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通天武尊
通天武尊 連載中

通天武尊

來源:google 作者:梁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梁辰 現代言情 魏雲

九界武帝在爭奪神器時隕落,重生在了一個沒有靈脈的少年身上,從此踏上了逆天通神之路焚九幽,踏八荒,控諸天,屠神魔!掌御星辰縱九霄,三千世界我獨尊!展開

《通天武尊》章節試讀:

帝霄山與雲孤城邊界,一座山林之中。

時值隆冬,大雪飄飛,萬物蒼茫。

「蕭薔,流炎珠我已經拿到了,可以把聚靈印給我了吧?有了聚靈印,我就有可能後天凝脈了……」

梁辰手裡握着一枚火紅的珠子,那珠子有拳頭大小,瀰漫著雄渾的炎氣,彷彿在燃燒一般。

在他對面,是一個年方十五,身形高挑的白衣少女。

少女膚白如雪,曲線玲瓏,雖然稍顯稚嫩,可螓首蛾眉里散發出來的嫵媚和妖艷,卻絕不輸一些艷傾天下的大美人。

「拿來……」蕭薔淡然說道。

梁辰二話不說,伸手將流炎珠遞給了對方。

「聚靈印呢?」梁辰滿眼興奮地問道。

嗖!

陡然,一道黑影從林中掠到了梁辰近前,快如閃電,一把掐住了梁辰的喉嚨。

「廢物!你先天沒有靈脈,指望着聚靈印後天凝脈,白日做夢吧!不,還是到陰曹地府做夢去吧……」黑影厲聲大喝。

此人身形高大,足有十尺,一身筋肉強勁如鐵,毫不費力就把梁辰提了起來。

「魏雲,你怎麼在這?蕭薔……你騙我……」梁辰恍然大悟。

「哼!你錯了,你一個廢人,活着還不如死了,在死之前,能幫我蕭家一把,也算死得其所了。你盜取陳家流炎珠,梁、陳兩家不撕`破臉皮才怪……」蕭薔獰笑了起來。

隨即,她玉掌一抓,撕了胸前的衣服,繼續道:「梁家大少不光盜取陳家法器,還意圖非禮蕭家千金,這罪名,足夠讓梁家傾家蕩產來賠罪了吧?」

「你……」梁辰氣得七竅生煙,四肢拚命擺動。

但魏雲死死抓着梁辰,他就像是被釘在牆上一般,絲毫動彈不得。

「好了,魏雲,把他殺了,封入冰棺,丟到萬古冰域去,我要讓他徹底消失。對外傳出消息,就說梁辰畏罪自殺……」蕭薔無情地道。

魏雲眼神一寒,一掌震碎了梁辰心脈,然後打開了身旁一口千斤冰棺,把他丟了進去,並用符籙封上。

然後,魏雲扛起冰棺,一口氣丟到了深淵之下的茫茫冰域當中。

虛空之中,一道神秘的青色光團正在流星般飛速墜落,在冰棺落地之後,那光團正好擊穿了棺蓋,射入到了梁辰的屍體中。

瞬息之間,梁辰的身體竟然慢慢蠕`動了起來,一點點恢復了生機。

「本帝竟然借屍還魂了,哈哈哈!該死的六大天尊,如果不是他們搗亂,我也不至於被鴻蒙玲瓏塔碾碎肉身,落得如此田地。不過,既然我梁辰重活一世,鴻蒙玲瓏塔遲早會是我的,六大天尊,你們也一個別想逃……」

一個聲音在梁辰的腦海中回蕩起來。

青色光團中不是別的,正是九界武帝梁辰的殘魂,此時,他的殘魂奪舍了這具身體,得以重生。

「這傢伙也叫梁辰,還是梁家少爺,身份倒是不低,只可惜他被心愛的女子給暗算了,有些悲慘……」梁辰融合了兩種記憶後,自語道。

不過,當梁辰用神魂內視肉身之後,差點沒噴出血來。

「太弱了吧?這傢伙沒有靈脈,根本還不是一個武者,我究竟重生在了一個什麼廢柴身上啊……」梁辰一陣無語。

自己前世乃是九界武帝,這一世,卻要從一個毫無修為的廢柴開始,無疑相當悲慘。

「不管了,既然重活一世,那本帝就接受這個身份了,以本帝的實力,廢柴也照樣逆天……」梁辰傲聲說道。

咚!

他抬起雙掌打在了棺蓋上,可這棺蓋紋絲不動,反而倒是刺骨的寒氣直接把梁辰掌心凍僵了。

梁辰的身體骨瘦如柴,體內又沒有真氣,要撼動近千斤的冰棺,難如登天。

何況,冰棺棺蓋上還有着道道的血紅光澤流動,這些光澤都是靈氣,靈氣**還有着一道符籙,在符籙加持防禦之下,冰棺更加牢不可破。

「玄玉冰符?蕭家好狠的心,殺人就罷了,還用符籙、冰棺藏屍,莫非還怕詐屍不成?」梁辰臉色蒼白,怒火中燒。

正在此時,強烈的寒氣從冰棺四處蔓延了開來,瞬間籠罩了梁辰全身,並朝他體內鑽去。

梁辰心脈盡斷,又沒有真氣護體,本就虛弱不堪,再經受這恐怖的寒氣侵襲,當即就挺不住了,他感覺身體在迅速變僵,連動彈都相當費力。

「大帝荒靈珠,出來!在鴻蒙玲瓏塔反噬時,大帝荒靈珠替我擋了一記,怕是受損不小,又帶着我撞破了不少界域陣法和時空隧道,恐怕早就成殘器了。不過,殘損的荒靈之氣幫我煉體,沖開靈脈應該不難……」

梁辰神魂一動,當即,一團赤紅光芒照亮了漆黑冰棺。

只見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赤紅光珠在梁辰頭頂盤旋着,飛速轉動。

這便是梁辰的貼身神器,大帝荒靈珠。

大帝荒靈珠蘊含荒靈之氣,能吞噬靈氣,提煉荒液,輔助修鍊。

並且,它還能磨練武學,煉丹煉器,將修鍊時間無限放大。

唰!

隨着梁辰手掌一抓,大帝荒靈珠直接沒入了他的掌心,跟身體融為了一體。

「荒靈之氣果然非常弱了,但恢復心脈綽綽有餘,能否後天凝脈,還要看造化……」

哧哧!

梁辰催動大帝荒靈珠,很快,一絲絲微弱的青色靈氣瀰漫了出來,沿着掌心散遍了四肢百骸。

這股靈氣相當古老,看似微弱,但卻凝聚着強大的能量,它在梁辰體內運行了一個小周天后,就把一切穢物統統沖刷到了喉嚨,讓梁辰吐了出來。

半個時辰不到,在荒靈之氣的淬鍊下,他的經脈已經玲瓏如玉,血脈之力大漲,被魏雲震碎的心脈全部都癒合了。

而且,荒靈之氣還在改造着筋骨血肉,梁辰體內不斷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響。

這一番淬鍊之下,梁辰的筋骨變得相當強韌,足足大了兩圈,他的身體也因此長高了不少。

同時,他的血脈之中蘊含的火元素微粒,徹底沸騰了起來,猛烈衝擊着丹田,漸漸的,丹田上居然顯現出了九道靈脈!

「怎麼回事兒?原來我不是沒有靈脈,而是靈脈被劇毒封閉了,靈氣進不來……」梁辰臉色一變。

他明白了,是有人對自己下毒,毒性殘蝕了靈脈,將其覆蓋了住,這才致使自己誤以為先天沒有靈脈,無法修鍊!

「看來,想要謀害我的不只蕭家啊……好樣的,誰想害我,誰就得死!」梁辰不禁握緊了拳頭,眼裡都快噴出火來。

荒靈之氣是太古靈氣,就算能量已經很弱,煉化經脈附近的劇毒,也是小菜一碟。

梁辰將荒靈之氣聚集在靈脈周圍,氣息一震,青色靈氣就開始朝劇毒內滲透。

哧!

當即,梁辰靈脈上就冒出了一股股黑煙,讓他一點點排出了體外。

由於這劇毒在梁辰幼時就已經種下了,所以要煉化乾淨十分吃力,差不多用了一個多時辰,荒靈之氣才把毒性全部抹去。

九道青白如玉的靈脈在丹田上愈發明顯了,一道比一道粗大,一道比一道強勁,散發著神秘之氣。

可就在梁辰煉化了毒性,準備沖脈時,又突生變故了……

荒靈之氣,消失了!

在彌合心脈、煉化劇毒之後,大帝荒靈珠內僅剩的荒靈之氣耗盡了。

荒靈之氣是這件神器的本源,也是一切神通的根基。

以現在大帝荒靈珠的狀態,要產生荒靈之氣,甚至荒液,只能依靠吞噬外界靈氣!

可身處玄玉冰棺中,哪有什麼靈氣可吞噬的?

咚!

梁辰凝聚巔峰力道,試探性地一掌打在棺蓋上,只見棺蓋微微動了一動,但卻仍無法打開。

雖然荒靈之氣煉體讓梁辰身體力量暴漲,但沒有沖開靈脈蘊生真氣,是根本撼不動棺蓋的。

正發愁時,梁辰感覺丹田突然一熱,然後大帝荒靈珠又運轉了起來,從丹田中攝取了一股股力量,轉化成了荒靈之氣,開始衝擊第一條靈脈!

「丹田裡有靈氣?」梁辰心下一駭。

神魂內視丹田,只見自己的丹田內囤積着大量的靈藥。

由於靈脈封閉,藥力根本不能運轉,所以都堆積在了丹田當中。

此時荒靈之氣耗盡,大帝荒靈珠就吸收了這些藥力,轉化成了荒靈之氣。

「這麼多品級純良的靈藥,爹真是用心良苦啊……」

父親毫不掩飾對自己的私心,不顧家族反對,拿這麼多靈藥來給自己煉體沖脈,讓梁辰感到相當溫暖。

同時,梁辰也暗暗發誓,絕不能讓父親因此事受到牽連!

「九星沖脈訣!」

梁辰施展出了一門專用來衝擊靈脈的法訣,將荒靈之氣一絲絲地注入到了第一道靈脈中。

身為九界武帝,哪怕肉身蕩然無存了,他的武道經驗、見識、智慧,照樣天下無敵。

梁辰精通無數神通,何況這區區的沖脈之法?

嘶嘶!

在荒靈之氣的灌入下,第一道靈脈微微顫動了起來,發出了錚錚如琴弦之聲。

「九星沖脈訣」是梁辰按照自身狀況,選取的最合適的沖脈法訣,加上大帝荒靈珠的輔助,修鍊效率是普通人的十倍還要多!

雲炎大陸上人口億萬,職業也眾多,主要有武者、符師、丹師、武器大師和法師、劍修等等,其中以武者數量最多,但其餘職業的修士也是多如牛毛。

唯有沖開了靈脈,蘊生出了真氣,才算真正步入了武道修鍊,也才能稱之為武者!

但靈脈與生俱來,唯有出生時口含先天的嬰兒,將來才會擁有靈脈,因此,擁有靈脈的人並不算多,大概只能佔到總人口的一成。

武道的第一個境界為道武境,是煉體、鍊氣的最初階段,共有九重,對應武者體內的先天九脈。

每沖開一道靈脈,武者的真氣就會暴漲一重,實力也會強化一個境界!

砰!

這時,一股滾燙的流體在梁辰體內一竄而過,直接沉入了丹田。

真氣!

經過荒靈之氣和法訣的反覆衝擊,第一道靈脈終於被破開,淡淡的真氣流帶着火熱在靈脈里流動開來。

真氣乃是肉身精血、元氣的精華,維持着生命運轉,可以說是武者的肉身根基。

只要體內尚有真氣流動,武者就不會死!

武道修鍊,就是真氣的修鍊。

一些巔峰強者,真氣浩瀚如海,能氣吞山河,掌碎虛空,強大無匹。

「丹田裡的殘餘靈藥量實在太大了,恐怕足夠我沖開三條靈脈了……」梁辰咧嘴一笑。

三道靈脈一通,梁辰就算晉入了道武境三重天。

這放在梁家小輩里雖然不算頂尖,但也相當接近了!

而且,用荒靈之氣開闢的靈脈,比一般武者粗壯許多,蘊生出來的真氣品質和量度也都強了許多!

哪怕是道武境二重天現在跟梁辰硬碰硬,都不見得能佔上風。

在大帝荒靈珠的吞噬下,鬱積在丹田裡的靈藥一點點被吸收,化作荒靈之氣沖脈,不知過了多久,三道靈脈已被沖開。

浩浩蕩蕩的真氣在靈脈里肆意涌動、澎湃,就如同三道炎流在洶湧。

只要梁辰一運氣,他掌心就會浮現出淡淡的火紅光澤,而這就是他的本源真氣。

靈脈屬性不同,蘊生出來的真氣自然就千差萬別。

而至於靈脈屬性的種類,可以說是五花八門,不計其數!

有霸道的雷、火屬性,也有兇殘的獸屬性,還包括原生屬性靈脈、自然屬性靈脈等等。

並且,靈脈屬性可以傳承,諸如梁辰,他就是傳承了梁氏一族的火屬性靈脈。

這就是他真氣中蘊含火元素的原因!

「差不多可以撼動棺蓋了,還是儘早離開這鬼地方為好……」梁辰撇了撇嘴。

隨即,梁辰氣聚丹田,將三道靈脈里的真氣涓滴不剩地聚在掌心,同時施展出了一門品階不低的武學「火雲掌」,來提升威力。

所謂「武道」,即是「以武入道」,武學修鍊不可或缺。

一門強大的武學,能讓武者自身戰力大漲,比單純的依靠真氣攻擊強橫了太多。

尤其是修鍊與自身靈脈屬性相匹配的功力,更是會相得益彰!

身為九界武帝,梁辰掌握的武學數之不盡,上至打破乾坤的無上神通,下到與凡人爭鬥的低階功力,無所不知。

所以,梁辰找到了最適合眼下肉身狀態的「火雲掌」,來強化攻擊。

砰!

在真氣呼嘯之下,「火雲掌」巔峰力量毫無保留地釋放了出來,他的掌心帶着一道奪目的烈焰,直接拍在了棺蓋上。

玄玉冰棺不僅沉重,還蘊含靈氣,更是有符籙加持,絕非輕易就能打破。

因此,梁辰這一掌,差不多把肉身真氣和掌法之力推到了最強,哪怕是一些道武四重天,恐怕接這一掌都相當吃力。

咚!

狂暴的掌力瞬間瀰漫整個玄玉冰棺,棺蓋內的靈氣層直接被震斷,玄玉冰符也嗚嗚顫動起來,最後竟然讓梁辰的真氣給燒着了,很快化為灰燼。

巨大的棺蓋沒了靈氣維繫,在梁辰轟出第二掌之後,生生就被拍飛了幾丈高,砸落在地。

梁辰順勢一個魚躍龍門,從冰棺里跳了出來。

眼下樑家形勢危急,梁辰生怕父親承擔太大的壓力,並沒有絲毫耽擱,拔腿就朝梁府奔去……

「我梁辰又回來了!我沒死,你們就要倒大霉了……」

梁府,演武場。

十來個梁家小輩正在晨練,拳風陣陣,拳氣呼嘯,震爆空氣的響聲此起彼伏!

這些小輩個個龍精虎猛,精神抖擻,渾身上下都澎湃着雄渾的氣勁,擁有非凡實力。

雖然在雲孤城四大世家中,梁家實力最差,可梁氏一族血脈綿長,子嗣眾多,只是缺乏極頂尖的精英!

演武場外,一排仆、婢正看得津津有味,嘴裏念念有詞。

「少爺們都這麼精神,個個天賦絕頂,誰不比那個沒有靈脈的廢物強?可那傢伙偏偏是家主之子,坐享最豐厚的修鍊資源,真是浪費。」

「誰說不是呢?老爺太偏心,私自動用族中不少丹藥給那廢物煉體,暴殄天物啊!結果呢,就養了一頭會闖禍的蠢豬……」

「……」

對梁辰的嘲諷、奚落,一道比一道刺耳。

「誰敢背地辱罵本少?」

此時,一道雷鳴般的大喝憑空響徹,所有人不禁齊刷刷轉頭望了過去。

只見梁辰穿着一襲已被撕得破爛不堪的衣服,昂首闊步走向了演武場。

他的步伐沉穩如山,每一步下去,都鏗鏘有力,將地面都壓出了一道道凹陷。

梁辰的出現,即刻引起了巨大轟動。

畢竟,從蕭家傳來的消息是,梁辰畏罪自殺,跳入了冰谷,屍骨無存,而梁家幾經搜索,也的確沒發現屍體。

梁辰這冷不丁的又回來了,跟詐屍一般,的確讓人心驚膽寒。

「呦呵,我們的廢物少爺居然沒死?蒼天有眼啊,知道讓你死了實在太便宜你,要把你活過來,挫骨揚灰……」一個家丁翻着白眼,趾高氣揚地道。

這家丁氣焰囂張,眼神犀利,就好像梁辰才是奴才一樣。

梁辰認得此人,他是三叔長子梁原的走狗,仗着梁原撐腰,橫行霸道,無所顧忌。

「區區奴才,竟敢頂撞本少?」梁辰劍眉緊鎖,眉宇間散發著凌厲之氣。

「哎呀,我好怕呀,嚇死我了……因為你,你爹都要被廢除家主之名了,還跟我裝什麼大尾巴狼?」這家丁絲毫不憚。

梁辰沉了口氣,喝道:「先謀害我,現在又打我爹的主意了?不管是誰,只要與我梁辰為敵,都休想有好日子過……你,給我跪下……」

「跪你奶奶個球!一個快死的廢物,牛氣什麼?」

砰!

這家丁眼神一厲,直接催動真氣,施展出了一道掌法,大步奔向梁辰,罩向他的面門。

「好毒的狗奴才,我看你留不得了!」

梁辰勃然大怒,他丹田一震,在大帝荒靈珠的加持下,真氣瘋狂燃燒起來。

等到這家丁一掌劈來時,梁辰躬身一側,以雷霆之勢閃了過去。

同時,他將真氣凝聚到道武二重天,祭出「火雲掌」,一掌拍在了對方後背。

咔!

一瞬間,這家丁渾身骨頭斷了不下百根,整個人像是爛泥般趴了下去,狂吐了一口鮮血,就一命嗚呼了。

頓時,全場震驚。

且不說梁辰爆發出來的實力,單是他這殺伐決斷的氣勢,就讓人恐懼。

這還是當初那個沒有靈脈,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少爺么?

這簡直就是一具殺器!

「還有誰不服?」

梁辰目光四處掠視,好像君王在睥睨臣民,那種威壓,嚇得一些膽小的奴才都跪地嚎哭了。

「好手段,好膽量!沒想到,魏雲那蠢貨沒把你廢掉,反而讓你有了奇遇……」

這時,一個身穿黑色勁裝,壯如鐵塔般的少年慢悠悠走了過來。

此人生得孔武有力,勝似蠻牛,一張凶神惡煞的面孔,加上眼角那道疤痕,讓人看一眼就心生畏懼。

他便是梁辰三叔的長子,道武境三重天的梁原!

以往,梁原在背地裡可沒少欺壓梁辰,梁辰從父親那裡得到的靈藥,不少都被梁原奪去了。

「梁原,看來我沒死,你很失望啊?」梁辰眼角猩紅地道。

「哪裡哪裡,辰哥,你這麼說就見外了!有個廢物讓我尋開心,怎麼也比一具死屍來的有趣吧?哈哈哈……」梁原大笑起來。

儘管梁辰身上怒火噴涌,但表面上看去,他卻是雲淡風輕,跟沒事兒人一樣。

這就是天帝的氣場、氣魄!

從不輕易暴露情緒,只用實力說話!

「你應該很惱火吧?別認慫,有種來跟我動手,怎麼,沒種兒?慫蛋一個!貓生貓,狗生狗,慫包生慫包……」梁原直接就罵爹了。

龍有逆鱗!

而對梁辰來說,父親梁鴻就是他的逆鱗!

「找死!就憑這句話,你就得死……」

梁辰身形如箭一般飛奔了出去,同時,他催動「火雲掌」,一掌拍向梁原左肋。

經過荒靈之氣煉體,梁辰的速度、反應力,以及真氣強度,都遠超同級武者,這一步踏出,快如旋風,梁原根本來不及反應。

啪!

一掌直直地罩在了梁原身上,只聽骨頭碎裂聲不斷響起,頃刻間,梁原就身體一癱,跪在了地上。

「你……」梁原一邊說一邊吐血,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照理說,以梁原的實力,還是能跟梁辰過幾招的,但他太過大意輕敵,這才被一招鎮`壓!

一時間,四周徹底沸騰了,觀戰的人群不禁齊齊倒吸了一口寒氣。

那個任人欺凌的廢物少爺,怎麼變得如此恐怖了?

「我宰了你……烈焰拳!」

梁原不甘受辱,咬着牙站了起來,隨即,他揮動雙拳,使出了道武三重天的實力,打出了一道拳法。

密集的火焰拳影像是黑雲壓城一樣壓迫而來,勢如潮水,讓人避無可避。

「三腳貓的功夫……」

梁辰一眼就看出了這門低級武學的破綻,他掌心一豎,在拳影尚未過來時,一掌直接拍在了梁原胸口。

咚!

梁原整個人被掌力掀飛,石頭一樣重重砸落在地,摔得筋折骨斷,鮮血狂噴,差點就要喪命了。

如果不是顧及梁原的身份,不想再橫生枝節,梁辰早就一掌拍碎他的腦袋了。

「你……你給我等着,我要讓蒙哥給我報仇,扒了你的皮……」梁原滿口牙都碎了,說話都漏風。

「梁蒙么?你們這些蛇鼠一窩的狗東西,他不找我,我也會找上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