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銅雀三千釵
銅雀三千釵 連載中

銅雀三千釵

來源:google 作者:西風獨自涼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延嗣 邵平

我勇猛的士兵們,請大聲告訴我,我們的口號是?扮豬吃老虎,裝逼無極限!搶錢、搶糧、搶女人!一幫土匪啊!這都是誰的兵?誒,怎麼還有那麼多美女在隊伍裏面?她們一個個惡狠狠地看着他這是幾個意思?楊延嗣摸了摸鼻頭,那個冰瑩、莫雪,你們是怎麼帶的兵?跟你們說了多少遍了,低調!低調!哎,算了,不說了!士兵們,隨我一起出征,用我們的鐵蹄踏遍九幽,搶錢、搶糧、搶女人!九幽王萬歲!展開

《銅雀三千釵》章節試讀:

「楊延嗣回來了!」

趙國都城南通的大街上,不只是哪位好事之徒喊了這麼一句。

「什麼!大流氓回來了!大家快跑!」

「色魔回來了!敏兒快回家,不然小心楊延嗣抓你去銅雀樓。」

「你女兒才三歲怕什麼,我女兒呢?我女兒到哪兒去了?」

原本熱鬧的大街,家家戶戶找人的找人,收攤的收攤,一扇扇本來敞開的大門,『砰砰砰』地陸續關上,不到三分鐘,街道上空無一人,只留下了一條條惡狗『汪汪汪』地叫個不停。

楊延嗣安頓好龍血鐵騎後,騎着他的那匹瘦馬,帶着邵平公主和一支親衛隊,一臉傲氣地踏入城門後,看了看那些對着他『汪汪』直叫的狗群,滿意地笑了,「恩,不錯,看來南通的子民還是挺擁戴我的嘛!知道我回來了,立刻給我讓道,還放狗來祝我今年旺旺旺!」

「你確定他們不是怕你,這才傍晚,生意都不做了不說,還放狗咬你?」邵平公主感覺和楊延嗣走在一起面子都掉光了。

楊延嗣一臉寒氣,「你這是在污衊我,我愛民如子,他們怎麼會怕我,分明是為我讓道還放狗祝福我!別忘了,你未來夫君可是趙國三傑之一。」

「是趙國三大惡棍之一吧?楊延嗣,你……」邵平公主剛想懟回去,這時候……

「駕!」

叮叮咚咚的鐵蹄聲從街道的那頭傳來,一支身穿黃金戰甲的六人小分隊迅速朝着這邊飛馳而來,到了不遠處後,六人幾乎同時翻身下馬,單膝跪地,「參見邵平公主!參加世子殿下。」

「都起來吧!」邵平公主抬了抬手。

前來迎接的六人這才站起身來,為首的兩位身穿黑色戰甲,身披紅色披風,同樣脖系紅巾,他們乃是楊臣剛大元帥的得力幹將韓褚和許攸,兩人一武一文,都是帝國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

「世子殿下!」

許攸站起身來後,對着楊延嗣笑着說道:「元帥吩咐過,讓我們護送您進宮彙報戰況,夫人還特意吩咐說家裡有客人,讓您彙報完戰況就趕緊回府招待客人。」

「哦,知道了。」楊延嗣笑着點了點頭。

這時候,韓褚的雙眼突然定格在了楊延嗣的右手手背上,「世子殿下,您受傷了?」

「當然!」楊延嗣看了看自己右手手背上的傷口,一臉正色,「好驚險的一場戰爭,還好我功夫高,不然就回不來了!」

「你們怎麼回事?」韓褚怒目看向楊延嗣身後的小分隊隊長,「三十萬龍血鐵騎大軍,難道還保護不了世子殿下一人?」

「卑職罪該萬死,懇請將軍責罰!」一名名護衛隊急忙翻身下馬,單膝跪地!

邵平公主看在眼裡,正想說點什麼,楊延嗣提前開口道:「好了,韓將軍,您別怪他們,不是他們太弱,而是敵人太過強大!」

「您遇到秦國軍隊了?」韓褚一臉肅穆之色。

「沒有!」

「那是魔族軍隊?」

「也沒有?」

「那世子殿下,您遇到的敵人是?」

「悍匪!一大群悍匪,光是弓箭手就有差不多十萬!」

「有這麼多嗎?」

「差不多!」

「差不多是差多少?」

「額……這個……也就差個八九萬吧!」

楊延嗣臉上終於有點不好意思了。

韓褚一臉正色道:「那也不少了,如果有一兩萬弓箭手佔據地利,我們的龍血鐵騎,的確不太容易推進。」

「韓將軍,你就聽他吹吧!」

邵平公主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他手上的傷,分明是從山上滾下來的時候,被什麼東西划到的!而且也沒有什麼弓箭手,整個剿匪行動從頭到尾,我就只看到一個拿着橡皮筋彈弓的三歲小男孩而已!」

「這……」韓褚一臉疑惑地看向楊延嗣,還重點看了看楊延嗣手背上的傷痕。

楊延嗣急忙將手踹到了兜裏面,「咳咳,那個……許將軍,我離開這段時間,南通有沒有什麼好玩的事?」

「沒有!」

兩隻眼睛眯成一條線的許攸急忙迎了上來,臉上的笑容要多燦爛有多燦爛。

至今許攸還記得,在楊延嗣離開當天,家家戶戶鞭炮齊鳴,哪怕到了晚上也燈火通明,儼然一副普天同慶的繁榮相,佛光寺的香灰,據說一天之內就倒了七八回。

許攸特意去詢問了一下才知道,原來楊延嗣離開當天,好多南都的百姓都去寺里燒香,祈求佛祖保佑楊延嗣戰死沙場,以身殉國……

他當即下令,即日起,南通不準再喝酒,不準再放炮,更不準去上香,這才勉強打壓住了南通子民的『節日狂歡』。

當然,這些許攸不敢說,他只是笑咪咪地說了句,「只是……世子殿下,聽說春香樓好像新來了一個花旦,一舉奪得原春香樓頭牌春麗的風頭,今天正在公開招標落紅儀式。」

「什麼!還有這種事?今天什麼時候?」楊延嗣頓時來了精神,能蓋過春麗風頭,絕非等閑之輩。

許攸看了看天色,「這個時候應該已經開始了吧!」

「卧槽,那你怎麼不早說!」楊延嗣急忙策馬高呼,「駕!」

「誒,世子殿下,您去哪兒?」許攸看着絕塵而去的楊延嗣,急忙喊道。

「春香樓!」

「可元帥說……」

「我未來媳婦一人進宮彙報戰況就可以了!」

「那夫人說……」

「讓他們再等等!」

楊延嗣策馬飛騰,頭也不回。

「這……」許攸一臉為難之色,慢慢轉過頭,看了看一邊的邵平公主,「公主……」

「閉嘴!」邵平公主一臉寒氣。

她早就聽說楊延嗣好色,沒想到竟然到這種地步,家裡有客人不去招呼就算了,竟然進宮彙報戰況都不去!最可惡的是,她這個未婚妻還在身邊,居然還敢跑去春香樓!號稱藏有三千佳麗的銅雀樓,還不夠他折騰嗎?

可惡啊!她趙邵平三歲習武,十歲熟讀所有兵法,怎麼就攤上了這麼一個未來丈夫?

簡直是可惡至極!

邵平公主心裏惡狠狠地發誓,就算不得不嫁給楊延嗣這個大流氓,回宮以後,她也要給楊延嗣量身打造一條貞潔帶,再踏平銅雀樓,遣散三千佳麗,以泄心頭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