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同學,你頭上有個紅衣小姐姐
同學,你頭上有個紅衣小姐姐 連載中

同學,你頭上有個紅衣小姐姐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蒙式奶食的洪天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愛吃蒙式奶食的洪天 白凡

從城裡回到鄉到竟然發現一間屋子全是金條,看着這黃燦燦的金條,白凡走上了一條致富之路,臭屌絲從此逆襲成高富帥名車,美女,地中心的房子,白凡一夜之間全都有了,那想到後來被迫營業任務一:拯救溺水鬼白凡「系統你是在開玩笑嗎!」任務二:完成畫皮鬼的心愿白凡:咋一個比一個更恐怖了任務三:......白凡:我今天還沒有吃飯呢展開

《同學,你頭上有個紅衣小姐姐》章節試讀:

人來人往的街道里,一個男人,雙手抱着頭,肩膀一抖一抖的縮在街邊的角落裡。

「爸爸,這個哥哥怎麼了?」一雙懵懂無知的大眼睛一臉好奇的看着縮在垃圾桶旁邊的白凡。

「哼,趕緊去學校,都快要到了。」中年男人從鼻孔里冷哼一聲,隨手把未抽完的煙扔進了白凡旁邊的垃圾桶。

「燕燕,爸爸告訴你以後你不努力學習,就像剛才那個叔叔一樣。」

中年男人教導女兒的聲音緩緩傳來,低着頭的白凡緩緩的抬起了頭。

叔叔?自己真的老了嗎?

想當年他白凡也曾是高等學校畢業,還是第一個考出村的大學生。

也曾自命不凡,以為以後會有很好的機遇,直到領導一次又一次的謾罵,同事一次又一次的排擠,就連他的女朋友在今天也投入了自己老闆的懷抱。

村裡的算命老人曾經說過23歲他的人生將會走向另一個方向,順風順水。

可現如今......

「啦啦啦......」一盆水從天而下,惡作劇似的潑到白凡身上。

「啊,我去!」白凡踢了踢身旁的這個畫著彩色年娃娃的鐵盆。

這鐵盆,一看就年代久遠了,真是活久見。自己就縮在這個小角落還差點被砸到,真是夠倒霉的。

「小夥子,小夥子......」就在白凡將要害我沾了一身水的盆子扔到垃圾桶時,一個焦急而蒼老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一個老奶奶急匆匆的的向我跑來,這復古的裝扮,一看就是每天都精心打理自己的。

「小夥子,好好的,你縮在垃圾桶旁邊幹什麼。害得我家的盆差點砸到你。」

聽着老奶奶這句話,我真是說不出什麼感覺。我呆在垃圾桶旁邊有錯了嗎?但看者和爺爺一般年紀的老人,我之好忍氣吞聲,想默默的離開。

「這小夥子,和你說話也不回答!」老人輕輕的摸了摸手中的盆,幸好盆沒事。

看着眼前一臉小心翼翼的摸着大紅盆的老奶奶,白凡終於忍不住了。

「老人家,你的盆從天而降不小心砸到我,怎麼還說成是我的錯了。」

「小夥子,你好好的一直呆在垃圾桶旁邊,幹嘛,要不是你守在垃圾桶旁邊,我的盆不一定會砸到你呢。」

「你......」

這年道,老人都這樣了嗎?看着眼前一臉振振有詞的老人,白凡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辦了。

白凡不知道自己是以什麼樣回到了員工宿舍,靜靜的躺在冰冷的床上。

「聽說了嗎?白蓮和我們公司的老闆勾搭上了!」寧靜的宿舍里傳來一個驚訝的聲音。

「白蓮,那不是白凡的女朋友嗎?之前她還和白凡一起住過呢。」

「是啊,人家現在都成為老闆的女朋友了。」

黑夜中躺在床上白凡的手微微的握緊,直到感覺自己沒有力氣了,如同廢屍一樣躺在床上。

「白凡,好可憐啊,女朋友勾搭上了公司的老闆綠了他」

「咳咳,在白凡面前,你可不能這麼說,畢竟也是同事一場。」

「周哥,知道的。」

「知道就好,反正大家誰都不要和白凡提這件事。」周哥看着準備爬上床的兄弟們說道。

「周哥,那白凡根本就不拿我們當兄弟,上次還為了**出賣了我們。」

「對啊,周哥,上次白凡做得也太過分了。」眾人紛紛附和道。

「好歹,在一起一個宿舍那麼久了。此事不準再提,再提就是跟我周哥作對。」周哥的話一說完,整個宿舍便只剩下了,零零碎碎的翻床聲。

無意間聽見舍友們的話,白凡這一顆心可真是五味雜陳。

之前由於女友白蓮一直念叨着自己這群朋友,怎麼怎麼不好,自己聽久了便慢慢的遠離了他們。

前一個月為了拿到,那筆**,受到白蓮的蠱惑他竟然偷偷的拿走了老周的設計作品,讓老周當面出醜,就這樣他拿到了那筆**,可怕的是當時他竟然以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也怪他心智不堅,要不然也不會被白蓮所蠱惑。

第二天

「白哥,來公司了啊。」前台小姐一看見白凡便熱情的和他打招呼。

「嗯的」

白凡知道前台小姐的突然熱情是為什麼,無非就是想知道白蓮的一些不為人知的事罷了。

「白哥,聽說你和白蓮分手了?」

果不其然眼前的美女前台,一臉好奇的提出了疑問,那雙帶有偵探的眼睛似乎想從自己的眼睛裏看出點什麼。

「是啊。」正巧還沒有到上班的時間,正好可以和這個美女前台好好聊聊天。

「白哥,要不到聊天室,聊一聊?」

「好。」

雖然不知道美女前台如此殷勤的的目的是了解白蓮的哪一件事,但對他來說百利而無害,便尾隨她走進了休息室。

走入休息室,映入眼帘的是一張木製的小白床,床邊的小木桌上擺放着各式各樣的護膚品。

「這不是法國知名品牌的護膚品嘛,寧姐?」看清桌子上那琳琅滿目的化妝品,我不禁張大了眼睛,細細端詳着。

和白蓮在一起,那麼久,白蓮經常纏自己買那麼多的化妝品,他也是知道這些化妝品是多麼多麼的貴,特別是桌子上的這堆大多是外國牌子的化妝品。最少也有50萬了!

「這些可都是我的戰利品!」寧姐一臉興奮的撫摸着化妝品。

我自然也知道她口中的戰利品是什麼,一想到,白蓮的桌子上也曾出現過這些外國化妝品,白凡那顆已經硬着的心還是止不住的疼。

「白哥,其實我老實告訴你,白蓮在和你好上的時候還和公司里的狗哥還有王哥保持着密切的關係,我經常看見他一起出入附近的酒店。」寧姐一臉神秘的說道。眼睛一閃一閃的看着似乎想從白凡的眼睛裏看出點什麼。

果不其然,從男人的雙眼裡看出一閃而過的悲涼,雖然白凡隱藏得很好,但還是被見過觀察過形形**的寧姐看見了。

怪不得,公司里的老王總是各種表現得看不起他,給他使絆子,原來是這種原因。

白蓮啊,白蓮,你究竟瞞了我多少,究竟還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白哥~」寧姐小心翼翼的爬到在一旁坐着的白凡旁邊,不停的扭動着腰肢,嫵媚的看着白凡。

仔細看看,白凡這長像也算中等偏上,因為常年在公司跑腿和為了白蓮昂貴的開支而做過很多勞累但來錢快的工作,所以白凡看看上去還算硬朗。

寧姐媚眼如絲的看着白凡

看着眼前嫵媚的叫着的女人,說不動心那是假的,但一想到自己之前就是被同樣美麗的白蓮騙了之後,即使心動,他也對這類型女人更多的是防備,誰知道她們在自己背後做什麼。

「有什麼事,你就說吧。」白凡冷冷的說道。

正在賣力的寧姐聽見這句冷冷的話不由得愣了一下,這還是第一個男人沒有倒在她的裙底下。

一雙桃花眼有意無意的打量着男人,真有意思,這樣才更會有征服的快感。

「沒有什麼好問的,就是單純對你感興趣而已。」身上的女人一臉深情的看着自己,好像她眼中只有自己似的。

白凡看着而且還是平時可望而不可及的人,重重的吻了上去。

一室淤泥,女人伸手抱了抱身旁的這個男人。

「該去上班了。」伸手看了看床旁的手機,此時已是7點50分,還有十分鐘就去上班了。

男人趕緊起身,穿鞋和衣服,之前的的愛意彷彿沒有存在一樣。

床上的女人的着匆匆離開的白凡,直致白凡消失在她的視線,她才重重的躺在床上。

此時,白凡和以往一樣,靜靜的坐在窗邊的工作位置上,看着窗外的景色。

這是他最喜歡的位置,從這裡可以觀看到底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底下一些充滿科技的現代化建築。

還剩一分鐘,公司里的員工陸陸續續的走進了工作室。和往常不一樣的是他們的眼睛裏充滿了一絲絲同情。

等到所有人都開始陸陸續續的上班了,白凡抬了抬頭,白蓮的工作位置依舊不見人影。