的血腥味撲面而來意外的是這血腥味並沒有讓我覺得噁心,反倒讓我感覺無比渴望我用力的梗着脖子,將舌尖抵上英招的拇指,仔細的將那一滴血舔舐入口比最芬芳的葡萄酒還要讓我沉醉,這一滴血,瞬間為我推開了一扇奇異的大門...展開

《替身鬼夫共枕眠》章節試讀: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替身鬼夫共枕眠》講述的是張文斌林姍姍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簡介:晚上我洗完澡準備睡覺,才想起張文斌今天一直在大卧室里,而且看他的樣子,似乎不準備回客卧。
難道他今晚想跟我一起睡?
門忽然被拉開了,張文斌穿着睡袍出來,見我在發獃,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
...晚上我洗完澡準備睡覺,才想起張文斌今天一直在大卧室里,而且看他的樣子,似乎不準備回客卧。
難道他今晚想跟我一起睡?
門忽然被拉開了,張文斌穿着睡袍出來,見我在發獃,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
我不知怎麼的就被他這表情惹惱了,一把撥開他進了卧室,直接鑽進被窩,背朝門躺下了。
張文斌也沒說話,不多時浴室里傳來水聲,我忽地就從床上坐了起來,他腦袋上的傷口可不能見水!
我趕緊跑去敲浴室門:「你去浴缸泡泡就行了,別淋浴,小心傷口發炎。」
水聲沒停,張文斌倒是把門打開了:「我自己也看不到,要不,你幫我洗?」
我的臉猛地就紅到了脖子根,他應該是打算洗澡還沒洗,身上一絲不掛。
浴室里有繚繞的水霧,但是該看見的不該看見的都能看的一清二楚,這傢伙居然,居然也不遮一下!
張文斌身材很好,身上沒有一絲贅肉,肌肉結實而不誇張,寬肩窄腰形成一個完美的倒三角。
他長得也很好看,劍眉星目鼻樑高挺,臉部線條利落而不僵硬,一米八五的個頭再配上一副好身材,絕對的帥哥一枚。
我心跳有些加快,這傢伙,該不會特意給我使美男計呢吧!
可惜是個彎的。
我惡意的想着他到底是零還是壹,瞬間驅散了那點旖旎的心思。
「你又沒殘疾,我自己的手還傷着呢。」
我冷笑着丟了個白眼,轉頭回了卧室。
我已經快迷糊着了,忽然感覺身邊一涼,帶着幾分濕氣的身體挨了上來,激得我忍不住抖了一下。
緊接着,張文斌的手臂橫過我的腰,將我轉了過去,面對着他。
我已經被他嚇得清醒了,屋子裡沒開燈,只有窗帘縫隙里漏進來的光線落在他臉上,反而映出重重陰影。
這傢伙今天是腦子抽筋了?
他不是喜歡男人么,對着個女人能有衝動?
還是說許磊說的沒錯,張文斌就是想讓我趕緊生孩子給他?
我警惕的看着他的臉,身子不自覺的往後縮:「幹嘛?」
「你說呢?」
張文斌輕輕笑了笑,忽地把我拽到懷裡吻了起來。
我瞪大了眼睛,想反抗卻被他輕而易舉攻入口腔。
張文斌以前不是沒有親過我,只是蜻蜓點水般的輕輕一吻,帶着點青澀的美好。
可這一次,他就像要把我生吞進肚子里一樣,舌頭在我嘴裏橫衝直撞,將所有的空氣都攫取到他口中。
我感覺頭暈目眩,幾乎就要窒息,張文斌忽然一個翻身壓了上來,狠狠揉了一把我的身體,嘴唇也挪到了胸口上,用力咬了一口。
我疼得倒吸一口涼氣,剛想罵人,他的嘴唇又堵了上來,生生把我的話吞掉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他扯散了睡衣,當疼痛貫穿我的身體,我一口咬在了張文斌肩膀上。
憑什麼只有我疼,他也別想單純爽!
張文斌抬起身體,兩手撐在我腦袋旁邊,扯出一個曖昧不清的笑容:「看來有些人在床上的表現是天生的,根本不用教。」
我又羞又氣,抬手就想打他,卻被他一把抓住手腕壓過頭頂:「你這麼賣力,我怎麼能讓你失望呢。」
密密麻麻的吻鋪天蓋地的落下來,從額頭到胸口,似乎哪裡都不肯放過。
我從前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三兩下就被張文斌撩撥的渾身**。

《替身鬼夫共枕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