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通詭之路
通詭之路 連載中

通詭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夜雨樓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幼安 蘇雨溪

【非爽文】+【慢熱】+【男主起初不無敵】+【無系統】幾十個女子在芙蓉山上神秘失蹤,林幼安自盡時被神秘女子蘇雨溪所救,然後二人開始了神奇之路……展開

《通詭之路》章節試讀:

陳平安的一語落下,其他桌子上的人也都不吃烤全羊了,緊緊盯着蘇雨溪。

「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的!」蘇雨溪走到旁邊的桌子旁,對一個只有看起來十八歲的女子說道。

「哎呦,怎麼了,小美女……」女子半露着胸膛,嫵媚地說道。

「騷什麼騷,我又不是男人!我平生最討厭的就是那兩個白鴿子那麼大的人了!」蘇雨溪拽着她的頭髮,就把她的腦袋給砍了下來。

血淋淋地往下流,她的半個身子瞬間變成了【人形魂獸】的身子,腦袋也跟着變了。

房間里的香氣中摻雜着血腥味,周圍的人們還在冷漠地看着她,好像這個【人形魂獸】的死跟他們沒有什麼關係一樣。

「都給我上!看什麼看!你們都給我上,把她咬成碎片!」陳平安罵道。

話音剛落,房間里的所有人瞬間都變成了【人形魂獸】。

「終於找到你們了,雖然只是在幻境裏面!」蘇雨溪看着這些【人形魂獸】心裏面忍不住的興奮,「我可是追查了你們幾個月啊!」

蘇雨溪說著,她的手裡出現了一把長劍,一隻【人形魂獸】張着大嘴沖了上來。

這些【人形魂獸】有着跟人差不多的身體構造,只是要比正常人要高上一頭,他們的全身都鋪滿了鱗片,嘴裏長着獠牙,爪子看起來都很鋒利。

蘇雨溪的劍一揮動,直接把這隻魂獸給劈成兩半,緊接着,旁邊再次衝過來了兩隻【人形魂獸】,都同樣被蘇雨溪砍成兩半。

僅僅這兩下,讓所有的【人形魂獸】都愣住片刻,然後又猛的都衝上來,把蘇雨溪圍成了一個圈。

蘇雨溪抓住一個魂獸的胳膊,在半空中甩了一周,周圍的魂獸都被撞倒在地。

地上的魂獸都還沒有站起來,蘇雨溪手中的劍籠罩着淡淡的黃色的魂力,在半空中飛動。

劍穿過一隻只魂獸的心臟,像串項鏈一樣。這些魂獸都應聲倒下。僅僅是幾秒鐘的時間,房間里的魂獸都倒在地上。

它們的心臟上都有一個巨大的窟窿,地面上都是流動着的鮮紅的血液。

然後,蘇雨溪的劍直接沖向了陳平安,卻被他用一把刀給擋住。

蘇雨溪的劍在半空中飛舞,瞬間變成了無數把劍,沖向了下面的陳平安。

劍如雨落,陳平安的手裡的刀快速阻擋着,形成了一個刀盾。

但是,阻擋沒多久,一把劍還是插在陳平安的胳膊上,血順着他的胳膊流下來,對面兒這個女孩的實力完全超出他的預期,他們根本就不是她對手!

而就在這時候,地面上的【人形魂獸】竟然慢慢站了起來。

「她奶奶的腿,這都沒有死!」蘇雨溪隨口罵道。

她手中的劍中再次一揮,這一下所有【人形魂獸】的腦袋全都掉在地上。

「你給我住手!」

蘇雨溪聽到後面的陳平安叫道,她轉過頭,看到陳平安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抓住了林幼安,刀放在林幼安變成的羊的脖子上。

「已經住手了啊,反正都已經殺死完了!我不住手還能幹什麼!」蘇雨溪淺淺地笑着說道,「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你不會是想說讓我放下劍,不然就把我的這個小夥伴殺死吧!」

「沒錯,你給我放下劍!你要是不放下劍,我就把這隻羊的給殺死!」陳平安罵道。

「哎呀,你這台詞也太俗氣了吧,都是我說過的,這情節都是城裡說書人爛俗的故事裏面才有的!」蘇雨溪不吃她這一套。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肯定是喜歡這個人!口是心非,你越說得不重要,那就說明你越重視他!」陳平安說道。

蘇雨溪聽到之後忍不住哈哈大笑:「你竟然說我喜歡這個人!真是夠搞笑的!」

無奈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我們昨天才認識,他死了就死了,我還喜歡他,喜歡他個大頭鬼啊!」

「口是心非!你休想騙我!」陳平安繼續用刀抵着林幼安毛茸茸的脖子。

「行行行,那我等你一下,你把他的脖子先抹了這樣總行了吧!」蘇雨溪越發無語。

她坐在旁邊的桌子上,等待着陳平安把林幼安的脖子給抹掉。

林幼安對着她咩咩地叫了起來,眼含着熱淚。

「你看看這隻羊都想快點讓你抹了脖子,你趕緊的吧!」蘇雨溪繼續說道,「你抹了他脖子我們再打!」

這一下倒讓陳平安有些慌了,但是他還是篤定這個女孩肯定會救林幼安的。

手裡的刀慢慢地羊的脖子上放,陳平安害怕自己的一下子真的把這隻羊給殺死了,這樣他失去了要挾女孩的把柄。

但是,箭在弦上又不得不發,他的刀只好淺淺的**這隻羊的脖子里。

瞬間,血沾染了羊的脖子上毛,陳平安罵道:「你他娘的別裝了!你再不放下你的劍,我就真的殺死他!」

「哎呀,你想殺就殺唄,不行一會兒我讓你多活一會兒,你把給烤了!你快點吧!磨磨唧唧的跟個老頭一樣!」蘇雨溪依舊不在乎地說道。

「我可真的殺了它了!」陳平安已經有些心怯。

「快點吧!」蘇雨溪往杯子裏面倒了一杯酒,自酌自飲了起來,「酒還不錯,你趕緊把這隻羊殺了烤給我吃!」

但是,陳平安手裡的刀只是稍微往下了一點,羊咩咩地痛苦叫着。

「讓我來幫你吧!」蘇雨溪說著,懸在半空中的刀突然飛向了羊的肚子。

劍插在羊的肚子上,羊叫得更厲害了。

這讓陳平安有些措手不及,他以為蘇雨溪要聲東擊西,說的是殺羊,實際上是要射向他。

陳平安手裡的刀剛想抽出來,誰知道就在這時候,一把背後的長劍直接洞穿了他的心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