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瞳I鳳曦
瞳I鳳曦 連載中

瞳I鳳曦

來源:google 作者:秉執青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穎 陳非銘

歷史,總是藏有諸多驚天秘密恐龍是如何滅絕的?世界最初的樣貌究竟是怎麼的?太多太多的問題不由引人深思……差生陳非銘在他青春時期的低谷期意外地打開新世界的大門,在那裡,諸多歷史的秘辛彷彿近在眼前歡迎來到阿姆卡茨學院,歡迎來到……幻瞳的國度!展開

《瞳I鳳曦》章節試讀:

楊帆沉默。

幻瞳第二十五序列【鳳曦】雖說依舊無法與陳非銘那原為第三序列的神瞳【朱焰】媲美,但至少屬於聖瞳的範疇,是其體內出現血溯後所能得到的最好的結果,況且他的另外一道神系傳承血脈也極有可能出現同程度的血溯。

如此一來……

便是身具雙生聖瞳,那倒也算是位不可多得的異能者。

「也算那小子爭氣,不枉姐姐我耗費精神力滴出一絲金凰血來捲煙考驗他。**……臭小子看着純,潛意識裡也不知道藏了多少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挺會的,長得也帥,我險些就要把忘卻矜持了。」

「就穎醬你?咱可都是千年的狐狸,是什麼時候也會陰溝裡翻船啦?」

此次說話的不再是楊帆,蘇穎一聽那慵懶嫵媚的聲音就猜到是櫻井柚梨那東瀛女忍,不由得嘴角抽動,似乎是不想與她插科打諢,直接就切換正題:「咳咳……現在陳非銘已經自己想要主動前去報到,咱們也已初步確定他的血脈了,大概什麼時候回學院?」

「暫且不能。」

「是伯父伯母見你給他們帶了個東瀛兒媳回家就留着你們不讓走了?是贊同還是反對?」蘇穎調笑。

「贊……蘇穎你閉嘴,給我保持住你那個高冷的師姐人設!」楊帆暗自瞥了眼身側雙眸盈盈的含笑女孩兒,不自覺紅了耳根,旋即有些嚴肅地清聲道:「艾瑞克失蹤了,我們那時只看到他的留下的血跡和窮奇的殘軀。」

「怎麼回事?」

蘇穎黛眉輕蹙,目光有些複雜。

雖說窮奇為上古凶獸,但那時早已被雙神附體的陳非銘重傷,艾瑞克的聖瞳【滯岩】位屬幻瞳序列第三十位,傳承自奧林匹斯神國中美杜莎的血脈,照常理而言,斬殺一頭負重傷的上古凶獸不在話下,總不至於會重傷失蹤。

難不成是……

「現場還有什麼線索嗎?」

「有。一輪紅色的殘月標記。」

蘇穎聞言,暗自苦笑。

事情果然不出其所料,那個標記就是龍盾局的下屬特殊小組【血月】的獨屬標記。這個主要負責境內突發異能衝突的小組肯定是將艾瑞克當作胡作非為的「異能犯」給按律捉捕了。

當然也可能是另一個原因……

那就是【血月】小組的組長蘇擎,作為一名隻身留守家中的兄長,他為見自己那常年在外的妹妹一面而出此下策。

「放心,沒事的,交給我。」蘇穎摘下耳機,隻身沐浴着天台晚風,清眸流盼,似在眺望着繁華錦城夜中的燈火闌珊。

******

簡陋的麵館中,蘇擎在結束一整天的工作後,照舊在解下圍裙的時候給那位多年來的熟客留下最後一碗拉麵,儘管他至少已經有三周沒見到他了。

鐺鐺鐺——

在一陣銅鈴聲響中,那扇稍顯輕薄的木門被緩緩地朝內推開。

「非銘啊!你都多久……嗯?蘇穎,你怎麼……」

「非……?哥,原來你今晚不是在等我。」

蘇穎有些嬌俏地嗔了蘇擎一眼,目光中同時亦隱晦地閃爍着一抹疑惑。

非銘……

陳非銘?

結合她幾日來的對他的觀察,自個兄長此刻在等的勢必便是他沒錯了,而且聽那語氣,似乎他們彼此間的交情甚是不錯。一時間,蘇穎心中充滿戒備,彷彿是在警惕着那時刻垂涎自己養肥的綿羊的餓狼那般。

陳非銘,阿姆卡茨是絕不會拱手讓給華夏龍盾局的!至少現在不會,蘇穎和楊帆都希望他日後能成為華夏異能者組織新生頂端戰力,但卻是急不來的,他此刻必須經由更為系統的異能者訓練,至於在其學成以後,是要選擇留駐還是回國,那都不是學院所會幹預的。

「你們的人在我們【血月】的手裡,無論何時你都會來,不急的。只是有個小子,可有些時候沒來了,他家庭殷實卻有問題,這裡是他最後能卸下偽裝真正喘口氣的地方。

說實話,組織已經不止一次要我們小組轉移根據地了,可我不想走。一則薄霧街區異能現象混亂,換別人看着我不放心,二則……算了,多說無益。」

蘇擎笑得憨厚,那重新繫上圍裙忙活着製作拉麵的模樣倒真像個樸實的麵館老闆。蘇穎明眸善睞,緘口莞爾,靜靜地看着眼前那道正忙活的身影,如此心善純樸的兄長總會在心中予她一種踏實感。

鐺鐺鐺——

木門再度被推開,披星戴月的陳非銘在舉步跨入麵館的那瞬間便卸下整日的疲憊與孤冷,流露出少年應有的肆意與輕狂,「蘇老哥,小爺幾日沒來你可……」

在目光偶然觸及靠窗桌前那若遺世孤立,娉娉婷婷的蘇穎時,陳非銘瞬間噤聲,眼神中毫無掩飾地湧現出一抹驚艷與欣賞。

「是你……夜深了,等會兒我送姐姐回家吧!」陳非銘剛一開口便頓感莫名,他雖並非那所謂的君子,但總歸也能把持住自己的情緒,怎的此刻又再度在這女孩兒面前亂了分寸?竟無故地獻出殷勤。

許是不願再看到似那晚的慘況吧!

他如是慰藉着自己。

「回家?弟弟確定不是色令智昏要送姐姐場難忘的**?」

金凰血脈在影響金鳳血脈的同時也會被後者影響,雖說憑蘇穎此時的精神力總不至於真如陳非銘此前在酒店天台那般被**熏心,但總歸也會暗生幾分要調戲於他的惡趣味。

「嗯哼?你們倆在討論些什麼少兒不宜的話題?」蘇擎解下圍裙,端着兩碗熱氣騰騰的拉麵從後廚走出,眼神異樣地看着眼前的年輕男女。

「沒有的事,討論着蘇老哥你的拉麵是如何的美味呢!」此刻,陳非銘的目光也是毫不猶豫地從蘇穎身上挪開,強壓住小腹中那股暗暗萌生的邪火。

他確實是剛剛高中畢業不久,但卻並非是位純情的少年,若蘇擎沒有及時出現,憑其今日這莫名脆弱的自制力,再經由眼前這明艷的小妖精再那般撩撥下去的話,陳非銘可無法保證自己真的不會做出事情來。

眼見着陳非銘不再理睬自己,蘇穎也是收斂面上的調笑,開始俯身品嘗兄長掌勺的拉麵。說句實在話,若蘇擎哪日從異能小組退下後,憑這門手藝也可妥妥地給自己一個安逸的後半生。

那拉麵簡直了,麵條Q彈爽口、湯底鮮而不膩,對於吃貨而言簡直就是極致的美味,可正當蘇穎想要繼續享受美食的時候,身側的異動卻讓其瞬間頓住了動作。

「哥,你這……」

看着伏桌昏睡的陳非銘,蘇穎秀眉輕蹙,有些不解地望向眼前那依舊面帶一絲憨厚笑容的蘇擎,旋即流露苦笑,啟口悠悠:「是我疏忽了,單記着你體內來自父親的金麟次代傳承,忘了你當年險些也是位雙生血脈傳承的異能者,若非那來自金鳳的傳承莫名稀薄得微乎其微的話。」

「虧你記得。」蘇擎薄唇一抿,雋朗眉目稍顯冷冽,一對瞳眸的深處似生出金焰,滾滾翻湧,若獸王怒目,「蘇穎,看在哥哥的面上,讓非銘小子正常生活吧!他的父母作為一心想要脫離異能者的『圈內人』已為華夏乃至世界做太多事情了,讓陳家的下一代回歸正常吧!」

「可陳非銘他身具雙神的血脈,就算如今體內出現血溯,那也極有可能是難得一見的雙生聖瞳體質,他的一生註定沒法正常。」蘇穎的語氣此刻也是變得有些急切。

她素來強勢,若非顧念到蘇擎與自己的兄妹情和整個【血月】小組那足以媲美S+級的恐怖戰力,恐怕早已帶着陳非銘強行破門而出了,至於被困的艾瑞克,作為阿姆卡茨的學生會骨幹,就算無人救援,只消數日也可在【血月】手中輕鬆逃離。

「雙生聖瞳……」蘇擎輕哂,眼神有些玩味地看向蘇穎,「你此刻想清楚,若非你我血脈的特性,單靠遠勝於他的S級精神力能夠知道他體內的血溯究竟是那種程度嗎?相信你們阿姆卡茨派來的小組中已經有人嘗試過了。」

蘇穎啞口無言,因為蘇擎所言也正是她此前剛剛意識的。既然陳非銘體內的血脈並未歸於平凡,那為何楊帆當日親自到病房探望時卻沒有發現呢?顯然是那小子那時就沒想着要摻和到這些光怪陸離的事件當中,因而刻意隱瞞,方才讓未曾想動用神瞳【天目】的楊帆栽了一道。

「所以……哥,你將艾瑞克挾持,要見一見我只是次要,重要的是要向我挑明陳非銘是你罩着的,我們帶不走?」

「哪裡來的主次?見你也是我放在心尖尖的事情啊!你出國求學那麼久,我總歸是想你的。」

「罷了!不重要了……」

蘇穎苦澀勾唇,而笑容稍冷,瞳光鎏金橫溢間,青絲飛舞半空,周身瞬間爆發浩瀚聖意,似是將整個麵館頃刻化作火爐一般,就算是氣流都被炙烤得沸騰,「老哥,你是知道的,妹子我素來強勢,用勝負決定吧!」

「一個人?那你恐怕……」

轟!

伴隨一聲巨響,麵館內塵土瀰漫,一道若有若無的身影在朦朧中緩緩走出密室,而在他的身後正是被滯留在【蛇瞳宮】中某個靜止時間段的四位【血月】小組組員。

當下這個正操着一口遠不如櫻井姐弟流利的華夏語出現在蘇擎和蘇穎兄妹倆眼前的金髮碧眼帥小伙正是阿姆卡茨赴華夏行動小組的最後一名組員艾瑞克。

「你什麼時候……」

蘇擎稍顯錯愕,但也只是驚訝片刻,「倒是小覷你們阿姆卡茨的高材生了。」

「你小覷的多了!」

說時遲那時快,艾瑞克憑藉著聖瞳給予他用以輔助的另一個瞳技,極大程度地提高自己的行動速度,拔出腰間的西洋劍,刁鑽狠辣地朝着蘇擎刺出。

【瞳技】:鬼蛇夜行,異能序列第二十五,可激發異能者體內的速度潛能,於夜間施展,效果更甚。毒蛇夜獵,有如鬼魅!與異能序列第十五位的時間滯留異能——蛇瞳宮能夠做到相得益彰的隱秘刺殺。

或許是顧念到後者與蘇穎的關係,艾瑞克在緊要關頭總歸是稍稍收手,卻未曾想此次竟是他自負了,蘇擎速度確實是稍遜一線,但常年在前線作戰的他反應相較艾瑞克一位學生而言,委實是算不得慢的。

只見就在那西洋劍快要穿刺其右肩時,金光霎那覆蓋整條臂膀,與此同時,一柄唐刀也是被蘇擎頃刻在桌底抽出,銀芒閃爍間,格擋住來勢洶洶的西洋劍。

錚錚錚——

旋即,唐刀下劈,涌動着灼熱質感的刀身如白虹貫日般落在西洋劍上,每次起落皆帶出一陣劇烈的破空聲響,僅僅三斬不到,便將那艾瑞克逼迫得節節敗退,不得不暫避鋒芒。

看着虎口上正流血汩汩的可怕傷痕,艾瑞克有些惶恐地看着眼前金瞳紅髮的蘇擎,後者如今有一對麒麟臂加持,在正面的力量相抗方面,艾瑞克絕非對手。

【瞳技】:麟血勃怒,異能序列第十的高危異能,依靠瞬間蒸發使用者大部分精神力與少許血液讓其暫時具備麒麟的部分體征與能量,力可開碑斷石,威令百獸震惶。

「穎!Are you kidding me?快用瞳技幫我啊!」

「我的瞳技都是高危異能,等會兒要是不小心把我家店拆了,你出錢修?」蘇穎半靠木門,優雅地抽了口煙,似是要把一名冷眼旁觀的局外者身份給徹底落實。

艾瑞克:「……」

「小夥子,還打不打了?」

蘇擎身上的麒麟體徵逐漸消失,原本剛毅的面容也是在紅髮化黑的瞬間變得無比蒼白,整個人的氣勢頃刻潰散,病懨懨地拄着唐刀勉強站直身子,彷彿是個病而久卧的病秧子。

艾瑞克眼皮輕跳,他就是再混蛋也不會在此刻趁人之危啊!更何況此前蘇擎也是對他處處留手,否則憑其那時的正面戰力和多年累積的豐富經驗,他現在哪裡能夠繼續站在這裡?恐怕至少得重傷倒在血泊中。

「我這……」

「我們陪你打!【血月】小組,整裝待敵!」

正當此刻,【血月】小組的四位組員宛若形成了一道牢固的防線將蘇擎護在身後,腰間直刀出鞘,鋥亮冷冽,眼神中亦戰意滾滾,若虎狼兇猛。

「非銘,我們絕不讓給你們!」

為首的,是位約莫與陳非銘差不多年紀的少年,聲音清冽有力,此刻正頂替着蘇擎作為小組的主心骨,分明只是個半步S級都不到異能者,如今那氣勢卻就算是身為S級異能者的艾瑞克都不遑多讓。

「……OK I surrender.(好吧!我投降。)」

艾瑞克有些無助地收起西洋劍,十分憋屈地看向此刻正冷眼旁觀的蘇穎,深知這隻要稍一出力便能瞬轉局勢的女人當下絕無出手的可能,索性也便放棄所有抵抗的手段。

「說說看,你什麼時候醒的,或者說……我們兄妹的對話,你聽明白了幾分?」

「我就沒昏倒,蘇老哥今晚有些倉促,拉麵配料出差錯,正是如此,我方才能隱約嗅到裏面藥物沉澱的異味,索性將計就計……」

陳非銘盯着眼前明艷嫵媚的蘇穎,眼中滿是邪肆的笑意,「聽是聽個盡全,至於說明白了幾分,那就要再看嘍!畢竟我也並非神機妙算,能夠將所有事情看得透徹。」

**——

蘇穎淺笑鼓掌,目光中毫不掩飾對陳非銘的欣賞,「師姐我真是對師弟你越來越感興趣了呢!」

能在這般年紀便做到處事似他如此冷靜的委實不在多數,更何況在此前蘇擎和艾瑞克比拼那般激烈的情況下,他不僅保全自身,更神鬼莫知地協助【血月】小組組員脫離時間滯留,足見其智慧與果敢。

「別……」陳非銘謙遜搖頭,「此刻就以師姐弟相稱為時太早,我想我的阿姆卡茨求學路應該要暫且擱置了。」

「為什麼?」蘇穎皺了皺瓊鼻,逐漸緊鎖的雙眉流露着其內心的不滿,「給我個理由。」

「我的父母。

這個理由,覺得足夠嗎?我的……

未來師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