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通靈詭探
通靈詭探 連載中

通靈詭探

來源:google 作者:一片頁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一片頁子 姜夜 懸疑驚悚

一棟爛尾樓內,一個蓋着蓋棺壽字布的男人,抱着無四肢的玩偶,沉沉的睡着空中時不時的漂浮着一件帶血的校服,一串佛珠…沒有連接電源的時鐘滴答作響着,而那個男人似乎感受到了自己一點都不孤獨,睡夢中的臉上充滿了笑意…「咳咳…李姐,你確定那個破了無數懸案的神探就在這破地方?」「對啊,姜夜就在這裡…」展開

《通靈詭探》章節試讀:

聽到對方的語氣還算好,姜夜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

「你們每來一個人,試探我一次不累嗎?」

李敏的頭壓的更低了,不斷地小聲的道着歉。

只有年輕警員一臉懵逼的看着二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小張…其實今天我們剛得到一個刑偵部門傳來的消息…寫這封信的人應該是個五十歲以上的中年人…而非少女…」

年輕警員皺起了眉頭問道。

「那你又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他無論如何也不相信,困擾了警方半個月的消息,這個頹喪的年輕人能看懂。

「很簡單…就在這個「我」字身上。」

「這封信里的我?」

李敏立刻蹲坐下來,拿起小本本開始記起了筆記。

「對,就是在我上,這封短暫的信中雖然只出現了三個我字,但卻不全都一樣…」

「第一個是模仿的小女生所寫的小楷,看起來比較秀麗,而第二個我似乎可以看出寫信人此時也放鬆了一些,展示出的小楷卻是另一個味道,更像是文徵明的味道…」

「而第三個我字就更不同了,你們能看出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姜夜說到最後不由得賣了個關子。

李敏眉頭緊鎖仔細地端詳了一會,終於看出了差別。

「最後這我字沒有折!」

姜夜滿意的點了點頭。

「沒錯,並且留有一點點連筆的跡象,筆法更像是智永的真草千字文,而這種書法以及筆者前面所寫的字體完全不一樣,卻又巧妙地與小楷結合了一些,應該就是他留給你們的線索了…」

「而這種書法,就算是五六十歲的中年人也很難完全掌握,更別說是少女了。」

年輕警員張大了嘴,仔細看了半天,也只是看出了那個我字沒有折,並沒有看出其他的不同。

「還有一點就是這封信的右側,要比左側薄一些…應該是對方寫信時手繭所壓,對方為了模仿孩子寫字倒是用心了,可卻忽視了自己的身體情況,亦或者說這也是對方故意為之…」

說到這姜夜眉頭一皺,一字一頓的說。

「這個人極度的囂張,擁有極強的反社會人格,不快點抓捕歸案,我感覺他後面會幹出更多可怕的事情…」

「而且我猜的沒錯的話…其他信上照片上的人,大部分都沒有什麼關係吧。」

李敏點了點頭說道。

「是的,我們進行了照片臉部比對後發現這些人大部分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而且資料庫的人臉識別系統也搜集不到任何相關的臉龐。」

而姜夜並沒有順着對方的話繼續問,而是自顧自的打開了一瓶啤酒喝了起來。

「噸…噸…噸…哈…嗝!爽!」

這一套操作行雲流水,兩人都有些不明所以卻又沒有多問。

「再給你們一個提示,看死者的外陰。」

李敏縱使是辦案多年,也不由的被對方的「直爽」給弄害羞了,臉色一紅,緊接着立刻投入了狀態仔細的端詳起來。

看了一會她激動地說道。「死者的外…下面有疤痕!」

「對嘍,由於二期梅毒會對患者的內部器官造成一些影響,也會出現一定程度皮損,患者的外**發生了紅斑、浸潤、結節、但是很快就破損,然後形成無痛無癢的潰瘍,治療好之後可能會出現留疤痕的情況。」

「你們不是說,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找到任何一個死者嗎?答案出來了,死者大部分應該都是性工作者,她們大部分都是獨自在陌生的城市打拚,一個人住,當然檔次低的會一群人住一個房間,這位受害者呢,看面容相貌身材來說,應該算是做的比較好的。」

「如果有除此之外的其他的死者與受害者的話,那麼你們可以看一看那些地下黑幫,以及流浪漢,嗝!」

姜夜突然打了一個嗝,然後突然臉色就變了。

「好了,其他的我明天會去警局看的,你們可以走了。」

見對方突然下逐客令,李敏很是習慣的點了點頭,便離開了,畢竟從派出所那些老前輩那,她也聽說了這位「神探」的多變。

而年輕警員聽到立刻就有些不爽了,剛想要回嘴,卻被李敏一把抓住搖了搖頭。

二人便一起離開了…

「對了!如果你們搜尋死者的難點在於地點的話,我提醒你們一句,注意那些在外務工,且本市有房子又不租住的房產,這類比較少,你們去中介公司與物業或者社區應該能查到個大概。」

李敏再次震驚,確實,每一個拍着死者的照片,都是在廁所,這也是他們調查進行不下去的原因之一,雖然震驚但她還是不忘鞠躬並大聲感謝道…

「謝謝姜先生的協助,如果我們因此而破案的話,**也一定算在您的頭上!」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對方看不見,卻還是想鞠躬,但就是覺得該這樣做…說完二人一起從29層的爛尾樓一層一層的走樓梯下去了。

姜夜這時候才微笑着小聲的說…

「即使給你們提供了線索,這個人你們也是抓不到的…」

「嗝!」

他腦門上的青筋暴起,對着一旁的空氣罵道。

「你夠了!我不是說過,有別人來的時候不要喝啤酒嗎?!還得連累我和你一塊丟人!!!」

別人看來他或許是在對空氣說話的醉鬼,但其實在他的視角看…是一個看起來體重140公斤以上,長寬高几乎一樣的光頭胖子,對方此時正癱坐在地上還時不時的開一瓶啤酒。

「嘿嘿…安啦安啦,我不是也告訴你一些事情了嘛?嗝!」

姜夜無力的坐在了地上,嘆了口氣也打開了一瓶啤酒喝了起來…

眼前這個光頭胖子就是他之前所說的「智永」,而他本身對於書法也沒有涉及,自然是看不懂的。

「你說你們現代社會怎麼過的這麼幸福啊,好酒好肉都這麼多…對了,明天我還想吃你說的那個什麼…噴射套餐…就那個兩個麵包夾個炸雞排的那個食物。」

他只能無語的說…

「那tm叫華祛世,我跟你說了多少遍了…而且你tm一個和尚天天吃肉喝酒,你不怕你的佛祖把你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