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身太子妃在現代給古人直播
替身太子妃在現代給古人直播 連載中

替身太子妃在現代給古人直播

來源:google 作者:吃撐的饕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遠 顧清菡

【直播+系統++娛樂圈+打臉】顧清菡幫扶着辰王殿下慕彥辰一舉坐上太子的位置,一切都變了慕彥辰接二連三地納妾不說,還逼着她將太子正妃的位置讓給一個和親回來的寡婦一朝覺醒,顧清菡才得知,自己原來只是一個替身太子妃既然自己從來不屬於這裡,那麼她不僅要回到現代去,還要給慕彥辰一個難忘的大婚古代的顧清菡發喪當日,天空中出現了原本已經自縊的顧清菡此時的顧清菡,身着露背晚禮服,修長美腿,挎着另外一個男人的胳膊,美艷不可方物……隨之而來的還有,高樓大廈,高鐵飛機,風力水利,大國重器……展開

《替身太子妃在現代給古人直播》章節試讀:

顧清菡站起身,「自信的人才能做好想做的事情,不是嗎?」

陸遠微微挑眉,隨即說道,「有道理。」

顧清菡伸出右手,「陸影帝,認識一下吧,我叫顧清菡。」

面對如此落落大方的顧清菡,陸遠心裏說不上什麼感覺。

以往,他肯定是不會對其他女演員說話,剛剛看到顧清菡眼中自信的光芒以及她自信的言語,不知道為什麼就想過來說上兩句話。

看見顧清菡細嫩白皙的手,他也伸出手,「陸遠。」

兩隻手握在一起,算是認識了。

只是一個簡單的握手,陸遠倒是沒有生出什麼心思。

不過,讓陸遠驚訝的是,他從來都不知道女人的手這麼纖細柔軟。

這是顧清菡第一次和陸遠說話,看陸遠的狀態,完全不像傳言那種冷漠,感覺還蠻好相處的。

陸遠齣戲以後向來不善言辭,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再說什麼,只提醒了一句,「梁導的戲,不看身份,不看背景,只看演技。」

看着陸遠離開的背影,顧清菡對林晴雅說道,「這位影帝,近距離看,長得可真不錯。」

「當然。」林晴雅說道,「陸遠的長相,在內娛,絕對的數一數二。白凝今天沒來,她要是來了,怕是會瘋。」

*

北周,東宮。

慕彥辰看着顧清菡又和一位名叫陸遠的男士說話,握手,心裏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個該死的女人,接二連三地撩撥其他男人。

慕彥辰身邊的幕僚說道。

「殿下,側妃此舉應該是為了讓您心裏在意她,所以故意與不同的男人接觸。」

慕彥辰氣沖沖地說道,「她就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

「殿下,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

「殿下,這幾年來,我們這些幕僚是看着側妃怎麼生活在您身邊的,如果說側妃心裏沒有您,我們是誰都不信的。側妃為您做了那麼多,還幫助您登上了太子之位,您直接將她貶到了側妃的位置上,側妃肯定是心寒。」

「是啊殿下,側妃的能力我們有目共睹,您的另外八位兄弟,虎視眈眈,如果能得到側妃助力,您登上大位才能萬無一失啊!」

慕彥辰琢磨着這些話,心裏開始後悔,後悔娶了秦蓁蓁當正妃。

可是,丞相的勢力也是不可小覷的。

更何況,秦蓁蓁才是他真正愛了多年的人,如果不是顧清菡和秦蓁蓁長得有幾分相像……

想到這裡,慕彥辰再一次抬頭,這才發現,不知不覺中,顧清菡根本沒有和秦蓁蓁相像的地方。

此時此刻的顧清菡,無論是容貌氣質,都超過了秦蓁蓁許多。

慕彥辰蹙着眉頭,最後嘆了一口氣,「孤不知道如何才能再次見到她。」

這下所有幕僚都安靜下來,他們也不知道怎麼樣能將顧清菡召喚回來。

好半天,一位幕僚說道,「殿下,聽說,九坤山上有一位凌玄道人,能知過去未來,或許,我們可以去找他。」

另一位幕僚說道,「凌玄道人?這個臣也聽說過,只不過,這位凌玄道人實乃高人,經常雲遊四方,不知所蹤啊。」

慕彥辰思考良久說道,「派人打探着,一有這位凌玄道人的消息立馬來報孤。」

*

顧清菡等到了十點多,終於輪到了她。

化妝師重新為她補了一下妝,顧清菡走到了指定的場地。

顧清菡發現,來看試鏡的除了這部戲的導演,編劇等等,陸遠竟然也在。

而且,此時的陸遠與剛剛完全不同,他戴了頭套,化了妝,換了服裝。

按照劇本中的描寫,儼然就是劇中的男一號,鍾北冥。

此時的陸遠一身月牙白色錦袍,頭戴玉冠,腰束玉帶,絕對的古裝第一美男子,超級仙超級有氣質。

顧清菡聽剛剛的小姐妹說,她們試鏡都是對着道具,對戲是工作人員在念的。

那陸遠這個樣子是幹什麼?

工作人員遞給顧清菡一把長劍,導演示意可以開始。

工作人員給顧清菡裝備上,顧清菡表示準備好以後,直接被吊到了半空中。

只見此時的顧清菡,身着一身紫衣,仙氣飄飄。

導演喊了一聲,「Action!」

顧清菡擺好姿勢,從半空中飛了下來,緞帶飄起,身姿輕盈,手裡的長劍對着地面上的一人刺了下來。

她的目光凌厲,眼神中帶着殺氣。

只不過,當顧清菡快要接近地面的時候才發現,和她對戲的竟然是陸遠!

顧清菡只心裏詫異了一下,但是絲毫沒有影響她此時的狀態。

此時的顧清菡已經不是顧清菡了,她就是劇中的人物,她就是雲璃月。

雲璃月的劍距離鍾北冥一寸的地方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雲璃月一個翻身,直接坐到了一旁的白馬上。

她手裡的劍反手就是一個劍花,一直指着鍾北冥,「鍾北冥,我今日定要血洗清風谷,你若攔我,我先殺了你!」

鍾北冥的眼眸深邃,似乎有無盡的話要說,但是他又不能說。

「璃月,是我清風谷對不住你,你若心中有恨,我願一力承擔。」

雲璃月似乎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她的眼角登時流下了淚滴,「鍾北冥,你算什麼?一力承擔,真的是笑話,你清風谷殺我滿門,你想承擔,你承擔的起嗎?」

「鍾北冥,我告訴你,走到今日,你再無法阻攔我!」

雲璃月從馬背上騰起,劍尖距離鍾北冥越來越近。

沒人知道雲璃月心中的痛楚,這是她此生最愛的人,卻也是最恨的人。

劍尖指到鍾北冥的脖子,他依舊沒有躲,而是閉上了眼睛,似乎在等待死亡的來臨。

雲璃月看著鐘北冥的脖子上鮮血溢出,心下一驚,登時撤掉了功力。

結果功力反噬,她整個人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鍾北冥聽到聲音,立馬睜開眼飛了過去。

他痛苦地抱起地上的雲璃月,「璃月,你……你怎麼那麼傻,你別動,我現在就運功給你。」

雲璃月費盡全力睜開眼,鮮血從她的嘴角流出。

她突然笑起來,宛如一顆即將凋謝的花。

「鍾北冥,我……我就知道,你不會放下清風谷。」

「鍾北冥,這一生,太累了。」

「鍾北冥,如果有來生,我再也不要遇見你……」

說完最後一個字,雲璃月安詳地閉上眼睛……

*

北周百姓看着這一幕,真的感同身受,不少人都流下了眼淚。

「真的太難過了,雲璃月很愛鍾北冥。」

「別哭了,之前不是說了么,他們是在拍戲,都是假的。」

「假的也好好哭,雲璃月可太慘了。」

慕彥辰看完這一場戲,想起了曾經有一場戰爭,顧清菡受重傷,她也是這麼躺在自己的懷裡,對自己訴說著情話。

難不成,那一切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