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提瓦特旅遊指南
提瓦特旅遊指南 連載中

提瓦特旅遊指南

來源:google 作者:融水湖的小蛋糕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溪彌 融水湖的小蛋糕

在破滅之後,神奇的成為了迪奧娜的幻想生物——泉水精靈降臨之時還讓莫娜莫名背負了五十萬摩拉,已經穿越兩次的…溪彌秉承着看遍各地美景創辦了風景旅遊協會,你見過提瓦特最恐怖的秘境嗎?想要在摘星崖放一百個可莉製作的煙花嗎?還是說想要在璃月的絕雲間和仙人喝杯茶,在璃月看一看人間煙火呢?隨着旅行團的一次意外,我們發現了這個世界暗藏在黑暗下的恐怖,這個世界根本就不是,自己此前推測的那樣如同表面那麼穩定樹的法則、潛藏的魔神、深淵的入侵、故人的離去、虛假的星空、噩夢的詛咒,豈可修,我就是想安安靜靜的看遍提瓦特的美景而已…我雖不來自深淵,但我卻體驗過詭秘世界的恐怖,我沒有十分強大的系統,沒辦法像那些主角有着一樣有着開局就無敵的開掛人生我想會讓這種充滿歡笑的日常持續下去,哪怕這會讓自己重新進入不見光明的世界展開

《提瓦特旅遊指南》章節試讀:

來吧,我都免費幫你們占卜了這點報酬應該沒問題吧!

空在一旁說道:「派蒙開始吧!」

派蒙鼓着臉說道:「這種詞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我只是想聽一聽熟悉的聲音而已,等下免費請你們吃飯總行了吧!我這裡還有好吃的喔!」

派蒙兩眼放光道:「不許反悔,我現在就說!」

「嗯」

派蒙十分羞恥的說道:「前…前面的區域以後再來探索吧!」

嗯…嗯,繼續

「歪…已經可以了吧!」看着溪彌毫不改色的面容派蒙無奈道:「這…這個仇我記下了」

「對就是這個味道,好久都沒聽過了,實在是太感動了,熟悉的句子…彷彿回到了曾經」

空不解道:「為什麼派蒙說這個,會這麼感動」

「情懷…當然是情懷,半百年面對的都是一群黏糊糊的詭異怪物,都快抑鬱死了」

「黏糊糊的怪物?」

「是啊,有些是專門抓像派蒙你這樣可愛的生物的抓到後………」

派蒙惡寒道:「不說這個了,請吃飯不許反悔。」

「走吧!我們去,獵鹿人餐廳吃烤肉排吧!怎樣旅行者」

「嗯走吧!」

此時獵鹿人餐廳面前莎拉愁眉苦臉的看到溪彌和旅行者後:「你們來了」

派蒙忍不住發問:「莎拉小姐怎麼了,氣色不太好」

莎拉欲哭無淚:「剛剛小可莉來幫忙不小心把灶台給炸沒了」

幾人轉頭看向身旁已經成為廢墟的灶台:「炸的真平,差點沒看出來這裡以前有灶台」

莎拉拉過來溪彌抱着溪彌說道:「輕鬆了不少,還是小溪彌可愛點。」

自己這還是第一次被女生給抱在懷裡,不免有些激動氣血上涌,鼻子那裡有股熱熱的液體冒了出來。

「我摸了摸鼻子上的鮮紅,下一刻全身變成了流水爾後重組:「自己居然會流鼻血,自己意志有這麼弱嗎?」

看着偷笑的兩人:「旅行者你們有沒有隨身鍋爐或者是可以裝幾噸重的背包…」

派蒙閉着眼說道:「怎麼可能…幾噸重…再說了,誰會沒事背個鍋在外面走來着。」

我嘆了口氣說道:「那沒辦法了,背包里沒成品菜,全都是生的還有好多鍋……!」

「莎拉姐,幫我個忙唄…」

這之後溪彌用自己的能量模擬成了鍋的樣子,莎拉用神之眼幫溪彌提供火焰然後……

甜甜花釀雞,蒙德烤魚,扣三絲,窩窩頭臘肉,以及做調酒任務時存下來的氣泡水都被搬上了餐桌。

三人尤其派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起一塊夾着臘肉的窩窩頭說道:「嗯…好好吃…溪彌你做的食物和旅行者一樣好吃。」

當然!溪彌苦笑的說道:因為之前的世界沒有什麼正經食物,所以自己對食物什麼的很珍惜的…即便是一根小草自己都能做成美食。」

派蒙語氣都有些微顫了:「你說你是新上任的水神我都信…」

我擺了擺手說道:「我可不是,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旅行者,現在的目標就是在這片大陸好好遊玩心情放鬆的看看這個世界的美景,林間的飛鳥…路上的愚人…和那些印象中的峰巒…這是我的理想。」

派蒙轉頭看向空說道:「聽起來很不錯啊,是不是啊,空,要不以後我們的旅行也這樣吧!」

「嗯…只是現在還沒找到妹妹…。」

吃飯時我突然問了一個問題:「你們今天,原本是要去哪裡的來着」

派蒙邊吃邊說道:「原本是要去,清泉鎮找風蘑菇的…」

「這樣啊~」我掐着手指說道:「你們今天過去的話就會遇到一個很好看的璃月妹子,請你們幫忙,怎樣?要去嗎?」

派蒙:「這樣用占撲不會有事嗎?聽莫娜說頻繁用占撲會把自己給繞進去的。」

我笑了笑自己這根本就不是占撲:「當然不怕,我的占撲甚至可以預知。」

派蒙說道:「未來嗎?感覺好厲害。」

溪彌隨意的說道:「按自己的理解來說這個世界,時間應該是伊…就在這句話還沒說完時,靈魂內的某個限制器強行啟動

在原本世界裏,有着諸多詭秘的禁忌之語,這個限制器可以提早發現這種語言,並制止接下來的行為

怎麼會:「不就是伊斯塔露嗎?怎麼感覺說完這句話,下一刻就會被什麼給盯上一樣……」

咳咳…咳正在吃飯的派蒙突然搶到了,空拍着派蒙的後背:「慢點吃沒人和你搶」

派蒙眼神充滿了疑惑:「你這傢伙到底是誰啊?」

溪彌緩過神來:「當然是個普通的泉水精靈了,放心我不會搶你導遊的位置的」

空看着生氣的小派蒙安慰道:「小派蒙不用擔心,小派蒙永遠是我的好導遊」

「是啊!最起碼應急食品什麼的我可做不了」

「喂!應急食品是什麼?」

莎拉走了過來說道:「鍋台修好了要不要來點其它的什麼!」

幾人擦了擦嘴說道:「謝謝,吃飽了」

旅行者告別溪彌和莎拉後就向著清泉鎮的方向去了

莎拉坐了下來問道:「小溪彌剛恢復你之後準備去哪裡?」

溪彌說道:「對噢…總是待在這裡可不行,最起碼先得把傳送的錨點給解鎖一下」

莎拉很是疑惑:「傳送錨點那是什麼?」

我輕笑了一聲隨後抓住莎拉的手臂,下一刻兩人就出現在了不遠的地方:「一般來說這裡應該有兩個愚人眾在這裡站着的,不過這時候沒有。」

莎拉很驚奇的看着眼前的錨點建築:「這就是可以傳送的錨點?我還以為是以前留下來的裝飾呢!怎麼做到的…」

「莎拉姐你把手放上去,然後慢慢的往裏面輸入能量試一下…」

「莎拉將手放了上去…隨着能量的輸入,什麼都沒發生…」

沙拉一臉失望的說:「看來這東西與我無緣了」

「那莎拉姐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說著溪彌就小跑的離開了莎拉的視線

此時蒙德城內,鐘樓處,我仰頭看着這至少有近百米的鐘樓,眼神中竟然有了些許震撼:想不到游戲裏看起來不高的建築現實中居然這麼高大」

溪彌圍着鐘樓轉了幾圈:「上面應該是有一個傳送錨點的,話說我七天神像還沒碰到,不知道碰到後會不會有使用風的力量…不管了先上去看看再說,這難不倒我」

下一刻星河出現在溪彌手上:「模擬壁虎……」

當溪彌艱難的爬上後趴在錨點上點亮後抱着錨點:「終於爬…爬上來了,累死了…」

溪彌站起身後眼前出現的景象這次着實震撼到自己了,摘星崖上可以看到許多漂亮的塞西莉婭花正迎風漂浮,星落湖**一尊神像的藍光直衝天際……微風輕拂過自己的臉龐,淚花在眼內不斷打轉

「這裡看起來比游戲裏要壯觀多了……一眼看不到邊界,自己啟動了超級視野也才能勉強看到摘星崖……」

「自己這百年來在自己世界因為疫情,足不出戶,失去了觀看很多美景的機會,後來穿越到詭秘世界,眼中除了暗紅就剩青綠了,像眼前這沒得自然沒的壯觀的景像自己,已經好久沒見過了。」

「這裡好美啊!不過璃月那邊會更美的」想到這就有些興奮,以前玩遊戲時從來沒這樣看過美景,

龍脊雪山好壯觀,這高度起碼有萬米以上了,爬上去得幾個月吧!

上面的雪居然還是流動的,下面還有兩個人在狂奔,其中一個是紅色的女孩,不用想就是可莉。

……應該是雪崩了,下面那個白髮少年是阿貝多,我凝神注全力視,這好像是~班尼特……

欣賞完美景後,解鎖完錨點,正準備下去,溪彌突然想到自己把傳送的機會用完了,剛剛恢復體力還把自己能量用完了自己該怎麼下去啊!

無奈自己只能蹲在這裡等一天後能量或傳送次數解鎖才行,現在跳下去只會變成水,

變成水也沒事……就在我要跳下去時,這我聽到了誰在喊我

「溪彌!」

順着聲音的源頭我看到了距離這裡很近的一個風車頂上一個紅色的身影,正在焦急的喊着:「不要動我這就上去救你」

安柏她本來是在這裡貼尋人啟示,結果貼完後發現鐘樓上有一個身影越看越熟悉,安柏將望遠鏡帶上後就看到眼角閃着淚花的溪彌以為是爬上去下不來了……

安柏作為偵查騎士身手自然不用說,十分矯健,不一會就爬了上來:「溪彌…雖然你很強,但也不能沒有風之翼就爬的這麼高很危險的」

說著安柏就抱起溪彌柔軟的身體一躍而下,風之翼在空中張開隨後兩人緩緩落下

「安柏有沒有多餘的風之翼啊!」

「多餘的風之翼送給榮譽騎士了,等下我帶你去商店買吧!」

安柏正好降落在了商店處,裏面的風之翼種類很多,瑪喬麗迎了過來:。歡迎光臨,這裡的寶物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拒不還價,概不退換,咦…這不是安柏嗎?今天要買點什麼?

安柏說道:「瑪巧麗小姐我帶這孩子來買風之翼等下還得去給她考核」

瑪喬麗彎下腰捏了捏溪彌的臉蛋說道:「安柏上次你帶的也是個綠髮女孩吧!想要什麼種類慢慢挑吧!」

安柏思考了會說道:「不知道科萊怎樣了」

我黑着臉看着自己背包里的幾千摩拉第一次感覺自己是那麼的窮,風花節氣球一個十五萬……風之翼也要近萬個摩拉,這裡物價怎麼這麼貴啊!

我為難的拿出一個四星聖遺物皇室禮冠:「那個我沒錢,這個可以代替嗎?」

安柏表示:「沒事的這次我幫溪彌你付了…算是之前的報酬吧!」

瑪喬麗看着這個理冠越看越眼熟:「可以給我看看這個嗎?」

我將禮冠遞給瑪喬麗,接過聖遺物的一瞬間瑪喬麗老闆感覺到了一股充沛的生命力,自己的精神也好了不少

這是真貨…皇室傳說中記載的,皇室禮冠…價值不可估量,你在哪找到的

溪彌說道打秘境打出來的獎勵,我這裡還有一整套皇室系列……怎樣用這個換個風之翼沒問題吧!

瑪喬麗說道:「先說好,這些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真的要換風之翼」

安柏輕輕的在溪彌耳旁說道:「溪彌真的要換嗎?」

溪彌內心:「這玩意雖然只有一套,但其它的我還有很多,換了也沒事……」

「…………」

安柏帶着自己參加了飛行考核,說實在用風之翼飛行還挺爽的,自己也只考核了三次就拿到了飛行證書

「溪彌,很厲害嘛,這麼快就拿到了」

「自己好歹是神,之前還玩過這個遊戲,考核三次很丟人了」

「還好啦,我要先去風起地巡邏了,以後到獵鹿人餐館好好聊」

「我可以一起去嗎?」

「外面現在丘丘人和魔獸很多,很危險的。」

「我還沒碰過七天神像呢,再說了自己的實力不弱不會拖後腿的」

「好吧!」

跟着安柏很快便來到了風起地,說實在這顆大樹游戲裏還沒覺得有什麼壯觀,只是到這裡時顯然不太行,沒行到現實里這顆大樹不僅樹冠直衝雲霄,甚至還散發著微風的氣息

神像莊嚴肅穆,絲毫看不出來是那個不幹正事的巴巴托斯,溪彌來到神像下雙手撫摸了一下神像,這樣可以獲得風之力不是嗎

能量輸入後毫無變化,再拍了幾次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安柏看着溪彌的謎之操作說道:「溪彌你很喜歡這是七天神像嗎?…」

溪彌說道:「能量進去了,但是接觸的地方有一個超級複雜的限制」

溪彌看了看:「暴力破解五十年都破解不了,有了!用自己的能力啊…糾纏…干涉,好了破解了…」

正當溪彌高興時,下一刻溪彌就後悔了,一股無比強烈的劇痛自手臂傳遍全身:「啊——啊」

神像爆發出強烈的綠光同時周圍狂風大作,安柏見到這種情況想要拉開溪彌,但溪彌的手像是沾在神像上一樣,……

溪彌腦海里閃過無數的畫面,不知名的黑色洞穴,白皚的雪山,以及被迷霧籠罩的雷島…被赤紅毀滅的廢墟當中,神聖的天空島嶼,最後的視角被定格在,看起來有些怪異的星空上。」

時間之內是無盡的輪迴,溪彌眼中看到了兩種概念的對立,吞沒王座的海洋……

溪彌眼神逐漸變的空洞,具體發生了什麼,自己也不清楚了,但可以確定的是此刻溪彌狀態再不救下來,可能會出大問題的。

安柏此時彷彿也感受到了溪彌的感覺,那感覺就像是神像突然變的很詭異,自己彷彿像是被幾千萬隻眼睛給盯着一樣。

而溪彌眼神中畫面再次變換,無數比詭秘還要龐大的怪物出現在自己面前……最終她看到了一個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那感覺就如同深淵的意志一般。

下一刻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從溪彌手掌處湧出,隔絕了神像……

脫離神像的溪彌失去意識重重的倒了下去,接觸神像的那隻手已經血肉模糊了起來。

廣場上正在賣唱的詩人饒有興緻的,抬起了頭看向天空島的方向打了個哈欠:「啊嘞…神像的坐標被破解了…那麼複雜的東西自己都解不了,誰這麼厲害……」

《提瓦特旅遊指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